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0234 天才之间

作者:曲奇小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爱?”</p>

    “对,韩文生与杨语蓉的感情是我们最大的失误。”老者说道这里并无惋惜,相反语调平和了许多,没有歉意,更像是在安静的回忆一件往事。</p>

    “可以说的详细一点吗?”虽然安静,可林森还是听出了那平和背后的悲伤。</p>

    老者沉吟片刻后才说道。</p>

    “杨语蓉与韩文生的相识是在一场公开课上,韩文生是为了锻炼自我呃见习导师,杨语蓉为了学分被迫来听课的叛逆少女,两个天才之间的初次见面完全是固定秩序本身促成的意外,而且这场意外的开场并不美好。不善言辞但心性无比要强的韩文生遇上了从课题讲解一开始就问题不断的杨语蓉,你想想,那得多热闹,整个公开课都成了他们俩的对口相声。杨语蓉能思善辩,言辞犀利刁钻,她完全的继承了她父亲的天赋,虽然还没有她哥哥那么疯狂,却也算得上是半个反思者了。”老者在这停顿了一下,他说的很平静,但林森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对杨语蓉这个自己毫无印象的人物的赞美。</p>

    那么接下来……</p>

    和之前老者说过的情节发展一样。</p>

    韩文生与杨语蓉相爱了,而且那时的韩文生已经三十五岁,杨语蓉才不过十四岁。</p>

    “‘为什么我们接受不了同性等等跨越了桎梏本身的爱情?因为你们狭隘的认为爱情就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可在我看来,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尊重!’这是杨语蓉在被怀疑与学院导师之间存在不正常交往关系后留在全频道广播里的最后一句话,这句话意义非凡,它不仅仅在言辞上嘲讽了无数人,还在技术上让所有专攻信息相关学术的人汗颜,因为至今没人知道她是如何通过一个非独立思维核心完成全频道信息广播的。”</p>

    听到这里的时候,林森虽然并不清楚其中某些段落的具体化概念,但对于杨语蓉这个敢想敢做的女孩充满了好奇和敬佩。</p>

    “后来呢?”</p>

    “后来……后来,杨语蓉因为非法侵入非公开频段而被进行综合评定降级,她被开除了学籍,并同时被剥夺了上层区域人士的居住许可,降级到中层区域进行分类化管理。”</p>

    “上层区域?中层区域?这些是什么?”林森并不知道在穹顶之内还有这样的区分。</p>

    老者顿了一下后答道:“你大概可以将其理解为,自由联政体所建立的一种有利于社会形态发展的社会构架,区别在于,帝国的上层人士来自于传承,而联政体的上层是通过努力,任何人都可以获得,任何人也都会失去。”</p>

    林森了然了,不过对于这个任何人,林森有些不以为然。</p>

    老者解释了一下后继续之前的故事。</p>

    “在杨语蓉这样的天才被埋没之后,学院虽然回到了它既定的规则上,变得井然有序,可是韩文生却像是受到了感染一样,他不再甘于秩序本身的发展规则,并且亲自带领了一个小的团队开始了自己的模型课题,这个课题让他进入到了我们的视线,也最终让他成为了图拉雅的一份子,只是我们并没有想到,在这个课题构建中,其实始终有一个未曾露面的参与者,甚至当韩文生带着他的团队从人类最高学府离开并加入到图拉雅中来之后,这个从未露面的参与者也一并加入了进来。”老者说道这里的时候,平静的语气开始出现一丝丝慌乱,或者说至今他仍无法相信这一切一样。</p>

    感受到这情绪的林森不免更加好奇了,这个杨语蓉真的有这么厉害?居然能让奎感到慌乱。</p>

    所以打定主意挖开真相的林森直接撕破了奎的遮掩问道:“这个杨语蓉真的有这么厉害?你们掌握了那么多资源和技术,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过她的存在?”</p>

    “没有……完全没有,就像她第一次入侵公共频道一样,数序在她手中,操控起来就像举起她自己的手那样从容而自然,所以她与韩文生之间的爱情可以在我们的严密监视下轻松的进行,轻松到他们偶尔像朋友那样见面吃饭,所谓的精英团队也没有分析出任何不妥的地方。”</p>

    “为什么?”这里林森有点诧然了,韩文生在加入到那样匪夷所思的计划之后,他们平时居然还能见面。</p>

    这句为什么问出了太多的问题。</p>

    老者有点惭愧的笑道:“对于人类,我一直很好奇,并抱有敬畏,所以在他们构架图拉雅,并为图拉雅的实施进行细节维护的时候,我从来都是旁观者,因为我知道,和人类相比,他们的自我化更加的神秘而强大,或许他们才是真正适合保守秘密的存在,可结果是……所有复杂的思维就像人在路上遇到了一面墙,一部分狭隘者自以为是的开始考虑如何拆除,如何翻越,可是像韩文生和杨语蓉这样的人,他们已经转身寻找别的路了,这些思维太复杂,至今我仍无法理解。”</p>

    林森大概能明白老者要表达的意思。</p>

    聪明反被聪明误……</p>

    “所以……他们的见面其实并不是失误,而是印证韩文生是否可靠是吗?在他们看来,与其让韩文生被监狱式的束缚管理,倒不如让他自然而然的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啧……呵呵……”林森说道最后,自己都笑了起来,这些家伙的自以为是,有时候真的聪明到可爱的地步。</p>

    “对,他们的确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可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两个见面就开始讨论一些听不懂的话题的朋友其实正在用属于他们的方式互相倾诉,甚至当杨语蓉用她那个关于河的两岸的故事向韩文生告白的时候,精英团队的那些人只当成了笑话。”老者也笑了,但不知道是在笑谁。</p>

    林森闻言一愣:“河的两岸?”</p>

    这个故事林森还真没听过。</p>

    于是老者有些歉意的把故事给完整化了一下。</p>

    听完这个故事的林森感触颇多……他甚至能够理解到韩文生的想法和感受了……</p>

    而且,林森开始代入去设想,如果他是这两个人中的一个,他会是先拿起枪却顿悟的死者,还是后拿到枪却毫不犹豫的生者呢?</p>

    “这个故事之后,虽然精英团队的严密监视没能识破其中的奥秘,但韩文生的冲动却彻底的将杨语蓉暴露。”老者的情绪在这里低落下来。</p>

    林森内心一紧,他意识到重点来了。</p>

    “杨语蓉怀上韩文生孩子的时候,一切都很明显了,不单单杨语蓉不能再被容忍,就连韩文生自己也面临着被抹杀的危险,可是这个时候图拉雅的计划出现了一个谁都没想到意外情况。”</p>

    林森心底一颤,试探着问道:“你是说阑姗?”</p>

    “对,就是这个善良的小丫头。”老者的情绪在说道阑姗的时候由低落转为了悲伤,那曾被他可以隐藏在平静背后的悲伤。</p>

    林森有些困惑,奎也开始拥有感情了吗?而且是如此浓烈而真实的感情。</p>

    “她就像个天使,没有丝毫的功利心和**,她眼里只有课题和拯救人类这个概念,所以她才会被迫害到失去一切,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她失去一切之后,变成那样丑陋的存在,依然选择了接受,选择了为她的理想献出所有,这个纯洁的孩子……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老者的情绪有了瓦解的痕迹。</p>

    林森也受到了感染,他虽然只是作为旁观者,所有这一切故事也都是从别人那听来的,可是他依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故事背后的沉重与惨烈。</p>

    人类流的血太多了……</p>

    “阑姗的方案让我必须做出选择,选择接受也就意味着必须要有执行者,而在那个仓促的时刻,韩文生无疑是最佳的选择,也是风险最大的选择,所以支持者很多,反对者也很多……但通过最终商议,韩文生还是成为了图拉雅的总负责人,在成为总负责人的第一天,他向我提出了一个条件。”</p>

    老者没有说明,不过林森已经能想到了,杨语蓉就是那个条件。</p>

    只是这个条件……出了意外……</p>

    “杨语蓉的死到底牵连了多少,我已经不想知道了,因为那时我发现,我的那些可爱的孩子们都已经有了自己心中的主,他们开始为了各自的主付诸行动,而我,也收获了足够我余生去思考的问题,所以我选择了离开。”</p>

    林森不再言语,他默默的沉淀着得到的这一切真相,很多疑惑恍然大悟,很多愤怒也归于宁静,但林森的内心却难以平息,因为他也在反问自我,反问他心中的“主”,彼岸在哪?</p>

    “那你为何又选择回来?”林森问道。</p>

    老者笑了,他答道:“因为这里还有我值得回来的理由,而且,我不想看到人类就此灭亡。”</p>

    林森疑惑了:“韩文生和图拉雅拯救不了人类吗?”</p>

    “这一点,你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老者意有所指。</p>

    林森露出笑容,有些苦涩。</p>

    他的确很清楚,作为旁观者,他确信韩文生所开创的新纪元,预示的绝非未来,而是万物的终结。</p>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