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0001 谢幕

作者:曲奇小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觉得我们是朋友,彼此之间互有联系,互有爱恨的那种……比较真实的朋友!”局促不安的语调,附带一些难以掩饰内心空洞的手势,他虽然安静的坐在那陈述自我,实际上就连他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说的这些东西。</p>

    聆听者察言观色,却面无表情,只是应对的浅笑一下,又问道:“那你还在在意的是什么?”</p>

    “什么?”舒适的躺椅并没有给他以安全感,他坐起来,侧着脸眼神疑惑。</p>

    “呵呵,是我太唐突了,我的意思是说,是什么让你觉得你现在所作的一切可能会葬送掉你们互相珍惜的这种……朋友关系?”</p>

    “啧……嘶!”深吸一口气,手势传达出认同,他冷静的想了想,然后突然笑了。</p>

    最后的答复是一纸文书放到了聆听者手中。</p>

    眉头直截了当的写着原因“关于帝国后裔最终处置方式的草案”。</p>

    然后,虽然大概知道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聆听者依然镇定自若的,只把目光在文书上停留了一秒后就放下来,同样坐起身与他面对面。</p>

    似乎不太习惯这种被直视双眼的近在咫尺,他逃避了片刻,最终还是坦然的看着聆听者的双眼。</p>

    那双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蔚蓝如星空的眸子。</p>

    “比较真实,可能只是传达自你自己的内心,从某种情况上来说,这一切都是自我臆测得出来的结果。所以……”</p>

    听到这个“所以”,他的瞳孔本能的缩小了许多。</p>

    “所以,朗克先生,也许你的朋友,其实并不是你的朋友!起码这只局限在你的自我认定中,而非他的!”</p>

    这样的答案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律斯蒂文朗克笑起来,只不过这一次他是真的开心的笑了,失望的笑了,惨淡的笑了。</p>

    “所以说,你一直觉得我是在驯养一头野兽,而我的这位野兽朋友,其实只是我在当它是朋友而已?”</p>

    聆听者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道:“谁知道呢,也许在它不是那么饿的时候,你可以把手臂安心的放在它口中,可是这并不代表,它真的不会咬下去!”</p>

    朗克了然了,他站起来,官方的微笑,出于礼节的握手,离开那间优雅的屋子。</p>

    作为聆听者的人卸下面具,面容冷峻的关上门回到客厅,他急匆匆的拿起电话,拨通一个熟悉的号码。</p>

    焦躁的听着一串串似乎间隔一生的音符,他额上无法避免的流下冷汗。</p>

    “喂!”</p>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终于被接通,他急忙说道:“快走,带上他们离开那里!所有人!”</p>

    但是电话那头并未传来任何疑惑,更没有奇怪的问询,只是安安静静的过了少许,才低沉的传来一个嗓音:“我真为你感到惋惜啊……医生!”</p>

    这声音丧钟般突兀的响起。</p>

    时间忽然定格,这时他才发现那张被“无意”间忘记在桌子上的文书……</p>

    …………</p>

    朗克离开三分又五十二秒的时候,那间紧锁的屋子里传来闷闷的倒地声。</p>

    然后专心开车的老管家看了眼后视镜说道:“屋子已经打扫干净了,老爷!”</p>

    朗克正自闭目养神,闻言后,也只是微微点头。</p>

    黑色的车队在城市间徐徐前进,没人知道这些人是谁,他们要做什么,只是路人望过去时,一种庄严肃穆带着几分神秘,涌动着人们的遐想。</p>

    …………</p>

    “二百六十斤!恩……三十二塞恩!”邋遢的胖子计较着价钱,根本不在乎那些矿石上的血手印包含了多少辛苦。</p>

    “什么?!才三十二塞恩!烟头,上次二百四十斤都值四十塞恩呢!”刚才那暗无天日的甬道中爬出来的工人抱怨起来,他感觉自己虽然活了下来又见到了太阳,可内心却被打入了地狱。</p>

    “哼!最近的买卖不好做了,而且这些矿料里不知道被你们这些混蛋塞了多少泥土在里头,给你三十二塞恩都是便宜你了!不要耽误时间,赶紧给我拿钱滚蛋!”</p>

    瘦削的工人还想挣扎一下,在他看来哪怕再多给一塞恩也好,可是冰冷的枪口转向了他,他忍气吞声的拿起钱,挤过人群默默的走了。</p>

    “下一个!”</p>

    烟头咳嗽一声吐出一口浓痰,烦躁的盯着坑道,但过了许久也没见下一个工人爬出来。</p>

    于是他冲手下歪歪头,那抱着剥削者的黑大个走近一看,一个比先前那个瘦削的工人更加矮小的身影正在奋力的向外爬,他看着个头不大是因为他跪着前行,因为他背负的东西比其他人要多得多,因此他只能手脚并用,双膝跪地,慢慢的向上爬来。</p>

    而明明那光亮就在眼前,只剩下不足四五米的样子,对这个瘦弱的身影来说却遥远无比。</p>

    黑大个似乎认出了那人来,犹豫了一下后他偷瞄了一眼正在喝水的**,快步走下坑道,抬手帮他把矿物拖出了坑道。</p>

    尘土已经掩盖了他的样貌,全身泥垢的他只是一对眼睛晶亮无比,干裂的嘴唇上满是血痕,他嘶哑着道了声谢谢,然后独自把矿车推上地秤。</p>

    烟头从来不会去看工人的模样,只盯着眼前血红的数字。</p>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念叨出来:“额……四……四百……四百五十五斤?怎么可能!?”</p>

    周遭等候其他人的工人也惊讶的站起来,只有角落里的几个人习以为常的笑了。</p>

    “森哥还是那么厉害,四百多斤的东西也能拖得出来!”</p>

    “那是,毕竟森哥!而且森哥不比咱们,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那么卖力也是情理之中!”</p>

    “哟呵,听你这话说的,好像给你整个老婆,你也能拖出来四百斤的矿来似的!”</p>

    “额……呵呵……我是没那本事娶老婆咯!”</p>

    众人听了这话都笑起来。</p>

    另一边烟头还在惊讶,但是正眼看到那拖出矿石的工人模样后,就不言语了。</p>

    坐下来算了算,说道:“四百五十五斤,五十六塞恩!”</p>

    蓬头垢面的林森接过钱,什么话也没说,穿过人群径自向山外走去。</p>

    角落里的几个人看林森走了,也匆忙跟上去。</p>

    这群人林森虽然都认识,其实却也不是很熟悉,他们之所以会等林森一起走,也并非纯粹出于感情,因为在这远离穹顶建筑的矿山深处,只有林森这一行人从未出过意外,在没有武器保护的情况下这真的是十分难得又很是怪异,因为就连那些藏匿于山川深处的嗜血异兽也不见一个。</p>

    所以渐渐的选择跟着林森一起回家的人就越来越多。</p>

    如今已经达到一行十多个的样子。</p>

    因为早已习惯了林森寡言少语的样子,所以路上也没人打扰他。</p>

    林森也不和他们说话,只默默的走在最前头,到了熟悉的地方洗去污垢,换了衣服,众人都变得小心起来,因为前边不远处就是塞伯鲁斯穹顶,在它的外围散落着数不清的贫民区,而在进入这些如同寄生物一般的贫民区之前还有经过一道由联政体自由之翼卫队巡视的监视壁垒。</p>

    高耸的监视壁垒虽然没有叹息之墙那样让人叹为观止,可是若想翻越它依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林森一行只有一个办法穿过它,那就是钻过一条由食人沙髅开掘出来的坑道,而且还要找到准确的时间节点,以避开联军卫士的巡逻。</p>

    “大家走快点!再有十分钟联政体的巡逻兵就要回来了,而且日落之后那条沙髅就该醒了!”队伍中年龄最大的中年人催促一声,但依然是林森走在最前头,最先一个钻进那沙髅挖开的坑道。</p>

    大约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了十分钟,一阵“叮叮叮”的声响由近及远的传了过来。林森第一个穿过了厚达十米的围墙,然后迈开步子以最快的速度穿过空旷的监视区域,跑到安全的地方。</p>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p>

    随着人数的逐渐增加,还有那逐渐清晰的“叮叮叮”减速声响,还在坑道里的人开始急躁起来。</p>

    “妈的,快点啊!他们就要过来了,我可不想在这里再呆上半个小时!”</p>

    可是再怎么催促,人工开掘的后半程坑道也只能容纳一人匍匐前进,所以当最后一个人爬出坑道时,他脸上的笑容还没堆满,就听到远处的人冲他喊道:“快蹲下!enc的巡逻列车过来了!”</p>

    然后没等那个可怜虫躲好,刺目的灯光就笼罩下来,在空旷的监视区域内,这个在坑道里被藤蔓缠住脚,一瘸一拐的家伙似乎忽然间就变成了一位大明星一样被灯光簇拥着!</p>

    他惨然一笑,吐出几个字眼:“照顾好我弟弟!”</p>

    徐徐转身,成为那荒凉之处的瞩目。</p>

    接着仅仅片刻过后,一道虹光闪过,一声锐鸣传来,他就变作一团血雾炸裂开来,躲在暗处的众人没有听到他的哪怕一丁点的声响,一个人就这么消散开去,然后灯光移开,舞会谢幕。</p>

    随着一串叮叮叮的声音逐渐急促起来,巡逻列车开始缓缓开动……</p>

    众人愣了少许,才传来几声唏嘘,有的自嘲,有的咂嘴,只有林森冷漠的没有回头看过一眼,他默默的走在了前头远处,因为不远处就是他的家了。</p>

    </p>

    </p>

    </p>

    </p>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