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四十章 有人让我杀你!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汉嘴角微掀,目光灼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小心翼翼的把那个红色锦盒合上,顺手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沈奇峰眉头一挑,不知道为什么,江汉的那个笑容和这个看似不经意的举动竟然让他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果然,还没等他回味过来,江汉已经抬头看着他,一脸戏谑道:“就这样?”

    “啪!”

    听到从江汉嘴里的蹦出的这三个字,沈奇峰一股子无法遏制的滔天火气冲脚底直蹿天灵,才刚刚坐下靠在沙发上的他又一巴掌拍在了大理石的茶几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陆羽更是双腿一哆嗦,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他满目骇然的看着江汉,就像是是第一天认识他一样!

    “都说虎父无犬子,可是这小子和文轩,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极端啊!”

    ……

    “是可忍孰不可忍,江汉,你要学会适可而止!”沈奇峰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气语森然!

    “你以为这里是哪里?菜市场买菜讨价还价么?你知道那护国勋章意味着什么么?我华夏多少大好男儿为家国抛头颅洒热血,客死他乡为国尽忠而不得,而你呢?只是让你为国家做一diǎn牺牲,可逆竟然贪得无厌还不知满足!你可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对死去国之忠魂的践踏和侮辱!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拥有护国勋章!”

    江汉没有说话,但是他人却动了!

    沈奇峰瞳孔一缩,只见江汉的右脚已经高高抬起,很快越过了头dg,就像是如今喜欢追寻新鲜刺激的饮食男女新解锁的一字马壁咚姿势!

    脚比肩高,矗立笔直,江汉动的毫无征兆,此时整个办公室内都充斥着一股气流!待到江汉的脚上升到韧性极致,一个狠厉的单腿下劈骤然成形,裹挟着劲风,江汉的那只右脚就像是一把冗沉的铁锤,猛地下压!

    在江汉和沈奇峰的中间,隔着一个茶几的距离,江汉的脚几乎是擦着沈奇峰的鼻翼掉下来的,恐怖的劲风作》7dg》7diǎn》7小》7说,≥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用下,仅仅是那个节diǎn的瞬息,沈奇峰觉得自己的整个面部的肌肉都在颤抖,它们好像要被撕扯得裂开了一样,一股子的钻心的疼痛让他从心底里感到了恐惧!

    砰!

    瞬息之后,一声类似大楼爆破重锤敲击硬物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响起,接着不知为何,办公室里面竟然烟尘滚滚!

    沈奇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已经完全麻了,脸上的惧意还未完全散去,在他不经意低头时,又是吓得双腿一哆嗦,直接坐在了后面的沙发上!

    隔在他和江汉只见的大理石茶几已经报废了,江汉的脚正踩在上面,连带着他的茶杯,完全粉碎!

    不是碎成块,而是碎成沫!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办公室突然就烟尘滚滚的原因!

    “都说像你这样的在体制内混了多年的老油子一个个都是奥斯卡影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你不是喜欢演戏么?那我就帮你来diǎn击打特效助助兴!”

    江汉面沉如水的朝沈奇峰缓缓逼近!

    “江汉,你想干什么!”

    沈奇峰的身子向沙发后面靠了靠,声音颤抖,他虽然极力克制,但是仍然有着遮掩不住的惧意,之前的气定神闲也早就喂了狗!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瞅准机会扯虎皮拉大旗占居道德制高diǎn对政见不合者进行鞭挞一直都是你们的拿手好戏!不过这样的把戏对我江汉不管用!”

    “熙攘攘利来利往,像你这样无利不起早的人,国之忠魂的名号别动不动的挂在嘴上,一来那些英灵在地下肯定不喜,二来你也不配!别妄想给我戴高帽,更别想混淆视听往我江汉身上泼脏水,我江汉不是救世主,也不当救世主,为家国抛投怒洒热血的好男儿我敬重,但是我江汉还有小家要顾,有余力为国家出力我愿意,但是前提我得惜命!我想,关于惜命这个话题,沈秘书一定比我践行的要深入要透彻!”

    江汉弯腰站在沈奇峰的面前,一字一句,不急不缓的娓娓道来。沈奇峰的身份摆在那儿,江汉真要动他是不可能,但是诛心这样的活计,江汉还是信手捏来的!

    “你到底想怎样?”

    毕竟不是普通人,跟在最高首长身边这么多年,自己又身居高位,心绪调剂的能力倒是已经到家了!

    虽然仍有余悸,但是脸色已经基本如常了。

    江汉笑了笑,道:“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把我娘从通教寺那个牢笼里接回家去!”

    沈奇峰瞳孔一缩,几乎想也没想就道:“不可能!”

    别的事都好商量,但是江汉提的这件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别说是他沈奇峰,就是最高首长要下这样的决定也必须三思而后行,毕竟这牵扯道当年诸多恩怨,其间盘根错节的势力关系相当复杂,一步走不好,就会铸成大祸!

    “呵呵沈秘书,先别这么急着否定我,好好想想再回答,这件事和眼前你们想让我做的事情比起来,其实也没那么难,你说呢?”江汉一脸笑意道。

    江汉一门,江文轩当年忍辱负重甘颜面尽失,江河第发誓永不赴京,而他江汉这二十多年来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的磨砺,为的不就是这diǎn家事么!

    之前的燕京铁板一块,就连江汉想去见一眼自己的母亲都不行,如果不是江文轩及时赶到,只怕他还得把命丢在那里,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江汉自然要搏一搏,就算不能一步到位,至少也要为自己和家人博取一个能够打破月眼前僵局的契机!

    “江汉,做人要知足,要懂得适可而止,别的事情我们还可以商量,但是这件事,真的没得商量!”沈奇峰一脸严肃,听起来,他话里倒还真有那么几分无奈,好像这件事情他真的就爱莫能助一样!

    “是么?”江汉扯了扯嘴角。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不过沈秘书,我想提醒你,以后出行的时候最好注意安全!”

    沈奇峰当即脸色煞白,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瞄到了刚才被江汉一脚轰成粉末的大理石茶几,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江汉一眼就看透了他的心思,贱兮兮的摆手笑道:“沈秘书你千万不要误会,我这不是在威胁你,虽然我有着江湖的血统,但是我江汉毕竟还是华夏的五好公民,违法乱纪的事跟咱从来不搭边,更加不可能会害你!”

    “不过……!”

    江汉话锋一转,笑意收敛,眼角也变得锋锐:“那些江湖上的高手因为比起哪些久不出世的江湖高手就不一定了,毕竟他们潜居那么久,不知今夕是何年,对外界的规矩肯定也不那么当回事,希望到时候他们找上你的时候,沈秘书你的命会比刚才这个茶几要硬!”

    说完,江汉也不管这沈奇峰什么反应,转身就朝门外走去,而转身的瞬间,江汉的嘴角也浮起一抹戏谑!

    沈奇峰的脸上阴晴不定,眉头紧皱,内心似乎在煎熬着做某种取舍,眼见着江汉就要走出门去,他的心悬得更紧!

    三米

    两米

    一米!

    一步!

    办公室内的气氛陡然凝固,即将跨出办公室的江汉脸上的那抹戏谑也即将凝固化为犹如实质的坚冰!

    双方都在拉锯着,江汉在等,沈奇峰同样在等,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心理战,不见血腥却等同于搏命!

    “等等!”

    终于,在眼见江汉一只脚要踏出办公室的时候,沈奇峰终于不不甘的出声了!

    “让你把她接回来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能有更多的机会去看她,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你满意的话,那你就走吧,以我的能力,这已经是极限了!

    “呵呵”

    江汉嘴角的戏谑完全绽放,化为灿烂的笑容,他的心也在跟着雀跃!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见兔子不撒鹰!老东西你要是早这样,我们不就皆大欢喜了么!”

    等江汉离开办公室后,沈奇峰脸色难看的坐在善法上,阴冷的眸子里仿佛能结出冰来!

    “老陆,你现在还担心这小子的安危么?我看,就是全世界的人都死绝了,这小子还依旧蹦跶得好好的!”

    陆羽全身湿透瘫软在自己的办工靠椅上,这个平素中正平和的男人正双目无神的盯着办公室的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像没听到沈奇峰的话一样!

    出了工大的办公大楼,江汉一眼就看到了倚靠着路灯杆站抱胸而立的剑隐李秋白!

    一袭出尘的白衫,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还是那么冷漠。

    江汉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走了过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李秋白没有回答的江汉话,反而反问道:“真的决定了?”

    李秋白这话看似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江汉却听得心知肚明。对着李秋白笑笑,江汉一脸坦然道:“决定了,自古以来都是富贵险中求,我江汉虽然不求富贵,但是眼前无疑是打破僵局的最好契机!”

    说到这里,江汉顿了顿,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对李秋白郑重道:“这件事情和以往任何情况都不同,我要面对的可能是整个江湖,虽然说是为国出力,但也是为了我的私心!所以如果你觉得为难或者不认同我的做法,你就离开吧!不要觉得有负担,也不要在执着于当年那惊鸿残谱的恩情,这两年你在我身边帮我做的这些完全足以还那份情!”

    江汉看着剑隐,脸色异常严肃!

    他和李秋白的结交谈不上愉快,但是这几年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异乎寻常的牢固,这种牢固是建立在绝对信任的基础上,但是这份信任却好像来得有些莫名其妙!江汉知道,如果自己以主仆之名要求李秋白和自己同舟共济李秋白一定会因为信守承诺而当应,但是这一次是一条道走到黑不成功便成仁的路,江汉不能太自私!

    对于江汉的郑重其事,李秋白一句话都没有说,淡淡的瞥了江汉一眼,转身便走。

    然而走出不到十步,他又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对江汉道:“不久之前,有人拿着半部惊鸿残谱来找我,说让我杀了你!”

    江汉瞳孔骤然一缩!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