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零二章 再悲凉的虎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百零二章再悲凉的虎人,一辈子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而他们身后的这几位穿着便服正装的警察同样脸色难看,既然这时候在这个diǎn能和这位徐局站在一起的,无非就是一荣俱荣一陨俱陨的同船蚂蚱,可是他们也不傻,眼前的境况,也没谁想要一股脑的就冲上去制止,不要说他们现在身无长物,即便就是平素手里有枪,就这么几个人要上去和那些几百号的凶煞汉子对峙明显不明智,要是不出事还好,一旦那些个砸红了眼的汉子没轻没重给你头上敲上那么一棍子,你到时候找谁哭去!

    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小王不敢怠慢,因为喝了些酒,他有些颤巍的掏出手机刚想打电话,而就在这时,一道风驰电掣的车影从远处疾速驶来,接着听到一声尖锐的车轮刮擦地面的刺啦声,一个绚烂的漂移后一辆嚣张的黄色兰博基尼就稳稳的停在了他们警车的后面!

    一些原本就注意着这徐副局长动向的有心人早就就注意到了这辆黄色的兰博基尼,顿时发出阵阵惊叹!

    兰博基尼的剪刀门被从里面打开,首先从车上迈出来的是一条穿着银色高跟裹着黑丝的大长腿!

    而当里面的人完全钻出暴露在大众目光下的时候,周遭是一群男性牲口倒吸冷气的声音!

    烈焰红唇发髻高挽,大气的紫色锦袍彰显着身材的前凸后翘,未涂脂粉却一脸的冷冽与娇艳,加上身后那辆嚣张黄色兰博基里的衬托,这是一个气场十足的高颜值女王!

    徐震北见到这个女人时当即心中咯噔一下,铁青的面色当即黑了几分!

    他认识这个女人,正是这家紫罗兰的老板!

    女人脚下的高跟猜的噔噔噔作响,气度优雅的朝着徐震北走了过来,虽然是紫罗兰的老板,可是到现在为止她都还没有正眼瞧过那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的紫罗兰!

    “徐局,新年快乐!待会再跟您叙旧,我这边先还有一位晚辈需要给您引荐一下!”

    女人对着徐震北淡淡一笑,也不管徐震北什么反应,就已经从容的从他身前走了过去,宠辱不惊气度不凡,没有露出丝毫巴结阿谀的意思!

    徐震北皱了皱眉,看着女人的背影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喊出声来。

    江汉看着那个气场强大的女人正朝自己这一拨人走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隐隐猜到这应该就是小强这厮电话里的萱姨了!

    果不其然,还不等那女人走过来,小强那张麻花连就已经笑成了一朵跟在风中凌乱的狗尾巴草一样,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拽住那女人的光洁的手臂轻轻地摇晃,故作腔调腻腻的叫了一声:

    “萱姨,你真好!”

    江汉头皮一阵发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只觉得胃内一阵翻江倒海,心中恶心道:“这牲口是在撒娇?!”

    再看看陈砚观,还有小杰和他女朋友的表情,都是看着小强这厮伟岸的背影在那个小他好几号的气质女王面前撒娇的模样眼睛瞪得老大,下巴掉了一地!

    女人也不生气,反倒是柔媚的眼中出现一丝详蔼的暖意,不过还是故作生气的白眼嗔道:“臭小子,这下你满意了?”

    “嘿嘿,满意满意,我就知道萱姨对我最好了!”说着小强这厮竟然还恬不知耻的把他那硕大的榆木脑袋往那女人肩上靠!

    “噗!”想到这厮以往的做派,陈砚观江汉小杰等人已经作呕了。

    “这孩子!”女人一脸无奈笑意,轻轻的拍了拍小强的脑袋。

    “走,带你去见一位长辈!”

    说着,女人拉着小强的手,就朝徐震北走了过去!

    “徐局,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家里的一个晚辈小强,小强,这是咱厦门市公安局的徐局,叫徐叔叔!”

    “你好,徐叔叔!”对于这女人的话这小强这厮倒是言听计从,并且一改往日粗狂的做派,很正经客气的朝徐震北伸出了手!

    徐震北皱眉,对这女人的心思有些猜悟不透,象征性的和小强握了握手后他一脸凝重的望着女人道:“萧总,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还请你全权把这件事情交给我们警方,不要私下以别的途径解决!”

    这时候,徐震北哪来的什么心思去结实这女人介绍的晚辈,他能做的就会尽量表现出警方足够的诚意,将眼前紫罗兰的恶性·事件造成的恶果降到最低,希望这女人不要因为一时之气做出什么恶性的决定才好!

    箫紫萱不可置否的对徐震北淡淡一笑,云淡风轻道:“徐局说的可是眼前我紫罗兰的事?”

    跟在后面不远处的江汉陈砚观同时一愣!

    “正是!”徐震北字正腔圆!

    “特警马上就到,当时候这些暴徒绝对一个都跑不了,一定给萧总你一个交代!”

    箫紫萱和小强的脸色同时变幻,小强这厮脸上是担忧,而箫紫萱这女人脸上则更多的是故作姿态的诧异!

    “徐局,我想你是误会了!”她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不远处正乱作一团被砸的不成样子的紫罗兰,波澜不惊道:“因为紫罗兰的设备老旧已经很久没翻新了所以我特地叫来了一个几百人的工程队来帮我做装修前的处理,这件事情本来我早就通知下去这一个月都是要歇业装修的,可是下面的人执行不力,才导致了眼前的窘境,难道徐局没发现,他们不仅仅只是在拆卸紫罗兰的老旧陈设,还在组着着我紫罗兰的会员有序离开么?”

    箫紫萱似笑非笑,脸不红心不跳!

    而听到这话,还依旧挽着她白皙胳膊的小强当即脸上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看起来这厮事先竟然完全不知道紫罗兰其实就是他眼前萱姨自己的产业!

    江汉和陈砚观更是当即倒吸一口冷气!

    “萧总你的意思是你自己来叫人砸的自己的店?!”徐震北一脸错愕和震惊,他实在有些弄不明白眼前这黑寡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莫非这是他们这些有钱人的恶趣味?”带着心中的巨大疑惑,他灼灼的看着眼前这个气质少妇,似乎想要在她的脸上捕捉到diǎn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不过很可惜,饶是以他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练就的毒辣眼光,也并未看出丝毫端倪!

    徐震北身后那些个公安人员更是一个个面面相觑,陈砚观捅了捅江汉的腰,似有所指的瞥了一眼那个气质不俗的箫紫萱,眼光在她和小强的身上的流连,似乎是在用眼神和江汉说着什么!

    江汉微微摇头,一脸沉静却什么也没说。

    “呵呵!”箫紫萱对着徐震北优雅一笑,削葱根般的右手狠狠的在小强的腰上掐了一记,当即就让一脸震惊想要开口说什么的小强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徐局,怎么能说砸呢,之前我就跟您说过了,这些人是我找来帮我做紫罗兰装修前的处理的,况且您也看到了他们仅仅的清除我店面的废旧设备,并没有做任何伤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的事情,所以我向您保证,您之前的所认为的绝对是个误会!”谈吐自然神色淡定,自始至终这女人清冽的目光都是好不怯场的和徐震北灼灼的拷问目光直接碰撞,没有丝毫的退缩!

    徐震北沉默,眼神似有若无的从小强的身上扫过,随即皱眉清冷道:

    “既然萧总都这么说了,那也不好在多说些什么,不过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你可要为你刚才说过的话负责!”

    “徐局放心,在这厦门我箫紫萱虽是一介女流,但是说句不羞臊的话,朋友们都知道大家都我说话也算是一口唾沫一个钉,说出去的话也从来都是负责的!”这一刻,箫紫萱的精致柳眉翘了翘,额间闪过一丝锋气,女王的气场初露端倪!

    “哼,这样最好,只不过徐某还是提醒萧总一句,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骨子里到底是什么脾性,也没心思去猜,不过凡事不要做的太过,最好不要给政府惹麻烦,不然一棒子砸下来,可是不分亲疏贵贱的!”

    说完,徐震北也不看那箫紫萱什么脸色,招呼他身后的几位同仁下属转身径直上了警车!

    望着箫紫萱紫色华袍气质背影和小强亲密挽在一起的背影,江汉脸上的神色有些莫名!

    他忽然有些明白眼前这个被小强亲昵的称作是萱姨挽着手臂的女人是谁了,眼中锋机一闪,江汉以一种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呢喃道:

    “即便再悲凉的虎人,这辈子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更何况还是籣帝青横跨黑白两道的巨鳄!”

    (本书q??q群:3403835有在跟书的朋友,期待你的加入!)</>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