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新书速递,一睹为快!(3)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六章都说你是废物,我不信!(2)

    “天澜书院两个保送的名额,一个给了漠北皇族钦定的褚子峰,而另一个则是落到了灵心的头上,反观聂家第三代,虽然是战场生源的主力军,但是十六岁以下步入浴火七重的年轻一辈一个都没有,连参加天澜书院炎试的资格都没有!利益的天平失衡如此严重,聂家自然怕了!”

    “一旦灵心那丫头在天澜成功结成焰心,那么孤烟镇的格局将有可能会逆转,聂家如何能不怕!”

    牧云笑笑,在这个问题上点到即止,牧云显然不想再多提,转而问他大哥牧风:“现在的赤流沙,你能调动的人有多少?”

    “八千。”牧风颇为自傲!

    “这么多!”牧云心中惊讶不已,脱口而出道。

    “哼哼,多么!你知道赤流加起来总共有多少悍匪么!”

    “不是两万么!”

    “呵呵,两万。你说的两万那是五年前的数量。现在,一倍有余!”

    牧云双眼圆瞪,满眼的不可置信:“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牧云脸上写满了震惊,不平静的面庞望着不平静的江水,在思量着什么。

    那莫行天,倒也算个人物,单凭这赤流沙的五万匪众,恐怕就足以抗衡漠北王庭的十万大军了,若是那莫行天野心再大些,在这弹丸之地弄个王当当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真正让牧云震惊的还不是赤流沙的人数,而是面前的大哥。

    牧云知道,短短的五年时间,要从从一个普通赤流沙匪众成长为三当家,现在甚至掌握了赤流沙将近四分之一的力量,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牧云虽然没有杀过人,但是近身之下却也能感觉到牧风长剑上那浓郁的血腥之气,什么时候,牧家也有这样的枭雄了!

    都说时势造英雄,以前牧云不信,认为英豪乃天生气魄,义胆忠肝天赋与,但现在他却是信了!

    “有没有可能全盘掌控这股力量!”

    牧风瞥了一眼自己的弟弟,眼里闪过一丝凝重。

    “我知道你的意思,要是能全盘掌控,等到时机成熟,我们之前的计划风险可以至少缩减一半,但是很难!”

    “也就是说除了掌控在你手中的八千匪众,赤流沙的其他各部基本上是铁板一块,外人难以插足其中喽?”

    “也不能这么说!”牧风并未肯定牧云的说法,而是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哦?怎么说?”牧云眉头一跳。

    “据我的观察,那莫行天对于青离应该也有着几分爱慕之心,但是那青离对莫行天却并无此意,而那莫行天几次三番的试探之后在对待青离的问题上已经隐隐显示出几分不耐,在最近的几次高层寨众的会议上更是有着几分想要用强的势头,所以……

    牧云微不可闻的颔了颔首。

    “这青离是一个突破口,如果能将她拉拢过来再加上你的八千人倒是可以和那莫行天分庭抗礼,到时候我们行事也要方便许多!只是不知道这青离是否和孤烟镇哪一家人马有牵连,所以这其中难以预料的变故实在太多!”

    牧风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想来定是在考虑如何拉拢那青离来组建自己的势力。

    月已当空,半晌,牧云起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提起沥泉枪转而对身边的牧风道:“大哥,七日之后就是天澜书院五年一次的炎试终审,以你的年纪错过了就再也没机会了,真的不打算考虑考虑?”

    见到大哥似乎不为所动,牧云又是道:“以你浴火八重的实力,顺利通过考核已是板上定钉,若是我们兄弟两一同前往,假以时日,何愁大事不成!”

    牧风笑笑,想也不想就坚定摇头:“你我兄弟二人一明一暗,那些奇诡阴谲事交给我就行了,至于抛头露面的事,这些年你一直比之前的我做得更好!”

    话已至此,牧云也不准备再劝,对着大哥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大哥你就先回去吧!万事小心,若那赤流沙有什么新动向还请及时告知我!如果有可能的话,楚家的那批灵石也请大哥帮我弄出来!”

    说完,牧云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等等!”

    一袭黑袍的牧风也是站起身来,在晚风的吹拂下,一袭黑袍更是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肤,露出结实的胸膛,月光映衬下,更显魁梧。

    “都说你牧云在这五年中,不仅功无寸进,反而是原有境界从浴火九重跌至浴火四重,今天更是被聂家聂冬青那个区区浴火六重的小子从集结之地的石台上打落。”

    牧风顿了顿,剑眉跟着手中长剑一扬,指着牧云的背影道:“以前你不说,我便不问,但是关于那些传言我却是一个字都不信!今天说出来了,我倒是要试上一试,我不会留手,你也不要藏着掖着!”

    “动手!”

    牧风身体微微前躬,左脚用力一点,剑指牧云,借着力道,身体成一道极为惊艳的弧度朝牧云直刺而去,清冷的月光下,长剑猩红像是附着一层燃烧的烈焰,场中满是利剑划破空气的声音,气氛陡然凝固,变得紧张无比!

    但是,前面的牧云依旧不紧不慢地提枪而行,好似对身后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

    对于浴火九重的牧风来说,短短十多步的距离转瞬及至。

    他确实也没有留手,他也不相信这个天纵之资荒域第一的弟弟真的会沦为众人口中所说的废物。

    但是,牧云的充耳不闻还是让他产生了犹疑。

    而正当他在考虑是不是要收手以免真的伤了牧云之时,牧云那原本清晰地背影竟然变得迷离,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牧风就只觉一股狂暴的炎力袭来,接着,整个人便飞上了天!

    只听见扑通一声,他便掉入身后的大漠水道中。长剑落地,失去了主人的加持,其上炎力散去,在月光照耀下闪着凌冽的光,好像在宣示着其主人的落败。

    “哥,水里凉,还是早些上来吧!别忘了我叮嘱你的事情!”

    牧风刚刚将头露出水面,便听见远处悠悠传来的牧云的声音。他一脸的不可思议,眼中满是惊骇。

    忽然,他兀自癫狂的大笑了起来,清冷月光下,笑声肆无忌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爹,你看到么?你看到了么?这才是我们牧家的大好儿郎!”

    007牧家,牧云!

    荒域十国,强者为尊!

    在这片紧靠蛮荒大陆的人族疆域上,兴许有人说不齐十国之名,但是肯定人人知晓天澜书院的名号!

    那是荒域强者的集中营,也是荒域上有通炎天赋的人向往的修炼圣地!

    七日之后的孤烟镇,集结之地再一次人头攒动,然而与七日之前的统帅之战相比不同的是,七日后的今天,集结广场更加庄严肃穆。只因为,天澜书院五年一次的炎试终审,孤烟镇的分会场就设立在这里!

    五千身着青冥铠甲的戍边将士将数百丈宽广的广场围城铁桶,甲胄森然刀兵赫赫,烈日之下,无形中凝结成一股威严的肃杀之气,让场外围观的无数孤烟镇民寒蝉若噤!

    广场正中,战台之上,一个身着锦缎蓝袍的中年男人静静的站立,在他的胸口用鎏金细线绣着天澜二字,无论台上台下,无论贵胄走卒,望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在他身前,一块赤色巨石赫然矗立,便是那炎试终审的通炎石!

    只见那中年男人抬了抬眼皮,瞥了一眼通炎石上掌印的深浅,淡淡道:“凌子峰,年十五,浴火六重境,过!”

    听得中年男人的话,台上一个稍显稚嫩的少年当即喜形于色,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伏跪行礼:“多谢前辈!”

    “下去吧,下一位!”无烟无火,波澜不惊!

    少年不敢怠慢,当即慌忙起身朝台下走去。

    荒域之上,十六岁以下者能在灵练一途晋入浴火六重境则是可造之材,乃是天澜书院招揽的对象,孤烟镇作为戍守漠北抵御蛮夷兽族的边塞重镇,其重要程度仅次于漠北皇都,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天澜书院对孤烟镇的关注要超过漠北皇庭!

    这也是为什么有着漠北皇族身份而且灵练天赋不低的褚子峰自小就会被漠北皇族送来孤烟镇历练的原因所在!

    中年男人身后,孤雁贵胄尽数到齐,垄断孤雁镇灵石来源的楚家家主楚华英,手握重兵的聂家家主聂天行,还有那靠着颠覆牧家短短五年间靠着经营牧家原有的底蕴在孤雁镇站稳脚跟的炎照境强者叶枫!还有许多大小家族的族长,除了那楚华英一脸阴郁外,其余这些人都是一脸肃穆,显然,整个孤烟镇对这场炎试的重视已经拔高到了一定的程度!

    随着中年男人威严的声音传遍全场,台上众人皆是一凛,台下另一位少年当即启步,拾阶而上朝通炎石走去!

    “那是!?”

    “竟然是叶枫的儿子叶凌天!只听说他当年是牧云的陪读,自小就跟在牧云身边作为玩伴一起长大,从没听说过他在灵练一途有任何天赋,没想到他竟然有资格参加天澜书院的炎试终审!”

    “叶家父子,好深沉的心机啊!”

    见到那上台的少年,无论是太上台下的人都或多或少露出些震惊的神色,显然,这叶凌天的出现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当年牧候战死沙场,只留下牧云牧牧风两个遗孤,叶枫作为牧候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不仅没有在牧候死后好生善待他留下的两个儿子,反而是将牧候的长子牧风送上蛮荒战场导致他最终惨死沙场,他自己更是在牧风死后的短短数月间背弃幼主牧云,将牧家完全颠覆取而代之!

    昔年众家主都以为这是那叶枫一人的算计,但是在叶凌天一脸冷漠的走上战台的那一刻,这些人才恍然惊觉,昔年的种种,倒更像是这对父子暗中隐忍谋划多年的战果!

    念及此处,众人无不倒吸冷气,当年的叶凌天才多大?小小年纪就有这份隐忍,这份谋划,虽说这其间肯定是以叶枫为主导,但是即便如此,这个少年也不得不让人重视和心惊!

    叶凌天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冷漠,上台之后也只见他对着中年男人拱了拱受手淡淡道了一句:“叶凌天!”便再无下文。

    炎试主审的中年男人微微颔首,也不在意,示意那叶凌天可以开始了!

    眼中锋锐一闪而逝,叶凌天双肩震颤,一声低吼,身子便如离弦箭一般蹿出,再没有赘余的任何花哨,一掌劈出打在了那通炎石上,一如他上台的沉稳干脆,出手同样干净利落!

    楚家家主楚华英聂家家主聂天行眼皮同时一跳,眼中惊骇一闪而逝,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台上的叶枫。可惜的是,那叶枫脸上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讯息!

    一无所获的楚华英和聂天行目光装向巧合的在虚空交汇,一个讥嘲,一个怨毒,看那模样,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竟然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势头!

    看到通炎石上叶凌天打出来的掌印,中年男人皱了皱眉头,竟是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开口对着场中众人宣布道:“叶凌天,年十五,浴火八重境,过!”

    “嘶!”

    此言一出,被戍边军挡在圈外的孤烟镇民们无不倒吸冷气!

    “什么!浴火八重!传闻那漠北皇族的褚子峰不过才浴火七重,这叶凌天竟然比褚子峰还要强!”

    “年纪轻轻,本应血气方刚但是却偏偏有有这样的隐忍,此子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

    台上众家主目光灼灼,再一次将目投向叶凌天的父亲叶枫,可惜的是这也风仍旧是那张死人脸,看上去对自己儿子的实力漠不关心,脸上也不见半分自得!

    但越是如此,这叶家父子却是越让人觉得害怕,甚至连楚华英聂天行这样的大家长都对这叶家父子生出一股子寒意!

    “多谢闻玄卿老!”

    与之前那个叫凌子峰的少年不同,叶凌天只是淡淡的对那中年男人拱了拱手,随即不等那中年男人吩咐就自行朝台下走!

    看着叶凌天的背影,那中年男人眼中反倒是浮现出一抹赞许之意,天澜书院十卿九老,这少年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姓和职务,显然是事前下了功夫的,而且在这样的年纪能有这样的修为,也足以让他高看一眼,但是也仅此而已!

    中年男人收回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台下中人,那犹如实质的炎力威压让所有人心中一寒,原有的嘈杂议论戛然而止!

    “楚灵心褚子峰二人何在?你二人虽是漠北皇族钦定之人,但是天澜书院有天澜的书院的规矩,不管实力如何,这炎试终审该有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闻玄淡淡的声音传遍全场,众人的目光当即开始在台下搜寻!

    “快看,褚子峰和楚灵心在那!”

    战台之下最前端,灵心一袭青翠烟衫,腰束锦缎红绸,青丝如墨自然垂下,小脸白里透红煞是可爱,加之手中一柄赤色长剑柔中带刚英姿飒爽!

    在她旁边,褚子峰则是一身白衫,除了面相有些阴冷外,这小子到也算是个标志的人儿!

    “灵心,我们上去……”

    褚子峰张嘴刚要邀请灵心一同上台,却发现楚灵心已经快他一步,把他甩开!

    他的手还停在半空,笑容僵在了脸上,怨毒的扫了一眼灵心娇俏的背影,这才阴冷的跟了上去。

    台上的楚华英看到自己的女儿上台,这这本是一件长脸面光耀门楣的事情,可是他脸上却无半分喜色,相反的一脸苦痛似乎在做某种挣扎!

    反观那聂家家主聂天行则是一脸冷笑,嘴角浮现的一抹嘲讽似有所指!

    终于,在灵心即将登台的瞬间,楚华英突然上前一步,道:“等等!”

    众人皆是一惊,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在他身上汇聚,那聂天行一脸冷笑,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

    闻玄神色不善的打量着楚华英,淡淡道:“怎么?你对天澜书院的规矩有异议?”

    楚华英神色一凛,当即拱手恭敬道:“卿老明见,在下不敢对天澜圣院的规矩有任何异议!只是小女不才,唯恐辜负天澜书院的栽培,所有华英斗胆,替小女做主,放弃保送资格,还请卿老成全!”

    “什么!”

    楚华英这番话一处来,除了那一脸奸笑的聂天行,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

    楚灵心原本意气风发的小脸瞬间惨白,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台上的楚华英,眼中满是诧异!

    “爹爹,你为什么……”

    “这楚华英抽的什么风,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他竟然主动放弃!”

    “就算是他女儿一文不名,但好歹还算个上等的花瓶,那天澜书院的卿老都说了,就是走个过场程序而已,他这又是何必能,要知道就算是块普通石头一只脚踏入了天澜那也是能蜕凡的!”

    褚子峰一怔,冷冷的打量台上的楚华英,不明白这老匹夫为何会做出这样愚蠢的决定!

    就在台上台下议论纷纷觉得楚华英此举太过荒诞之时,场外的一个冰冷的声音远远传来!

    “漠北王钦定的保送名额,你有什么资格做决定说放弃?如果在你眼中灵心浴火八重境的修为还没有资格进入天澜书院的话,那我真不知道场中其他的这些废物还有谁有资格!”

    声音一落,一道黑色身影从戍边铁骑围拱外翼朝着正中战台猛奔而来,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那些防卫的戍边铁骑还没反应过来,人影已经纵身跳跃越过他们,几步的颠簸,数个翻腾纵身,人已经稳稳的落在了台上,矗立在那通炎石之前!

    台上台下的人这才看清,来人一袭黑袍,手握银枪!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见他对那台上的闻玄拱手道:“牧家牧云,见过卿老!”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