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八十七章 静观其变!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八十七章静观其变!

    捷豹这时候剧烈的颤动,因为小强不看前路,已经开始在路上打滑!

    “你闭嘴!你以为你是谁,你他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老子最讨厌你他妈每次都是一副不咸不淡的冰块脸,我忍你很久了!”

    小强这厮终于爆发了,江汉所言字字不差,并且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戳中了他的痛处!

    当年在沿海四省权倾一时的太上皇籣第周是他爷爷不假,十年前闽省威名赫赫的太子籣帝青是他父亲也没错,而如今华夏十大杰出民营企业家之一的皇妃司空暮云是她的母亲更是如假包换,至于他是孬种,仔细算来,江汉说的也并不无道理!

    看他一身草莽痞气,要说他是道上混的吧,不过是少年时期小打小闹出了事还得司空暮云给他擦屁股的那种!你要说他在学术和商道有所建树的话那更是扯淡,要真是那样,他又怎么可能沦落到湘南工大那样的地方去!

    “你们两干什么!车!小强,开车啊!江汉,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车子颤动得愈发剧烈,走出的轨迹更是歪歪斜斜,侧弯的幅度越来越大!

    “怎么,说你是孬种难道说错了么!”

    江汉的声音有些冷冽,或许是因为自己母亲的缘故,他对此时的小强很不满,他很生气!

    “江汉,我操-你姥姥!”

    砰!

    小强的另一只手也豁然松开了方向盘,猛地朝着江汉的脸砸了过去!

    小强惯性出拳时向右刮擦到了方向盘,失去控制的车子当即向右侧猛烈侧弯,而此时正处于高架桥上,若是冲出了护栏掉了下去,后果很难想象!

    “妈的,你俩是不是有病啊,干什么这么玩命!”

    陈砚观有些慌了,对着前面的两人咆哮道!

    江汉瞳目一凝,一只手瞬间上举,准确无误的再次捏住了小强挥过来的拳头,同时瞬间出脚!

    一阵车轮刮擦地面的尖锐声响起,在车子即将冲破破护栏跌落桥下的惊险时刻堪堪稳住!

    江汉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可怜他这个连油门和刹车都分不清的汽车白痴竟然在惊险瞬间一脚伸过去选对了刹车!

    小强这牲口这才猛然惊觉,一不小心就拿自己的命玩了一次心跳!

    “放开我的手!”

    心中略微有些歉疚,但是想起江汉之前的话他的语气又是极为不善,面色更是阴沉!

    江汉倒是还真听话,小强让他松开就松开了,只不过却是松开了他的手,就化掌为拳朝小强脸上招呼!

    “你丫就是一副该揍的孬种操性!”

    江汉一拳挥了出去,可是还不等他的拳头触及到小强的脸却又猛然止住了,原因无他,只因为一柄明晃晃的短刀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之处!

    “你要是敢再进分毫,老夫手中的刀可是长了眼睛的!”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司空暮云派来保护小强一直尾随在后的祁伯!

    “你干什么!”

    陈砚观刚从生死瞬间的惊险中回过神来,便见到了江汉被人用刀抵住咽喉的一幕,当即吼道!

    “祁伯,放开他!”反应过来的小强也是冷着脸即沉声道,这是他和江汉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远不止于上升到生死的高度,至于祁伯出手那有算个什么事!

    江汉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只是那只挥出但还未达到初衷目的的拳头再也没有往前击打,而是收了回来,嘴角微掀,脸上出现一抹冷冽的笑意!

    “传闻当年太上皇籣第周老爷子金戈铁马扛着柴刀打天下的时候身边一直有近卫龙虎豹三英誓死追随,不知道前辈是龙是虎还是豹?”

    江汉声音淡然,却夹着一股子冷冽,以往敢拿枪dg着他脑袋或者拿刀抵住他脖子的人下场一般不会很好!

    “呵呵,小朋友看起来知道的还不少,老夫祁连豹!不知道小朋友你到底是家学渊源有所涉猎呢还是怀着不轨的心思早有预谋有备而来的!”

    老者手中到刀紧了紧,虽然还不至于刺破江汉的皮肤,但是却也当即让江汉感受到了森然寒意!

    “祁伯,你误会了,他只是我同学,你快放开他!”小强有些慌了,家里这个老管家的手段他可是清楚知道的很,若是祁伯较起真来,江汉的命指不定还真得交代在这,他可没少见祁伯做这样的事情!

    杀人犯法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那真的比放屁还扯淡,杀个把人那是真真的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少爷放心,等老夫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若这位小朋友真的就只是你的同学,老夫绝不动他一根汗毛!但倘若他是心人安插的暗子杀器,那老夫抹了他的脖子少爷也不要见怪!”

    老者脸上褶皱蠕动,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却能让人感受到肃杀之气,让人丝毫都不怀疑他说过的话的可信度!

    “呵呵,听闻当年龙虎豹三英皆是草莽虎人,盖世英豪,却怎知古来稀时却成了抱首逃窜的鼠辈,还真是替籣第周老爷子赶到悲哀啊!”

    听到江汉这句话,老者手中的刀陡然一凝!

    “无知小辈!老夫祁连豹一生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两位兄长在天英灵更是忠肝义胆,怎容你信口雌黄!”

    “好一个不愧天地,好一个信口雌黄!”

    江汉冷笑连连!

    “就为了这样一个像刘婵一样扶不起的阿斗,置正主司空暮云生死于不顾这是不忠,对一个普通无辜之人贸然出手是为不仁!不问缘由就要宰割决定他人生死更是不义,如此境况你竟还敢信誓旦旦忠肝义胆不愧天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小辈!莫要胡说!少奶奶蕙质兰心,世间少有,她自由她的打算,我等下人只需遵命行事就好!”

    “哼,老头,现在还要加上一条,一味愚忠不知变通,实为不忠!”

    “小辈,你找死!”

    祁连豹杀伐一声,何曾被人这样揶揄过!

    “祁伯!”

    “你干什么!”

    小强和陈砚观的同时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老者手中的刀一不留神就把江汉的吧脖子给抹了,反倒是江汉自己,一脸不在意没心没肺的跟这个祁连豹死磕!

    “怎么,是不是自觉理亏,现在要杀我底气没有之前那么足了!”

    江汉冷笑道。

    他知道,龙虎豹三英当初在江湖上都是有名气的英豪,绝不是滥杀无辜的凶狠蛮夷之辈。他料定了对方在疑虑没有打消或确定之前绝不会对自己动手!

    “小辈,莫要猖狂!待老夫送少爷离开这是非之地,再来细细盘问你的身份,若是有丝毫图谋不轨的地方,老夫手中的刀子可是长了眼睛的!”

    老者终究还是咽下被江汉揶揄的那口气!

    “是么,不过可惜了,只怕你我都很难走得掉了!”

    江汉的声音中有一丝冰寒,但更多的却是凝重!

    “小辈你什么……”

    老者本来想说小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还不待他说完他手中的刀已经脱离了江汉的咽喉,人突兀的高高跃起,明明是古来稀的祁连豹身体的灵敏和反应程度却比一般青壮年要快上不知道多少倍!

    一声枪响,本来瞄准老者的一枪打在了敞篷捷豹的引擎盖侧翼!

    “别开枪动静太大,用刀,速战速决,司空暮云那贱人的儿子留下,其他一个不留!”

    “那老头不简单,重diǎn照顾他!”

    沿海公路高架桥,这原本是一段过车辆稀少人迹不多的地方,可是却一下子涌出了近百号人!

    没有嘶吼震天的呐喊,这不是街头混混争抢地盘的砍杀游戏,他们穿着并非五花八门而是清一色黑衣棉裤,手里拿的也不是开过锋的西瓜刀,而是缠着绷带的黑漆漆胶壳包裹的唐刀!而有些人更是腰间鼓囊囊的,一看就藏着热火!

    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屠杀!

    不到一分钟,车子已经被团团围住!

    小强蒙了,接着他脸色涨得通红拳头更是攥得死死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酝酿!

    陈砚观的脸色发白,书香门第的他虽玩世不恭,但是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但是他读书人的风骨气节还是在这一刻有所体现的,至少他还保持着应有的镇定!

    至于江汉,他摸了摸刚才被那老者用刀抵过的咽喉,双眼微微眯起,眼中有着异样的光彩在跃动!

    “少爷,走!”

    驾驶座的车门被祁伯一把拉开,车内的小强被他拉了出去护在身后,接着就冲进了人堆里!

    “跟在老夫身边,只要是三米之内,老夫舍了这一条老命,也会保护少爷周全!”

    三英之一祁连豹,当初一手鬼手短刀使得出神入化,是太上皇籣第周身边最为拔尖的刺客,在那段谁的心狠命硬刀锋够快谁就能笑道最后的热血年代,祁连豹这柄利刃几乎是籣第周所有敌对阵营的噩梦!

    如今即便迟暮,但是当年依稀可见!

    短刀在手,拖着小强一上手就是收割了两名连刀都未曾拔出的壮汉黑衣人!

    看着祁连豹带着小强重围厮杀的景象江汉并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而是眼疾手快的一把关上了驾驶座边上的车门,关上挡风玻璃并且直接从里面锁死!

    “江汉,我们怎么办?”

    陈砚观脸色铁青。

    虽然已经是四五十人奔着小强和祁连豹杀去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停在了捷豹外面,意图明了!

    江汉一脸平静,看着任由祁连豹拉着护着往外奔逃走远的小强,他的心慢慢冷了下来,冷冽道:“静观其变!”</>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