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十五章 可怜人!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推开门江汉才恍然惊觉,这是在一个自己相对陌生的环境里,而不是在自己家里。

    虽然是不到七十平米的小地方,但是江汉在去厕所的路上还是连连吃瘪。

    他甚至把郑良夫妇的卧室当成了厕所一把推开,看清了房内的情形后把他自己吓得一颤,赶紧把门又关上。

    好在那夫妻俩可能是因为昨晚的事情真的乏了睡得很死,要不然的话,江汉一定会更加难堪。

    上个厕所就像是西天取经一般,当水龙头大开的那一刹那,泉如瀑下,江汉身心那叫一个舒爽!

    想起后半夜的香艳梦境,想起此时自己还处在郑思思的家里,江汉心中又是一阵迷惘。但是当他回忆起梦境中自己在直捣黄龙关键性时刻挤了牛奶的一幕,江汉忍不住不身体一哆嗦,心中一阵恶寒!

    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收起了水龙头的时候江汉还忍不住低估了一句:

    “原来邪念太多了是会导致阳-痿的!”

    ……

    江汉走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给郑良夫妇在桌上留了修车的一千块钱和一张字条之后,江汉就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

    临走之前,江汉还用郑良家的紫砂锅和他们家的食材给夫妻两煲了一锅八宝粥,他特意把火力调到了最大,做到让郑良夫妇刚好起床的时候就能吃,这也算是报答了昨晚蔡姨的款待之情。

    说到真正的恩情,现在算算其实他和郑良已经算是两清了,上次车站路那一次,是郑良帮了江汉,而这一次他被人抢劫又是江汉帮他解了围,救了他一次,虽然江汉心中还是觉得对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有所亏欠,但是人情这个东西,倘若一定要仔仔细细的算得那么清楚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江汉自己也知道,倘若以后郑良遇到什么事情打那个电话有求于自己的话,他一定也会是在所不辞的,而他这一去,江汉心中清楚,只怕这辈子也不太可能会再踏进这个温馨的小家了,留在这里的,也仅仅是一场春梦而已!

    当然,这也仅仅是江汉自己以为,或许当他日后牵着郑思思的手再度跨入这里的时候,又会是另外一番情境,不过这也只是后话,会不会发生,谁也说不准!

    天灰蒙蒙的,明显还没有亮开,可是星城街边的小摊贩们却已经起床工作很久了。

    日落未息,日出早作,这些生存在社会底层的民众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很重要,却也生活的最不容易。

    江汉自己买了一杯豆浆两根油条就把自己的早餐应付了过去。然后一直等到八diǎn,江汉才拿出手机给秦牧风的秘书陈砚殊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在哪里,让他来接自己去翠微居。

    虽然陈砚殊说过江汉要用车随时随地都可以打电话给他,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不间断,但是江汉却不能真的那么做,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一丈,待人接物,也是一门艺术。

    十多分钟后,江汉便是看见了那辆星a打头的奥迪a6,当即对着它招了招手!

    “江汉,等很久了吧!”

    在秦牧风的身边呆久了,陈砚殊的眼光视角自然也是非同一般,他一见到江汉便是知道这小子肯定在这里等了很久了,肯定是怕打扰自己才没有提前打电话。

    微微感动之余,江汉在陈砚殊心中的分量不免又重了几分!

    “没有,我刚刚吃完早餐,时间刚刚好!”

    江汉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无所谓的耸耸肩,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你这小子!平常公司是八diǎn上班,而我一般六diǎn半就起来了!而且我早就跟你说过,我现在是你的专职司机,你随时随地都可以给我打电话,不要不好意思!”

    陈砚殊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

    虽然在笑,但却是一种很认真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敷衍。

    “知道了,陈大哥!”

    江汉对陈砚观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答应着。

    见到江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陈砚观也是当即适可而止,更加没有自作聪明的去当什么知心大哥,而是聪明的闭上了嘴巴,安心开车朝着翠微居驶去。

    他想和江汉搞好拉近关系不假,但有些时候,过分的热情只会适得其反,陈砚殊深谙其道!

    “今天虽然是周六,但是由于刚刚开学,而秦小姐又是新生,学校的事情比较多,所以他可能不会在家,不过这种事情也说不定的!”

    在翠微居楼盘的外面,陈砚殊把车停下,给江汉递过去两张卡道:

    “八栋b座216,里面停车位不好找,我就不进去了!这张门禁卡和银行卡是董事长今天早上让我交给你的,银行卡里面有一笔钱,密码是你你救秦小姐那天的年月日。董事长还特地让我告诉你,钱不够的话马上告诉他,还说这钱不是给你的,而是……”

    江汉对着陈砚殊摆了摆手,也不矫情,接过门禁卡和银行卡道:“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回去转告他,真要是再有需要,我不会跟他客气的!”

    推开车门下去之前,江汉又是对陈砚殊道:“陈大哥,你要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我等下自己打车走吧!”

    却没想到陈砚殊当即苦着一张脸哀求道:“你可快别赶我走,我现在最大的工作就是你的专职司机,你随叫随到,你要是赶我走了,那说明我的工作没做好,到时候董事长知道了可是会让我卷铺盖滚蛋的!”

    江汉笑笑,也不请求,既然他喜欢等那就让他等着吧,倘若是自己再表现的生疏一diǎn,只怕他又会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意见了!

    下了车,江汉却没有直接进小区,而是又折回来敲了敲奥迪的车窗。

    “怎么,江汉,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么。”

    降下车窗,陈砚殊一脸笑意道。

    扬了扬手里的门禁卡,又用手指了指小区的楼层,问道:“陈大哥,秦牧风和我之间的事情,你知道么?”

    江汉似有所指!

    陈砚殊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忧伤。

    “知道一些,董事长不容易啊,秦小姐又还这么年轻,实在是太可怜,让人心疼啊!”

    看得出来,陈砚殊的这句话倒是出自肺腑,还有他对秦牧风的敬重也是出自内心的。

    江汉却是摆了摆手,转身离去,还不等陈砚殊反应过来,他就只看就江汉的一个背影和隐约可闻的带着淡淡讥诮的言论:

    “天下可怜的人那么多,几时轮得到他秦牧风叫屈了!”

    陈砚殊一脸震惊,眼中满是骇然。

    “之前还觉得有些看懂这小子了,现在看来却是越发捉摸不透了……!”

    小区的保安应该是认识秦牧风的那辆奥迪车的,所以在江汉进入小区的时候并没有阻难,只是神色打量了几眼就放行了。

    翠微居其实也算得上是星城的高档楼盘,不过和其他高档楼盘比起来要差上许多,只能算是己身末流,但即便如此,和郑良家的那个楼盘小区比起来,还是有着天壤之别。

    无论是所处的地段,小区的生态环境,休闲娱乐环境,交通的便利程度,都不是郑良家那块地方所能比得了的,这就是富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即便秦牧风往日为人再怎么低调,在这一方面超出普通人的还真不是一星半diǎn!

    “八栋b座216!应该就是这里了”

    江汉掏出昨天陈砚殊给他的钥匙,直接往门上插了进去,一扭,果然,门很轻易的就被打开了!

    江汉本来也没打算今天在这里碰到秦轻语的,就像陈砚殊所说的,秦轻语这个周末应该是在学校的,但是在他大开车门的那一刹那,江汉一脸震惊,眼中满是异彩,他发现事实和他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