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八十八章 什么是兄弟!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论车里面还剩几个人都做了!手脚干净些,麻溜些!要快!”

    在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人发号施令下,车外围住捷豹的剩余四五十人当即一个个拔刀出鞘,杀气腾腾的朝着捷豹冲了过去!

    “江汉!”

    陈砚观的拳头紧攥,脸色难看到了极diǎn。他以前不是没打过架,但是眼前的场景很明显已经不能用单纯的打架斗殴来形容了,他修养家世再好,终归是个人!

    “怕了?”

    江汉面无表情,也没有动静,甚至没有看陈砚观一眼!

    “怕!怎么能不怕,你丫难道不怕么!”

    胸中有丘壑又如何,架不住人家命大。

    有时候我们知道自己大不了一死,可是心里还是会怕,陈砚观不是他爹陈学究,胸中万象浩然正气,俗世无惧;他也不是他哥哥陈砚殊,见惯风浪,心性坚韧到泰山崩于前还能很好的隐忍自己心中的那抹恐惧,他只是陈砚观,一个家世不俗却也普通的大学生而已!

    怕就是怕,不逃避不瑟缩,他只是说怕,但没说要躲,赤诚一片倒也难得!

    “因为不想死所以怕,所以决不能因为怕而等死,有人曾教导我,如果有人想要你的命,即便打不过,也要攒着一股劲从他身上撕咬下一块血肉来尝尝腥味,若是能侥幸同归,那也就不亏,若是能最后能落个你活他死的局面,你也就算是赚了!”

    “乒乓!”

    捷豹只是普通的捷豹,前面的十多号人已经蜂拥而至,一刀斩下去,捷豹车窗玻璃当即崩碎,凛冽的刀锋从江汉眼前闪过!

    江汉终于动了,也懒得再开车门而是猛烈的一脚踹出,饶是三百来万华夏币的捷豹也是被他掀翻了车门,刚才那个用刀劈砍车窗的黑衣大汉连同那变形的车门一道飞了出去!

    “不想死就要他们的命,即便不想杀人却也绝不能等死!”

    江汉抄起地上一把跌落的唐刀甩给陈砚观,人已经消失在了车内!

    乒乓!

    连续的几声玻璃破碎声响起,自此捷豹已经完全通风透气了!

    陈砚观牙关紧咬,紧紧的攥住刀柄,脸色涨得通红,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开始沸腾!

    对他来说,他不过是应邀来闽州游乐,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可是,没得选!

    目眦欲裂,双目通红,两边的车门已经都已经被打开。

    “呀!”

    或许是为了给自己壮胆,陈砚观一声怒吼嗥鸣,学着江汉的模样,朝着右边一脚踹了出去。

    他学过散打,自己更是苦心钻研过,双手和腿上的力量本就不弱,这一脚下去虽然没有江汉那么夸张,但是车外一个毫无防备的黑衣男子还是当即被他踹翻在地!

    一下就钻了出去,手起刀落,一刀划过了那黑衣男子的脖颈!

    没有刻意为之,下刀的时候陈砚观甚至闭上了眼睛,但是却一刀致命,躺在地上的那人只动弹了一下,脖颈喷勃而出的血液就溅了陈砚观一脸!

    胃内一阵波涛汹涌,一股强烈的作呕感觉剧烈的抨击着陈砚观的感觉神经!

    “我杀人了!”

    陈砚观脸色惨白,这一刻他才如此清晰的体会到,这真的不是学校学生间的厮斗打架,更加不是街头巷尾混混们的缠斗,这是堪比战争的地下世界的屠杀!

    这是一个陈砚观一直都知道,但是今天还是第一次接触的全新的世界。

    “妈的,剁了他!”

    或许是因为陈砚观的出场太过彪悍,刚刚那竟让周围的人有了片刻的错愕,他们很难相信这样一个面向稚嫩的学生竟然有胆子下刀子!

    陈砚观面色一寒,既然已经下了手,那就再也不婆妈,他不想死!

    强忍着那股子反胃的作呕感觉,陈砚观挥舞着手中的唐刀,堪堪避开了一轮五六个人的刀劈轮砍!

    他会散打,但是却不会玩刀,在他手里的那把唐刀也仅仅只有一寸长一寸强这一丝丝粗浅的作用而已,而操蛋的是,这些人跟本就不是普通人,那天晚上和小强一起打群架的时候他能一脚踹翻一个篮球队的大高个,但是眼前这些手握唐刀的家伙随便挑一个出来都不是他陈砚观能轻易对付的,所以仅仅是一个回合,他身上就已经多出刀伤!

    甚至肩膀上的一道,深可见骨!

    “麻利些!”

    冰寒的声音响起,四五个人再度同时挥刀角度刁钻的砍向陈砚观。

    江汉皱了皱眉,他虽然同样身处战团,但是却一直密切的关注着陈砚观的动向,或许小强可以不管不顾的放下二人离去,但是他却不能置陈砚观的生死于不顾,那不是江汉的格局!

    而他也更多的希望陈砚观在这次的事情中能更彻底的认识一下这个世界肮脏的一面,更希望他能有所成长!

    自从上次龙魂铭牌的失利之后,江汉就深刻的意识到在这茫茫都市他必须有自己的根基和班底,而陈砚观就是他看中和想要培养的人之一!

    一拳放倒了身边的一人,江汉抬起了手中的刀,一记惊鸿游龙引手中的刀就要掷出帮助陈砚观解除危局,但是很快他又放了下来!

    “去你-妈的,老子的兄弟也是你们这些鳖孙能动的!”

    被祁连豹拖着跑出去的小强又回来了,出现在了陈砚观的身边,一刀就把一个毫无防备想要对陈砚观出刀的黑衣大汉砍翻在地!

    众人皆是一惊,暂时放过了陈砚观调转刀锋朝着小强逼去!

    “少爷,快走吧!”

    祁连豹满身是血,除了有些是那些黑衣大汉的,他自己身上也被人留下了不少刀口子!

    传闻当年祁连豹虽是刺客却有以一敌百之功,奈何架不住年老体衰,又没有内家高手的气韵,靠的纯粹是外加高手的狠劲与老辣,更何况还要拖着小强这么一个累赘,此刻他已经是有些强弩之末的味道了!

    “要走你他妈就滚,老子不能放下自己的兄弟一个人跑路,更何况他们都他妈是我招来的,不把他们完完整整的送回学校,老子这辈子都没脸见人!”

    祁连豹满脸一刀砍翻了一个黑衣人后满脸惊骇的望着这个平素里对自己异常恭敬的少爷,眼中都是不可思议!

    “少爷,你糊涂啊!什么是兄弟,像我和你爷爷那样败能一起韬光养晦,赢可一同君临天下,饿了可以同食一块膜,困了可以共睡半张席,战场上还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才称得上是兄弟!你们这是什么?能饮同甘富贵酒,难食落魄凄苦茶的只能是逢场作戏的可笑玩意儿!走吧,少爷,听老夫一句劝,太上皇和太子都不在了,籣家可以没有皇妃,但是籣家不能再没有你啊!”

    “放你-妈的狗屁,你他妈怎么知道我们不行,老子今天还就和他们战场背靠背生死与共了,老东西,你要是怕死趁早滚吧,别在这带着忠义的帽子又打着怕死的幌子给我爷爷和父亲丢脸!”

    小强脸色涨得鲜红,手中握着的一把唐刀更是卯足了劲一刀切翻一个黑衣人后,眼睛死死的瞪着那祁连豹一副血性要吃人的模样!

    虎父无犬子,这一刻的小强倒是体现出了几分父辈们的血性!

    祁连豹老脸涨红,就算是老主子籣第周在世时也没有这么辱骂过他啊,今天被小他两辈的小强如此唾弃,要说心中没有气,那纯粹是扯淡,树要皮,人要脸,人愈是老,活得不就愈是一张脸么!

    “诶!也罢也罢,老了,老了,太上皇,看来豹子真的是老了!年轻人的思想悟不透啊”

    似乎是认命了一般:

    “小崽子,在我身后藏好了,既然少爷如此看重你们,那我今天就愚蠢一回,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让这些玩刀的小辈碰你们一根汗毛!”

    见到这一幕的江汉眼前一亮,心中一直憋着的那一口浊气终于是缓了过来,想着今后肯定也是要对小强重diǎn照顾了!

    要说江汉这边,三十多人的合围他这里分来了大半,可是对他而言并没有过多的压力!

    虽然都是些身手不俗的手上占有血腥的杀手,但是论起冷兵器,江汉自涉足都市以来还真没怕过谁!

    一柄唐刀在手,江汉如虎添翼,他会玩刀,曾经教他刀的师傅虽然不是剑痴刀圣这样江湖变态却也是一位刀道造极的宗师!

    旋转翻飞,手中的唐刀沉而不浮,重而不滞,即便是玩刀的大家看见了也必定会赞叹江汉一声好俊俏的功夫!

    脚下步子行走灵活而飘逸,江汉就这样犹如狼入羊群,数步杀一人,一直向着陈砚观和小强那边靠了过去!

    “小辈,好俊俏的功夫!”

    祁连豹心中震撼,忍不住对着江汉一声由衷的赞叹,此时江汉已经退踞到了他们的身边!

    四人背靠背,周遭合围的还有将近五十人!

    祁连豹身上已经处处是伤,小强身上亦是有着轻微的刀伤,而陈砚观身上一道肩膀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更是触目惊心!反倒是江汉,吃了衣角略有破损外,可称得上是完好无损!

    “就凭这你这一手俊俏的刀法,老夫之前用刀威胁你的话语就是托大了!”

    “前辈自谦了,晚辈手上功夫是不错,但是论起江湖阅历,和前辈差了可不是一星半diǎn,只不过,前辈的思想观念还需得与时俱进才是!”

    虽然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是江汉还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眼里揉不得沙子,说起来更是不含糊!

    “哈哈哈哈哈!老夫厮杀半生,今天倒是被两个小辈教育了!”

    祁连豹紧紧的握住手中短刀,哈哈大笑。

    对他这种人而言,一寸长一寸强是全然不适用的!

    “小辈,老夫求你一事可好!”

    “前辈如果是想说你要是有什么意外让我照料小强一把的话,那就不用求了,这本就是我分内的事情,也正好让你瞧瞧,我们到底是不是可以在战场上交付后背的兄弟!”

    江汉声音不大,却句句沉稳,字字诛心!

    祁连豹虎躯一震,心中满是惊诧!

    “好,既然如此,那老夫即便是死也无憾了!”

    说完,祁连豹脸上红光一闪,他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那个热血沸腾的硝烟舔血的年代,他手中的短刀一晃,竟是主动朝着周遭凶光隐隐早已经跃跃欲试的众杀手冲杀了过去!</>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