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百三十二章 我是陆静怡!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207的四个跟们认识快三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强这厮这么矫情。

    小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其实当时替你挡瓶子的时候我没想这么说,也绝想过帮了你自己会怎样,你又会对我怎么样!”

    “所以我才说你比我们都狠,都男人纳!有些东西是流淌在骨子里的,你虽然土,但我相信那晚无论是江汉还是陈砚观在那样的情况你都是冲上去帮我们挨那一瓶子的!”

    这时候一箱燕京已经见底了,小强大手一挥喝道:“老板,再来一箱燕京!”

    烧烤摊的生意依旧火爆,四人仿佛又回到了四年前的暗阁夜晚,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diǎn,只不过当初那群和他们干架的商院篮球队的牲口没有再出现。

    又解决了一瓶新开的燕京,小强打了一个连绵的酒嗝。

    “行了行了,差不多就得了,你丫还真准备翻船啊?我告诉你,等下我们可不负责背你回去!”陈砚观皱眉道。

    “不喝了?好不容易跟你们掏心窝子说会话你告诉我不喝了?告诉你,今儿个我还真就喝定了,你们丫谁也别拦我!”说着,小强有抓起一瓶,往嘴边送。

    “你……”

    陈砚站站起来还想阻止,江汉一把将他按了下来。

    “让他喝,看样子他还有很多憋在心里的话要说,让他好好发泄一下。”

    “嗝你们知道么,其实我小时候长得不这样,长得特清秀白净,比陈砚殊这小子还像个书生!”

    江汉和陈砚观同时愣。

    “你丫吹牛吧,就你这块头,这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白净清秀的种啊!”

    “爱信不信,我小时还真就那样!小时候我特胆小,特别怕事,在学校的时候还很怕和同学交往!”

    “得了吧,在那个幼稚的年龄段,黑道太子爷不该是在学校呼风唤雨的存在么。”陈砚观撇撇撇嘴道。

    “放屁!那时候围绕在我身边的那些个叔伯总是告诉我,他们5dg5diǎn5小5说,+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是黑社会。我爸也是黑社会,你知道那时候电视里面正是警匪片盛行的时候,我都不敢跟班上的同学过多的交流,生怕他们知道了报警抓我爸抓走,可是后来他还是被抓走了。”

    “初中的时候,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孩子,酝酿了好几个月才终于鼓起勇气邀请他去我家的古堡玩,想来她当时应该对我也是有感觉的,竟然答应了,可是去过那一次之后,后来就再也没有搭理过我,可笑的是,没多久之后她就跟校外的一个不入流的小渣滓牵了手,我看见的时候,他们正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亲着嘴,我看见那牲口的手往她胸上摸!”

    “后来我去找她,想问问她为什么,那渣滓竟然叫人把我揍了一顿!”

    又吹了一瓶,小强长长的打了一个酒嗝。

    “就是因为他你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江汉诧异道。

    207的几个哥们陈砚观因为一个姑娘这些年和家里的老爷子不对付,难道小强也是因为一个女的才自暴自弃变成现在这副操性的?

    小杰和陈砚观都是同时望向小强,对他接下来的解释充满期待。

    “这只能算一部分原因吧,但更多的是因为我爹入狱。在他被抓之前其实对我的管教一直是很严格的,虽然那时候那些个道上混的叔伯也经常带我出入各种场所,但是因为我爹缘故还是会有所收敛的。后来他进去了,集团的重担一下子全压在了我妈的身上,她自顾不暇,又哪里有时间照看我。也正是在那个时候,跟着那些叔伯,我慢慢开始变了。”

    “当然,那些叔伯,有些是真心对我的,那些不能碰的东西是坚决不让我碰的,也有些百无禁忌的。记得十六岁那年,我籣伟强的处男身差一diǎn就给了站街女!”

    这话一出来,当即迎来了小杰陈砚观和江汉三人的鄙夷。

    “别他妈用这种目光看我,大家都是男的,谁还不了解谁那diǎn心思么!血气方刚,一个脱光了的女人在你面前,只要不是长得太丑,又有几个牲口能刹得住车,收枪回笼?可我籣伟强做到了”

    江汉默然,对于小强这话他是赞同的。在那样的家庭那样的环境下,小强能做到这一步倒也算是个奇迹。

    “别是你丫自己不行就给自己戴高帽!”陈砚观心口不一的揶揄道。

    “去你丫的,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嗝”

    打了一个酒嗝,满嘴酒气,此时的小强醉眼微醺,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

    “江汉,你知道为什么我对萱姨从不怀疑么?”

    江汉摇了摇头。

    “有叔伯叔伯真心待我,那就肯定会有趁我爹不在而居心叵测的人在。有一段时间,平时一个经常带我玩的叔伯在他给我抽的烟里面加了东西,一脸好几个月我都没有发现,后来直到我上瘾我妈才看出了端倪。”

    “那时候我妈和萱姨泾渭分明分封而治,我妈虽然是籣氏集团的董事长,但是道上的事情她很难说得上话,有心找那个叔伯的麻烦,可是奈何对方当时在道上位高权重威望很高,眼看着就要吃哑巴亏的时候,萱姨二话不说就出马了!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直接就把那老小子装麻袋沉江了!”

    嘴角抽搐了一下,小强似乎记起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戒毒的那半年,是我这辈子最难过的半年!毒瘾发作的时候,不想吃饭,不想睡觉,就像入了魔障一样,满脑子都是那个东西,抓狂的时候只想杀人!”

    “嘶,戒毒,小强你……”江汉和陈砚观一脸沉静,但是小杰却是一脸惊悚。即便是现在的小杰,有些东西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遥远。

    自嘲的笑笑,小强没有理会小杰的疑惑,而是接着道:“那时候萱姨和我妈两个人每天轮流守在我身边,一口一口的喂饭,理智不清醒的时候满屋子都是我排泄废物,也都是他们俩亲力亲为的帮我处理,可以说如果没有我妈和萱姨,也就没有今天坐在你们面前吹逼的籣伟强!”

    “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明白,那些在你最落魄最苦逼的依旧在你身边不离不弃无条件对你好的人,才是真的对你好!”

    三人同时静默不语,相对于小杰的震惊,有医术傍身的江汉其实早就看出了小强又吸毒史,而陈砚观,至于陈砚观,江汉不清楚,但是想来他也是知道的。

    小强也是沉默,一眨眼的功夫又是一瓶啤酒见了底。

    “今天葛婉婷又是怎么个情况?我想砚观和小杰他们了解的并不是全部吧?你跟那女孩子到底什么情况?”

    “呵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一个是长得五大三粗好吃懒做的牲口,另一个是油头粉面白白净净的高富帅,要我是女人也会选他的,到不能说她错了,怪只怪如今的女孩子太现实,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小杰一脸不解,刚想说话,小强已经再度开口!

    “可是什么?没什么好可是的小杰!你觉得我应该告诉他我是籣氏集团的太子爷,你觉还是应该把家里的那些个豪车随意开出来一辆在他面前转两圈亦或者直接带她回家让他见识一下去见识一下那个几十亿的古堡让她知道是她瞎了眼选错了人然后回心转意回到我的身边?就算我那么做了并且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小杰你觉得那还有什么意义?”

    江汉陈砚观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一抹诧异。

    “可以啊,这可不是我们认识的籣伟强,你小子的觉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陈砚观调笑道。

    江汉默然。

    初中时候的那个因为被小强家显赫的氛围吓到而离开了他从此不再理他宁愿投入一个小混混的怀抱,到了大学另外一个姑娘却因为他看似貌不惊人的背景而嫌弃他离他而去,或许他们都曾喜欢过小强,但是最后都败给了情境下的客观现实!

    “你他娘的觉悟,老子以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小强咆哮着举起了手中的酒瓶道:“来,为我不堪回首的往事吹一瓶!”

    三人同时笑笑,拿起面前的啤酒和他碰了碰,一饮而尽!

    “唉,江汉,你丫不是说不喝酒的么?”小强已经有些分的醉意,吐出的气体都是酒精,也不知道这小子的膀胱是不是人工的,这么多啤酒下肚,还真没见他上过厕所!

    “嘁,啤酒算酒么?搞笑!”江汉瞥了撇嘴,一脸鄙夷。

    “你……”小强这厮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刚想反驳,但是一个你字刚出口便是一头栽倒在桌上,下一秒,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陈砚观小杰相互望了一眼,哈哈大笑。

    江汉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突然觉得胸前上衣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收到了一条短信,还是是上午那个陌生号码,短信也只有短短的五个字:我是陆静怡!

    江汉下意识的看了下时间,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三diǎn半!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