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三十一章 一脸懵逼的江汉!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再往后的事情就变得有些血腥了!

    从未真正和人动过手的他第一次出手就是和人以命搏命!为了自救也为了救人,江汉伤了人命,并且一次就宰割了十数人渣的性命!

    救了那个女孩,而后自己缺陷入了绝望的危机,那时候他毕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杀了十多人后就变成了他该被人杀了!

    不过幸运的是,江汉在那个时候碰到了行癫,也是在那个时候欠下了行癫的债,得到了一本《道门玄印》!

    “若是你今后再祸害别人家的闺女,我会亲手果决了你的性命!”

    江河第当年疾言厉色的话语如在耳畔,江汉至今都还记得老黄牛当着无数人的面甩他的那一巴掌,那时候,已经被扇得七荤八素的江汉依稀听见一个女人在唾骂自己,好像还有一个小女孩在哭着替自己求情,有一个男人面无表情但是内里掩盖这滔天怒火,还有那个他当年下跪的那个老人,对么多年因为记忆尘封而变得模糊的那张脸在这一刻逐渐变得清晰!

    江汉木管灼灼,眼中神彩尤为复杂,因为那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半仙苏禀天,而那男人,则是时任豫南豫南省委一把手如今的华夏国相苏定邦!

    昔年种种血泪历历在目,可是眼前沈奇峰竟然告诉他,他请示过苏禀天,是苏禀天让他来找自己的!

    这意味着什么?半仙又是什么意思?

    当初鬼谷抢亲天宗阁一场闹剧之后在豫南,柳含烟就曾经告诉过江汉,救她的是苏家的小公主苏晴,江汉可以理解那个苏晴为什么会救自己,但是照此时沈奇峰所言,江汉却是完全摸不准半仙的意图?

    帮自己么?

    以当年苏晴母亲以及她父亲苏定邦对自己的态度,他们多半是应该恨自己才对,虽然半仙苏禀天的态度当年不甚明朗,但是这沈奇峰毕竟是华夏体制内的人,苏定邦的话语权毋庸置疑!

    害自己?

    江汉仍旧摇头。时隔多年,以苏家的底蕴,无论是在上层建筑的华夏政坛,还是在野的江湖,想要对自己做点什么都太容易,他们完全没有必要等这么久,而且在这样的事情上使绊子也绝不是苏定邦一个国相应有的格局!退一万步讲,当年在老黄牛甩完江汉巴掌跪在苏禀天面前认错的时候苏禀天就层明确额说过,此事不再追究,也决不允许后人再追究,半仙一言九鼎,千金一诺,不可能自毁诺言,至于他的后人就更加没有这个胆子了,毕竟他们的亨通官运还要靠半仙的福泽荫蔽!

    沈奇峰似乎看透江汉的心思,心中还有些为老不尊的小得意,心道:“你小子不是能耐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当然,以沈奇峰的地位身份,这样的想法是不可能让江汉不捕捉到了,只见他对江汉淡淡道:“虽然档案上你的生平经历有大量的空白,但我还是通过一些特殊渠道了解到一些,当年那件震惊的豫南轰动华夏政坛的事情我也知道和了解过一些,我还知道你现在在思量什么,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国相和苏老绝不是这么狭隘的人!”

    江汉微微一愣,对于沈奇峰的这番话不可置否,转而道:“你这番话并不能说服我,苏家是苏家,我是我,更何况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我这么做无疑是把自己推到了整个江湖的对立面,于我而言这并不明智!”

    “你不是一直在这么做么!”沈奇峰于楚惊人的反驳道!

    “江湖人好隐,而你却积极入世,江湖人固守他们自成的规矩,然而你却一直在打破这种规矩,据我所知,当初你为了救老神龙的孙女就曾经擅闯江湖圣地的鬼谷吧?还有后来连最高首长都有所耳闻的天宗阁闹剧,这桩桩件件,你还在说自己是一个安分的江湖人?”

    “江汉,醒醒吧,自从你涉足都市的那一天起,你就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江湖人!退一万步讲,不管是江湖还是都市,又有什么区别?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同样隶属华夏,难道你真的以为,那是另外一个独立王国么!”

    沈奇峰知道的比江汉预料的要多,又或许他在来找自己之前就已经下足了功夫!

    “既然如此,既然你知道这么说,那么根据你手上的这些东西就已经能有一片很完美的报道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这是江汉今天第三次抛出这个问题,你为什么偏偏找上我?

    “你说的不对!知道并不代表了解,而且,我需要的资料并不是简单的数据分析,而是像这种,简单直接的东西!”

    沈奇峰眼中锋锐骤现,从办工桌上的那一摞照片中抽出了一张递给江汉!

    只一眼,江汉剑眉骤冷,瞳孔一缩!

    照片上的场景,竟然是上次江汉和剑隐去在燕京通教寺返程的路上碰到的那一批死士与之厮杀的场景!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的死尸的尸体,夜幕下,只有江汉的话李秋白是站着的,二人眼中都散发着如饿狼般冰冷的光!

    这一刻,江汉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个问题!

    半仙苏禀天的那句话“不管是华夏朝堂的事还是江湖的事,归根结底都是年轻人的事!”说的好听点,苏禀天这是在提携晚辈,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他不想趟这趟浑水!

    愈老弥坚,老人通常都爱惜羽毛,虽然知道这样的事情利国利民,但是他也怕晚节不保,虽有半仙之名,但是归根结底,他也只是个人!

    不过话说回来,江汉不得的不承认,这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个机会,一个机遇与凶险并存整合江湖的好机会!

    我们华夏人常说,不破不立,置之死地而后生,虽然这件事情会将他推到整个江湖的对立面,但是不得不承认,一旦这件事情做成了,这股整合的力量将会多么恐怖!当初的天宗阁,当初的楚家父子不就是想依靠鬼谷的大旗做到这一点么!

    想起鬼谷,江汉心中猛的一震,双眼同时迸溅出火热的光彩!

    “这些东西,真的可以和民众见面么?要知道,这可是比一般的文化入侵和思想腐蚀要严重得多,对民众造成的心里冲击也非同一般!”

    听到江汉松口,沈奇峰终于笑了。

    “呵呵,这个自然不能直接与民众见面,与民众见面的都会是数据分析以及鲜明的具有正能量的事例,我需要的这些,是要发表在国内外的内参上!”

    江汉眉头一挑!

    “你的意思是……!?”

    “没错!”沈奇峰目光灼灼!

    “我们的民众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知道这是真的,并且列强的上层建筑和民众也相信这是真的!”

    “呵呵”

    正邪好坏果然是相对的。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正邪对错之分,在这个人人都如此渴望和平的年代,没人真的希望乱起来,即便是那些总拿着高端枪炮在弱者头上耀武扬威的列强也无非是相让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强大,让自己的民众生活得更好,可是,又有哪一国的上层建筑不是在做这样的谋划?

    看着沈奇峰那张中正平和的国字脸,江汉突然就笑了,愚民愚民,其实哪有什么真正的愚民,有的,不过是上层建筑在愚民而已!

    就像那句话说的,知道的太多对你并没有好处,所以还不如蒙在鼓励,就这一点来说,相比世界,华夏的普通公民无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半个小时之后江汉从陆羽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没有再见陆羽,江汉径直回了寝室。

    想想临走前沈奇峰对他说的话,江汉就觉得好笑。

    “我听老陆说你正在为毕业论文的开题发愁,我们现在做的这个就能做一个很好的开题嘛!古武作为国术自古就是强身健体的好东西,和你的专业刚好也是契合的嘛!只要把那些敏感的东西去掉,不要说是一篇学士论文,就是硕士论文,博士论文,甚至教授院士的学术报告都是可以拿下来的,你为什么不考虑考虑呢?”

    要是被江湖上那些喜欢走极端的牲口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竟然拿着他们引以为傲的东西去应付都市高校的本科毕业论文开题,只怕这沈奇峰就离死不远了!

    但是最骚的是,江汉竟然还真就听了他的建议,开始着手从这个命题入手,重新开题!

    对于自己所了解的东西,做起来肯定是得心应手的,相比之前的吃力的去查找一些资料,江汉这次重新开题简直行云流水。

    说到华夏古武国术,江汉还是很有发言权的!跟着黄牛行走江湖的那些日子,光是那些宗师级别的国术高手就见了不下百位,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对江汉有过授艺之恩,算起来,江汉就是一本华夏古武国术的活字典,写东西完全根本不用找资料,而他写出来的东西在一般的资料上面也根本找不到!

    洋洋洒洒七八千字的开题,江汉一气呵成,在第二天上午就圆满结束!

    看着握在手里的几张打印这密密麻麻字体的a4纸,说心里话,江汉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毕竟这是自己用心去做的东西,而且其中逐字逐句都绝对真实!

    在这个天下论文一大抄,旧元素新组合的浮夸年代,江汉更是对自己的这片开题报告充满了信心!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

    “江汉,你怎么回事?你这篇开题报告是什么鬼!?之前的题目我给你修正了那么多次,眼见通篇就要成形,你为什么要改?你跟我商量过么!”

    “你看看你改的这个题目!什么华夏古武国术的传承与发展?这样的题目,不要说你,就是我们院长在国内核心期刊上发表的学术论文都不敢轻易用,难道你觉得自己一个本科生能比咱们院长还牛?能驾驭得了?”

    江汉站在办工作前,看着像是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大发雷霆的论文导师,一脸懵逼!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