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9章 刀锋手

作者:晨四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湖大会第一轮比赛结束,八个家族被淘汰,八个家族晋级第二轮比赛。第二轮比赛,该是七个一等家族和那神秘武者出场了。

    赵家的武者赵威率先出场,赵威从小就显露出了习武的天赋,赵家聘请许多武师,以全族之力培养赵威,赵威终于成为了桑城第一强者。

    与赵威对战的是一个二等家族的武者,这个武者和赵威打了不到二十个回合,就被赵威一拳打下了擂台。

    赵威轻松获胜,晋级第三轮。

    在赵威后面出场的是卢家的武者,卢家的武者也很神秘,谁也没有见过。

    与卢家对战的武者,来自一个叫做“人和社”的家族联盟。这武者是人和社花重金聘请来的杀人狂,这杀人狂在秦国、晋国、楚国连杀上百人,几百个官差把他堵在了一间屋子里,他硬是杀出一条血路,踏着官差们的尸体冲了出去。

    人和社雇佣这个杀人狂,看来也是很有野心,盯着总瓢把子的位置,想拼一把。

    杀人狂站在擂台上,有些不耐烦了,掐着腰,叫道:“卢家的武者怎么还不上来?卢家要是害怕了,就尽早认输,别耽误老子的时间!”

    卢展鹏看着那杀人狂,冷笑一声,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卢展鹏挥了一下手,卢家的家丁们抬着一个大铁笼子,走上了擂台。这大铁笼子用一块巨大的黑布蒙着,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是,人们能听见,铁笼子里面有一阵阵野兽般的低吼声,透过黑布传出来。

    众人都很是好奇,这卢家要干什么,难道派一头野兽来参赛?

    家丁们把大铁笼子放在了擂台上,掀掉了蒙在上面的黑布,嗷的一声叫喊,一个黑影在笼子里跳了起来,撞得笼子咣咣直响,台下众人都吓了一跳。

    稳定了心神,众人定睛一看,笼子里关着一个少年,这少年赤身**,头发很长,一直拖在地上,像野兽一样,四肢着地,趴在地上,眼睛里射出恶狼似的寒芒,盯着笼外的人们,龇着牙,发出阵阵低吼。

    这少年的模样,竟然和狼相似。

    安平指着铁笼里的少年,问道:“卢老爷,这就是你卢家派出的武者?”

    卢展鹏捋着胡须,笑道:“没错,这就是我卢家的武者。”

    安平皱着眉头,说道:“这武者怎么像个野兽似的?”

    卢展鹏哈哈大笑,说道:“他就是个野兽。”

    安平一头雾水。

    卢展鹏说道:“去年,晋国的几个猎人结伴进山打猎,遇到了狼群,与狼群激战起来,打死了好几只狼。这些猎人端了狼窝,发现狼窝里有一个少年。这少年和狼一模一样,在地上爬,龇着牙咬人。

    “猎人们把这少年捉住了,带到了村子里。这少年不会说人话,也不穿衣服,见人就咬,不吃五谷杂粮,只吃生肉。猎人们把这少年关在了笼子里,后来,有一个商人路过村子,出于好奇,就把这少年买走了,几经转手,最后被我买了。”

    安平说道:“难道这少年是从小和狼一起长大的?”

    卢展鹏说道:“他是怎么长大的,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这狼孩的身体素质很好,我花费了两年多的心血,才把他驯服。驯服他的时候,他咬死了我三个驯兽师呢。”

    狼孩不停地撞着铁笼,发出狼一样的嘶吼。众人看着那狼孩,尤其是与他四目相对的时候,都是不寒而栗。

    卢家的驯兽师站在铁笼子旁边,指着杀人狂,对狼孩嘀咕了几句,然后打开了笼门。

    嗷的一声,狼孩从铁笼子里窜了出来,趴在地上,龇牙咧嘴,盯着杀人狂。

    杀人狂倒吸一口凉气,满脸惊恐,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不过,很快杀人狂又恢复了凶恶之相,这狼孩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崽子而已,自己杀了那么多人,连阎王爷都不怕,还能怕了这个小崽子不成?

    杀人狂冲着那狼孩叫道:“我不管你是狼孩还是狗孩,遇到我算你倒霉,去死吧!”

    杀人狂攥着拳头,朝狼孩冲了过去。狼孩突然弹地而起,像狼一样发起攻击,张开嘴巴,咬向杀人狂的喉咙。杀人狂慌忙躲闪,狼孩一口咬住了杀人狂的肩膀,硬生生从肩膀上撕下了一块皮肉来。

    杀人狂双眼血红,青筋暴起,叫道:“狗崽子,你敢咬我!”

    杀人狂的肩膀受伤了,手臂受到了影响,便抬腿,一脚踹向狼孩。

    狼孩的速度简直是超出了人体的极限,嗖地一下子,跳了起来,踩着杀人狂的腿,扑向了杀人狂的面门。杀人狂躲闪不及,被狼孩扑倒在地。

    “啊!”

    杀人狂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喊,便没了声音。狼孩趴在杀人狂的身上,一口咬烂了杀人狂的半张脸,然后又一口咬断了杀人狂的喉咙,咕咚咕咚,美滋滋地喝着人血。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一阵凉风吹来,所有人都瑟瑟发抖。

    这狼孩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似的,太可怕了!

    卢家获胜,驯兽师拿着皮鞭,挥舞了几下,把狼孩赶回了铁笼子里。狼孩野性十足,如果不把他关在铁笼里,他受了刺激,发了狂,很有可能就会血洗安家寨。

    在二十四个参赛的武者当中,石正峰最好奇的还是那个神秘武者。第二轮最后一场比赛,神秘武者终于登场了,与神秘武者对战的是一个修炼了童子功的四十多岁的武者。

    四十多岁,对于普通武者来说,早已是过了巅峰,武者必须要有体力为基础,里,武功最高的往往是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而现实中,武功最高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没有体力,招数耍得再怎么漂亮,那也是花架子。

    这个修炼了童子功的大叔,与众不同,由于他不近女色,没有破了阳气,四十多岁了,从相貌到体力,都和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差不多,一身硬气功,刀枪不入。

    “承让了,”大叔向神秘武者抱了一下拳,然后在擂台上耍起了童子功,博得台下一片喝彩之声。

    雇佣大叔的家族,家主带着随从们在那手舞足蹈,叫嚷着:“我们赢定了,童子,好样的,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神秘武者戴着草帽,披着黑斗篷,站在擂台上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尊雕塑似的,丝毫也感觉不到活人的生气。

    石正峰看着那神秘武者,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大叔盯着那神秘武者,叫道:“出招吧!”

    神秘武者的脸始终隐藏在宽沿草帽的阴影下面,一声不发。

    “你再不出招,我可要动手了,”大叔又叫了一声。

    神秘武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大叔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恼怒起来,叫道:“你再不说话,这辈子就没有说话的机会了,受死吧!”

    大叔绷起一身的腱子肉,如猛虎扑食一般,扑向了神秘武者。

    大叔眼看着就要扑到神秘武者身边了,攥着拳头,准备朝神秘武者的脸打去。

    突然,神秘武者动了,速度之快,令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电光火石之间,神秘武者与大叔擦身而过,大叔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极度惊恐的神情,捂着喉咙,倒在了地上。

    大叔的喉咙喷出了血,瞪着那神秘武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抽搐几下,死掉了。

    雇佣大叔的家族,刚才还洋洋得意,大呼小叫,现在一下子安静下来,家主和随从们的脸上,全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家主爬上擂台一看,大叔的喉咙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家主勃然大怒,指着神秘武者,叫道:“他犯规,动了刀子!”

    江湖大会有规定,武者对决不准使用兵器,违者将取消其代表的家族的参赛资格。

    人们看着童子功大叔脖子上的伤口,议论纷纷,都觉得是神秘武者手里藏了刀片,一刀划破了大叔的喉咙。那伤口,明明就是锐器划伤的。

    众人喧闹起来,对神秘武者指指点点,大张挞伐。

    这时,安平走上了擂台,叫道:“大家静一静,我们现在就对这位武者进行检查,看他到底有没有身藏武器。”

    安平对神秘武者说了一句:“得罪了,”然后命令两个民兵上前搜身。

    神秘武者很配合,举起双手,任由两个民兵搜身,甚至还摘下了草帽。

    草帽摘下的一瞬间,石正峰看到的是一张苍白的脸,这脸毫无血色,就像是死人的脸,隔着老远,石正峰都能感觉到那脸上透出的寒气。

    两个民兵搜了一阵,说道:“没有兵器。”

    台下的众人不认同民兵的话,叫道:“他要是没藏着武器,童子是怎么死的?童子的喉咙明明就是被刀子一类的武器割开的。”

    众人沸反盈天,闹了起来,这时,神秘武者开口了,说道:“你们这群蠢货,连‘刀锋手’都没有听说过吗?”

    众人安静下来,呆若木鸡,过了一会儿,一位老者叫道:“刀锋手只是江湖传说,老夫活了一辈子,还从来没见过有人修炼刀锋手。”

    “那你是孤陋寡闻,”神秘武者冷冷地看着老者。

    老者恼羞成怒,指着神秘武者,叫道:“你少在这装神弄鬼,刀锋手是上古神技,现在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你是在故弄玄虚!”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