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总裁的天价穷妻》正文 647章 她只是玩物

作者:洛丽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但人,总得接受现实对吗?

    就比如乔厉景,那么英俊那么有权势的一个男人。

    而且冷冽有气场,简直书上走出的男主的模板。

    如果还是大学时代的苏颜,肯定被乔厉景迷得七荤八素,爱得乔厉景死去活来。

    可现在,苏颜没有。

    因为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玩物而已,一个乔厉景的玩物。

    所以她就不会随随便便的付出感情。

    人,还是要现实点,否则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苏白有些心惊胆战。

    今天温庭域不知道怎么了,一回来公司就火气十足。

    那脸黑得啊……就跟冷面阎王一样

    而且温庭域还突然问了苏白一个问题,男人为什么要送女人玫瑰。

    苏白:“……”

    他当时就愣了,这样幼稚而又无聊的问题实在不像温庭域能问得出来的啊。

    苏白哆哆嗦嗦说道:“温总,男女朋友之间才送玫瑰的吧。”

    他其实也是一枚妥妥的处男啊,更没谈过恋爱。

    温庭域问他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问错了人啊。

    果然苏白的回答让温庭域很不满意。

    因为温庭域的脸更黑了。

    等苏白退出了办公室,温庭域有些烦躁的走到了落地窗前。

    窗外,众生跟蝼蚁一般的存在。

    他的脑中,反反复复都是那个男人举着一大束玫瑰在顾念念面前的场景。

    那个男人他见过。

    把外套披在顾念念身上的男人,和顾念念一起吃饭的男人。

    温庭域的心,更烦躁了。

    昨天顾念念才告诉他,她和温容止没有任何关系。

    结果看今天,就被他撞见顾念念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的场景了。

    可温庭域没有任何立场去质问顾念念。

    因为现在的他和顾念念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凭什么去质问顾念念。

    顾念念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

    温庭域心里憋得慌,几乎要爆炸了。

    终于他忍不住拨通了顾念念的电话。

    他没有说今天看到的事情,说的是明天六一儿童节的事情。

    “明天我们约个地点见。”温庭域的语气很强势,甚至连“念念”都没有叫。

    他的心里很不爽,可却无从发泄。

    电话那头的顾念念呼吸一滞。

    这段时间温庭域和自己说话都是温柔倍加,突然又用这么强势生硬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她的心中说不出的感觉,再加上今天苏颜提起了温庭域和那个女人,顾念念的心里就更加不舒服。

    她语气一下也不悦了:“要不明天就我和悔悔吧,我来你那里接悔悔,你就不用去了,就我和悔悔。”

    顾念念本来还想说你就和你新找的那个年轻的女孩去约会吧,但还没说出口就被温庭域一句:“不去就不去”给堵回去了。

    温庭域这样的回答让顾念念更加气恼了。

    “好,就这样。”顾念念一下挂断了电话。

    等挂完电话以后,一阵委屈忽然漾出了胸口。

    呵呵,都说好陪着温悔一起过六一儿童节的,可突然却不去了……

    想必这个男人是陪着他的新欢一起吧。

    对,他的那个新欢看起来年纪确实挺小的,说不定温庭域去给那个女人过六一了呢!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气。

    此时的顾念念几乎都要忘记,是她和温庭域说,不要让温庭域来的。

    翌日顾念念去接温悔。

    她穿衣服的时候犹豫了半天还是穿了一身的运动装。

    昨天买的那件浅绿色的连衣裙顾念念没穿。

    本来是想着穿给某人看的,结果人家有新欢了,自己犯得着吗!

    这个六一,顾念念好好陪温悔玩了一次。

    温悔挺开心的,如果说唯一的遗憾就是温庭域没来。

    在游乐场的时候,温悔和顾念念坐在儿童餐厅吃东西。

    温悔喝着可乐说道:“念念啊好可惜,我爸爸没来,要是我爸爸来了肯定更开心的。”

    顾念念在心里重重“哼”了一声。

    这边温悔又说道:“也好奇怪,本来我爸爸都说要陪着我过六一的,甚至把今天去哪里玩的计划都做好了,结果昨晚突然又和我说不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说不定是哪根神经搭错了。”顾念念愤愤道。

    她想到温庭域和那个年轻女孩拥抱的一幕,心中就不舒服。

    “对对对。”温悔一下亮了起来:“就好像是神经搭错的感觉,一下感觉心情特别好一下感觉心情特别坏,而且整个人很暴躁。”

    顾念念咬了一口汉堡包:“也许是年轻大了脑子有些不太正常了。”

    她的话语含着一股巨大的醋味。

    连温悔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晚点的时候温庭域打了一个电话来。

    电话是打在顾念念的手机上的。

    顾念念看了一眼后就把手机拿给了温悔:“你爸爸来的。”

    她不想接温庭域的手机。

    人很奇怪,容易被一句话一件事点燃。

    就比如之前,顾念念对温庭域的怨气还没那么大。

    想着分开就分开了,两个人各自安好就好了。

    可偏偏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温庭域在商场帮了自己,而且顾军失踪温庭域又帮着自己找顾军

    本来她的心中是一下对温庭域充满感激的,可偏偏昨天苏颜的三言两语一下点燃了自己。

    虽然连顾念念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可她是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绪。

    温悔接过手机以后看了顾念念一眼就跑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电话接通以后没有声音。

    “爸爸,你怎么不说话啊?”温悔疑惑道。

    电话那头这才响起了温庭域的声音:“悔悔?”

    “是我呀爸爸。”

    “她怎么没接电话?”

    “念念让我接。”

    “哦。”低沉的语气含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对了爸爸,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念念讨厌了?”温悔眨着眼睛问道。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分紧张:“怎么了。”

    “念念说爸爸你年纪大了脑子有些不太正常。”

    温庭域:“……”

    “你好好玩,挂了。”男人的声音一下变冷了,冷得能让人冻结成冰。

    小小的温悔打了一个寒颤。

    苏白觉得温庭域越来越奇怪了。

    就比如下午他去给温庭域送会议资料的时候,温庭域忽然叫住了他。他问了一个比那个玫瑰问题更加匪夷所思的问题。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