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3章 不屈意志

作者:南瓜火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屈意志,亚兰斯特人的种族特性

    如果说人类的众多分支人种有哪一种最接近荒原上的兽人,那么亚兰斯特的蛮族是毫无疑问的答案,相传那片地区每个蛮人的血管里甚至流淌着极少部分属于兽人和食人魔的血脉,骨架和肌肉的轮廓成年后也会比正常人大一圈,就连种族特性都是专门为战斗而生的不屈意志。

    不屈的意志嘶吼咆哮,战至身体流尽最后一滴血

    乌尔斯哈着粗气,喉中摩擦的空气犹如野兽的低吼,此时的内心简直快要爱死自己今生的种族了!

    这令他能够不受伤势的拖累继续战斗下去!

    他承受着不断流血的伤痛,手指跟铁链似的栓在诅咒之刃的剑柄上,目光马上又抬起来看向那个该死的提夫林

    布莱恩的长剑闪耀起破邪斩的灵光挥向提夫林剑圣。熵灰偏红的右手握住灾亡的柄,看准借矮人战士的身体试图挥剑跃击自己的老骑士,手中的**马上也噌一声出鞘,锋利的曲刃向前闪出一线血的斩弧!

    但那条斩弧拉出的血源于他自己身上乌尔斯明白他不敢轻易使用自己的灵魂天赋,正是因为这位邪恶剑圣的天赋能力就像他的进阶职业一样极端,名叫“磨刀石之血”。

    使用这个天赋能力,他需要让自己的武器与另一件用来临时“打磨”武器的硬物接触,并在发动攻击的瞬间令其与之产生摩擦,以此触发世界法则对他这种行为的反馈,将他自身的血液作为一种特殊的附魔融入到那把武器发动的那次攻击当中。

    简而言之,就是他拔刀斩切的一瞬也相当于插了自己的一刀,付出换取更高力量的代价,从而进一步强化自己的攻势。

    而剑圣本来就是一种舍弃防御追求极限输出的极端进阶职业,为了将有益于命中和伤害的灵活性提升至极致,甚至情愿放弃各种防具提供的保护,尤其是最容易影响敏捷的甲胄。

    熵从不轻视自己的敌人,但他并不喜欢在把握十足的时候还要用那种能力刻意“伤害”自己。

    乌尔斯不要命的猛攻有点打乱了他的节奏,此时的他认为胜利的把握从自己手中溜走了一些,所以也打算不懈全力地加紧自己的杀戮效率了。

    身为圣教内部的末日使徒之一,他和那个名叫萨娜的女祭司一样拥有感知神器方位的能力,察觉到自己的目标物品就在自己眼前这些人的其中一个身上。

    那个老圣武士?那个塔盾矮人?还是那个疯狗蛮子?亦或其他人?

    无所谓,反正都要杀

    思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提夫林剑圣眉头微蹩,抿唇忍受体内猛然产生的疼痛,出鞘的**迎击布莱恩的破邪斩。双方的武器凌空奏响交错的尖鸣,布莱恩握剑的右手马上感到敌人的攻击比不久前更强了!

    无论斩切的力量、精准度还是某种所谓气势带来的压迫感

    交锋结束,临时3附魔的长剑竟在那一刀下折断所幸坚固的铠甲保住了这位老圣武士一命,金属甲胄的防护破开一条裂口,多少抵消了一点刀刃斩出的伤害。

    布莱恩瞠目,血从盔甲下溅出,半空的身体失去平衡地跌落到一边,“砰”一声砸进教堂一侧的长椅区域,铁罐头似的身形落地后一路翻滚撞翻好几排铁边木座的椅子,意识不受控制地远去。

    与此同时,重伤卧倒的石拳虽然没能接受到希娅的神术治疗,但半兽人武僧的手指貌似突然间动了一下,尽管没谁发现

    寇托起身抬头,可没想到就这点眨眼的功夫居然又让那个额头长角的怪人砍翻了自己这边的一个同伴。

    “噢啊啊啊!”他怒吼,健壮的身体接回之前没有冲完的最后一截距离继续撞向提夫林剑圣。

    堡垒巨盾顶在前方挡住了他一半的视野,同时也因为角度的关系限制了熵的视角这个机会被格罗莱登抓住,酸牙十字弩再度射击!

    “嗖”一下空气被弩矢破开,但细微的动静这次被熵敏锐地捕捉到。

    同样的失误他不打算犯下两次。他和石拳曾经的那位远东人师父教过他一些武僧技巧,那种附带一点东方神秘彩的僧侣战技配合平日的冥想能令人获得少许应对突发危机的直觉。

    翡翠海湾这边的说法似乎称那种战斗直觉为“反射闪避”。

    熵大概察觉到了老盗贼将十字弩的远程偷袭“藏”在塔盾的侧面,即刻利用寇托与自己的速度差距往那个方向横移,尔后果然看见被视野角度掩护的弩矢。

    弩矢的飞行射速惊人的快,然而提夫林从挂在腰侧的刀鞘上松开左手,凭借一种感觉的引导往前一拨

    “什么?!”格罗莱登当即看得愣住,这个家伙居然徒手拨开了自己的弩矢?!

    熵确实做到了。“拨挡飞箭”也是武僧的技巧,那个早已被他弑杀的远东人师父教给过他和石拳许多东西,而他并不介意在剑圣的作战风格中多融入一点外来的强化,反正武僧和剑圣都不着甲

    强酸弩矢在临近他的半空打了个旋,血的附魔在名为灾亡的**上还有一点残余。他的视线瞥向瞠目结舌的老盗贼,干脆一扭手腕,**的刀背对准弩矢的尾端一记别扭却刁钻的横劈,令打旋的弩矢调好方向反弹回去!

    天晓得他是怎么完成这般杂技似的操作的。

    格罗莱登吸一口冷气,脚步刚想往旁边闪开,年迈的身体却已跟不上自己的反应速度

    他老了。老狗的牙还没掉光,但有些过硬的骨头已经啃不动了!

    弩矢很快反过来击中他自己,震退射击的强大推力伴着他“唔”一声闷哼将他粗野地往后顶飞。老人双脚离地,身体像纸片似的折叠,隔着一层皮甲的脊背马上重重地撞到教堂正门一侧的墙上,嘴里呛出一口老血。

    他还没死,剩下一口气,难受地眯起双眼寻找自己的武器,酸牙十字弩刚才从他手中掉了下去,而原本应该佩戴在他指间的戒指不知什么时候少了一枚。

    魔法飞弹戒指还在,**之戒不见了。

    和半兽人武僧刚刚动弹了一下的手指一样,激战中的众人都没注意到这点小小的细节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