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零九章 就说是我说的,让你滚!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汉轻轻的揉了揉接连扇了好几巴掌的右手,淡淡的看着西装男,好似刚才那两巴掌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出场就王霸之气叫嚣着要帮何丽找场子的银色西装男陈总在江汉扇何丽的时候反倒是一声不吭,只是他看着江汉,眼睛里闪着阴冷的光!

    忽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浑身一震,似是恍然惊觉,一脸惊骇!

    这时候他的脸突然变得比翻书还快,对江汉一脸惶恐的问道:

    “您?是不是姓江?”

    您?!

    都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众人都以为不会放过江汉,可是当他这话一出口,只听见下巴掉了一地的声音!

    面对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样的场景,平素就算在电影的桥段中也是极少看见的,可是今天却真实的呈现在他们眼前。这是怎样让人兴奋的事情!

    “这……”

    “他……”

    “陈总发现了什么?”

    “为什么突然对这个男人用上了敬称?”

    “他不是应该帮何丽报仇的么?”

    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问号!

    而那个李经理双腿一软,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整颗胆都吓破了。

    “完了,完了,饭碗保不住了!”

    ……

    江汉看着这个男人,双眼微斜棱角分明,乍看上去,倒是有那么几分男子气概。

    “我确实姓江。”

    男人听完,脸色一震,竟然当即对着江汉微微欠身!

    “不好意思江先生,这事是我们做的不对,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接着二话装过身,对着那原本就已经被江汉扇得七荤八素的何丽抬手就一巴掌!

    何丽一脸震惊错愕委屈,还有更多不可名状的情绪活着眼泪在她眼眶里传,她不知道这个自己一直尽心尽力服侍的男人究竟哪根筋搭错了,不仅不帮自己报仇,竟然还反过来帮别人甩自己巴掌!

    然而,对她来说,这仅仅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在众人震惊错愕的目光,陈总第二个巴掌又上了她的脸!

    接着巴掌就像是密集的雨点一样,一掌接一掌的甩在何丽的脸上,噼里啪啦,清脆作响,一掌比一掌狠,一掌比一掌响,很快,这个叫何丽的女人就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了!

    这是这并不算完,接着这个陈总脸脚都用上,上下其手,知道这女人只剩下半条命的时候,这才堪堪罢手!

    变故来的太快,休息室里的那些个售楼部的女孩子全都吓坏了,他们一个个表情僵硬,再也没有幸灾乐祸,看着被陈总打的只剩下半条命的何丽,她们的眼里只剩下浓浓的恐惧!

    自始至终,江汉冷冷的看着,一言不发。

    “道歉!”

    陈总提着只剩下半条命的何丽,拖着那张已经不成人样的脸来到江汉面前,对她吼道。

    这时候,一直古井无波的江汉这才眉头紧皱,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何丽早已经七荤八素,心里防线早已经碎成了渣子,对这个男人有哪敢有半分的忤逆!

    “对不起,我错了!”有气无力,嘴里还吐着血泡,已经有女孩子忍不住捂着嘴巴哭了起来,对她们来说,这样的行事手段和场面确实才残酷血腥了些,和他们平常接触的生活和人群也太过遥远!

    知道女人有气无力的把道歉的话说完,陈总这才满意的随手把女人丢在了沙发上,转过身来再度对江汉恭敬道:“不好意思江先生,我为我们的服务不周向您道歉。不知道,您对我这样的处理是否满意?”

    一旁的郑思思眉头紧锁,看着站在江汉面前的这个男人,眼里闪过深深的厌恶!

    江汉冷冷的看着他,并没有回答的意思,过了片刻反而反问道:“你姓陈?陈砚殊陈砚观和你是什么关系?”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江汉身上,看着这现场直播犹如悬疑大片急转直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跌宕剧情,他们内心和目光里都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陈砚殊陈砚观?陈砚观没听过,但是我怎么觉得陈砚殊这么耳熟呢?”

    “是啊,我也觉得耳熟,肯定在哪听过啊!”

    听着身旁售楼部女人的议论,售楼部的这个经理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煞白的脸上挂着惨然的笑意:“呵呵,陈砚殊,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

    银色西装的陈总眼前一亮,听到他提起陈砚殊和陈砚观两兄弟他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完全没错,当即对江汉的态度更加谦恭:

    “是的江汉先生,鄙人陈自华,陈砚殊是我堂哥,陈砚观是我堂弟,这么看来我没认错人了,日后还请江汉先生多多关照啊!”

    男人一脸自以为爽朗的笑容,朝江汉伸出了右手,一副低姿态要和江汉握手的模样。

    可是还不他脸上那自以为很爽朗的笑容完全绽开,江汉已经一巴掌就扇在他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格外空旷!

    不像是之前打何丽那样只用了打女人的力道,这一次江汉用了半分真力!

    所有在场的姑娘和男性牲口都是瞳孔一缩,他们的心都随着江汉的那一巴掌提到了嗓子眼,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唯有郑思思眼前一亮,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打得好!”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江汉还是同样的一副表情,不骄不躁不愠不火,情绪并没有有因为自己出手的这一巴掌而波动,唯一的感觉就是此刻他整张脸都很冷!

    陈总的笑容僵在脸上,双腮的肌肉隐隐颤抖,一双拳头咯咯作响!

    江汉的这一巴掌不轻,在他的嘴里含着一口血沫,他的脑袋里还在嗡嗡作响,但是他却并没有如在场那些人心中所想的一样,狠狠还击!反而对于江汉如此突兀和完全是侮辱性质的行为,他竟然没哼都没有哼一句,反而是将头埋得很低,将眼中阴冷的目光都埋在了下面!

    但凡有点尊严的男人在被人甩了巴掌之后是不会跟女人一样去捂脸的,因为那样看起来会觉得实在摇尾乞怜,他们一般要么暴起反抗打回来,要么低头沉默不语,而眼前的陈总明显选择了后者!

    “看来你并不知道!”

    “腹有诗书气自华,名字倒是个好名字!可惜了书香门第的风骨,却只有陈老爷子这一脉还秉承的不错,而你显然不配!”江汉冷冷的看着陈总,那颗深埋的头下面绝对有冰冷的的目光,但是他并不在乎!

    “打你,是因为你该打,也是为了能让你长记性!”

    他扫了一眼在地上蠕动有些凄惨的何丽,再度冷冷道:“她虽然该打,但是却不该是因为你要讨好另外一个男人而挨打!一个可以因为畏惧某种权势而随时抛弃作贱自己女人的男人,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有朝一日在抛弃自己兄弟和亲人的时候也会同样的果决和无情,而我决不允许我身边,或者我朋友亲人的身边存在这样的人!”

    “所以,现在带上我说的这些话去陈砚殊那里,就说我说的,让你滚!”

    陈自华猛地抬头,眼睛死死的盯着江汉,闪烁着阴冷的光。

    “别试图或者妄想在背后做些什么让我觉得难过的事情来报复,要不然在你前一秒生出这样的想法,可能明天就回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不喜欢威胁别人,但是一旦说出口的话,那就是铁律,不死不休!”

    ??

    江汉和郑思思从这家楼盘的售楼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对于里面的所有工作人员来说,尤其是那些普通普通的姑娘来说,今天晚上的这一幕,注定会让她们终生难忘。

    之前对于何丽这些姑娘们虽然背地里极为讨厌,但是未必心中就没有对她有过艳羡,但是在何丽半死不活被抬上救护车的那一刻,她们心里只有满满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庆幸!

    再没有人对她投去幸灾乐祸的目光,反倒是她们的陈总充满了鄙夷,直到最后她们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利益关系才让她们的陈总态度发生如此转变,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当之前所有发生过的一切全部抹去,甚至看也不看地上的何丽一眼就卑躬屈膝的帮那对神秘的年轻情侣安排房子的事情。她们隐隐感觉到,平常在她们眼中高不可攀的陈总似乎就要倒大霉了,当然,连带着那个经理可能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外面霓虹闪烁,天上明月当空,郑思思轻轻的呼出一口浊气,但是目光却异常明亮。她的手被江汉握在手里,让她觉得整颗心都酥麻麻的!

    “江汉。”郑思思轻喊了一声,抬着异常明亮的眸子,灼灼的注视着江汉。

    “恩?”江汉侧过头,看着郑思思那微翘的红唇,心头一动,刚想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却突然眉头一挑,似有所感。

    江汉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楼盘售楼部的前坪的停车道。顺着江汉的目光,疑惑的郑思思看到乐一辆黑色的牧马人停在路灯下,车前还站着一个虽然西装笔挺但却气质儒雅的男人!

    这个男人郑思思曾经和江汉在一起的时候见过,知道他是陈砚观的亲哥哥,陈砚殊。

    “等等我,我去去就回!”

    “恩!”郑思思抿了抿嘴,轻轻点头。

    “好久不见,砚殊哥,听砚观说你一直很忙,辛苦了!”江汉扫了一眼陈砚殊身后的霸道牧马人,笑着和他打招呼,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得诧异。

    “你是不是觉得像我这种人就该开凯迪拉克或者奥迪,这样狂野的车子不适合我?”

    江汉微微一愣,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

    “我倒是忘了,砚殊哥你还有一个车神的身份,你看我这徒弟做得实在有些不称职啊!”

    说着,陈砚殊和江汉同时笑了起来,一时间,乍相见的那种突兀消失无形。

    笑过之后,是短暂的沉寂,接着陈砚殊率先打破了沉寂,一脸正色道:“他是我二叔的儿子,二叔自小就路子野……”

    陈砚殊还没有说完,江汉已经轻轻摇头。

    “砚殊哥,没必要跟我解释,关于任人唯亲还是举贤不避亲在我这里都不是什么忌讳,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我也不想知道,毕竟我只是一个外人。”

    江汉挑了挑眉,见陈砚殊没有反应这才道:“但是有一点我希望砚殊哥能明白,那就是目前在陈家,我只相信你和砚观!”

    陈砚当即殊神色一凛,一脸凝重!

    江汉看了他一眼,又道:“我需要的不是能够冲锋陷阵的炮灰,也不是可以随时宰人的锋刀,而是在必要的时候能够坚定的站在我身后的朋友!”

    “好了砚殊哥,时候不早了,这么晚还麻烦你亲自跑一趟,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江汉转身朝着不远处的郑思思走去。

    “用不用我送你们?”

    身后传来陈砚殊的声音,江汉隔空摆了摆手:“不用了砚殊哥,你这个灯泡这么亮,我会没有存在感的!”

    看着江汉的背影,陈砚殊摇头苦笑,也不啰嗦,转身上车发动离开。

    看着江汉朝自己走了过来,不远处的郑思思一阵反常疾跑直接扑到了江汉怀里,还不等江汉反应过来,郑思思的双手已经静静的抱住了江汉的腰。

    “江汉,我爱你!这辈子能遇到你真好!”

    江汉身子猛地一颤,突然很心疼,心疼怀里的这个姑娘,心疼他孩子的妈。自己让他受了这么多苦,而她却还能这么感性的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江汉狠狠的甩那陈自华陈总一巴掌说出那番话的时候,郑思思就很想这么做了,现在只不过是推迟了一些而已。

    不觉间,江汉的眼里竟然蒙上了一层雾气,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扳起郑思思靠在自己胸膛上的脸。

    “我也是!”

    对着那火红的唇,狠狠的印了上去,两人相互抱得更紧了,仿佛都想把对方揉进骨子里!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