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五章 肿如猪头的八臂哪吒

作者:暮雪人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芒砀山,单论起来,此山其实作为修道之人修炼之所也无不可,毕竟此山地势险峻,上下山时皆只有一条路,修炼之时不易为外界所干扰,若是作为开山立寨之所,那当真是易守难攻。

    不得不说,“混世魔王”樊瑞这个伪道士,不仅手上的功夫过得硬,就是挑选开山立寨的地方也比旁人要有眼光的多,至少就芒砀山而言,就算被攻破了,他也可以拍拍屁股走上,躲到山里去做一个道士。

    这一日,樊瑞和着项充、李衮二人,照旧又来到了羁押之所,来劝那曹正加入他芒砀山,坐第四把交椅,他日一起攻入梁山,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不想这曹正却甚是硬气,任凭樊瑞好话说尽,就是爱搭不理,气的那项充、李衮直恨不得好好抽上他一顿,以消心头之恨。

    还是樊瑞见识广,见的曹正如此,便知其在等人来救,于是一把拉住项充、李衮二人,还吩咐小喽啰好吃好喝的紧着曹正。

    二人甚是不解,樊瑞解释道:“此人如此有恃不恐,怕是早晚会有强援,依我看还是暂且莫要送他,待得强援来时,你我兄弟万一不敌,也好结个善缘不是。”

    “那要是万一没有强援,怎生奈何?”项充不死心地问道。

    “没有…嘿嘿”,樊瑞阴笑两声,“那还照我等老规矩办!”

    “嘿嘿,还是大哥高明!”

    虽然樊瑞嘴里这样说了,但是心里还是直犯嘀咕,“那日无意间听见几个小厮说,他们乃是要去梁山入伙,也不是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只怕此事就真麻烦了!”

    三人在商量间,有小喽啰来报,“三位大王,山下来了两个恶妇,一个手持双刀,一个手持长枪,口出恶言中伤三位大王,现已打伤多名兄弟,还请三位大王定夺!”

    “什么!敢打伤我的孩儿!”项充脾气最是火爆,一把揪起喽啰,喝道:“你确定只是俩个娘们?”

    那喽啰被他抓住衣襟,卡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不住地点头。

    “废物!”项充一把扔下他,朝着樊瑞一抱拳,说道:“大哥,待小弟和老三下山一遭,定将那俩恶妇擒回!”说罢,也不待樊瑞反应,朝着李衮使个眼色,二人便直接下山去了。

    樊瑞真是头疼不已,“这个脾气,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改!”

    项充和李衮点起二百喽啰,打开寨门,就可以有两员女将径在那里挑战,抬眼看时,就见左边这个一身红甲,胯下桃花马,手持月轮火尖枪,宛如红裳仙子,降临凡间,令人炫眼生花,正是“桃花女”宿金娘。

    再看右边这个,一身青色素甲,胯下青鬃马,使两口日月双刀,就像瑶池仙子,翩翩舞来,光华炫人耳目,乃是“一丈青”扈三娘。

    原本俊辰只是想着和林冲二人下山走一遭,不料却不知怎地,被宿金娘知道了,便缠着要一起去,扈三娘哪里肯让她一个人这般,这也是要跟着来,俊辰拗不过二女,只能带着一起上路,这不听说要先到芒砀山要人,着急忙慌地赶在头里,先行叫阵要人。

    众喽啰哪里见过这般美人,自是一个个瞧的目瞪口呆,可是那项充和李衮,却是不解风情的大老粗,不然也不会后来和李逵为伴,就见项充上前几步,喝道:“适合是那个恶婆娘在这里大呼小叫,打伤我家孩儿,还不赶紧汤药诊金,免得一会爷爷火起,打破你们那小脸蛋,岂不可惜!”众喽啰听了,无不笑的前仰后合。

    二女听的火起,一个举刀,一个挺枪,直接就朝他杀了过来,“哟呵,看起来还是挺像那么回事的,还是让爷爷教教你们吧!”项充看二女冲了上来,心中不以为意,举起团盾迎了过来。

    哪知这一交手,顿时把他吓的三魂不见七魄,虽然二女因为俊辰的关系,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可心里却对对方的武艺感到佩服,眼下这项充这般嘴贱,她们哪里还会给他好果子吃,你用枪杆抽右脸,我就用刀背打左脸,你抽左脸,我便打右脸,不多时,一个新鲜火辣的猪头便问世了,但项充哪知道这些,赶忙高声吼道:“李衮,你还不赶紧上来帮忙,爷爷要归位了!”

    那边李衮看热闹正看的爽时,好容易才听见项充一声吼,这才省悟过来,在看项充时,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也太厉害了,没多大功夫,就造出这么一个猪头来,当即抽出宝剑,催马赶了过来,“兄弟,挺住,我来助你!”

    二女见又来一个,扈三娘抢在头里,“我去对付那个,这个交给你!”也不待金娘搭话,直接调转马头,去找李衮的晦气,惹得金娘兀自生气,更是将满肚子火气撒在项充身上。

    李衮原以为她们是靠俩人才占得上风,如今一个当不在自己话下,心中也不以为义,却不想还没等他近身,就见三娘迎面扔来一团东西,李衮也不以为意,下意识地举盾去党,没料想扔过来的乃是金丝绳网,直接便将其整个兜住,抓下马来。

    那边项充见李衮下马,不由破口大骂,“你小子看个娘们就不知道动手,活该你被抓,你们这俩恶婆娘,有什么毒招尽管使出来,爷爷接着……哎哟”要知道他此刻真是宛如八戒再世一般,还这般不着调的说话,牵动伤口,哪里会好受。

    二女正打得爽时,二女背后传来一句年轻男声,“够了金娘,在打下去怕是真的不能看了!”

    宿金娘询音停手,朝前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适才打得时候还真没注意,如今才发现,这项充肿的已经和猪头无异,让她不敢相信是自己下的手。

    年轻男子走上前来,对着众喽啰说道:“我不赶你们,回去告诉樊瑞,就说项充、李衮二人被我李俊辰扣下了,想要人的话,叫他亲自下来吧!”

    见有人发话,这些喽啰还不赶紧一个个地往山上跑,边跑还边嚷,“祸事了,二大王和三大王叫人给抓了!”

    樊瑞在山上等的焦躁不安,正来回走时,听见喽啰如此叫嚷,赶紧跑将出来,抓住一个喽啰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喽啰被吓的惊疑不定,说了半天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总算樊瑞还是有点本事,费了好大的劲才听明白,项充和李衮失陷敌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樊瑞苦笑两声,“也罢,既然指名道姓要见某家,某家便去见上一遭。”说着,叫来几个小喽啰,带上曹正,下山去见李俊辰。

    樊瑞下得山来,见自己两位兄弟被缚,但性命无碍,心下稍安,再看对面这俩男俩女,心中略一揣摩,朝着年轻男子一抱拳,“贫道樊瑞,见过梁山“小孟尝”李俊辰哥哥!”

    俊辰亦是一抱拳,“好说,在下此来所为何事,樊兄心中当已知晓。”

    “贫道自是知道,兄长放心,那曹正在小弟寨中好吃好喝,所携之物分毫未动,况小弟欲上梁山久矣,今日得见兄长,自当追随兄长,绝无二话,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但说无妨!”

    “只不过听闻哥哥枪法高绝,小弟不才,欲向哥哥讨教几招,不知哥哥意下如何?”

    俊辰心中好笑,这樊瑞想着并入梁山,但又怕失了面子,故想出这等办法,“好说,都是自家兄弟,你我点到为止!”

    三娘和金娘见俊辰要出马,心中颇为担心,不由看向林冲。林冲淡淡一笑,“他的手段,你们还不清楚吗?且放宽心就是。”

    樊瑞见俊辰单枪匹马走了出来,心中暗喜,“让你瞧瞧贫道的厉害!”挺剑杀了上来。

    只是马战用剑,真的会是对手吗?樊瑞用的乃道门松风闻定剑,虽然不差,但很显然不是俊辰对手,没多大功夫,被俊辰瞅个空子,一枪杆抽了他左臂上。

    “哎哟,贫道败了!”樊瑞打马便跑,俊辰知他想用流星锤,也不在意,浑做不知地追了上去,樊瑞见俊辰追来,心中暗喜,悄悄取出流星锤会,忽地勒住马身,朝后就是这么一抛,“着!”

    俊辰知他这手,又怎会真无防备!直接出长枪勾住流星锤绳,在枪尖打个转之后,复抛了回去,直打樊瑞座下马。

    樊瑞没想俊辰还有这手,直接便被掀下马来。俊辰见樊瑞落马,赶忙翻身下马,直奔樊瑞处将樊瑞扶了起来。

    樊瑞心服口服,直接转头大喊道:“小的们,大开寨门,迎接哥哥上山!”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