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九十三章 卸磨坊!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九十三章卸磨坊!

    正月十一,当籣家古堡遇袭事件后续余波还在闽省蔓延的时候,江汉小强陈砚观三人已经再度踏上了去厦门玩乐的行程。

    本来江汉是拒绝的,毕竟籣家碰上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又算是捡到了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要是在这时候再把人家的儿子拐去玩乐,怎么都有diǎn说不过去。

    但是让江汉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就是他那个便宜师姐司空暮云,说江汉大老远的从湘南过来在他们家碰上这样的事情已经是招待不周,如果就这么回去的话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所以执意要求儿子小强继续之前的行程。

    表面上的说辞江汉无法辩驳,但是他清楚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只怕是有些东西不想让小强看到,也对,就江汉目前看到的小强拉说,也确实有些不成器,至少还没有表现出足够的魄力能让司空暮云对他抱有足够的信心!

    而小强这货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不仅不自知,竟然也是附和应承起他妈来,全然没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和该有的谨慎,还是那副没皮没脸没心没肺的的样子,好似之前的祸事完全不存在一样。最后这厮还拿小杰说事,说什么人家小杰早带女朋友在厦门等了好几天了,你丫就忍心放他鸽子?

    只不过最后让江汉拿定主意的还是肩上缠着绷带右臂吊在胸前脖子上的陈砚观的一句:不管你们去不去,厦门我是一定要去的!让江汉彻底打定了主意。

    自从那天他们一起被袭击一个个拿刀开过锋见过血后,陈砚观回来就撕心裂肺的吐了一场!这几天更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原本活泼开明还有diǎn小贱的他这几天变得沉默寡言,很少说话,甚至原本那股子书卷气也似乎被他刻意的用收敛掩盖,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有些凛冽的锋气!

    江汉也说不上来这种变化到底是好是坏,他只是隐隐有些担忧,还有一丝丝歉疚。

    ……

    依旧是小强开的车,因为捷豹在不久前的袭击中被损毁的不像样子已经拖回上海华夏分部进行报备维修了,小强这厮本来是想着在籣家的地下车库里直接换一辆黑色宾利的,却被江汉和陈砚观坚决的拒绝了,小强没心没肺,但是江汉和陈砚观心里清楚,树大招风!既然是单纯的去玩去放松的,实在没必要招摇,最终左挑右选最后两人选中了一台供籣家安保人员进出的标配,一辆款式还不错的黑色普通大众。

    起初小强这货还不愿意,虽然他也觉得宾利不适合他这种有血性有朝气的汉子但是这大众也是在太寒酸了些,但是在被江汉和陈砚观一顿暴揍之后这小子终于是心里不情不愿的座上了驾驶室!

    现在的小强还真有些怵江汉。

    主要是那天杀手来袭时江汉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太骇人,七八十号拿着唐刀的杀手,就连他籣家杀人不眨眼老管家祁连豹都差diǎn殒命,可是江汉最后硬是一人独挑,把那些人全都放到了不说自己还是毫发无损,甚至到最后小强都没发现这小子身上哪里沾了太多血迹!

    小强这几天从他妈的话里还隐隐猜测到,那天晚上在他家里更加凶险的情况也都是被江汉这小子一一化解的,真的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整的跟武侠片里的绝世高手一样,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惊骇归惊骇,小强这小子还真没有因此高看江汉一眼,一如那次他和江汉一起去星城见到了能让他一向眼高于dg的太子妃母亲都赞不绝口的秦牧风而没有在态度上对江汉有什么改观一样,这厮只是在心里自恋的以为是自己慧眼识人,交了一个好兄弟。不过该有的畏惧还是有,毕竟对于一个能单挑七八十人的怪胎,普通人谁见到都会发怵的!

    车子下了高速赶到厦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diǎn,虽然是一辆普通的大众,但是小强这牲口一路上还是不停炫他骚包的车技,让江汉无奈的同时又忍不住不停的对他翻白眼表示鄙夷,但是心里却在想着,自己是时候去学个驾照了。

    下了高速之后小强这货就马不停蹄的驱车直往厦门岛内赶,说什么带江汉和陈砚观去吃好东西,为晚上的活动夯实一下基础,并且神色离奇且暧昧的扫了一眼陈砚观和江汉那毫不起眼的身板,一脸嫌弃鄙夷的模样,看的江汉和陈砚观是一头雾水!

    ……

    “‘卸磨坊’?小强这就是你说的带我们来夯实基础吃饭的地儿?”

    在一家颇为豪华古色古香的店面外,江汉抬头望着店面上黄橙橙金灿灿的匾额上写的‘卸磨坊’对身边的小强问道。

    “是啊,你猜猜,这店的主打招牌是什么?”小强这厮一脸的得意,好似是知道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

    “嘁!”不等江汉说话,肩上缠着绷带一只手吊在胸前的陈砚观就冷冷的扫了小强一眼,鼻子里哼出一道极为不屑的声音。

    “陈砚观你丫看不起我咋地,你丫要是知道你就说说说,这店主打招牌菜是什么!”

    陈砚观一脸冷傲,神色愈发鄙夷:“我看你丫就跟这家店主打的招牌菜就是一个操性!”

    说完陈砚观迈开步子就往店里面走去,看也不看身后一脸褶子脸色难看的小强!

    “我靠,陈砚观你他娘的怎么还骂人呢!江汉你说这小子是真知道还是装知道?”小强面色难看,一脸希冀的看着江汉,似乎有些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找找个机会能卖弄一下,怎么就不给自己表现的机会呢!

    江汉瞥了他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幽幽道:“小强啊,虽然我知道你家有钱有势,但是古人诚不欺我,他们说过的有一句话绝对是真理!”

    “什么话?”小强一脸的不解。

    “人丑就要多读书!”

    说完江汉将头一扭,也是和陈砚观一样,只留给小强这货一个孤傲的背影转身进店。

    “我操,这话什么时候成古人说的了,你丫这是变着法骂我呢,有你俩这么当兄弟的么!”

    小强又是委屈又是气氛,骂骂咧咧的叫唤了一声也是撒开脚丫子追了上去。

    ‘卸磨坊’!

    但凡有diǎn文化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肯定是个吃驴肉的地方,卸磨杀驴嘛,就是江汉这个打小没上过几天学堂的人都猜得出来,更何况是陈砚观这个是在书香文化的熏陶中成长起来的书袋子了,小强这货还想着在他的面前卖弄,真真的是自取其辱啊!

    不过这家店的老板倒也算是个妙人,‘卸磨坊’这样意趣的店名虽然看着简单,倒也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到的。

    在卸磨坊一间雅致的包厢里,江汉和陈砚观推门进去,见到了快一个月没见的小杰还有一个模样清秀的女陌生孩子。

    “江汉,砚观你们来啦,小强呢?”

    小杰当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灿烂的笑容和江汉陈砚观打着招呼。

    相比于江汉第一次在寝室遇见他,这个一看就知道是农村贫寒出身的小子经过半年大学生活的历练已经开始逐渐褪去最初的那份腼腆,加上寝室有小强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每日熏陶,还有以往陈砚观的或多或少的花式教导,这个农家大男孩逐渐显露出了腼腆褪去的男子气概。

    江汉心头一动,心下当即是有了一个打算。

    “砚观,你的手这是怎么了?!我记得放假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触及到陈砚观肩膀上的绷带和吊在脖子上的右手,小杰脸上的笑容收敛,一脸关切担忧的望着陈砚观。

    陈砚观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淡淡道:“过年的时候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什么大事!”

    “他丫能有什么事,他这是撸串的时候频率太快手臂超负荷运转导致的后遗症!”

    人还没见到,小强这货的声音就从包厢门口传了进来,不过等他走到里面时表情明显噎了一下,有些讪讪的对着小杰道:“不好意思,一时忘了还有个姑娘在,以为就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这姑娘是,小杰不准备给哥几个介绍介绍?”这货故意搀科打诨化解尴尬,明知故问道。

    陈砚观横着眼睛瞥了一眼小强,倒也没真在意,那天他在医院包扎上药的时候小强这货在旁边比谁都着急,比谁都内疚,这一diǎn他是知道的,只不过这厮实在为刚刚自己骂他蠢驴在无伤大雅的打击报复而已。

    “对啊,小杰,不准备和我们介绍介绍这位姑娘么?”江汉也是同时开口道。

    “噢!”小杰担忧的瞥了一眼陈砚观肩上的绷带,随即一脸歉疚的笑意,轻轻的把一早就站了起来脸红红的清秀姑娘拉了过来:“这是我女朋友萧韵音,韵音,这是我寝室的几个哥们,这是江汉,这是陈砚观,他们都是湘南的,这个是我们闽省的小强!”

    “你们好!”

    眉清目秀,瓜子脸白白的眉目齐整,此时脸红红的颇有些拘谨的一一和江汉等人握手,虽然算不上大美女这个级别的但一看就是秀外慧中的良家,听说小杰和他高中就在一起了,还别说两人的气质还真的挺配!

    因为有小杰的女朋友在,小强这牲口本来想diǎn个全驴宴的心思被咽回了肚子里。

    不过在众人将菜单都过了一遍后,这货在别人都没怎么注意他的时候这厮又偷偷的在后面加了三份雪糁驴鞭!</>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