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一十二章 引蛇出洞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华夏官场上,从来都不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恰恰相反,作为空降外来的官员,不管你背后的水有多深,多少都会受到本地土著力量的警觉甚至排挤和打压。

    在众人都以为徐震北会因为紫罗兰一事处理不当而被厦门市局在原本闪闪发光的镀金履历上面污上一笔的时候,紫罗兰事件引发的一系列恶性·事件却在短时间内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

    原本公孙家召集起来的社会闲散人员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归于沉寂,那些个原本在搜寻江汉过程中动手伤过人的闲散人一个个都主动投案自首,所有在这次事件中出现的枪械火器都一一主动上交给了厦门市局,该罚款的罚款,该入狱的入狱,甚至厦门市局还因此顺藤摸瓜端掉了一个坐落在厦门岛内的下的小型兵工厂,震惊华夏!

    而这一系列的功劳和变化,没有经过的那位厦门市局一把手的手,反倒像是经有心人安排,甜头通通落到了原本还被人落井下石的徐震北的头上!

    ……

    江汉没有跟小强在回闽省,而是在厦门就和小强小杰分开,直接和陈砚观坐上了北上星城的火车。

    正月十五,在华夏也算得上是一个大日子,但是对于老槐村江家的爷孙三人来说,除了年节爷儿孙三人还象征性的聚上一聚小啜一杯外,基本上就没什么大日子可言了。

    所以江汉也没打算再回家,恰逢在火车上又接到了郑思思的电话,电话那头的郑思思说她想江汉了,让江汉过去陪她过十五!

    难得女神姐姐如此直白,江汉不疑有它,自是欣然一口应承下来。

    按理说本来他俩平日在寝室腻歪电话的时候也会有这么露骨矫情的时候,但是这一次,江汉还是听出了郑思思话语中参杂的一些别的意思,因为她说的是让江汉去她家陪她过十五!

    ……

    正月十四早上九diǎn,下了火车的江汉提了一个水果篮就和陈砚观直奔星城第一人民医院,他要去看望一个人。

    二十八楼,特护病房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口,江汉一眼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陈雪东,那个被狙击弹洞穿脑袋却侥幸留下了一条命的潜龙编外人员!

    没有要避讳陈砚观的意思,江汉直接就推门进去。

    “你们是?”

    病床前,一个满面愁容,眼角有着很深的鱼尾纹但却依稀能辨认出当年貌美的女人抬头,疑惑的看着推门进来的江汉以及跟在他后面的陈砚观。

    以往的这个时候,是没人来看老陈的,更何况这次还是两个这么年轻的后生。

    “他们是什么人?莫非是老陈的战友?不应该啊,老陈的战友怎么可能会这么年轻!”齐秀英心中疑惑。

    “阿姨你好,我的父亲和陈叔是战友,托我过来看望一下陈叔。”

    江汉随便编了一个理由,不用说他也知道,眼前这个眼圈微红的女人肯定的陈雪东的妻子。边说着,江汉把手中的水果篮给齐秀英递了过去。

    “是吗,那我在这里替我家老陈谢谢你父亲了!”

    齐秀英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丝笑意,结果江汉手中的果篮。看的出来,对于江汉的到来和说辞,这个女人并不热切。

    试问如果真是交情不浅的挚友又怎么会不请自来看望,而让一个晚辈的来,更何况,陈雪东都出事这么久了才来!

    江汉却是没心思去在乎这女人怎么想的,对着她diǎn了diǎn头后就朝着病床上的陈雪东走了过去,手上依旧还缠着绷带的陈砚观一言不发,默默的跟着江汉。

    脸色苍白,气沉滞郁,鼻子里面还插着一一根氧气管,手臂静脉上输着液,陈雪东俨然已经是一个植物人。

    被狙击弹穿脑而过能活下来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而如果想让眼前已经沦为植物人的陈雪东苏醒过来还得需要另一个奇迹,可是这个现实的世界又哪来那么多的奇迹。

    对于陈雪东,江汉谈不上厌恶,但是却也绝对没有好感。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看着眼前这个四十好几的男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变成植物人,江汉总有些于心不忍,按理说江汉不是优柔寡断多愁善感的人,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因为他那个远在燕京同样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的植物人母亲!

    念及母亲,江汉心中一阵刺痛,眼中锋机一闪右手屈成剑指,食中二指只见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银针!

    “你想干什么!”齐秀英脸色瞬间惨白,以为江汉要对他丈夫做些什么,说着就要冲上去。

    陈砚观当即跨出一步,拦在了这个女人面前:“放心,这里是医院,我们不会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他……!”说着,陈砚观瞥了江汉一眼,虽然这厮之前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他,但是这一刻陈砚观配合的相当默契:“他也是医生,中医!”

    说出这话的时候,陈砚观心里有些发虚,但是因为对于江汉的信任所以赶鸭子上架,虽然搞不清江汉这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只能信口胡诌,而他现在肯定想不到,自己竟然一语中的。

    “他?医生?!”齐秀英脸色难看而古怪,眼睛里充满了不信任,而此时江汉已经迅疾出针,落针的地方时陈雪东的额前发髻中diǎn!

    “啊!你……!“一直警惕的看着江汉的齐秀英见到江汉下针的举动惊恐呼声,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推开了陈砚观朝着江汉扑了过去!

    感应内息,玄门道印粗略小成的气韵在这时被江汉运转,粗浅的内息之力通过银针引渡化为窥探内径的契机被引渡进入陈雪东的脑颅里面!

    而就在这时,身后齐秀英的突然异动让江汉眉头皱起,右手轻轻一晃,一个太极推手的柔式就把那爱夫心切的齐秀英向后退开,让她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医院的反应不慢,心许是听到了齐秀英的这一句尖叫,门外已经想起了快速而稀疏的脚步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江汉倏尔收针,银针没入瞬间藏于指缝,消失不见。

    几乎是同一时刻,几个特护的护士和男性安保人员就冲了进来!

    “发生可什么事情?”

    “医生,快!抓住他,他刚才用针扎我丈夫,他想害我丈夫,你们快看看我丈夫怎么样了!”

    关心则乱,齐秀英刚才真的是被江汉吓到了,此刻说话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别,护士姐姐,保安大哥,误会,这是绝对是个误会,我们是这位先生战友的晚辈,家里的长辈让我们过来看看他,绝对没有恶意的!”陈砚观对着那些冲进来的护士和安保解释道!

    ……

    半个小时后,江汉和陈砚观安然的走出了医院。

    “江汉,你丫真是中医?看不出来我陈砚观还有做半仙的潜质啊!”

    之前一直不曾开口问过江汉的陈砚观在这时候终于开腔,刚才在陈雪冬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里,陈砚观可是亲眼见证了江汉这厮把那个医生唬的一愣一愣的,那些个头头是道的医学理论就连他这个书袋子听得都是有些发蒙!

    “怎么,我不像么?”

    既然今天带陈砚观来了,那么江汉也没有要瞒他的意思,要说寝室里的另外三个牲口,江汉还是最看好眼前这小子。

    陈砚观撇了撇嘴道:“早就你小子不简单,认识你大半年了,今天才发现原来以往见的都不过是你小子的冰山一角,真搞不懂,像你这样的人从哪块石头里蹦出来的!”

    江汉不接他的话茬,眉角动了动,认真道:“来帮我怎么样?”

    鬼谷先生的债要还,行癫的命还要自己去挣,在这都市江汉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想要走得远,想要成事,江汉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根基!

    不管是之前的司空暮云还是后来的箫紫萱,甚至江文轩引荐给他的陆羽,归根结底那都是别人的,而不是他自己的!

    或许闲适安逸这样的关系百试百灵,但是一旦危机这样的的牵绊就会弱上很多甚至完全消失!

    灵活变通固然重要,但更多的时候,江汉都需要活得有底气!

    江湖如此,都市毅然!

    陈砚观诧异的看着江汉,他还是第一次见江汉以这种语气和他说话,如此上纲上线,如此的一本正经郑重其事!

    虽然疑惑,但许是被江汉的情绪所感染,陈砚观当即收敛了玩笑的心思,郑重道:“怎么帮,我能帮你什么?”

    “这星城三虎一儒,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陈家儒士将星城三虎踩在脚下?”

    江汉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是第一次,他在陈砚观的面前表现出如此锋锐的一面!

    “你说什么!?”

    陈砚观一声惊呼,双眼死死的瞪着江汉,就好像第一次看见这个人一样!

    “你怕?还是不敢?”

    江汉知道他听清了!

    陈砚观直直的盯着江汉,不说话,只是眼中的震骇并未消减半分!

    他不说话,江汉就继续开腔:“老学究潜心学问与世无争,可如今这世道早就过了那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年代,有些东西要争,必须争,不然就只能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你和家里的老学究对着干这么多年了你觉得自己赢了么?你哥没有赢,你同样也是输的,然而在这星城,如果维持现状,老爷子迟早也是要输的!”

    江汉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说客,而陈砚观又是一个有着自己主见坚持的人。

    陈砚观依旧不说话!

    “呵呵!”

    此时此刻,看着神情古怪的陈砚观,江汉只能摇头苦笑。

    “我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们陈家的帮助,或者说需要在你掌控下的陈家的帮助,我这么说应该比我刚才说的这一大串虚伪的言论来得容易理解吧?”

    陈砚观这才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丫偏偏要站在你的道德制高diǎn来鞭挞我,你说你丫这样做人累不累啊!”

    说着,陈砚观晃了晃依旧还缠着绷带的手臂,笑道:“看见了么,这就是我的回答!没认识你江汉之前我觉得这世界实在是太无趣了,但是在工大遇上你小子之后,我才总觉得这世界总算还是有那么diǎn意思,所以……!”

    陈砚观灼灼瞥了一眼江汉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出来。

    江汉笑笑,也不说话,作为男人话都到这份上了,再说那就多余了。

    “刚才那男人什么情况?怎么看你小子好像挺在意的样子?”

    “不是为我,却是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对不起他,虽然他让我吃了很大一个哑巴亏!”

    陈砚观皱眉,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还有救么?”

    “如果是我,无力回天,但如果是她,那就不知道了。”

    江汉神色一黯。

    “我要去找我媳妇了,陈砚观你丫从哪来的可以滚回哪去了。哦,对了,千万别和你哥说你手上的伤是刀伤!”

    说完,江汉看也不看陈砚观一眼,就把他丢在医院门口,大步向前。

    看着江汉远去的背影,陈砚观这厮就像是玩弄过后被基友抛弃的怨妇一样,咬牙切齿:

    “妈的!”</>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