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三十章 半仙苏禀天!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到底想做什么?”

    “从你进来开始,就一直在顾左右而言他,嘴里说着坦诚,却一直在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上浪费时间,我不知道这是你一贯的谈判手段旨在在消磨我的耐性以增加你谈判的筹码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还是继续这么不痛不痒的刺激我,我想,我可能下一秒就会转身离去!”

    江汉一脸郑重,灼热的目光毫不避讳的盯着沈奇峰那双颇具威严的眼睛!

    “当然,你也可以试图用这些东西来威胁我留下,甚至威胁我答应你那迟迟未抛出来的目的,不过我想提醒你的是,在你真正这么做之前最好先想一想它的可行性!”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现在,看在陆叔叔的面子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痛快点说出你这次找我的目的,记住,别再把我最后的这一点耐性浪费在那些无关痛痒的话上!”

    江汉并不怕沈奇峰知道档案上自己空白的十四年真实经历,但是却不想自己十四年间经历的那些人事,暴露在都市大众的眼中!

    江湖事,江湖了,江湖有着江湖的规矩!

    沈奇峰心中震惊,当下眯起眼睛再次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江汉。在来之前,他就已经从把江汉从出生的早如今的所有资料研究过好几遍,即便是那十四年的空白,他也从华夏特殊的职能部门查到了一些资料,虽然这些资料很少,但是要知道那是连秦牧风都没有资格触及的东西!

    沈奇峰以为透过那些资料已经对江汉这个年轻人有了一个透彻的了解,果敢,大胆,不守规矩,喜欢打破规矩不按套路出牌!在他眼里,这和一些燕京权贵圈内的极端公子哥是一个德行,他以为自己可以吃定他,但是知道现在沈奇峰才恍然惊觉,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小子!

    因为他发现,这小子不仅喜欢打破规矩,还喜欢自己制定规矩!能单独做到这二者其中的一点的人,燕京城内一抓一大把,但是要同时做到这两点的人,却是凤毛菱角!

    心中微微叹息,饶是以沈奇峰的涵养,还是不免有些吃味,这一次的交锋,他输了,输给了江汉这个子侄辈的年轻人!

    “我想让你配合我作一篇关于古武学的专题报道!”沈奇峰终于开门见山!

    江汉一愣,可还不等他开口,沈奇峰又道:“第一张照片纯粹是个意外!但正是因为这个意外,让我们注意到了你,比起我所了解的燕京一些避世不出蜗居在四合院中的老人还要更早关注你!”

    “拍到这张照片的是我一个学生,当时她还只是我们新华社的一个实习生外派,因为一些原因当时在她拍到这张照片的当天他就电话连线我,说要给你做一个专题采访,希望得到我的支持!”

    江汉一脸疑惑,如果说之前沈奇峰的种种行为还可以归结为谈判桌上你来我往的消磨手段的话,那么此时的江汉就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你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古武学的研究据我所知,华夏上层建筑中一直存在这样一个职能部门,旨在研究华夏传统文化,但是你们为什么偏偏找上我?而且这样的报道有意义么?”

    “呵呵!”沈奇峰笑了!

    “当然有意义!”

    脸上的笑意仅仅是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肃穆,只见沈奇峰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字语铿锵道:“意义就在于:扬我华夏国威!”

    “……!”

    江汉微微错愕,如果换个人,见到沈奇峰这副模样只怕当场就笑出声来了,这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在华夏街头大喊着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这样的情况,肯定是会有不明就里者出言嗤笑他幼稚的!

    但是江汉没有笑,因为他懂沈奇峰的意思了!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那位的意思?”江汉严肃的问道。

    “是我的意思,也是那位的意思,更是所有华夏国民的心愿!”沈奇峰义正言辞!

    江汉当即就笑了!

    “呵呵,如果你一定扯虎皮拉大旗把民族大义的这顶帽子抬出来话,那我会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不可能!”

    官话,套话,江汉听得太多!

    动不动就民族大义,把国之将覆,焉有完卵的帽子把别人脑袋上扣,这是一件极其虚伪的事情!

    江汉知道眼下国华夏边塞并不平稳,尤其是近几日的沿海,已经颇有硝烟弥漫的味道,但是那些野心勃勃的西方列强肯定不可能因为一篇所谓的古武报道而拔高华夏在世界的地位,江湖的力量堪核弹不假,但是要别人相信才会有效用!

    隐藏在暗处数百上千年,突然一下子暴露在公众视野前反道更像是像黔驴技穷,适得其反让野心勃勃的西方列强看了笑话!

    “国之兴衰,匹夫有责,江汉,国威当前,你难道就不考虑考虑么!”沈奇峰看着江汉目光灼灼道!”

    江汉冷笑,刚欲开口,却听见沈奇峰又道:“我们有了这个构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我们为什么在这时候找你想必你也清楚,我知道江湖人一贯无拘无束不喜现代约束法度,有着自成体系的规矩,但是不要忘了,在华夏这片土地上,大家都是炎黄子孙,无论贩夫走卒还是权倾贵胄国威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并非我想给你戴高帽给你压力,而是说,眼前的时局确实如此!”

    江汉沉默了,冷笑和戏谑早已经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严谨的沉思。

    江汉不是愤青,不会青天白日见到社会不平就拔刀相助,相反的江汉甚至还有很冷漠,在他的认知里,那些所谓的不公平的现实其实也是一种公平!恃强凌弱不公平么?那些占居道德至高点对弱者进行鞭挞的强者怎么说?

    但饶是如此,这一刻的江汉还是动容了,冷漠却不冷血,冷漠的外表下仍旧有一颗拳拳的赤子之心,或许已经不那么纯粹,但是却绝非一个恶人!

    短暂的沉默之后,江汉淡淡道:“为什么是我?你为什么找我来做这些事?难道你们不觉得苏家比我合适百倍么?”

    提到苏家,沈奇峰瞳孔骤然一缩!

    苏家何许人也?

    华夏七绝之首,半仙苏禀天就是苏家老太爷!

    江湖在野!

    半仙之名神算千金,一诺万钧,足以撑起大半个江湖,提起半仙,善者起敬,恶着惧心,即便是比起江湖地位至高无比的鬼谷也不逞多让!

    朝堂在明!

    华夏上层建筑,除了最高手首长外,就当属国相苏定邦!而苏定邦正是半仙苏禀天的长子!

    不管是在野江湖还是在明的朝堂,苏家都是一言九鼎,其地位无可动摇,沈奇峰所说的这件事既然是华夏最高首长的意思,那么苏家才是最好的人选才对,可是为什么他们偏偏会找上江汉!

    以苏家的门楣的威严,沈奇峰的肃然起敬江汉一点都不意外,但是沈奇峰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江汉震骇不已,只听见他说:“再来找你之前,我去过一趟豫南!”

    江汉身躯一震!

    “苏老爷子请我喝了一杯茶,其间他对我说了这样一番话!”

    沈奇峰顿了顿,神情肃穆的瞥了江汉一眼后这才接道:“苏老说,不管是华夏的事还是江湖的事,归根结底都是年轻人的事!”

    听到这里,江汉瞳孔骤然一缩,脱口而出道:“是半仙让你老找我的?”

    心神剧震,江汉内心早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

    江汉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十多年前!

    那一年,他跟随江河第去到豫南拜访江河第的一位故交老友,在那位老爷的家中住了半月有余。长辈之间的寒暄话友通常都是不被毛头小子待见的,呆在江河第身边,可苦了这位自小下田入河,上房揭瓦的混世魔王江汉。

    于是不甘寂寞的江汉便是在一个下午,拐了他爷爷江河第那位故交的和他年龄相仿的孙女,躲过了家里人的盯梢,偷偷溜跑出去玩,而这一溜,却是差一点酿成了惨祸!

    豫南多人贩,并且是有组织有预谋集团犯罪,而那一年,江汉年仅十二岁,那个小女孩只有八岁。两个稚嫩水灵的孩子,身边又没有大人守护,游荡在繁华闹市的街头,自然尤为引人注目。

    没有丝毫意外,两个孩子成了人贩子眼中的肥肉,在无人的僻静地方,更是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

    当江汉和女孩身陷狼窟看到许多和他们差不多大,但是缺胳膊少腿身体残疾的同龄人的时候,后悔已经晚了。

    其实那时候江汉是有机会有本事反抗的,他甚至能够让自己全身而退,但是前提只能保证他一个人全身而退。一想到自己独自逃离后,因为他的缘故而落难的江河第故交孙女有可能的下场,江汉果断放弃了。

    因为童年跟随江河第的游历,十二岁的江汉已经懂得了是非取舍,更懂得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那时候的他在人贩子面前表现的异常乖巧,甚至他还安抚住了原本应为害怕而嚎啕大哭极为不稳定的小女孩变得和他一样乖巧。他怕,他怕那些人贩子会将他和那个小女孩变成和他之前看到的那些同龄人一样,缺胳膊少腿。

    江汉知道,一道造成那样的后果,绝不是像以往闯了祸江河第让他喂几天牛,站十多个时辰的桩能够完事的,祸害了别人家的闺女,老黄牛会要了他的命!

    可能是那个小女孩长得太过水灵,而那个人贩子的头头也有某些特殊的癖好,他竟然对年仅八岁的小女孩动了歪心思。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