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0032 猩红记忆

作者:曲奇小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然而这黏糊糊的触手如橡胶一般韧性十足,在匕首接触的一瞬间就滑开了。</p>

    “这么快就想走?我说过,晚餐时间到了!你怎么能这么无情的走掉呢,而且我现在有点生气了,我要把你挂起来,慢慢享用,让你看着我怎么一点一点将你生吞!!活剥!!”玫瑞邪魅一笑,然后猛的收回了触手,林森徒劳的反抗在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中断裂了。他哀嚎着被玫瑞随手一甩丢回了堡垒房间内,重重的砸进了衣柜中。</p>

    当林森从那重击中回过神来,勉强挣脱了衣柜的束缚,却惨然的发现,自己和敌人的实力悬殊之大,而且那随意的一击让他胸骨断裂,衣柜断开的金属也穿透了他的腹部。</p>

    林森紧紧捂住肚子想要止血,可是意识却在不断模糊,任由他如何甩头想要保持清醒都无济于事。</p>

    “我要死了吗?”林森自问道。</p>

    所以他从获得新生后所经历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奔赴刑场前的欺骗而已,有些东西注定不能改变吗?</p>

    雾欢不再言语,她在林森的心底如沉睡般蜷缩起来。</p>

    林森可以感受到,他强忍剧痛,对自己说:“不!我要活下去!活下去!”</p>

    林森在失去父亲后就在心底刻下了对生存那种近乎疯狂的执念。</p>

    他有家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会甘愿成为舞台上谢幕的人,更不会允许自己就这么软弱的倒下去。</p>

    所以他捡起匕首,踉跄着走到堡垒外,然后他亲眼目睹了玫瑞将黑色魅影生生扯成两截的画面。</p>

    沐浴在鲜血下的玫瑞闭着眼睛,在午夜中失去了猩红色泽的血液,借助月光的沐浴显出一种奇怪的美感。</p>

    林森忽然感觉自己和玫瑞有什么不同呢?</p>

    自己这样求存的心,有朝一日会不会也将自己变成这样的怪物?</p>

    又一个无用的想法?</p>

    林森甩甩头,他握紧了匕首,端正枪口,看着仅剩的能量弹匣显示在7%上。</p>

    “啊~好舒服……”玫瑞腹部的触手高举着死去的巨兽尸体,任由鲜血浇筑在她身上。她原本洁白的身体显出一抹残酷的殷红。</p>

    “你知道吗?我很爱干净,我以前在家里每天都会洗澡,就算是停水了我也会去湖泊和河流中去洗,而且我特别喜欢湖泊和大海,在那种地方脱掉衣服泡在水里,我可以享受一整天……”玫瑞在说故事,或者曾经作为人的记忆。</p>

    林森默默的听着,他的意识恍惚起来,却不允许自己倒下,他用匕首在手臂上切开一个口子,疼痛的刺激让他清醒了一些。</p>

    “可惜,我在最喜欢的湖泊里被咬了,被救上岸之后我开始喜欢血,就像一个怪物!我被锁进了笼子,然后被他们带走,隔离起来……呵,再然后我醒来时发现,血那么美,明明流淌在所有一切的体内,人类却如此的厌恶或说害怕它!你看,这色泽……多美啊~!”玫瑞丢开巨兽的尸体,在手心捧着鲜血给林森看。</p>

    林森心底想着“疯子”,却也着魔一般离不开那颜色。</p>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玫瑞笑着,从微笑,到苦笑,再到哭泣中的惨笑,她把鲜血一饮而尽,然后发出颤抖的“嘶哈……嘿嘿嘿嘿……”声。</p>

    “太美了!这味道……你想来一些吗?啊?”玫瑞迈出一步,身形却骤然拉近距离,只一瞬便已经到了林森面前。</p>

    她右手变回正常人的样子,用手指挑起林森的下巴。</p>

    林森回过神来,出于本能的扣动扳机,激发的能量将玫瑞的头颅打穿,甚至她整个脖子都被近距离的能量贯穿带的折断下去。</p>

    然而,可怕的是,在林森打空弹药之后,依然能够听到玫瑞那狰狞的冷笑。</p>

    她慢慢抬起头,被子弹击穿的面孔显得十分恐怖,可是那伤口却在缓缓愈合。</p>

    “都说了,要对准一些啊!”说罢,玫瑞猛然抬手刺出,五根匕首般的指甲从林森后背透了出来。</p>

    致命的内脏损伤让林森呕出鲜血,“呃……”</p>

    他徒劳的用匕首一次又一次的向玫瑞刺去,可是玫瑞完全不闪躲,这样的伤口只会让她更疯狂。</p>

    现在林森终于感到害怕和绝望,因为大量失血,他的手慢慢抬不起来了,尽管如此他依然紧紧的攥着匕首。</p>

    “我真的要死了……呵……”再多的信念也无济于现实的残酷,林森自嘲一笑,低垂的眼帘开始慢慢闭合。</p>

    见到这一幕的玫瑞却忽然露出担心来。</p>

    “哎,别死啊!这么快就死了那多没意思啊!”一开始的担心只是虚伪的仁慈,她下一刻的狰狞才是真实的内心。</p>

    只见玫瑞吐出蛇信般的舌头猛然刺进林森心口。</p>

    然后那舌头如血管一般鼓动几次,新鲜的血液被蛮横的灌注进林森心中。</p>

    这疯狂的血液让林森突然如回光返照般清醒过来,跟着玫瑞收回手,将林森丢在了地上。</p>

    地上的林森开始剧烈的抽搐,并一次又一次的不断重复吸气和颤抖,这疯狂的异化细胞在林森体内横冲直撞。</p>

    那一刻,林森只听到心底传来雾欢的声音。</p>

    “坚持住啊林森!不要让它战胜你!”</p>

    雾欢的鼓励在这时显得很苍白,或者说很多余。</p>

    林森青筋暴起,没空去理会了,如此原始的受佣或者说异化过程折磨着林森的每一根神经,尽管在之前林森已经体会过了,可是来自king级异种的给予完全是另一种级别的痛苦。</p>

    “嘿嘿!享受吧!活下去,这样你才能看着我将你一口一口生吃时候的样子,才能体会到这世界上身为人的弱小和无助!”玫瑞说着,腹部的触手将林森的双脚缠住,然后她转过身,拖着林森向着左侧堡垒走去。</p>

    林森一直怒睁着双眼,在听到玫瑞的话的时候眼神闪烁,内心更是痛苦。</p>

    前往左侧堡垒的路上,玫瑞悠闲的像是在参观艺术展。</p>

    她一边走,一边指着那些尸体像在展示自己的艺术品一样说道:“这些士兵是被第一个逃出隔离室的欧文斯杀的,我很喜欢他,因为只有他每天在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活下去,然后才能复仇!不过可惜了,他逃走的时候被注射了太多镇定剂,只杀了这么些人就被一个铁疙瘩给弄死了!”</p>

    林森的耳朵再一次进入到耳鸣和敏锐之间不断切换的状态,但他还是把整个故事都听清了。</p>

    这里果然不是一个哨站那么简单。</p>

    而这时在林森心底,传来了雾欢莫名的颤抖,林森无言的保持忍耐,他似乎明白了什么。</p>

    穿过机房,玫瑞来到左侧堡垒,那里还在四处游弋的尸骨看到玫瑞后也不由分说的就冲上来,完全是原始的本能,毫无畏惧。</p>

    玫瑞随意清理,便将他们打扫干净。</p>

    然后她拖着林森来到房间中心将他用锁链吊了起来。</p>

    “这里是我的餐厅,不过已经很多年没来过了,看我将它们吊起来的样子像什么?”玫瑞收回触手,手臂也回到常态,她走过来靠近林森问道。</p>

    林森能嗅到她口中那令人作呕的腥臭气,可是让他奇怪的是,当他经受了来自玫瑞的血液灌注和非人折磨后,不但身上的伤口开始缓缓愈合,而且内心也在逐渐平静,甚至对这种腥臭气感到一丝迷恋。</p>

    这种迷恋让林森作呕,他心里上的抗争不断提醒着,一定不能让这个女人把自己也变成怪物。</p>

    “像什么?肉排?”林森安静的反问。</p>

    玫瑞鼓鼓掌,表示赞许和认同。</p>

    “对,对,你也这么觉得不是吗!那你有没有觉得我是个变态?”玫瑞转身踢开桌子,头也没回的继续问道。</p>

    林森沉默一阵后说道:“不……变态是用来形容人的,可你不是,你是异种,在你眼里,我们就是肉排,如果说你变态,那么我们人在吃其他物种的时候不也是变态吗?”</p>

    这特殊的回答让玫瑞停下了动作,半晌她才带着微笑回过头,然后慢步走来。</p>

    “有意思,你是第一个这么镇定的回答我的,而且还是如此没有缺憾的答案,不过……嘿,我不喜欢聪明的男人,因为他们善于伪装和欺骗,我就算是剖开他们的头颅都找不到他们真实的内心!对了,你知道吗,将我送来这里的那个人和你一样聪明且英俊潇洒,他温柔的语气真的很让人着迷,听说他还有洁癖,但他却敢握着我的手不断安慰我……可后来他把我丢进隔离室之后,就开始一遍一遍的洗他的手!一遍一遍的洗!”玫瑞像是在倾诉,又像自言自语,记忆中的不堪入目毁掉了她全部的人格,她贴在林森身上,头靠在林森**的胸膛,手则抚摸着林森的手掌,然后……</p>

    “啊!”林森一声惨叫,玫瑞切下林森的小手指,然后笑嘻嘻的放在了嘴里。</p>

    “所以,后来我把他的手吃了!又把他的四肢也砍了,把他浸泡在血水和粪便里,直到他死去。你知道他死的时候对我说了什么吗?”</p>

    玫瑞目光冷峻,她生吃着林森的手指,笑容平静,却叫人冷入心扉。</p>

    林森疼的浑身颤抖,但他咬紧牙关,强忍着痛苦,挤出冷笑道:“臭婊子?”</p>

    </p>

    </p>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