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零三章 装麻袋丢进闽江去喂鱼!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魅惑双瞳寒芒闪耀,一脸严霜!

    饶是以箫紫萱女王般的养气功夫也是被江汉这一声大妈震的是七荤八素,当场就破了功!

    虽说这箫紫萱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可是人家不仅天生丽质而且保养得当,眼前这身装扮更是气场十足,说她不到三十都极都有人信,而她自己虽平时也常兀自感叹岁月催人老,但是每次只要一照镜子她就仿佛自己依旧是二十七八年华正好的模样,江汉的这声大妈无疑是打破了她平日顾影自怜的所有幻想,甚至此刻她还在心中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难道在这些后生的眼中自己真的有这么老么?!

    “你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说话么!”箫紫萱在对江汉笑,可是无论是近在咫尺的小强,还是无论何时都紧紧跟在江汉身后的陈砚观和小杰夫妻俩都是赶到了一阵冷冽的肃杀之气,这女人久居上位积攒威势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旁边那个此时满脸是血的邹胖子更是浑身一哆嗦!

    此时那些砸紫罗兰的精炼汉子几百号人已经浩浩荡荡的干完活计从里面杀了出来,也正巧赶上了这么一幕,或许是感受到自己老板的怒火,当即两三百号人将江汉包括箫紫萱在内的江汉等人团团围住!

    围观群众当即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一个个都是在那群精炼汉子杀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倒退了几十上百步,远远观望!

    江汉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这样的场面又怎么会镇得住他!

    “我这不是再在跟你说话么,至于你,大妈!我没兴趣也没必要知道你是谁!”这一次,江汉更加肆无忌惮,大妈二字咬得极重!

    箫紫萱白皙的双腮蠕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紧咬银牙,鼻尖呼出得热气都是夹杂着一丝怒火,这个之前气场十足的女王范被江汉两句大妈就彻底破了功!

    “诶诶诶!!萱姨,萱姨,误会误会!都是自己人,这是干什么呢!”

    小强这厮刚才也是被江汉对箫紫萱的那句大妈给震慑的不行,此刻后知后觉眼见剑拔弩张了它擦恍然惊觉一步跨出挡在了江汉的前面,干起了和事老的活计!

    这厮倒还真不怕江汉吃亏,就他所知的江汉的战斗力,别说是这几百号拿着精钢棒球帮的汉子,就是都换成唐刀江汉这厮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他是怕江汉这厮没轻没重等下伤害到他的萱姨自家人伤了和气就不好了。至于江汉心中的思量,这个直来直去的虎逼一概不知!

    “嘶!”女人看了身前的小强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后,脸上的神色这才稍微好看diǎn。

    “看在小强的面子上,你说,想怎么解决!”

    江汉笑笑,也不管那女人的脸色有多难看,径直走到那个依旧还跪在地上的邹胖子面前蹲下,玩味道:“我们的车子是你砸的?”

    鲜血模糊覆盖了整张脸,已经看不清那胖子此时脸上是什么表情,只知道此刻他整幅身子骨都在颤栗!

    “是…是我!”哆哆嗦嗦,倒也没说假话,因为车子本来就是他派人砸的!

    江汉笑笑:“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别人有这个意思转手让你去做的?”

    “是我自己的意思!”这一次他说话顺畅多了,没办法,替人背锅的结局肯定会要比道出实情的结局好得多!

    “你确定?!”江汉刚才漫不经心的态度瞬间一冷!

    胖子将心一横:“之前不知道公子的身份,他指着我的鼻子骂让我很不爽,所以我就想着恶心一下他,就叫人你们的车给砸了,就这么简单!”

    “真是一条好狗!”江汉眼神瞬间变得犀利,出手无声,入手无痕,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里离他最近的那个精炼汉子手中的棒球棍就悄无声息的到了他的手中,没有丝毫犹豫,江汉嘴角微掀迅雷不及掩耳的扬起了手中的棒子狠狠的砸在了眼前胖子的左臂肱骨上!

    咔嚓一声,在众人还未惊醒的时候,那胖子的上臂肱骨就已经被江汉一棒子敲断了!

    尖锐哀嚎,胖子握住断裂的左臂患处,不断的在包围圈中在众人的脚下痛的来回颠簸滚动!

    除了陈砚观,场中所有人都傻了!

    那女人的双臂还被小强摁住,可是眼睛已经瞪成了铜铃,满满的都是震惊和怒火!

    “他怎么敢?!”

    小强这次倒是反应极快,一把就抱住了几欲暴走的箫紫萱,他倒是立场坚定的坚决维护江汉!

    “萱姨,萱姨,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没必要因为一个牲口伤了和气!”

    箫紫萱愤怒,但她养气的功夫着实不一般,这一刻眼中的怒火竟是逐渐收敛,脸上的诧异逐渐消失,未消片刻竟是回复了平静冷冽,但是此时她给众人的感觉却越发危险!

    这一刻她才算是真正开始正视江汉的存在了!

    她不是俗人,在这名利场黑恶场上混迹多年她修炼出来的可不仅仅是这幅女王般的气度,还有一副刁钻狠辣的火眼金睛,深处劣势还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出手动自己的人,眼前这小子不是傻??逼那就真的是无所畏惧想要出一口气,更重要的是,小强竟然还对他如此维护!

    “人你也打了,问题也弄清楚了,是不是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箫紫萱的声音很平静。

    江汉笑笑,刚想说话,却听到江汉身后的陈砚观道:“既然死撑想要做狗腿替人背锅,那就要有被打断腿的觉悟,所以,一只手怎么够!总该要让他知道,到底是砸车时更爽快,还是被打断腿的时候更痛快!”

    说着陈砚观走向江汉,每走一步都像是有着一股子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读书人的伟岸风骨与气魄。

    江汉笑笑直接把手里的棒球棍递给了他,陈砚观二话不说用那只完好的手接过,众目睽睽下高扬举过头dg!

    旁边一名精炼的汉子还想阻止,却被江汉一脚踢翻在地,其他的人还想上前,而此时陈砚观手中的棒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躺在地上哀嚎的邹胖子的右腿上,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包围圈中和圈外的每一个人耳中,诡异而瘆人!

    这一刻,场中死一般的沉寂,那邹胖子有已经被陈砚观这狠辣的一棒子生生震疼晕了过去!

    ……

    江汉陈砚观小杰夫妻俩全身而退,至于小强更无二话,那女人在陈砚观接过棒子敲第二棍的时候出奇的平静,甚至还在周围的黑衣汉子想要扬棒出击的时候平静阻止了!

    小强说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她还真就一脸平静的放江汉等人走了,再无二话,诡异而离奇!

    看着讲汉等人上出租车离去的背影,那胖子邹经理别两个黑衣汉子驾着腋下拖到了箫紫萱的面前!

    “是谁?”箫紫萱脸色煞白。

    “董董,事长,是我自……”

    邹胖子微弱的话语断断续续的还没说完,箫紫萱拍的一巴掌就掳在了他的脸上,溅起阵阵猩红血水,可女人毫不介意也不嫌脏!

    “我再问你一遍,是谁?”

    “嫂嫂子,真的是我……啊!”这一次箫紫萱直接一脚,尖锐的高跟底部直接嵌进了邹胖子脚上的断骨处!

    “想要玩手段耍心机,先看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个脑子!来我这紫罗兰能干出这样不上台面下作行径的废柴除了公孙家的那一位还会有第二个人么!”女人一脸寒霜,咬牙切齿,刚才积攒的怒火这一刻尽数都发泄到了自己这个大堂经理的身上。

    “还有,下次要是再敢叫我一声嫂子,不用我动手,刚刚那个敲断你一只手的年轻人若是知道了也会直接把你装麻袋丢进闽江去喂鱼!”</>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