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三百零四章 一言不合就下跪!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吉婶脸上的表情极为不自然,直到吉叔捅了捅她的胳膊,吉婶这才反应过来!

    “郑姑娘,你也来了?不还意思,快坐快坐!”

    吉婶尴尬的笑着,连忙腾出空位来,招呼江汉和郑思思座。

    对于江汉的到来,这一次林幽幽的反应倒是没有那么大,至少没有像之前那样用被子盖过头dg,哭闹着说不想见到江汉,让江汉离开。而只是把头偏向一边,不看江汉,但是脸色却越发苍白。

    说实话,相对于吉叔吉婶,此刻林幽幽的内心才是最复杂的。

    得知自己毁容之初的心如死灰接近崩溃,到后来的逐渐冷静变得沉默而冷漠,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她的心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正因为如此,当她冷静下来思考的时候,她悲哀的发现,自己以前压抑在内心对于江汉的情感却越发清晰和不受控制!

    除了在南大那一次的失态外,前几天她同样在这件病房驱赶江汉的离开的举动也恰恰说明了她早已经对江汉情根深种,不希望心爱的人看到不完美的自己,这是每一个姑娘最直白的小心思,以前林幽幽从内心里面抗拒去想这些东西,但是现在她却不等不承认。

    早些日子星城市委书记带着他那么混蛋儿子来道歉的时候,郑思思是知道的,他们和父母的谈话郑思思都是听在耳里的,在得知替自己讨回公道并且把俞郑奇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送进监狱的人竟然是江汉的时候,她那颗原本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其实是有那么瞬间欢愉的!

    每一个女孩都有一个美好的梦,心爱的有朝一日踏着五彩祥云挽救自己于危难迎娶自己过门,和大话西游西游中的紫霞一样,林幽幽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就在她希冀着江汉并不会在意她是否残疾是否毁容的时候,母亲无心的一句话却再一次让她陷入死寂,吉婶的原话是:“江汉的孩子……”,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冰雪聪明的林幽幽却捕捉到了一切,后来,她从母亲那里知道了关于江汉的现状,知道他有了女朋@dg@diǎn@小@说,2≠3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友,知道她还有了一个女儿,一切的一切都像一支支锋锐无形的剑,对她造成二次伤害!

    此时此刻,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勇气去面对江汉了,不是她不想像上一次那样叫江汉离开,而是她真的没有一diǎn力气再那样做了!

    注意到女儿的反应,一直不忘关注的女儿动向的吉叔在心中默默地叹息,知女莫若父,知女莫若父啊!

    “叔叔阿姨,你们别客气,我和江汉就是来看看幽幽的,她好diǎn了么?”郑思思微笑着道,因为上次在老槐村已经见过吉叔吉婶,倒也没有显得太过拘束,说话间还把手里的果篮和一些营养品递了过去。

    “这孩子,都是一家人,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虽然还是把东西接了过来,但是吉婶却是一脸的责备,她的话也并不是假意的推诿,而是打心眼的说出的。虽然觉得自己女儿和江汉更配些,但是对于这个善良姑娘,吉婶还真的提不起半分恶感。

    江汉局促的笑笑,这diǎn东西和他小时候在吉婶家蹭吃蹭喝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那份情义早就是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

    “我能和幽幽单独谈谈么?”

    就在江汉张嘴想要和吉叔吉婶了解一下林幽幽这几天的近况时,郑思思的话却是让他们同时一愣,就连把头撇向一边林幽幽也是神色复杂的看了过来,落寞的眼神在郑思思的身上打转!

    吉叔和吉婶一脸错愕,欲言又止,目光同时看向江汉,虽然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但是这时候郑思思提出来未免有些唐突,而且这夫妻两总觉得那里有些怪怪的!

    “莫非这郑丫头看出了幽幽和江汉小时候的那diǎn事?不应该啊,就算看出来了也没什么啊!”

    江汉也是错愕,郑思思这完全是临时起意,来之前,江汉压根就不知道这小妮子会有这么一出,一时之间竟也不知知道如何应对!

    “叔叔阿姨,我只需要五分钟,让我和幽幽单独谈谈,可以么?”

    郑思思一脸认真,恳切的脸上带着三分祈求。

    同时两再度看向江汉,江汉一脸无辜的摆手,示意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吉婶这才微微叹息道:“好吧,郑丫头,那就有你陪幽幽说会话,正好我们也有事要和江汉求证一下。”

    “谢谢叔叔阿姨!”郑思思开心的笑了起来,并且还偷偷朝江汉眯了眯眼睛,像是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江汉不由得开始有些担忧起来,但是转念一想郑思思的为人和心地,又觉得自己想得太复杂了,郑思思那么单纯善良的姑娘,说不定她真的只是想和林幽幽谈谈开导开导她而已。

    这样想着,江汉倒是瞬间轻松了,和吉叔吉婶一起走出了病房!

    而让江汉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刚到外面座下,吉婶就一本正经的拽着江汉的手,一脸认真的问道:“江汉呐,婶问你件事,你可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旁边的吉叔也是一脸郑重的diǎn头,表示对吉婶的赞同。

    刚刚还以为吉婶在病房里的话是随便说说,但是转眼面对两位长辈如此上纲上线的询问,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江汉竟然突然有些紧张,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在婶家里偷偷欺负林幽幽突然被吉婶抓包的那种心情,有diǎn小害怕,还有些小忐忑!

    “婶,叔,你们这是……”

    “哎呀,刚才去病房没看见二位,原来你在这啊!”

    江汉的话还没说完,旁边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瞬间破坏了三人之间的气氛。

    江汉循声望去,之间一个西装革履颇具威严的中年男人正一脸春风如沐的笑意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而当他看到男人身后跟着的另外手上打着石膏缠着绷带,举止还有些瑟缩闪躲的年轻人的时候,江汉瞬间明白了什么,有那么瞬间的错愕,随即脸上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刘书记,怎么是您啊,您昨天不是刚来过么?不是跟您说过了么,既然罪魁祸首已经落网了,其它的事我们也不想在追究了,您大可不必这么客气的啊!”

    吉叔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殊不知他这话一出口,这个刘书记的脸色当场就有些挂不住了。

    “畜生,看看你做的好事,还不赶快跪下,给人家道歉!”

    脸色一横,心中的不快都发泄在了自己这个不孝子的身上。他也不想每天都来啊,怎么说他也是堂堂一个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每天公务缠身,头疼的事情一大堆,如若不是非来不可,傻瓜才会每天这么殷勤的往医院跑呢!

    那个年轻人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在父亲的喝斥下还是直接过来跪下,只不过这一次,跪的不是林幽幽不是吉叔吉婶,而是直接跪在了江汉面前!

    吉叔吉婶面面相觑,一脸震惊,如果说之前夫妻俩对江汉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江汉的话,那么在这一刻,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最直接的回答!

    看着这个不久前才被自己废了一只手的年轻人,江汉轻笑着道:“啧啧啧,我道是谁,原来还是那天牛逼哄哄叫嚣着自己就是星城王法的鼻环哥啊,怎么今天这副德行啊!”

    “我只见过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还从来没见过一言不合就直接下跪的?你是谁啊,让你儿子跪我又是几个意思?演戏么?”

    刘子健脸色惨白,刘琦更是脸色一沉,可不就是演戏么!要不是有人敲打说如果他儿子之前的行为得不到这一家子以及这个年轻人的原谅,就让他这个市委书记挪窝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让自己的儿子下跪,而且还是向一个年轻人下跪,怎么说也是一个副省级的干部,他也要脸啊!

    勉强从牙齿缝祭出一丝笑意,刘琦对江汉道:“鄙人刘琦,因为林姑娘事情带这个不孝子来给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原谅他,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畜生,还不道歉!”

    心里有火,不敢对对江汉对吉叔吉婶撒,也只能发泄到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身上,一脚踢在了儿子的身上,刘琦甚至连自己平素引以为傲的市委书记的身份都没脸再提。

    本来他算是秦系旁支的人,按道理这次的秦俞之争以秦系完胜而告终,他作为分战场的市委书记应该有所斩获才对,可就是因为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让他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一旦,甚至还有直接挪窝的危急!

    虽然不知道江汉的具体身份,但是能让燕京方面直接来电话指名道姓让他妥善解决的人,想来身份也不会低到哪儿去,所以这一刻刘琦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虽然也心疼儿子,记恨眼前这人断了他儿子一只手,但是却不得不不这么做!

    儿子的尊严和自己的脸面在前途面前,终归还是后者更重要一些!

    “对不起,对不起叔叔阿姨,对不起江大哥,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眼前这小子,瑟缩窝囊的模样,有哪里还有半分那天在急诊手术室门外那个牛逼哄哄的鼻环男半分嚣张,整个一破胆的怂包,不过说到鼻环,这小子的鼻环似乎取下来了,只留下一个惹眼的痕迹!

    “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看是对我们再也不敢了吧!”

    江汉一脸冷笑,对于恶人,江汉从来不手软,如果不是自己强势,那么今天跪在这里的极有可能不是他刘子健而是郑良一家人甚至他江汉!

    “刘书记是吧?既然你来了,我也相信你的诚意,原谅你儿子也不是什么了不得大事,不过呢有些该说的话我还是要提醒你!”

    刘琦眉头一挑,看着江汉。

    江汉无所谓的笑笑,这才接道:“如果有一天我一不小心失手把你儿子给打死打残了,我笑着跟你握手说不好意思希望你能原谅我的时候,希望刘书记你也能不介意的说一句没关系!”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