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云淇传》正文 第192章 晗嫣被骂

作者:淇园墨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云淇这时上前道:“县尉大人,您是执行公务,我等草民自然不能阻拦,也不敢阻拦,何况大人一向清正廉洁,深得百姓爱戴。只是,草民听说柳晗嫣最近染病,身体虚弱,面容憔悴,若此时选送上去,恐怕不仅不能完成差事,上头也有可能降罪大人呢!”

    瞿从的脸虽然已经擦干了,可他还觉得膈应,他一边擦着脸,一边看了看云淇,冲着柳晗卿和柳弘暄问道:“这个人是谁?”

    云淇忙说道:“草民是临淄附近人,是柳晗卿的同学。”

    柳晗卿这时笑着说:“瞿县尉,我们乡野之人,怎敢违抗君上的命令。只是,舍妹近来的确染病,等治好了病,到时大人再来,岂不更好?再说,现在天色不早了,大人就在寒舍将就一下,吃点儿饭,也算表达我们的歉意,不知道县尉大人肯赏脸否?”

    “吃饭……啊!”柳晗军一听,立即来了火气,刚说出两个字,就被柳弘暄一拐杖打到了脚上。柳弘暄骂道:“混账,就会胡来,还会干什么?”

    柳晗卿看瞿从没有急着回答,忙说道:“大哥,你赶紧和孙兄弟去街上买些酒肉,蓬骏,你马上去后院杀鸡,吩咐他们赶紧做饭,就说县尉大人在我们家吃饭,让他们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

    瞿从半推半就道:“既然令妹病了,我们改天再来,吃饭就不必了。”说着,瞿从迈开了脚。柳晗卿急忙拽住瞿从,陪笑道:“瞿县尉务必赏光,我大哥心眼儿不坏,就是个直肠子,他说什么话,您千万别和他计较。”说着,柳晗卿忙朝柳晗军使眼色。柳晗军憋得脸红红的,紧紧咬着牙,就是不想吭。柳弘暄轻轻给了柳晗军一拐杖,怒斥道:“还不给县尉大人赔罪,难道还得老子求你吗?”

    “爹?”柳晗军极不情愿地瞪了柳弘暄一眼,然后生硬地抱拳道:“瞿县尉,草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

    “哎呀!”瞿从忙笑着将柳晗军的手按了下去,“柳大哥这是干什么?我们都是撒尿和泥的关系,还说这些见外的话。”

    于是,瞿从领着衙役在柳家大吃了一顿,临走时,柳晗卿又塞给他些钱,瞿从高兴得像娶了新媳妇一样满意地走了。

    “唉!”柳晗卿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摇了摇头,他静静地看着云淇,“这次还多谢兄弟随机应变了,不然,还不知道事情怎么缓和呢。”

    柳弘暄笑呵呵地看着云淇,“是啊,这次真得感谢你了,看来,晗卿交你这个朋友,真是交对了。”

    “是啊!”柳晗军朗声道:“还是识字儿的人见识多,不像我,蚂蚁尿尿——见识(湿)不深,遇事儿就会大呼小叫,晗卿有你这样的朋友,也是他的福气。”

    柳冯氏这时担忧道:“的确是该感谢晗卿的这位同学,只是,瞿从今天是走了,那停几天他再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柳弘暄瞪了瞪柳冯氏,不悦道:“你去看看晗嫣怎么了,别在这儿胡乱插嘴。”柳冯氏一听,低着头出去了。

    “好了,爹,晗嫣的事儿,您就别操心了。我和云淇现在就去合计合计,看看该怎么办。”柳晗卿说道:“明天一早,我就和云淇进城去,这几天不一定回家,你们就让晗嫣在家呆着,如果瞿从再来,就说病还没有好。不过,也等不了几天,估计事情就有结果了。”

    柳晗军这时撇着嘴,“能吃锅头饭,别说过头话。这可是当今君上下的命令!搞不好可是要家破人亡的,你们虽然跟着清溪先生学了几天艺,当今君上可是心狠手辣,连亲哥哥和亲侄子都敢杀,还能把你们放在眼里?”

    柳弘暄吓得赶紧瞪了瞪柳晗军,骂道:“不要命的货,仨钱买头蚂蚱驴——本事不高犟劲不小,你除了会胡咧咧,能想出半条计谋吗?你兄弟和云淇都是跟着清溪先生学艺,不知道学了多少通天的本领,岂是你这个莽汉能知晓的?赶紧回屋抱你的娘们吧!”

    柳晗军低着头不说话了。

    柳晗卿和云淇回屋了。刚出门没走几步,柳晗卿忽然看见蓬骏朝西院走去,他喊道:“蓬骏,你干什么去?”

    蓬骏猛一回头,看见了柳晗卿和云淇,支吾道:“去……给小姐送……送东西。”

    柳晗卿走到蓬骏面前,见他有些紧张,将信将疑道:“这么晚了,小姐要你送什么?”

    蓬骏背着手,手里紧紧握着一根簪子,“没……没什么。”

    柳晗卿不乐道:“问你话呢,怎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没有没有没有!”蓬骏连忙摆手,这一摆,不小心将簪子甩了出去,可惜是个玉簪子,掉在地上,摔成了两段。

    还没等柳晗卿弯腰,蓬骏已经拾了起来,不过,柳晗卿已经看清了。

    柳晗卿怒道:“大胆!你竟敢偷小姐的东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不从实招来?”

    蓬骏看了看堂屋亮着的灯光,紧紧咬着嘴唇,低着头,小声道:“这是我买得,不是偷的,小姐快过生日了,我想送给她做礼物。”

    柳晗卿一听,“哼!”地冷笑了一声,鄙夷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只是我家的一个下人,别想着打晗嫣的主意,我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但嫣然和你根本就是两路人,你想都不要想。要是我听到关于晗嫣的半句闲话,你将会死的很难看。你最好老实点儿,不然让我大哥知道了,你死的更快!”

    云淇也不说话,借着灯光看着蓬骏,见他面容消瘦,左眼下有个黑点。

    蓬骏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柳晗卿说完后,径直朝东院走去。云淇同情地看了看蓬骏,赶紧跟上了柳晗卿。

    “八哥,你是不是说得太狠了,送个礼物,就是喜欢吗?”云淇进了屋,说道:“他虽然是个下人,可也有喜怒哀乐,有自己的感情,我们在魏国的时候,不就是被门房这样的小人物拦着办不了事吗?”

    柳晗卿不爽道:“如果是有人癞蛤蟆一样纠缠你的妹妹,你会愿意吗?”

    云淇低头不语了。

    柳晗卿忽然站了起来,“我出去一下。”不等云淇说话,他便推门出去了。柳晗卿到了堂屋,将蓬骏的事告诉了柳弘暄。

    “啪!”柳弘暄气得拍案而起,“龟孙!一个下贱的人,放屁拿手抓——连个热气都赶不上,在咱家吃了几天饱饭,居然把胆子也养肥了。明天就让大军把他辞了,永远不让他踏进柳镇半步。你去把晗嫣叫过来。”

    柳晗卿领命而去,不一会儿,柳晗嫣过来了。柳弘暄劈脸骂道:“你好歹是个女子,多少要点儿脸面,我柳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闺女也还不愁嫁,哪有你这样死乞白赖地跟个下人搞得不清不白,你要活活气死你老子不是?要知道是这样,还不如今天下午让瞿从把你送到宫里,就算君上再残暴,总能给你个名分,我柳家也能沾点儿光,好光耀门楣。”

    听了柳弘暄的骂,又看着他横眉怒目的样子,柳晗嫣吓得忐忑不安,她迅速想着最近发生的事。

    柳晗卿这时道:“爹,您先别生气,问明白了再骂也不迟。”说着,柳晗卿转而问道:“晗嫣,你和那个蓬骏倒底怎么回事儿?”

    柳晗嫣颤抖着声音答道:“没有什么事儿啊?我是个姑娘家,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呸!”柳弘暄啐了一口,“不要脸,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还装作一脸无辜,真是丢死我老柳家的脸了。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没有廉耻的女儿。”

    柳晗嫣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忙跪倒在地,不住地叩头,“爹爹,女儿实在没有做对不起柳家的事啊!”

    柳弘暄将头扭在一边,“滚到一边儿去,就知道整天哭哭啼啼的,盼着我早死吗?我死了,你好和蓬骏那个野小子结成夫妻吗?不错,我早先是说过把你嫁到蓬家的话,可他家早就败落了,如今连三间瓦房都没有,把你嫁过去,让你当乞丐婆吗?你丢得起这个人,我丢不起这个人。”

    柳晗嫣一句话也不说了,眼泪不停地滴在地上,地都洇湿了一小片儿。

    柳晗卿这时弯下腰,扶着柳晗嫣,“你起来吧,让别人看到,这算什么话?”

    一听这话,柳弘暄更起劲了,“她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还怕别人看见吗?”正说话间,云淇推门进来了。

    柳弘暄忙换做一副笑脸,“贤侄,你怎么来了?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不要嫌不好意思,大伯可不是那小气的人。只是,大伯这儿有些简朴,让你受委屈了。”

    云淇扫视了一下,尴尬道:“伯父照顾得很周到,晚辈感觉很温馨呢!”云淇看了看柳晗嫣,故意问道:“这位就是晗嫣妹妹吧?”

    柳弘暄堆笑道:“这就是晗嫣,平时都叫我给宠坏了,这不?我们下午才说他生病,她方才就难受起来,哭哭啼啼的,就知道来我这里撒娇,还不见过你云淇大哥?”

    柳晗嫣噙着眼泪,低着头向云淇施了礼,云淇还了礼。

    柳弘暄趁着云淇不注意,忙给柳晗卿使了使眼色,柳晗卿对云淇道:“走吧,我们回屋吧,我爹也有点儿困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于是,云淇、柳晗嫣、柳晗卿都出来了。他们刚一出了堂屋,柳冯氏便从里间出来了。她走到柳弘暄的跟前,抱怨道:“你的臭脾气,怎么越来越厉害了,女儿和蓬骏的事,都还没有弄清楚,你就劈头盖脸的乱吵一通,哪有当爹的那样说自己的闺女的,别人听了,还以为你是后爹了。”

    “你个妇道人家,知道个屁!”柳弘暄想起蓬骏,就满肚子火。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