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百九十七章 今夜,注定无眠!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刻的江汉终于体会到吉叔在医院时的心情,他一直以为,他那时候已经能感同身受的理解吉叔的心情了,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什么感同身受,这是世上有哪有什么感同身受,所谓的感同身受不过是在经历过相同心路历程之后的等效换位而已!

    楼下秦牧风的奥迪a6早就不见了,江汉一边朝着牧风国际的方向狂奔,一边一遍又一遍的拨摁秦牧风的私人电话。

    一次,两次,三次,秦牧风那边竟然久久未接!

    “该死的,接电话啊!”

    江汉从来没有这样的慌乱过。以前他不懂,这些日子以来他还没能完全体会一个男人当父亲之后的那份有些复杂带diǎn焦虑但同时又充满欣喜的心情,然而这一刻却有人狠狠的让他体会了一把失去女儿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炽痛感!

    “喂?江汉,还有什么事么?”

    电话那头终于被接听了,秦牧风的声音像是迟来的天籁,似乎是感觉到了江汉这边的不寻常,电话那头的秦牧风脸色也瞬间变得凝重,然而他并不知道,就在刚才短短几分钟的等待,此刻的江汉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是人都有软肋,只要拿捏到位,所有人都可以被制衡!是的,对方一针见血,一下就戳中了江汉的痛处!

    “把东西还给我!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不管你在做什么!总之,立刻!马上!”

    这是第一次,江汉在秦牧风面前如此强硬,电话那头有片刻的沉默,能明显感觉到秦牧风呼吸节奏的变化!

    “江汉,发生什么事了么?之前咱们不是达成共识了么?”秦牧风的声音无比凝重,他跟江汉的接触并不多,但是他了解江汉。

    “共识你姥姥,我女儿被他们抓走了,如果她受到一diǎndiǎn伤害,我告诉你秦牧风,这笔账我会算在你们的头上,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不等秦牧风那边在出声,江汉已经直接挂了电话。

    如果东西已经到了秦铮的手上,江汉没有一diǎn把握可vdgvdiǎnv小v说,2↓3v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以再拿回来,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内,秦牧风不可能已经把东西交过去了,只要还在秦牧风的手上,让他知道这么个情况,那他就一diǎn都不担心秦牧风会不把东西交回来!

    于秦铮而言,斗垮政敌兴许可以权衡利弊舍弃一些世俗的情感,但是对于秦牧风而言,有些东西他是看的比性命更重要的!比如国之威严,比如兄弟情义,不然,十多年前那个风雪满京华的夜里,他也不会负气离京!

    而眼前,除了因为秦牧风也是个父亲这一diǎn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小满月还是江文轩的亲孙女!

    江汉毕竟是江汉,情绪在短暂十来分钟的失控后终于冷静了下来,这时候,他人已经出现在了医院的大门口,来的路上,他打了几通电话,也接了几通电话,现在所有思绪在他脑海中汇集,他的大脑正在高速运转着!

    这一刻,他提醒自己,一定要时刻保持十二分的精神,时刻保持思维的敏锐,每次都必须作出最正确也最合适的判断决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池!

    在医院见到郑思思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准确的说是已经哭昏了过去,病床旁边,珍妮弗正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见到江汉走进来的时候,郑良夫妻俩已经醒了,和詹妮弗在电话里说的一样,两人并没有什么大碍!

    “江汉,怎么样了,满月找到了没有,那些人抓到了没有?”

    蔡文清和郑良虽然脸上布满愧疚和担忧,但是却并没有江汉想象中的严重,瞥了一眼一旁正守着郑思思的詹妮弗,江汉投过去意思感激的目光,很显然,在他不在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先帮他安抚住了两位老人,不管之前两人之间有什么不愉快,在这一diǎn上,江汉是要感激她的!

    对着床挨着床的郑良两夫妻做了个嘘的手势,江汉小声道:“爸妈,你们放心,很快就会有结果了,满月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把她安全带回来的!”

    听到江汉这么说,郑良脸上的神情明显一松,蔡文清却仍是一脸愧疚,当即又泪眼婆娑。

    “都怪我,要是我当时……”

    “妈,别说胡话了,这是事怎么能能怪您呢,您安心养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把满月安全带回来放倒您面前的,我保证!”

    江汉这话不仅仅是安慰,也是出自真心,作为一个她出生都没能守在她身边的父亲,现在又让她深处险境,她还那么小,安全带她回来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是江汉唯一能赎罪让自己心安的方式!

    郑思思哭昏了过去,进入的只是极其浅层的睡眠,即便江汉进来的时候可以压低了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但是那diǎn动静还是立马就惊醒了郑思思。

    “月儿,月儿!”

    似乎是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郑思思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接着又因为身体羸弱而软绵绵的倒下去。看到江汉之后,好不容易因为昏过去而干涸的泪腺再一次决堤,泪流满面。

    “江汉,满月,满月……”

    江汉的心一抽抽,走到病床前把他轻轻的揽在怀里。

    “你累了,好好休息,睡一觉吧,等你醒过来,女儿就回来了。”

    伴随着郑思思因为抽噎而身体颤抖的节奏,江汉的手在郑思思的穴位上摩挲轻捻,很快,郑思思的抽噎便停止了,呼吸也变得均匀,最后竟然直接进入了深度睡眠!

    一旁的詹妮弗眼前一亮,看着被江汉轻轻平躺放下的郑思思,看着她在短短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就再度进入睡眠,而且看上去竟然比之前要恬静得多,珍妮弗手掩红唇,一脸惊异的模样?

    “oo!世界dg尖的催眠师也没有这么厉害吧?他是怎么做到的?”

    都这个时候了,江汉并没有在美女面前卖弄的心思,他只是觉得让郑思思熟睡一觉对大家而言是最好的选择,至于詹妮弗的震惊,江汉没心情也没空去挖掘。

    “谢谢你,不管你之前对我抱有什么样的看法,但是这次的事情我必须诚挚的像你道谢,谢谢!”

    江汉转过身,对着詹妮弗郑重的鞠了一躬,了解江汉的人都知道,这是江汉为数不多的几次如此诚挚的跟别人道谢,足见郑思思在他心里的重要程度。

    詹妮弗这才从刚才江汉神乎其技手法的震惊中脱离出来。

    “我并不觉得你应该向我道谢,站在我的立场,思思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帮助她是我分内的事情!”

    虽然江汉刚才的手法让詹妮弗惊讶不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对江汉的看法就此改变,此刻的詹妮弗又恢复了在公司时的那份冷傲和不近人情,俨然一副公事公办女强人的姿态。

    江汉diǎn了diǎn头,道:“不管你怎么想,不管我们之间之前有怎样的愉快,我希望你相信,我的道谢绝对是出自真心!”

    江汉顿了顿,似乎犹疑了一下,这才接道:“现在,我希望你能再帮我一个忙!”

    “恩?”詹妮弗当即皱眉,宝蓝色的眼睛里充斥着不满还有轻视!

    在欧美生活过女人一般很开放,一般而言,她们不会可以隐藏自己对另一个人的情绪,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不满就是不满,显然,她觉得自己和江汉并不熟,但是江汉却厚脸皮的跟他提要求!

    江汉心思何等敏锐,立刻就感觉到了詹妮弗的情绪变化中对自己不满的加重!

    “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思思几天,同时在这几天内保证她以及她父母的人身安全!”

    像是解释,也算是陈述,当更多的却是请求!

    詹妮弗紧皱的眉头这才慢慢的舒展,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我说过了,照顾思思是我分内的事,如果因为我这样做而帮到你什么的话,那并不是我应该接受你道谢的原因,并且很遗憾,在我做之前这并不是我乐意见到的,我也没想过要帮你。”

    在江汉这里,帮忙照顾郑思思保证她一家人的安全是在帮他的忙,但是在詹妮弗看来,这简直是一个愚蠢的请求,因为即便江汉不说,她也已经在做了。文化积淀的差异往往造成了交流沟通上的障碍,心机深沉的江汉在直来直去的詹妮弗这里似乎永远碰壁

    詹妮弗身边的人江汉还是有信心的,还有小姑安排护送郑思思和小满月回国的那个白人帅哥,江汉也曾经试探过,那小子的身手也不错,想来是也是小姑重金从一些猎人学校挖出来的,有这些人守在医院,江汉走的时候也安心了许多!

    虽然这样的结果和江汉设想的有所出入,但终归也是解决了一个问题,江汉可不想在去救满月的时候再度后院起火,到时候分身乏术再乱阵脚!

    江汉在医院门口见到了站在奥迪车旁的秦牧风,如江汉所聊,他带来了不久前江汉才刚刚交给他的东西。

    “是他们,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索,燕京那边的事情本来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这件事的发生让他们换了,所以才会狗急跳墙,想要抹杀一切对他们不利的因素,这次满月的事情,我很抱歉,是我们疏忽了!”

    秦牧风从来不曾向谁低过头,但是印象中这好像是第二次他这么低三下四的和江汉说话了,上一次是在江汉医治秦轻语的时候!

    “你们疏忽的事情多了,要不是这次思思的身边有人保护,那就不仅是我的女儿被绑架,我的妻子也要跟着遭殃!你们平日高高在上,自以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是具体实施起来的时候却总能被对手钻空子,真不知道你们秦家是怎么在燕京立足这么多年不倒的,不会就只剩一个空壳子了吧!”

    “江汉!”

    秦牧风一声低吼!

    如此高傲的一个男人能迫使自己向一个晚辈低头道歉,理解江汉此时的心情,他也是一个父亲,但是却绝不容许别人诋毁家族的门楣。

    江汉不再说话,负气之言不过三,他知道有时候必须diǎn到即止。

    两人谁也不说话,夜幕下静谧的空气格外压抑,也正是在这时候,江汉的手机突然响起,打破了此间的安静!

    两人同时一阵,江汉扫了一眼陌生的来电显示,和秦牧风对视一眼,眼中杀气凛然的寒芒毫不遮掩!

    对于江汉而言,今夜注定无眠!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