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一十六章 滚!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真的相信他的全部身家只有这么点?”走廊上,李秋白面无表情的问道。

    江汉笑了笑,说道:“这么大一块肥肉,如果想全部吃下去,肯定会腻味招人妒忌,所以为了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我喝点汤就好了,至于剩下的。我想有人闻着味就会过来的!”

    说着,江汉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手机,打给了秦牧风。

    “喂?110么,我要报警,紫罗兰酒店628有人公然嫖·娼,请你们快速出警过来处理!”

    “……”

    不等秦牧风那边有任何回应,江汉就已经直接挂断了电话,他相信以秦牧风的智慧肯定会明白自己这个电话的意图。

    不明就里的林幽幽抬头看了一眼,江汉道:“有用么?这么大的酒店,这里的人肯定非富即贵,就算是昆城省厅的执法人员也不敢轻易查吧?”

    林幽幽之所以一定要跟过来,就是想看看江汉到底要怎么处置那个胖子,可是这一迷迷糊糊看下来,她是越来越糊涂了,拿到说就这么随便的恐吓人家就真的把十几亿的资产给了他,还有,江汉现在报警就算警察来了,只怕那家伙早就收到信跑了,就算不跑,等下他在警察面前倒打一耙怎么办?

    江汉笑了笑,打趣道:“怎么,现在不恶心了?”

    狠狠的瞪了江汉一眼,林幽幽却是不接话茬再度反问道:“你刚刚不是说这酒店是你一个朋友的么?你吧警察招来了难道就不怕他怪你?”

    旁边的李秋白兀自心里觉得好笑,什么朋友的,整个华夏的紫罗兰产业他都是大股东,说是他的也不为过!

    当然,李秋白的性子,这样的话在他心里想想都是极其少见了,更加不可能会说出来!

    “怎么?露馅了吧?”林幽幽一脸鄙夷。

    “我就说,一个从小只会上房揭瓦欺负别人的坏蛋,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朋友!”

    “……!”

    房间里,胖子刚刚收拾好东西,忙不迭想要出房间往机场的赶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儿!

    他的体内开始燥热,脑袋似乎也有些不清醒,很快,在不久前被江汉和李秋白吓瘫的那玩意又一柱擎天了!

    “不可能啊,这药效肯定早就过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反应!”

    口干舌燥,胖子满身些邪火只想找个地方来发泄,迫切的程度,比之前吃完那些壮阳的玩意儿还要强上数倍!

    他突然想起了江汉临走前似有意无意的在他背上的某个部位轻拍了一下,当时没觉得什么,但是现在想起来!

    “难道是他!”

    “……!”

    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出酒店就往机场赶的朱俊,这时候只觉得自己迫切的需要一个女人,于是床上那个把自己掩盖在被子低下瑟瑟发抖的女人再度进入了他的视线!

    ……

    “您看这个,这个是不久前才从美洲空运过来的新鲜鲍鱼,鲜嫩多·汁,口感滑而不腻,它的的价格和现在国际上黄金的价格对等!您再看这个,澳洲龙虾,也是今天中午才到的货……”

    昆城食为天豪华海鲜坊,在一间别致雅静的包间内,面容姣好身段袅娜且服务态度极其专业的服务员小姑娘正在为一男一女介绍着桌子上的菜品。

    男人一脸淡然,于他而言,这一桌子的名贵海鲜和家常的白菜豆腐没什么区别,甚至对他而言,这些东西对于他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来说,还比不上家常白菜豆腐来得淡雅清新。

    但是这女人就不一样了,听着服务员的介绍,她的双眼已经直冒绿光。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一声闷响,包厢的房门直接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

    座位上的男人当即脸色一沉,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老板,情报有误,三儿失手了!而且我们刚刚得到消息,朱俊在紫罗兰被警察以嫖·娼的名义带走了!”

    听着西装男在自己耳旁的而语,男人拍案而起,桌子上的海参鳕鱼汤迸溅而出,刚好溅在了准备品尝一番的女人的脸上,滚烫的热汤溅在脸上,女人当即惊声疾呼,可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再度发飙,直接连桌带菜掀了个底朝天!

    “废物!”

    寂静清幽,深山密林之中,篝火摇曳,江汉和林幽幽间隔并排而坐,李秋白在十多米开外背倚古松,颇为悠闲的打着盹。

    已经在这深山密林之中行走了数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前面不远应该就是鬼谷外的林海了!

    “江汉,谢谢你”双手抱膝的林幽幽突然开口道。

    江汉愣了愣,刚要开口说话,之间林幽幽又道:“谢谢你这些天以来陪我散心,我知道你是怕我接受不了……”

    林幽幽顿了顿,显然,再度提及自己已经毁容的事实,林幽幽心里还是有些哽咽。

    “我知道你是怕我接受不了毁容的事实,接受不了残疾的事实,你用这种方式在帮我放松,虽然我也不知道你这天这样没头没脑的赶路是为了什么,但是我挺喜欢这种在林间穿梭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感觉,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这么多!”

    江汉心中哑然,一脸的诧异,合着自己做了这么多,林幽幽这丫头压根就没有相信过自己真的是带她来治病的!

    “幽幽,我,我们这次去的地方是真的能治好你的脸跟你腿上的伤的!”江汉一脸正色,他灼灼的盯着林幽幽的眼睛,尽可能让自己的看起来态度诚挚且真心。

    月光下,篝火摇曳,倒映在林幽幽白色的丝绸面纱上,格外清冽。

    “呵呵”

    看着江汉一脸认真的模样,林幽幽嘴角微掀,像一朵静静绽开的雪莲,兀自笑了起来。

    这是她捡回一条命后第一次如此真心的笑出来,这种感觉真好。

    笑了一会,林幽幽也是一脸正色的看着江汉的眼睛,小鸡啄米的点头道:“恩恩,我相信你,你会治好我的!”说着,林幽幽又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很显然这姑娘仍旧以为江汉是在安慰她!

    江汉看在眼里,一脸的无奈,摇了摇头,他只对林幽幽轻声道:“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

    说着,他起身朝和李秋白的相反的方向外走去。

    这时候也没必要解释什么,又或许林幽幽把这件事当成是江汉对她的一种安慰反而更好,虽然江汉知道鬼医一定能帮助林幽幽,但是他会不会出手却还是个未知数,因为甘意心的事,只怕现在整个鬼谷都已经拿他当仇人了,既然如此,一开始就不抱希望反倒是要比最后失望来得好些。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江汉三人就启程了。

    这几天,都是江汉背着林幽幽走过来的,现在自然也不例外。

    马虎的解决掉早餐,三人的行程有有所加快,茫茫林海,一望无尽,而江汉李秋白林幽幽三人终于在穿过一段夹层山脉后,来到了一片漫天艳红的枫林!

    李秋白和江汉的步子同时停了下来,两人相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抹凝重!

    极目远望,数百米开外,枫林的尽头,他们已经依稀看到了一块石碑,一方断桥!

    千百年来,不管是现代江湖还是古武江湖,鬼谷的地位一直是丰碑一样的存在!江湖事江湖了,鬼谷脱胎于江湖,却不受江湖的束缚,即便是华夏政府,也从来都不敢小觑这个存在。

    要不然当年秦铮为孙女求医问药的时候在这个鬼谷门前吃了瘪,也不可能最后不了了之!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枫林之中,浩荡的声音来得毫无征兆,但是江汉和李秋白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意外,很显然,这两人早有所感。倒是江汉背上的林幽幽,当即脸色一白,缩了缩脖子,把脑袋往江汉的背上靠。

    “这……是人是鬼啊!”

    “是人也是鬼!只不过,好像是一只小鬼!”江汉沉声道。

    林幽幽一脸疑惑,江汉却在没有心思跟她解释什么,因为这时候林间又有声音传来!

    “来着何人,意欲何为!来求医问药的,还是来投名帖拜山门的?如果仅仅是一时不慎误入此地,还请你原路返回,速速离开!因为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声音震荡,穿梭在林海间,自由一番威严。

    而与此同时,江汉等人对面,在百米开外林间,一个身高约莫七尺的人踩着满地的枫叶,朝他们缓缓的走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江汉和李秋白的都是一脸正色,而江汉背上的林幽幽却是瞳孔一怔:“求医问药?这里……”

    她眼睛死死的瞪着江汉的后脑勺,一脸震惊。

    “江汉,认识的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啊?”

    ……

    “我们来求医,还请小哥行个方便,放我们进去!”江汉对着那已经走到身前十米开外的年轻人拱手道。同时江汉又是不由得皱眉,因为在他的印象中,鬼谷好像并没有这样的一号年轻的人物!

    来人颇为年轻,看上去三十不到却是一身灰色劲装,面颊微红,侧额微鼓,行走林间自在如风,一看便知是上了境界的好手!

    “既是求医,那就请把你们再江湖上的名号报上来,既然找上门来,那你们肯定也知道,鬼谷施药有着鬼谷的规矩,非江湖人不医,万恶不赦诸多劣迹者不医,非……!”

    “在下江汉,求见先生,还请小哥通报!”江汉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的话。鬼谷的规矩江汉自然知道,但是规矩是人定的,先生也并非不不知变通的迂腐顽固之人,这也是江汉为什么还敢在这时候来的原因!

    “什么,你…你叫江汉?”灰衣青年一脸震惊道。

    江汉微微错愕,道:“正是在下!”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瞬间的错愕之后,那青年当即一脸愤怒,双臂一展,饿虎扑食之姿,二话不说就朝他冲了过来!

    江汉心中一紧,刚想闪身躲避,旁边的李秋白已经率先一步挡在了他面前,来人拳势如山,浩荡的劲气威严不小,而李秋白脸色丝毫不变,这一次他没有出剑,震肩握拳,电光之间一拳轰出!

    “什么?内息!?画骨境的高手!”刹那间,青年一脸震惊。

    双拳交错,一触即分,李秋白纹丝未动,那青年已经脚尖点地身形踉跄的向后滑行,看那势头,没个百八十米决计停不下来!

    而就在这时,青年身后虚空一团黑色螺旋状物体突然出现,由虚化实,一道黑色人影陡然出现,一掌按背轻轻一抵,那青年后退的趋势瞬间戛然而止!

    江汉和李秋白同时一怔,惊诧道:“移形换影,步履无声!”

    林幽幽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道突然出现的身影,一脸惊吓:“这是鬼么!”

    “师傅!”青年看清身后之人,一脸喜色道!

    然而那人却是看也不看青年一眼,阴冷深邃的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是数米开外的江汉,冰冷道:“不管你来干什么,滚!”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