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总裁的天价穷妻》正文 618章 容止,你走

作者:洛丽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颜不禁瞪了何书书一眼:“我说书书啊书书,你现在做编剧了娱乐圈大把美女你不挑,你怎么偏偏又缠着念念呢,难道你不知道大学开始念念和温庭域就开始纠缠不清了吗,你说你好好的去插一脚做什么

    。”

    何书书埋下了头。

    他的语气有几分苦涩:“颜颜,我以为,我以为念念和他分手了,我想念念单身,我总是有追求的权利的,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来,我对念念都没死心。”

    苏颜叹了口气。

    她本来还想说何书书几句的,但看到何书书这幅腌了的黄瓜的模样也瞬间不知道去说什么了。

    或者,也不忍去说什么了。

    晚上,顾念念的心情似乎恢复了不少。

    至少面对何书书和苏颜,顾念念没有那么冷淡了。

    她和何书书和苏颜聊着天,甚至在苏颜刻意开玩笑的时候,她还跟着敷衍的笑了几句。

    病房外林采晴看见了这一幕,心微微松了口气。

    苏颜警觉,感觉到了门外一直有人看来,她也瞄到了林采晴。

    趁林采晴不在门口的时候,苏颜和顾念念说道:“念念那个在门外时不时往里面看的女人是不是之前接我电话的人。”

    顾念念猜到了苏颜说的是林采晴,她点了点头。

    苏颜一脸惊叹的样子:“她真的好漂亮啊,我在娱乐圈都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顾念念强撑着笑了笑。

    林采晴的美貌毋容置疑,所以才能生出温庭域容貌如此上乘的儿子。

    “等等!”苏颜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好像见过她啊。”

    想了半天苏颜终于想到了。

    她曾经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林采晴。

    那是评选全球最美的十大女性,其中有一位就是林采晴。

    那还是上大学的时候的事了。

    她当时还把杂志拿给了顾念念看了。

    “念念,她是温总的母亲对不对。”苏颜一下激动起来:“难怪那么好看啊,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嗯。”顾念念声音一下低落下来。

    一旁的何书书脸也跟着白了白。

    苏颜立即收敛了情绪。

    在这种时候,她去提温庭域好像是不太好,苏颜连忙扯开了话题。

    本来她还想去问问顾念念和温庭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何书书在这里她也不好去开口。

    三人就一直聊到了晚上9点。

    顾念念不断催促和何书书和苏颜回去了、

    苏颜硬要在病房陪顾念念也被顾念念拒绝了。

    “我现在没事而且有那么多护士医生,颜颜你和书书都很忙,今天陪我呆了那么久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们不走的话才会让我不开心。”顾念念陈恳说道。

    何书书也对苏颜说:“颜颜我们走吧,让念念好好休息一下。”

    苏颜这次和顾念念依依不舍告别。

    走之前她在顾念念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念念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还要个好闺蜜在这里,不要怕,如果有什么心事书书在你不好说,等我们走后打电话给我。”

    她的话说得情真意切。

    顾念念的心里顿时注入了一股暖流。

    她冲着苏颜感动点点头。

    温容止是在苏颜和何书书走后不久来到医院的。

    在病房外,他看到了林采晴。

    温容止的脚步微顿。

    “夫人。”他的语气客气却又疏离。

    林采晴站起来对温容止点点头:“你怎么来了。”

    温容止声音依旧疏离:“我来看念念的。”

    林采晴不知道温容止怎么知道顾念念在医院的,不过她也没多问。

    这并不重要。

    林采晴往病房里看了一眼:“现在她应该睡了吧。”

    “她没睡。”温容止语气笃定:“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念念怎么可能睡得着。”

    林采晴眼神微凝。

    “你知道什么?”她看向了温容止。

    温容止迎视着林采晴目光带些挑衅:“我知道温庭域是怎么伤害顾念念的,如果你为了念念好,应该劝你的儿子远离顾念念,不要再伤害她!

    林采晴有些反感温容止的语气。

    她蹙了蹙眉头:“容止,庭域是你的大哥。”

    “大哥”温容止嗤笑一下:“我从来没有把他当大哥,特别是昨天以后。”

    说完温容止越过林采晴径直去了病房。

    林采晴刚要去阻拦温容止忽然顿住了脚步。

    她知道,温容止和顾念念有交情。

    而她现在在这里只是照顾顾念念,仅此而已。

    她凭什么去阻碍顾念念的朋友去看顾念念。

    林采晴强忍着自己没有动。

    病房内,一片黑暗。

    “念念。”温容止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内响起。

    没有任何的回应。

    “念念。”温容止独有的慵懒之中带些沙哑的嗓音再次在病房内响起。

    还是没有回应。

    黑夜中,顾念念止住了呼吸。

    她的眼睛紧紧闭上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窝上,不安的颤抖着。

    她知道,温容止来了,可她不敢回应。

    或者太难堪。

    刚刚何书书来,她还可以厚着脸皮面对。

    因为何书书是个十足的书呆子,他根本听不懂那座椅的摩擦声和男女身体之间碰撞的声音是什么。

    可温容止不一样。

    他很清楚。

    甚至温庭域还直接告诉了他。

    这让顾念念情何以堪。

    “念念,我知道你没睡。”温容止忽然说道。

    他直接走到了病床前,在顾念念的床头边坐下。

    顾念念再也无法装了。

    她的声音都带着难堪:“容止,你走。”

    “为什么走?”温容止忽然问道。

    顾念念咬唇。

    她觉得温容止明知故问。

    她低低开了口:“你明知道我难堪,你还要问吗?”

    “啪嗒”

    温容止按了病房灯的开关。

    一瞬间黑暗隐退,迎来光明。

    病房内如白昼一般。

    顾念念迅速低下了头,唇几乎被咬破了。

    “温容止,你!”

    温容止忽然抬起了顾念念的下颚,他轻柔握着,让顾念念面对自己。

    顾念念只觉得被无尽的耻辱笼罩着,竟然忘记了挣扎。温容止的眸子看着顾念念,那眸光中闪动着意味难明的黑影:“念念,你没必要难堪。”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