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六十章 黎明前的黑暗!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家宅邸,江河第的灵堂之内,和白天人来人往震撼的场景不同,此时的灵堂内,除了跪立在棺椁前静静的往铜盆里递纸钱的江汉,再也没有其他人。白烛香火摇曳,除了纸钱燃烧的窸窣爆裂声,也再没有其它一丁点的响动!

    “江汉,你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我跟大熊来守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文轩和大熊出现在了江汉身后。

    “泥鳅哥,师傅说的对,你已经跪了一天了,去休息吧,晚上守夜的任务交给我跟师傅就好了!”如今的大熊在江汉面前早已经不避讳他和江文轩的师徒关系,这时候,他双目猩红一脸的凝重!

    江汉仍是机械性的往铜盆里投递纸钱,棺椁前的灵桌上,江河第的遗像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江汉没有回头,清冷道:“爹,该来的总会来,躲是躲不掉的,以前我不理解,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有些事终归是要面对的,今天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陪老爷子走最后一程!”

    “可是泥鳅哥,你……!”

    大熊一脸忧色,开口刚要劝说,却被旁边的江文轩一把扣住了肩膀,一贯沉静内敛秀气的像个白面书生一样的江文轩此时目光如炬,对着他微微摇头!

    大熊心中一凛,别人不清楚,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师傅看着人畜无害,但是实际上却是一条伏地的巨龙,而每当他有这样的表情的时候,就是他扶摇直上音啸九天的时候!

    江文轩和大熊走了,灵堂内又只剩下江汉一人,纸钱燃烧的烟火在棺椁前摇曳,把江汉倒映在棺椁前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灵堂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步子不徐不疾,不滞不轻,一步一步的越来越近。

    来人突兀,却没有杀意,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江汉才不为所动,直到来人完全靠近也没有任何反应,人就不紧不慢的往铜盆中投递纸钱!

    来人同样不动声色,不过她竟然是披麻戴孝,径直在江汉身边跪下,对着江河第的棺椁遗像梆梆梆三个响头,一点都不含糊!

    江汉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这才侧头看清身边跪着这人的脸,一脸震惊道:“怎么是你!”

    来人一身粗布短衣,披麻戴孝,虽是简陋至极的孝亲装扮,可仍旧掩盖不住她的刹那惊艳和绝世芳华,婵娟素颜,坚冰一般的眸子没有拉开他与江汉只见的距离,反倒是增添了几分致命的吸引力!

    “你怎么来了!?”

    江汉再度震惊道,他以为是大熊去而复返,可是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柳含烟!

    那个因为报复被他稀里糊涂霸王硬上弓夺取初??夜,后来又阴差阳错近乎强奸的发生过几次关系的关系的豫南女人,她竟然在今天的这样的夜来了!并且还是披麻戴孝,俨然一副孝子孝孙的装束!

    柳含烟对江汉的震惊视而不见,一脸平静道:“我怀孕了!”

    “什么!?”

    江汉脑袋嗡地一声,柳含烟这句我怀孕了就像是回声重放一样,在他脑子里不断盘旋,虽然隐隐觉得哪里有一丝不对劲,但这时候的江汉已经完全没有分神思考的能力!

    “你说什么,你怀孕了?我的?”

    “不然呢?我怕替孩子来给他太爷爷磕头守灵,有什么不对么?”

    江汉脸色陡然变得铁青,几乎是脱口而出:“走!快走,越快越好,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江汉慌了,他费尽心机支走了所有人,安排好了一切,甚至连他名义上的妻子郑思思和他的亲闺女满月以及郑思思的父母江汉都没有让他们参加江河第葬礼,为的就是不想波及他们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柳含烟这时候的出现,以及带来的这个重磅消息,让江汉的心绪出现了巨大的波动!

    显然,柳含烟在他心里并不是毫无地位,但是偏偏,他之前的竟然他她给忽略了,此刻江汉的心里充满了愧疚和担忧!

    见到柳含烟无动于衷,也不再说话,只是平静的跪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样往铜盆里投递泛黄的纸钱,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江汉顿时急了!

    “走啊,我让你走听到了没有!滚啊!”江汉声嘶力竭的咆哮道!

    “已经晚了”柳含烟动了动眉毛,薄如蝉翼的眼皮不懂声色的眨了眨。

    江汉瞳孔骤然一缩,他也察觉到了什么!

    夜,死一般的沉寂!

    黎明前的黑暗格外恐怖,而此时正是黑暗前夕!

    灵堂内,无端起风,白烛摇曳,香灰四溢,铜盆中的纸钱灰屑在盘旋打着转,火光也往一边偏!

    只听见刺啦一声,灵堂顶上的白帆窝棚已经被利刃捅破,数道黑色的人影倾泻而下,嗖嗖嗖落地,一二三四五六七个黑衣人已经把江汉柳含烟以及江河第遗体棺椁围在中间,他们手中的冷兵器在烛火的摇曳下泛着森然的冷光,没有火气,但是却比火器更加恐怖,仅仅是呼吸间的感触,便已经清楚,这些都江湖人,而且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江河第生前带着江汉游历江湖十数栽,比起都市,江河第在江湖中的根基肯定要更加深厚,可是今天白天,就连华夏的最高首长都出于礼节来吊唁江河第了,可是偏偏,一个江湖人都没来,不说德高望重的江湖前辈高人,就连江汉那些和江河第相交甚笃的授业恩师都没有一个露面,这意味着什么?

    最高首长清楚,秦家父子和唐老一家也清楚,所有的那些前来吊唁江河第的华夏贵胄也都清楚,至于江汉,他更是心知肚明!

    没人愿意留下来,最先来的几位不适合,后面来的那些不敢留下来,至于老槐村那些淳朴良善的村民,江汉和江文轩不可能让他们留下来!

    “杀!”

    九人中不知是谁低吼了一句,九人手中的刀便同时扬起,朝着江汉扑了过去!

    江汉眼中泛着森然的冷光,柳含烟让他乱了阵脚,他知道这时候让她走已经不现实了,他能做的是尽快把这些人解决,确保柳含烟的安全!

    然而,柳含烟却比他先动了!

    黑色的光影一闪,一柄精悍的黑色短刀已经出现在了披麻戴孝的柳含烟手中,绝尘惊鸿剑,修罗七绝斩,嗜血修罗刀出鞘必先见血,仅仅是半分呼吸的功夫,最前出刀的那个黑衣人已经被柳含烟斩首,人首分离横尸倒地!

    什么叫关心则乱,江汉这才恍然惊觉,柳含烟不仅仅是豫南柳家的千金小姐,更是华夏七绝之一修罗刀的传人,一个身手早就不在自己之下的画骨境高手!

    “可是她……”

    江汉心中的疑窦还未散开,柳含烟清冷的声音已经穿了过来:“怀孕是骗你的,不过我刚才的话却不全是假的!”

    “……!”

    “我喜欢你刚才吼我时的样子,但是我不想再有下次,从今往后,你在哪,我就在哪!”

    “……”

    对于一个身在江湖而且是绝世高手的女人而言,还有比这更加的表白么?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当初江汉孤身一人上通教寺,沈家父子派出数百死士亲自前来截杀,那时柳含烟就曾对江汉有过这样的表白!

    柳含烟一刀索命,对剩下的八个黑衣杀手而言无疑是震撼的,几人脚下步子一滞,行动瞬间一缓!

    “妈的,哪里冒出来的婊子,把他和那小子一起宰了!”

    震撼归震撼,但是要让他们怕,这样显然是不够的!怎么说他们也是归臻境的好手,九人齐聚面对画骨境都有一战的可能,更何况他们全都带着使命而来,又怎么可能会就此罢手!

    八人齐聚,这次不再先后不起,一拥而上!

    而这时候,江汉也动了!

    ……

    在老槐村一处正对江汉宅邸灵堂的山头,一道人影晃动!

    枯黄的袍子,月光下锃亮的头顶,竟然是个和尚!

    “大师,想不到你也来了,我还以为只有我这个凡尘未了的尼姑会来掺和这红尘中事呢!”

    又一个人在和尚背后出现!

    这是一个尼姑,月光下手持拂尘面容恬静一副安静祥和的气韵,而她的右手只有四跟手指,右手无名已经被齐根削断!

    老和尚转过身来,只见他白眉齐眼,气度刚正,一双眼睛更是说不出的清明,竟然是佛门禅机寺三大佛陀之一说不得!

    “师太此言差矣,当日不知那楚家父子狼子野心,更不知他是江家长孙,在那天宗阁上暗手相助,于心有愧,故此今日前来看看!”

    “哦?”师太拂尘一晃,讶异道:“莫非大师今日有意相助这江家后人?”

    老和尚说不得眯了眯眼睛,叹气道:“你我都知道,他行的是福泽后代的好事,可是终究有违我辈道义,这门户之见千百年来在我辈中人根深蒂固,此事说不好能否插手,且再看看,其再看看……”

    “哈哈,大师,还是你禅机寺做事通达,我等山夜闲人望尘莫及啊!”

    又是一个人声音传来,来的是黄海金钟铁杉钟意行,外加横练入归臻的高手!

    “正是正是,本以为今日我要孤家寡人,没行到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江湖同道,既然如此,大师你今夜不发给我们做的主事,我等共进共退如何?”

    暗中中一个灵动的黑影腾空落地,山头上再多出一人,这人白须长髯,已近耄耋之年落地时却步伐稳健轻盈,浑浊双目中更是隐泛青光,赫然是藏南的白眉鹰王齐白眉!

    自此,就是这老槐村正对江家灵堂的小山头,俨然已经汇聚了大半个江湖!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