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0092 你是谁!?

作者:曲奇小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喂!停!停!停下啊!你们到底干嘛?赶紧给我放开,好好说话行吗?”林森爆发了,他才刚把自家的小公主哄好啊,这边就又被“玷污”了。</p>

    艾瑞达双子对视一眼,两人噗嗤一声乐了,这才拿出钥匙把林森放下来。</p>

    薇薇安摆好枕头将林大财主扶好坐正。</p>

    林森重获自由后,立马拉起一旁的衣服掩护小林同学撤退。</p>

    然而雄赳赳气昂昂的小林同学却不甘寂寞的支起了进军的小帐篷。</p>

    看着林森窘迫的样子,三个美女都笑了。</p>

    那个陌生的美女姐姐也拿出了注射器,调试了一下后,先对着地上撅着屁股睡觉的大叔来了一下。</p>

    在“哦吼!”一声中,大叔光溜溜的跳了起来。</p>

    莉莉立马捂住了安雅的眼睛,薇薇安也站起来替某人遮羞。</p>

    现在整个屋子就只剩下林森一人搞不清状况了。</p>

    他愣愣的看着一群人对他傻笑,然后一个陌生美女利落的给他打了一针,他就倦意涌来,没来得及发问就又睡了过去。</p>

    ……</p>

    梦中,林森见到了勒米帝亚和雾欢,不过好在雾欢似乎完全不在意艾瑞达她们对林森的迫害,反倒是热烈的抱住他就不撒手,看得勒米帝亚在一旁直撇嘴。</p>

    好半晌,林森才把激动到难以自抑的雾欢安稳好,并从她口中大概知道了一些那晚获救的真实情况。</p>

    一切如林森濒死前所知道一样,面对实力恐怖的k级异种领袖严生,林森一行根本毫无胜算。</p>

    可是就在薇薇安做着殊死一搏的时候,林森突然如回光返照般醒来了,而且不单是醒了,还十分倨傲的向严生走去,如蔑视蝼蚁般看着他。</p>

    所有人当时都以为林森疯了,他明明失血过多,脸色惨白,却带着胜利者的倨傲。</p>

    就连雾欢都无法理解林森的时候,狰狞的严生忽然身体一僵,跟着慢慢跪倒下来。</p>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林森手上拿着一颗殷红的血球。</p>

    那血球中跳动着一颗心脏,在它有规律的跳动中,严生的狰狞不再,只剩下难以置信的惶恐,他不断的向林森求饶,甚至愿意主动献出自己的细胞基液作为汲取来换取活下去的机会。</p>

    可是林森却冷漠的说:“你已失去作为人的资格,何现在你现在那什么和我谈交换?杀了你,我们一样可以得到进化。”</p>

    说完林森就捏爆了血球,严生原本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却在扑上前去时被林森一脚踹飞,重重的摔进废墟之中。</p>

    而且这还不是结束,为了救欧文,林森主动放弃了从严生那汲取来的异化细胞基液,而是将它们注射进欧文的身体,这才保住了欧文的命。</p>

    ……</p>

    雾欢说完了,林森却听得一脸茫然。</p>

    这……真是我做的?我有这么强!?</p>

    可是林森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啊,刚才的故事虽然他能从雾欢那里直观的感受到不是在撒谎,的确是用那样一具残破的身体做到的,可是怎么……</p>

    林森捏着眉心,他感觉……</p>

    这一切都像是在诉说一个属于别人的故事啊?!</p>

    “怎么了?”雾欢对林森的情绪理解是最迅速的,她握住林森的手带着一丝害怕。</p>

    林森想了许久,却没有头绪,最后他轻轻捏了捏雾欢柔软的小手,挤出一抹有些难看的笑容。</p>

    “没事……”</p>

    司雀蹲在勒米帝亚头上歪着头瞧了半天,咕哝出一句:“蠢狗,你笑的这么难看,说没事骗鬼呢!”</p>

    勒米帝亚闻言失笑间有些责怪的捏了捏那张小破嘴。</p>

    然后才说道:“有什么事就直接和我们说吧,起码对于你来说,我们是最可靠的伙伴了不是吗?”</p>

    司雀挣脱了纤纤玉指,指正道:“不不不,只有你和蠢狗是伙伴,她们俩是秀恩爱的狗男女,而我,是他的主子!”</p>

    勒米帝亚愣住了,雾欢掩嘴偷笑。</p>

    林森作势要打,司雀则立马飞起来用爪子比了个中指,转身飞走了。</p>

    “啊哈,蠢狗,被我拆穿有没有很不爽!”</p>

    林森气笑了,但没有起身,被这么插歌打诨一搅和,反而开朗了一些。</p>

    好吧……</p>

    林森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把自己这几天来的头疼还有一些奇怪的经历以及那些若隐若现的画面都说给雾欢和勒米帝亚听了。</p>

    两人听完陷入了思考,林森没有打扰,他的确需要说出来,需要有人来帮他好好分析一下。</p>

    司雀又飞回来了,而且还讨好的拿来了一块点心。</p>

    小心的落在林森肩上后,亲昵的蹭了蹭林森的脸,林森抬手轻轻的捏捏它的小破嘴,然后把点心掰碎了放在手心喂给司雀。</p>

    小东西跳到他腿上显得十分的乖巧。</p>

    过了许久,勒米帝亚忽然问了一句:“对了,林森,你之前是不是又见到了一个奎,还进了他的家。”</p>

    林森点点头。</p>

    “怎么?有关联?”</p>

    雾欢还没多少头绪,索性不想了,先看看美女姐姐有什么线索。</p>

    勒米帝亚“哦”了一声,然后起身,走到书柜前。</p>

    找了一下后,欣喜道:“找到了,在这。”</p>

    说完她招手示意小两口过来,自己则在书桌前坐下。</p>

    林森二人好奇的走过去,只见勒米帝亚把书迅速翻开到书签标记的一页,然后向前翻,像是在找某一页看过的内容。</p>

    找了一阵,勒米帝亚突然停下来,然后指着那一页说道。</p>

    “你看这里!你是不是在奎的家里也看到过另一个自己?”</p>

    林森闻言后没有急着回答,他看向勒米帝亚手指落下的地方,那里有着这样一段描述。</p>

    “我在思考的时候时常会感到困顿和乏味,就拜托奎去创造,可是奎无法理解人类,因此暂时无法帮我,但他没有直接决绝,而是反问我,‘说’的概念和‘想’的境界是如何区分的?</p>

    我很疑惑,我大概是知道奎是没有问题的,但与我认识后他在学习中懂得了提问,这是这个孤独的思考者第一次向他以外的生命提出问题。</p>

    我想了想,然后说道,‘想’是属于人类灵魂的思考,‘说’是人类基于思考的表达,两者从一定意义上存在关联又并非一致,因此人类才建立了信任的构架。</p>

    于是奎又反问我,信任是什么?</p>

    我想了许久,无法回答。</p>

    最后我总结为一句话,大概是自我,也可能是‘家’</p>

    奎点点头,他走开了。我没有得到帮助吗?</p>

    并不,当我再次醒来时,我看到了……</p>

    另一个我?就像是在看镜子时的感觉,我对我不存在疑惑,不存在信任,因为我就是我,虽然被重复,却一样的思考,一样的存在。”</p>

    读到这,林森忽然一阵头疼,画面再次撕裂,记忆中的他恍惚瞥见了在他洗脸时没有注意到的画面。</p>

    那个镜子里,默默看着自己洗脸的……自己!</p>

    毛骨悚然的感觉让林森一阵恶寒!</p>

    雾欢也感受到了,二当二人对视的时候,两人惊呆了。</p>

    因为此时,林森的眼中,只剩下他自己,雾欢的眼前也出现另一个雾欢。</p>

    不过这一切都十分的短暂,随着勒米帝亚的一声咳嗽,两人回过神来。</p>

    看着这对含情脉脉对视半晌的人儿,勒米帝亚没由来的一阵羡慕,她的咳嗽是出于女人的天性。</p>

    回过神来的林森似乎猛然清醒了,他的脑海里许多画面开始交织,开始清晰。</p>

    ……</p>

    “我叫陈澜!”</p>

    少年的劫后余生的笑容还在。</p>

    ……</p>

    “你怕吗”</p>

    “怕……”他有些窘迫的胆怯林森也记得很清楚!</p>

    ……</p>

    “……快啊!”</p>

    被迫进化的无奈和痛苦。</p>

    ……</p>

    “逃吧!”</p>

    “森哥!?”</p>

    “逃啊 !!!”</p>

    异化后的疯狂……</p>

    ……还有……</p>

    林森的呼吸变得粗重,他都记起来了。</p>

    大叔死了?</p>

    可是?不对!怎么会!</p>

    这些到底是什么!!!!!!</p>

    林森的情绪波动的十分厉害,雾欢正要上前安慰他一下。</p>

    林森突然醒来了。</p>

    漆黑的房间内没有人,但是身旁的杯子还冒着热气,枕边甚至还留有余温。</p>

    仓皇的林森急忙坐起来,可是刚一动身,剧烈的疼痛就几乎要了他的命。</p>

    这时,黑暗中一个声音出来。</p>

    “别动,伤口会崩开的。”</p>

    林森闻言大惊,他立马开了灯,惊呼道:“是?谁在那!你?!你是谁!”</p>

    角落里,带着兜帽的男人靠在墙角,抱着一把长剑。</p>

    他轻声道:“不用害怕,她们只是去出悬赏了,没事的,这次的狩猎目标很容易。”</p>

    这个神秘人的语气就像是剧透了未来一般平淡。</p>

    似乎连林森的反应都早在他的预料之中。</p>

    林森看着他,莫名的熟悉感更加深刻,那感觉就像是……</p>

    神秘人忽而一笑,他脱掉兜帽,露出了真实面目。</p>

    然后看着林森震惊无比的表情,有些尴尬的说道:“原来看到自己是这种表情的吗?”</p>

    林森闻言后立马又把眼前的人从头到脚,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遍。</p>

    最后确认了。</p>

    眼前的坐着的男人,就是另一个自己!</p>

    另一个显得更成熟一些,更冷漠一些,更悲伤一些的自己!</p>

    墙角的林森看着床上的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抬起手道:“额,我在决定来见你之前已经想好了,你完全可以不必把我当成你自己,因为咱们俩其实还是有区别的,所以你可以称呼我为森,而我叫你林。”</p>

    床上的林森震惊到了极点之后就只剩下别扭和麻木了。</p>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