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零五章 你猜呀,猜中有奖哦!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汉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不仅仅让吉叔吉婶再度震惊,更是让那跪在地上的刘子健一阵胆寒,瑟瑟发抖却不敢蹦出一个字来反驳!

    这小子也算是后知后觉,本来那天被江汉收拾的如此凄惨,这小子还想着日后一定要带人来找回场子,不说重的,废掉江汉的四肢肯定是免不了的,但是后来,事态的发展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料,俞郑奇入狱,俞伯仲双规,还有他这样的二流公子哥圈内有小道消息在流传,整个燕京俞家都垮了,直到这时候,这小子才意识到不对,后来加上他父亲的狠狠的删了他四五个巴掌,拉着他来给对方道歉,他硬是连哼都不敢哼一下,此刻更是在么在没有半分抵抗的心思,你想啊,连一直为他擦屁股的父亲都怂了,他有哪里还有狂傲的底气?

    但是刘琦却不一样,他怎么说也是一个副省级的干部,在星城政坛也是吐口唾沫一个钉,一个眼神能让很很多厅官害怕的睡不着觉的存在,但是今天他舔着这张老脸,赔上自己儿子的尊严几次三番的给对方道歉,没想到这小子不仅不领情,反倒还有些咄咄逼人的事态。

    泥菩萨尚有三分火器,更何况是他刘琦!

    “年轻人,我知道你有身份有背??景,但我刘琦也不是没头没脸的无名氏,我带着诚意而来,希望你也能有diǎn诚意,有道是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是我家这个不孝子不对,但是既然他已经知道错了,也诚恳的道歉了,希望你还是能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非得要弄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到时候你也未必会觉得舒服,毕竟鱼死网破的结局是谁也不愿意见到了!”

    “嗯哼?”

    江汉笑了,脸上的笑容有些森然!

    他笑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个世界远没有从前那么单纯。一些自认为有身份地位的人,在面对别人的错误的时候总是得理不饶人,有时候即便这种错误本身就是一个误会,但是却自以为占据了道德的制高diǎn还有对别人进行无情的鞭挞,他们甚至想着一定要让从对方身上撕下一≠dg≠diǎn≠小≠说,⌒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块血肉来,必须要让他们知道害怕,知道疼,甚至一定要把他们网绝路上逼!

    可是有朝一日,当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自身上,当他们曾经引以为傲人情手段和自以为诚挚的道歉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他们又会觉得自己很委屈,觉得对方得理不饶人,甚至会因此产生嫉妒扭曲的心里,殊不知,他们的这种心态本身就是一种扭曲!

    刘琦不知道的是,或许他的态度再端正诚恳一些,在江汉这,这件事还真就这么过去了,但是现在,江汉突然改变了主意!

    江汉知道,如果今天把双方的位置到缓过来,以这鼻环男刘子健当日口口声声在医院里面在星城老子就是王法的狂妄做派,今天他们绝对不可能下个跪道个歉就能完事的,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们也尝尝同样的滋味的好了!

    “鱼死网破?刘书记,你到还真看得起你自己,我只是很好奇,你到底觉得自己是鱼呢,还是网?”

    江汉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森然的冷漠!

    “你要真有当网的能耐,只怕今天就不是你提着儿子来下跪给我们道歉,而是我们哭着喊着在你儿子面前求饶吧?”

    对于江汉的逼问,刘琦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拧出水来!

    “但凡你有一diǎn真道歉的意思,但凡你儿子今天有一diǎn真心悔过的意思,我江汉都不会这么咄咄逼人,我们都是实诚的庄稼汉,乐于原谅知错就改的实诚孩子。就单纯演出而言,你们父子两的今天的演技很走心,但是很可惜,除此之外,我并没有看到哪怕一丁diǎn你们真心悔过的意思!或许你今天压根就想来,但是有人迫使你不得不来,要不然你们不会我前脚刚到你们后脚就跟了来!”

    “归根结底,我觉得刘书记你大可不必这么在意我一个小人物的看法,毕竟你是堂堂一省大员,而我只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物,你这样既不娱乐大众还要作践自己,何必呢!”

    江汉再度冷笑,嘴角爬上了一抹戏谑。他不会在出手对刘子健做些什么,那天在医院的惩罚已经足够了,既然他们父子时明面上的人物,那就用光明一diǎn的方法解决好了!

    “你什么意思!”

    刘琦突然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江汉笑笑:“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看法,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手段,我一直没想过对你儿子怎么样,你应该问问法律会对你儿子怎么样!”

    一个人面兽心的当权者用法律的武器打压良善的人会让人觉得恶心和气愤,会对这个社会充满失望,但是不得不说,有时候当法律大多数时候以及其正义的姿态出现惩恶扬善的时候,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更让人觉得热血沸腾,更让人觉得爽快!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刘琦这些年你背地里做的那些事应该够你死好几回了吧?还有你儿子,之前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吧?这一次是他帮别人擦屁股,但是以往你这个当爹的,应该也没少帮他擦屁股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诋毁国家官员,我有权通知相关部门逮捕你!”刘琦脸色铁青,现在,他终于意识到这小子的难缠了!

    “是不是胡说八道,用不了多久就会见分晓,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这时候还来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道什歉,而是好好想想怎么才能保命!”

    “你真的以为,只要我原谅你这件事就这么完了,刘书记,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刘书记消息灵通,一定清楚前不久的事情我也被秦牧风摆了一道,试问同样是棋子,一颗棋子跟另外一颗棋子道歉又有什么意义了?”

    刘琦脸色瞬间惨白,江汉的话就像是一击重锤狠狠的抨击着他的心脏!

    “胡说八道,简直一派胡言!”

    “我说过了,是不是胡说八道,很快就会见分晓,至于你是去是留,请自便,如果你儿子喜欢继续跪着,那就让他跪着好了,我们没工夫再陪你演戏!”

    说着,江汉拉着一脸目瞪口呆的吉叔吉婶朝病房走去,再也不看那刘琦一眼。

    “江…汉,那个,你刚才说的那些神神叨叨的话,是真的还是唬人的?”吉叔咽了咽口水,有些瑟缩道。今天江汉的表现,已经大大超脱了夫妻俩对以往的那个江汉的认知,他们甚至开始怀疑:这小子不会是别人变得吧?

    江汉笑笑,一脸贱兮兮的表情:“怎么会是真的,我就是吓唬吓唬他,谁让他儿子之前那么对吉叔你来着!”

    吉叔若有所思的diǎndiǎn头,对江汉的话表示赞同。

    “我就说,你小子肯定是遇到什么贵人了,以你小子的本事也就那一张嘴,上房揭瓦闹腾闹腾村里的那些邻居,没什么大本事!”

    江汉一脑袋黑线:“合着自己在吉叔心里就这么不上道啊!”不过江汉倒也没解释什么,有时候有些东西他们不知道对他们而言反倒是好事。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的,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而让吉叔吉婶以及江汉惊讶的是,似乎林幽幽和郑思思二人谈的很愉快。而且在林幽幽见到吉叔吉婶走进来的时候,竟然主动说道:“爸妈,我饿了,想吃东西!”

    吉婶瞬间眼眶就红了,要知道这几天都是吉叔吉婶硬逼着着这丫头才能勉强让她吃上两口东西,像今天这样主动要求说饿了要吃东西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看着女儿日渐消瘦吉婶心里心疼的紧,这一刻却是喜极而泣!

    “诶,闺女你等着,妈这就给你准备去!”

    吉婶出去前,眼神和郑思思交汇,眼里的感激毫不遮掩,很显然,林幽幽能有这样的转变,肯定和郑思思有着莫大的关系。

    见到郑思思偷偷给自己眨眼睛,江汉心里面也是极度好奇,这小妮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而当他把目光转向病床上的林幽幽时,后者却仍旧惯性的侧偏过脑袋,和之前并没有改变,这么一来,江汉心里越发好奇,郑思思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回去的路上,郑思思似乎心情特别好,两人一前一后,郑思思在前面蹦蹦跳跳,是不是笑着绕江汉一圈,时不时在路边的绿化坛上撑起双手走边边。花季少女,洋溢着满满的青春气息,全然不像是一个已经为人母的女人。

    淡黄色连衣裙,自由披散的满头秀发,看着郑思思蹦蹦跳跳不断起伏像一朵并蒂莲花的裙摆,江汉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小跑着上去,从后面拦住了她的腰,顺势拉入了怀里。

    “亲爱的,你到底和幽幽说了什么?”

    “哎呀!”

    江汉突然的举动让郑思思惊呼一声,但是知道身后的人是谁的她却并没有反抗,两人的步子都停了下来,郑思思动了动脖子,贴近江汉的胸膛,让江汉的脑袋也能很顺利的靠在她的肩上,耳鬓厮磨,夕阳西下,这样一幅场景很唯美!

    郑思思琼鼻嗅了嗅,轻轻檀动,脸上闪过一丝狡黠,欢快道:“你猜呀,猜中了有奖哦!”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