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百二十三章 找死!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拦下江汉的不是交警,而是公安刑警,荷枪实弹倒不像是特别针对江汉,更像是在追捕什么嫌犯,来得突然,而江汉又恰巧遇上了。

    “请出示的你的证件!”

    或许是江汉这辆大黄色的兰博基尼跑车实在太过惹眼,这些警察语气听上去都要和善一些。

    平白无故的,江汉倒是没有节外生枝的意思,况且来这沪都他还真没惹什么事。掏出驾驶证就递了过去。

    “身份证!”

    ……

    对比着江汉的两证,那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刑警仔细对比着江汉面貌,在他身后还有三名荷枪实弹的同事,要是一般人见到这个场面,不怵倒还真不太可能。

    “警察同志,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么,怎么弄这么大阵仗?”看着自己车后面滞留的越来越多的车辆,江汉忍不住出声问道。

    “搜寻嫌犯,如果见到什么可疑的人,还请第一时间和我们警方联系,谢谢你的配合,你可以走了!”

    把证件还给江汉,那个刑警就给江汉放行了。

    “一定,一定,配合警察打击罪犯是我们每个华夏公民应尽的义务,不过这要是提供线索,有没有赏金什么的?”

    见这警察态度端正,倒没有辱没这身挂着国徽的制服,江汉也无伤大雅的和他开了个玩笑。

    这刑警也是知道,瞥了一眼江汉的兰博基尼后有些鄙夷,也不搭理他,只是示意他赶紧离开,人已经朝下一辆车走了过去。

    “警察同志,总要在保证自身利益和生命财产安全不受侵犯的前提下才有责任和义务可言吧,又让马儿跑,还想马儿不吃草哪有这么好的事。”

    临了,江汉踩油门的时候才不忘揶揄这么一句。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江汉也不说自己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他知道现如今社会的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人。

    “心思倒是是巧妙,但是手段未免有些上不得台面,应该是位官家二代吧。”

    过¤⊙dg¤⊙diǎn¤⊙小¤⊙说,↙≡o<s"arn:2p02p0<srpp"/aasrps_;</srp></>了刑警设下的关卡,江汉握着方向盘莫名的道出了这么一句。

    等走远了,江汉这才想起之前紫罗兰只怕也隶属厦门那个紫罗兰旗下的产业,那箫紫萱还真有本事,星城有,沪都有,想必整个华夏都是遍地开花,虽然不知道自己手里的那些股份究竟能占到多少,但是至少要比他之前预料的多,只不过这些和寻龙诀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和暴利比起来,就有些九牛一毛的味道了。也难怪当初箫紫萱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只为和杜如晦搭上线,那时候没有籣帝青,她一个女人,这心倒还真够大的!

    倒也没有去什么大酒店,江汉临街找了一间干净的快捷酒店,给自己开了一间房。

    凌晨,城市繁华的夜景这才刚刚褪去,忙碌的晨曦还未来临,就在这黑白交接的时间diǎn,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正如潮水般朝着江汉所在的快捷酒店靠近。

    路上还没有行人,偶然遇见的也是那么一两个通宵宿醉的醉汉痴女,所以这些人即便没有什么遮掩,也并没有引发过多的关注。

    江汉的房间里,呼吸清浅,并没有鼾声,表明床上的人睡得并不深。轻微响动,快捷酒店的窗户被人给撬开,剥开钢丝隔网后,一个又一个的黑色人影从窗户外面摸了进来。

    “别划花他的脸,老大要他的头,动手!”

    等到三个人落地,后续还在从窗户往屋内渡的时候,那个最先落地的家伙扬起了手中的钢刀。刀长三尺,刀口锋锐即便在黑暗依旧闪着冷光,与此同时已经进入房间里的那些牲口也都是抬手,刀口霍霍,没有任何余地的劈刀斩下!

    刀锋还没有触及被褥,那床白色的被褥就已经主动突了起来,就像是突然被人掀翻一样,犹如一张网,触及刀锋刺啦声作响,屋子里棉絮漫天飞!

    黑暗中隐约感觉一道人影从床上腾跃而起,就像出海的的蛟龙,一股凌厉的气势让进入屋子里的这些外来的牲口心中一寒,没由来的生出一股惧意。

    “老大说了,这小子不简单,留手速战速决要他的命!”

    房间依旧漆黑,但这并不影响这些牲口做事,看得出来,这样鸡鸣狗盗睡梦中伤人性命的事情他们以前绝没有少做,但可惜的是,这次他们面对的是江汉!

    还不等他话音落下,在这男人身边就想了惨绝人寰的痛苦惨叫,从窗户到床边,此起彼伏,出手的人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有好几个牲口还没从窗户露头,就直接变成了一具尸体!

    不到三分钟,屋子里一片沉寂,温度突然就像是下降了几十度,地上是十多具尸体,杀人不见血,只有尸体,没有血痕!

    “谁让你来的?”

    江汉站在窗户边上,光着膀子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和一条四角内裤。

    当初杜如晦和赵震天近千牲口都搞不定他,眼下这十几个牲口虽然伸手不错也只能是笑话。

    黑衣男人的双腿打着摆子,适应了黑暗中的光线,隐约能看见他没了一只耳朵,倒不是江汉下的手,那是一个陈旧的疤。

    本来十几号兄弟拉过来,杀气腾腾的要来取江汉的人头回去复命,没想到末了还没打过照面,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妈的,这他妈还是人吗?死神也不过如此吧?

    “就…就…就是看你小子不爽,想要你的命,没谁让我来!”一脑门子的汗水像断了线的珠帘,簌簌落下,这大汉说话有些结巴。

    “呵呵,看我不爽想要我的命,倒还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牲口!”

    咔嚓一声,江汉直接捏断了他的脖子。

    沪都市府大院。

    天才刚蒙蒙亮,奥迪a6便是从大院外开了进来,一个威严中年男人从车上下来,一脸疲态。

    “王书记,您都一夜没合眼了,今天上午就好好休息吧,那边的事急也急不来,若是有情况,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恩,上午那边的事你盯紧些,下午一diǎn准时过来接我!”中年男人不苟言笑的diǎn了diǎn头,便是朝着自己大院走过去。

    司机看着中年男人离去的背影,担忧的摇了摇头转身开车离开。

    ??

    “你说什么?查不到那小子的背景?”

    “杨队那边好像是说这小子家世简单,不像能开得起兰博基尼的人!”

    “别跟我说好像,我要确切的消息!到底是没有背景还是查不到背景?”大院内的一个房间内,一个年轻男人对着身前的一个保镖大汉冷声道,正是王峰!

    “呃,这……”

    “别废话,杨建新那边是不是还说了别的什么?”

    保镖一脸为难,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不敢出口。

    “说!”王峰怒道。

    “杨队,杨队说这小子不简单,还说现在王书记正是头痛的时候,让您不要惹是生非再给他添乱。”

    啪!

    王峰抓起桌上的玻璃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刑侦队长,还真把自己当盘踩了,要不是这些年念在他帮了我不少忙的份上,让老头子一个电话就废了他!”

    “你想让我废了谁?”

    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一脸隐忍的怒意。

    “爸!你……!”

    “王书记!”

    房间里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尤其是王峰,见到这男人后当即脸色惨白,一副老鼠见了猫只想跑路的神情!

    “你,出去!”中年男人指着保镖,毋庸置疑道!保镖一个激灵,看也不看那王风一眼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出去,生怕慢走一秒中年男人就会改变主意似的。他可是知道,在整个沪都,这个男人都是一言九鼎的!

    “啪!”

    待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中年安人一巴掌摔在了王峰的脸上!

    “混账!”

    “你看看你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在这沪都的那些我就不提了,让你去燕京读书,你却跟着那些个不学无术的渣滓厮混,给我捅了多大的篓子?”

    “怎么,前面的屁股才擦干净,这又扯着你老子的虎皮要对政府职能的公务员指手画脚了?你这话要是穿了出去,再被有心人那么一宣扬,你老子这沪都市委书记的屁股也该挪窝了!”

    男人越说越火大,本来久居上位,养气的功夫一流,平日即便在动怒也都有个度,但是今天这大早上的却在自己这个屡教不改的儿子面前失了态!

    王峰战战兢兢,被虽然被扇了一巴掌心中愤恨,可是嘴里却不敢蹦出一个反驳的字来。

    倒也是的,他能在外面风光无限,不就是有这个老子在么,现在这老子冲他发火,他是一diǎn脾气都没有!

    “这几天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杨建新,陈邦那些人那里我都会打招呼,要是让我发现你再扯着我的名义为你自己感谢什么龌龊的勾当,你就不要回这个家了!”

    嘭!

    门被狠狠的甩上,中年男人已经消失在了房间里,只留下王峰愣愣的站在那里,五个鲜红的掌印有些滑稽的刻印在他脸上。

    “臭婊子,你他妈给我等着!”

    咬牙切齿,不敢迁怒的自己的老子倒是把火气都转移到了别人身上!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