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百九十六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星城睦邻别墅区内,几百亩的土地上零星间布着十来栋别墅。

    周围的景致通幽,绿化清新自然,即便是晚上,进到这里也会觉得无比别致,另有一番洞天。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别墅都是独门独院,每一幢中间都隔着较大块的绿化木兰隔离,昏黄的路灯下,倒是符合一些富人不喜被人打扰的特质,换句话,这里是金屋藏娇的好去处!

    今夜的月光格外明亮,然而别墅区内去尤为安静,除了有几家楼上的灯是亮着的外,其余的别墅一律都是大门紧闭,毫无亮光,月光照射在白色的琉璃装饰物上,泛着光,冷不丁的见到,还真别说,是挺瘆得慌。

    两个保安打着强光手电,由远及近,在隔离绿化的小径上巡逻,忽然,一阵风袭来,其中一个正打哈欠的保安直觉背脊一凉,顿时困意全无,只见一道黑影从他眼前一闪而逝,这个保安当即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喂喂,哥们,你看到了么?”他用手捅了捅身边的同时。

    “看到什么了?”另外一个保安正在巡视四周,一脸疑惑的侧头。

    那个保安咽了咽口水,一脸惶恐的环视了一圈四周,有些颤抖道:“你你没看到,刚才从咱们前面有一道影子晃过去么?”

    他身边的同事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我说你小子还是第一天上班啊,这么老这么o的段子还拿出来吓唬我,行了行了,你丫要是困就回去先躺会,等下过来接我的班就行!”

    说完这个保安大步卖出,头也不回的走了。

    生在原地的那个挠了挠脑袋,有掐了掐自己的脸。

    “嘶,好疼!”

    龇牙咧嘴的叫唤了一句,想到刚才那样真切只管的感受,又是打了一个寒颤,一撒脚丫子,赶紧追上了自己的同事!

    而就在离开他离开后不久,一个人从他刚才站的地方不远处一颗香樟树后面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两个保安保安离开的方向,这人一个助跑,直接灵巧的越过了身后别墅…≠dg…≠diǎn…≠小…≠说,☆↙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的栅栏,如灵猴一般,顺着排水管道上了别墅二楼有,闪身从阳台进了别墅!

    房间里没有开灯,里面一片漆黑,然而借着月光和早已经适应了黑暗环境的瞳仁,上楼的这个人一眼就看见了阳台前面一条沙发靠椅上,一个如弥勒佛一样坐着的男人正冷冷的看着他!

    而他不仅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是径直走到男人身边,恭敬的叫了一声:“老爷!”

    “老墨,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男人声线略显低沉,从声音来看,估摸着五十出头了!

    “小的已经顺利得手,大的……!”来人有些犹豫,似乎难以启齿。

    “大的失败了?”靠椅上的老男人不动神色道。

    来人当即把头埋低,愧疚道:“大的那边有高手,为了不再生枝节,我只好先退了,办事不利,请老爷责罚!”

    靠椅上的男人神色陡然一凝:“高手?是那小子安排的还是秦牧风安排的?他们的反应有这么快?”

    “应该都不是?”

    “哦?!”

    来人当即毕恭毕敬,沉声道:“都是白人,而且不止一两个!”

    说完,男人顿时陷入了沉默,而来人也没有说话,这两人就好像和夜幕月光融为了一体,并且除了呼吸,两人甚至谁都不曾动弹一下,在诺大的别墅里,成了死物一般。

    “够了,小的也够了,推己及人,想想也觉得够了!”半晌,男人再度幽幽开口,只不过这一次,声音中带有一丝怨毒!

    “老爷,这会不会是对方设好的一个局,你看大的那边……”

    来人还想说什么,男人已经抬手打断了他。

    “老爷子已经发话了,即便这是一个局,我们也必须往里钻啊,所以你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紧握破局的刀,随时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

    “老爷,我明白!”来人一脸认真,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恩,你去吧,半个小时后再给那小子去个电话,把他先烤一会!”说着,男人对来人摆了摆手。

    毕恭毕敬的对男人鞠了一躬,来人原路返回,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来人走后,靠椅上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天上的月亮,良久良久,直到天上的一片乌云暂时挡住了月光,这人才似无奈似担忧的道:“不管是鱼死还是网破,燕京的那片天都要变了!”

    “呵呵,可是谁又是鱼谁又是网呢……”

    秦牧风把江汉送到了郑良家楼下,因为两人之前的谈话都有些不愉快,直到江汉下车的时候车里的气氛还有些压抑,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最后就这么不欢而散。

    “等等!”

    在江汉要进入楼道的时候,秦牧风的声音竟然又从后面传了过来。

    江汉转身。

    “还有事么?”

    秦牧风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意,走到了江汉面前。

    “差diǎn忘了,早些日子听说你也是当爹的人了,按照咱们华夏的礼节,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说也要意思一下才合规矩。”

    说着秦牧风笑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笔典雅的签字笔,递给江汉。

    “这……这不是……”

    虽然楼道口的灯光昏暗,但是江汉眼尖,一眼就认出了那只笔!那是切瑞蒂在创立之初推出的典藏作品,每一个系列都是孤品,此刻秦牧风手中的这一只看似普通的签字笔,如今早就成了绝版!说是签字笔,倒不如说它是一件极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在华夏,早已经是有市无价的存在。

    虽说以江汉现在身价也并不在意这支笔本身到底具有怎样的价值,重要的是江汉早已经从秦轻语那里知道,这支笔是秦牧风的亡妻留给她的遗物,当初秦牧风要用支票报答江汉对秦轻语的救命之恩时江汉就曾以这支笔来报答揶揄讽刺过秦牧风,被秦牧风狠狠的拒绝,没想到今天……

    秦牧风无所谓的笑笑,这一次,倒是真诚自然许多。

    “你不是一直觉得送钱俗气么难以表达心意么,送笔的话就自然和谐多了!”

    “可是这……”江汉有些为难,再怎么说秦牧风也是他的长辈,对他这么有意义的东西,即便刚才两人之前有多么的不愉快,江汉这时候也不好夺人所好。

    “你先别皱眉别急着拒绝,这笔要是送给你我还真身不得也不会,但是你们家小满月嘛那就不同了,这支笔当年是婉儿送给我的,如今她走了这么多年了,这支笔转赠给文轩的孙女想必她泉下有知也会开心的!”

    “这……”

    江汉还是有些为难,有些下不去手,心道,你秦牧风的心还真大,要是我,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什么时候你江汉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还是怎么着,如今转性了?觉得给笔太小气,想要接支票了?”秦牧风难得的打趣道。

    见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汉倒也不在推辞,把笔接了过去。

    “先替满月谢谢你,改天我一定带那丫头登门道谢!”拿了人家的礼物,客套话还是要说的,但是江汉没想到的是,秦牧风顺杆上爬。

    “恩,上次不是说话你去我家吃个饭么,把那小丫头带上,顺带把你女朋友也带上,哦对了,现在应该是要改口称呼你的妻子了吧?”

    江汉大抬头打量了秦牧风一眼,微笑着脸上不显山不漏水,看不出丝毫的端倪,江汉也是笑笑,道:“好的,等这事过去了,一定带上他们都去。”

    倒也不再客套,江汉转身上楼,秦牧风也不再滞留,转身朝自己的奥迪a6走去。也正是在这时候,江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思思么,不好意思啊,下午我去处理一些事情了,没来得及回家照顾满月,你先在哪呢,在家么?等下我有事……”接通了电话,江汉首先就道歉,心里想着找个时间吧林幽幽的事情和郑思思坦白一下,倒不是做什么大被同眠的美梦,江汉现在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林幽幽作为他作为一个儿时的玩伴,一个长辈的女儿,作为他江汉的朋友,不管怎么说,江汉都有义务和责任帮扶一把,他相信郑思思这么通情达理的女孩儿一定不会介意的,前提是必须在事情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情况下,要不然以女人生性多疑的特质,肯定会在这件事情上有疙瘩的。

    然而还不等江汉把想说的话说完,那便就已经传来了郑思思撕心裂肺的哭声!

    “江汉,满月……我们的女儿她……”

    江汉的心陡然一沉,一种不详的预感当即笼罩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思思,怎么了,满月怎么了?你现在在哪?”

    电话那头传来郑思思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和哭声,听了半天,除了满月咱们的女儿之内的字眼外,什么都没听清,江汉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思思那头的哭声,哭的他心都快化了!他一边安抚郑思思,一边又一口气跑到了五楼,重重的敲击着郑良家的防盗门!

    “怎么就没想着配把钥匙呢!”

    敲了十来秒,里面一diǎn动静都没有,江汉的心整个开始往下沉,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难道!?”

    “思思,你坚强些,这样把,你把电话给我,我来说,你这样怎么说得清楚!”

    电话那传来了另一个女人熟悉的声音!

    “喂,江汉么?我是詹妮弗!自我介绍我就不做了,现在有两件重要的事情我要通知你!”

    电话那头,詹妮弗那个女人开门见山。

    “二十分钟前,你的女儿被绑架了,是直接从你岳父岳母家把老人打昏抢走的,你的岳父岳母现人都在医院,不过你不用担心,问题不大,我和思思现在也在这!另外一件,就是我和思思在十分钟前遭受的了不明人士的袭击,他们试图绑架我们但是最后被我们的保镖击退了,我在华夏并没有仇家,所以这背后意味着什么你自己思考!”

    “我们现在在星城市人民医院五楼的病房里,思思很着急也很崩溃,现在你需要决定是先过来看你岳父岳母和思思还是说先想办法救你的女儿!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电话那头詹妮弗直接挂断了电话,这头江汉的脸已经没有了人色!

    他什么都没说,在楼道里一路狂奔往楼下跑,他想去追上秦牧风的车。

    他现在已经大概明白了什么,即便是猪脑子也能想明白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他必须追上秦牧风,只有追上秦牧风,小满月才有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我操·你妈!”

    江汉嘶吼着狂奔,脑海中满是小满月牙牙学语的可爱模样,泪水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这一刻的江汉像是一头失去幼崽的孤狼,兀自绝望!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如果你没有屠龙的本事,那么就等死吧!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