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四章 辛毗!

作者:雨落未敢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次日凌晨!

    辛毗府邸门外,站在门口的是一位贵公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很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不是曹冲,又是何人?

    昨日被曹操提醒了之后,曹冲便早早地来到辛府外了。

    晨曦,微风拂面,一轮金色的旭日,也自东山慢慢升起,此刻,站立在侍中府邸大门外的曹冲,在想一些问题!

    辛毗到底是何人?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明白辛毗的人生经历了。

    初平年间,辛毗侍奉袁绍以及其子袁谭,在冀州集团里面,影响力及其巨大,虽然不及东西曹掾属征事崔琰,却也是不容小觑。

    而此人,此时是站在曹丕一边的。

    但鬼都知道曹操此举必有深意,难道是要辛毗为我所用?

    曹冲即使有满腔的疑惑,却也只能藏在心中。

    不消片刻!

    一身正装的辛毗走了出来,而在他的身后,一身儒服的辛敞紧随其后!

    辛毗四十好几,头上已经有些许白发了,干瘦的脸上,若老树皮一般,下颚留有一撮短短的胡须。

    他热情的迎了上去,顺便拉起了曹冲的手。

    “贤侄可算来了,老夫是苦等许久了!”

    曹冲仔细看着这位官场老油条的脸,发现他说这句话居然连一点违心的感觉都没有。

    呵呵……

    苦等许久?怕是你巴不得我走罢!

    “让岳父久等,乃仓舒之过也!”曹冲躬身一拜,眼角余光中,却是看到了辛毗的嘴角一抽。

    “呵呵……”辛毗也不扶起曹冲,而是对身后的辛敞说道:“泰雍,还不见过曹七公子!”

    辛敞面色复杂,对着曹冲,也是拱手大拜!

    “辛敞拜见公子!”

    曹冲抬头,对着辛敞也是行了一礼。

    “内兄之名,仓舒早已如雷贯耳!”所谓内兄,换在后世来说,就是大舅子的称谓!

    “公子说笑了……”

    辛敞从尚书台会到府中的时候,就去找辛毗问个明白,于是便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嫁妹与曹七公子?

    辛敞心中复杂,须知,我辛家,可是站在二公子那边的,嫁了妹之后,要我等如何自处?

    所以昨天辛敞与辛毗商量了一下,既然无法自己退婚,那便让曹冲自愿去退婚,而个中手段,为官二十余载的辛毗是再熟悉不过了!

    “请!”辛敞一个拱手,示意曹冲进入。

    “请!”曹冲也比了个姿势,便和辛毗父子进了这侍中府邸。

    秦汉之时,侍中为少府属下宫官群中直接供皇帝指派的散职;西汉时又为正规官职外的加官之一,文武大臣加上侍中之类名号可入禁中受事。西汉武帝以后,地位渐高,等级直超过侍郎。

    魏晋以后,侍中往往成为事实上的宰相。

    当然,现在的侍中,还没有丞相的大权,但也可以间接说明辛毗手握权柄之大!

    侍中府邸是一座文人府邸,与荡寇将军的府邸,又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

    哪怕丞相府的风景不错,曹冲还是被这辛府的风光给惊住了!

    好一处书香院落!

    “内兄,这府邸,甚是不错啊!”

    辛敞拱手而道:“无非些许野花野草,哪里入得了公子眼眸!”

    曹冲笑笑不说话,随着辛敞走入了待客厅。

    进了待客厅,主宾列位而坐,而曹冲面前,自然是辛毗。

    坐下来后,辛毗辛敞好似有默契一般,死闭着嘴,不出一言,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好在曹冲脸皮不薄,抬头看着天花板,仿佛梁柱之上,有无尽妙处一般。

    如此过了一刻钟,辛毗盯了辛敞一眼,忽而展开笑靥。

    “贤侄啊!见谅,我是个俗人,不解风情,不便之处,还请谅解!”

    曹冲把头低回来,眼中的戏谑一闪而逝。

    “岳丈让仓舒有时间看看这梁柱,这屏风,仓舒感激都还来不及呢,岂会怪罪!”

    “呵呵……”辛毗干笑两声,终于发现面前这位唇红齿白的少年人不好搞了。

    “贤侄……”辛毗刚要说话,却被曹冲一把打断。

    “岳丈无需多言,唤我仓舒即可!”

    辛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仓舒,吾知你此次前来,是因丞相之言,吾也心仪汝久矣,若是汝能为吾之女婿,乃我辛毗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辛毗目不转睛的盯着曹冲,而后者仿佛装傻一般,面无表情。

    “可小女面容丑陋,怕是惊吓着了贤侄,还请仓舒回去禀明丞相,就言吾之所言即可!”

    曹冲在心里总结辛毗所说的话,第一先给自己发张好人卡,你很优秀,第二,贬低一下自己的女儿,说她奇丑无比。

    要是重视外貌或是天真的人的话,必定会落荒而逃。

    但是……

    我曹冲并非此等孬种!

    况且,你说你女儿丑就是丑?还真以为我两耳不闻窗外事?辛宪英才美之名,在许都乃至是邺城,都是有人知晓的。

    所谓字美人不差,由此推度,辛宪英就算是丑,也丑不到哪去!

    但既然你如此说道,那我也只好回击几句了!

    “岳丈,美丑并非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即使宪英真的如你所言一般,吾也必定不离不弃!”

    作为一个后世人,电视剧看得太多了,对于辛毗的目的,曹冲也是洞若观火。

    辛毗之所作所为,还不是为了让自己悔了这段婚事,但,这是可没有这么简单!

    辛毗张了张口,突然有些语塞,这曹七公子的回答不符合常理啊,如果你说是看透人间生死的人说出这句话来,我一点都不会新奇。

    可你是一位少年人啊,不过十三岁罢了,安能说出这句话来?

    辛毗心中的惊讶大过脸上的表情,如果之前对于曹冲只是惊讶的话,现在,就是惊恐了!

    世上竟还有如此之人?

    但辛毗惊讶归惊讶,二十余载为官生涯里面,一些基本的素养还是有的。

    辛毗瞟了一眼辛敞,对着曹冲继续说道:“汝能出此言,吾心甚慰,可仓舒你可知,吾儿可是二公子幕僚……”

    曹冲听到这句话,不怒反喜,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微笑。

    呵……

    终于是进入主题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