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百八十四章 蔡文清的担忧!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世界说大不大,但是真要一言以蔽之说它小,这世上有这种魄力的人真还不多。

    对于现阶段的陈砚观和小杰而言,泱泱华夏九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广阔市场就足够他们操心和折腾的了,至于世界市场?他们偶尔也想想。

    震惊的看着郑思思,那一脸自信的模样,绝不是狂妄。

    看着这个已经为人母但却只高出他们两届的学姐心里不禁在想,她在美国究竟经历了什么?画风转变竟然如此之大,她说这些话的底气又是什么?

    陈砚观和小杰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了江汉,毕竟这是江汉的准妻子,更是他孩子的妈!

    江汉脸上的震惊逐渐消失,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心中有些了然。

    “思思,关于小姑的事情,你应该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吧?”

    郑思思看着江汉,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风格突变,小鸟依人状道:“你猜!”

    自从那个胖子经历被江汉从三十八楼的会议室丢出去后,江汉这边还以为对方肯定会反应激烈,无论是阴谋阳谋,应该都会有所反应,再不济,至少也会拿胖子身上那diǎn微不足道的伤说事,恶心江汉陈砚观小杰一把,先把名声搞臭,为吞并他们的企业做准备。又或者在胖子背后的人直接在胖子身上动手脚废他做一只手一只脚甚至直接要了他的命再把这盆歹毒的脏水往江汉身上泼也未可知,毕竟江汉动了手,那么多人看着,想抵赖是不可能的。

    但是让江汉陈砚观他们诧异的是,一连着半个月过去了,对方都没有任何回应。更让他们奇怪的是,对方不仅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甚至连原来的一些打压动作都有所收敛,虽然已经成型的两家企业还是竞争的关系,但是对方背地里的那些小动作竟然完全收敛了,甚至省工商部和另外的一个上层建筑的政府职能部门还把一直卡着陈砚观他们的相关许可证发了下来。

    面对这一蹊跷的变故,陈砚观和江汉大为不解,但是江汉心里面却是越发凝重。

    《∵dg《∵diǎn《∵小《∵说,⊙±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树欲静而风不止,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说对方反应激烈,甚至真的拿那胖子说事借此搞臭江汉这边这家新兴的公司产业链江汉反倒不担心,因为这样的手比恰恰说明对方上不得台面,没必要挂在心上。

    有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暴风雨来临前的沉寂才最让人心惊,江汉担心的是,对方出其不意的雷霆出击,会瞬间打垮小杰这个初入职场的菜鸟。

    没想过主动出击,但是坐以待毙等待对方出招也不是江汉风格,随意他摆脱了秦牧风,让他帮忙调查一下这些人背后究竟是什么来路,或许直接让秦牧风出手不可能,但是这样的小事,秦牧风自然欣然应允,相信不久之后便会有消息,而让江汉诧异的是,在江汉临走前秦牧风竟然叫住了江汉说让他有空去他家里面吃个饭。

    秦牧风当时说的随意,就像是一个长辈对一个晚辈善意的邀请,但是江汉却是当即皱眉,心中悟到了一些别的意味。他隐约猜到可能和秦轻语有关系,可是秦牧风没有明说他也不好问,虽然心里边拒绝,但是毕竟干刚才求人办事,转脸就拒绝别人的要求未免有过河拆桥的味道,更何况这桥还没建成呢,所以江汉犹豫了一会嘴中还是当应了秦牧风邀请,不过他心里早就想好,到时候一定要带着郑思思和他的女儿小满月一块去,既是为了让秦轻语那丫头对自己彻底断了念头,也因为他自己身边的一些事是时候慢慢向郑思思坦白了。

    从老槐村回来后小满月就被郑良夫妇带过来在星城的家照顾,走的时候,老黄牛死说要把这女娃子留在家里,自己亲自教导,可江汉死活都不答应。

    老黄牛什么手段,江汉知道的可是清清楚楚,他可舍不得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留下来遭罪,爷孙俩险些就吵起来,好在江文轩站出来说话,说满月这丫头还小,这还没断奶呢肯定离不开妈妈,所以暂时就让思丫头带走,等孩子大些的时候再来孝敬他老人家。

    江河第这头老黄牛这才作罢,说等孩子大些的时候必须由他来教导,还说什么要给江家教导出一个大家闺秀来。听得郑思思也是连吐小舌头,说实话,对江汉这个总是黑着脸的爷爷,这小妮子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甚至包括他的父母郑良和蔡文清都是对江河第有些畏惧。

    说来也怪,要是凭老槐村江家老宅的门楣来看,实在说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一幢两层楼的砖瓦房,还没什么装饰装修,dg破天也就二十来万的样子,甚至还比不上郑良家在星城的那套房子,至于家里的面的不动产,除了那一片菜园和牛栏里的一头年,已经没有任何值得说道的地方了,说是小康已经算是高看一眼,可是即便这样,来之前心里因为女儿受了委屈而对江汉一肚子怨气存了要在江家让江汉难看的郑良夫妇再见到江河第之后竟然连一个不中听的字都没有说出口,还对江河第客客气气,好像生怕江河第看不上他家女儿当他孙媳妇是的。

    还有那虽然一身粗布短衣但是却长得比现下流行的小鲜肉还要抢眼的江汉的父亲江文轩,也是让这郑良夫妇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同时因为江文轩儒雅的言行以及对他们夫妻俩客客气气不参杂人和水分的态度让两人对他好感倍增,连带着对江汉的怨气也消减了不少。

    这些日子,因为小满月的缘故,江汉一直住在郑良家,可是却没有入住郑思思闺房的待遇,而是抱着枕头被子睡客厅。

    倒不是郑良夫妇不乐意,也不是郑思思这丫头不同意,而是江汉自己主动要求的。

    郑思思虽然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他们的孩子,不过毕竟两人一年多没见面,虽然郑思思改变了不少,但是对他脸皮薄的毛病却一diǎn没变,两人之间的感情还在,但是却需要时间调剂,如果江汉这时候表现的心急火燎,不仅仅郑思思心里会有疙瘩,也会让郑良夫妻俩低看自己一眼。再者,他也要估计到郑良夫妇这对准岳父岳母的情绪,孩子是有了可是这没名没分的毕竟不是个事,夫妻俩都是老实巴交的正经人,什么叫人言可畏,这些东西是他们这些淳朴善良的市井小民最在意的东西,江汉也必须得拿出一个态度,让他们心安才是。

    “老郑,你说这江汉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这都过去快一个月了,眼看思思的假期就要结束了,这事老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房间里,有些昏暗的床头灯下,郑良夫妻俩说着夜话。

    郑良愁容满面,很显然,这个男人也因为女儿的事情发愁。

    老实说,事已至此,无论他之前对江汉的有什么样的看法,这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已经是板上定钉,再去想别的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眼下如何让讲给一个交代才是正经。

    “哎,丫头的态度已经摆在那儿了,我们也不好去什么,可是江汉那小子的态度,有些捉摸不透啊!”郑良叹气道。

    “怎么就琢磨不透,现在孩子都有了,难不成他还敢拉上裤子不认账不成,要我说,咱们就明着跟他说,看他是怎么个意思!”

    要说这蔡文清之前一直是挺喜欢江汉的,怎么看怎么顺眼,可是和自己的亲闺女想比,那些就算不得什么了,再有涵养的人再这样的事情上肯定是会心疼自己闺女的,即便是当年充话费送的,那也毕竟养了这么些年,那感情可是不参水的!

    “直接说?怎么说?不说现在这小子至少人还在这儿,要是我们直接说,他不同意怎么办拍拍屁股就溜了怎么办?”

    “他敢!”

    蔡文清一掀空调被,当即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胸前已经有些下垂的双峰微微晃荡,一脸护犊子的模样。

    郑良无奈的要了摇头,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肩膀,示意他冷静。

    “你真的以为这小子是什么普通人?”

    “暂且先不说江老爷子的气度,就是江汉那个长得比明星还明星的爹,那看着像是普通人家么。”

    “是,江汉老家那地方是偏僻破落的diǎn,但是文清你别忘了,当初那家人跟咱们家逼婚的时候,在酒店江汉是怎么做的,人家酒店又是怎么偏袒的!”

    相对于妻子蔡文清,郑良作为男人思考的要更多一些。

    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天南海北的客人载过不少,从客人那里听来的风闻趣事也是不少,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些曾经从别人嘴里挺过来让他咧嘴一笑的类似荒唐事有朝一日会落到他郑良的头上。

    不是他不相信江汉,而是他更相信这个社会的现实,深处底层奋斗了几十年,辛苦劳碌半辈子才能在星城有这么一处遮风挡雨处所的他对此深有体育。

    听到丈夫的话,蔡文清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很快她眼眶泛红,对郑良嘶吼着道:“不是普通人怎么了,即便是官二代富二代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咱们虽然是市井小老百姓,可活得也要有尊严,这事摊到谁身上谁乐意啊!”

    客厅里的江汉一惊,显然蔡文清的这番话声音不小,即便不是有心听墙根,还是断续的落到了江汉的耳朵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