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 狗行千里吃屎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江河第神色一凛,目光灼灼,直直的瞪着江汉。

    他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二十年前,燕京剧变,老黄牛失去了贤良淑德的儿媳和最疼爱的女儿,原本人中龙凤的儿子一夜之间沦为燕京笑柄,龙魂颜如玉,沦为被包养的小白脸。

    而后更如江汉所言,整整十五年,他放着安逸的悠哉养老清闲日子不过,带着江汉四处游离漂泊,居无定所,把江湖颜面看比性命还重要的江河第,在这十五年间硬是腆着脸四处求人,只为给自己的孙子谋一个前程,让他多一分保命的本事。

    江河第不爱江汉么?并不是!

    爱之深,责之切,十年前的那一巴掌,甩的是江汉的脸,敲打的却是江河第的心,江汉丢掉了孩提的尊严,但是江河第,何尝又不是一巴掌甩掉了自己的老脸!

    也是从那一刻起,江河第明白了,他维护了大半辈子的老脸,不过是笑话,想要赢,他必须先得活着!

    二十年的隐忍,究竟为了什么!

    他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为了让江汉能很好的活着!

    因为不甘心,所以必须更好的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

    江河第从来没奢望过在他有生之年,自己的苦心孤诣会被这个自己爱到骨子里,同时也严厉苛刻到了极致的孙子所所理解,但是这一刻,江河第发现自己错了。

    即便他从来都不说,但是他真的什么都懂!

    江河第的目光逐渐详蔼,老脸之上一片灼热,这一刻他只想仰天长叹,酣畅大笑。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苦心孤诣被人理解来的欣慰,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那还是自己最在乎的人。

    “当年的事,你怪我么?”

    江河第的眼中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口气也缓和了许多,眼中一片慈祥。

    江汉抹了一把脸,抹掉了零星的雾渍,斩钉截铁:“不怪!”

    “当时恨你,现在不怪!”

    江汉想了想,又加着补充道。

    “我知道,你如果不甩我那一巴掌,我只怕就活不到今天了!”

    “人在矮檐下,哪能不低头,你把脸面门楣看的比性命还重要,甩我一巴掌,又何尝不是在自己的心窝上捅了一刀!”

    江汉打小就没见过自己的母亲,至于父亲,那就更加没有概念!

    自打他记事起,眼前这个油光锃亮的小老头就是他的天,风雨门楣,即便江河第待他如秃鹫放养,断臂折腿,但是江汉一直都笃定,若是有一天天真的塌下来了,这个如今已经矮他一头的小老头,一定会再为他撑起来!

    江河第很欣慰,他缓缓上前,拍了拍江汉的臂膀!

    “打你是为你好,要不然,人家的姑娘也不会对你死心塌地!”

    还不等江汉咀嚼江河第这话中的深意,老黄牛已经是话锋一转:“这次去星城,他答应了?”

    老黄牛的话问的有些莫明,而江汉心中却是心知肚明!

    他神色一凛,原本还有些雾气的眼中当即满是冷冽,江汉摇了摇了,当时回应了江河第的问话。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土鸡瓦狗,不屑为伍,不要也罢!”

    江河第收敛了神色,虎威之气再度重现。

    “这几日好好拾掇拾掇,再过几日就去学校报道吧,跟着我游走了十多年,你也该定一定了!”

    江汉默然,diǎn了diǎn头,扶着江河第重新在藤椅上躺下,转身离开。

    “早些日子,你唐叔叔和你秦姨回来过一趟!”

    江河第漫不经心的提及,似是偶然想起。

    江汉身形微顿,脸上挂着异色,却并未回头。

    “映雪那丫头聪慧可人,老秦家十八来都没能解开的死结竟是被这丫头轻松化解了,你唐叔叔一家今后都可能在燕京定居,不回这老槐村了。你秦姨还特地嘱咐我告诉你,映雪那丫头很想你,让你一有空就去燕京看看她!”

    “知道了!”

    江汉没有再停留,大步跨出,朝着里屋后院走去。

    江河第看虽然看不到江汉此时的表情,但是在他心里,却是已经有了江汉神色的显影,他微微闭目,嘴角呢喃:

    “即便人龙子,难配孔雀女,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啊!”

    江家后院,江汉和一个气质儒雅脱俗的男人迎面撞上,然而江汉却只当他不存在一般,即便擦肩而过也是置若罔闻,神色也未曾有过丝毫转视。

    男人踩着一双淡蓝色的燕京布鞋,他停下步子,在江汉即将走远的时候,低沉道:

    “你受伤了?”

    江汉身形微震,步履一滞,并没有回应,也没有停下来与男人交流的打算。

    江汉却是身上有伤,死胡同里,竹叶青再加上那一柄重狙,虽说江汉全身而退,但是终归还是吃了一些亏得。

    上的并不重,但是却是被这个男人一眼识破!

    这个出现在江家后院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汉的父亲,当初名满京华后来又沦为笑柄的龙魂颜如玉,江文轩!

    “你过几天就要走了,这个东西放在我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但是对你,或许有用!”

    江汉皱了皱眉头,虽然他很不想与这个男人有过多交集,但是此时此时,他还是转过了身来。然而当注意到身后男人手上弹开的东西是,江汉脸色当即大变!

    “你!”

    那是一块暗黑色的铭牌,在男人的手中刚好覆盖他的手心,铭牌上暗金色的篆刻着一条飞舞的苍龙,栩栩如生。

    在那铭牌的正中,赫然刻着一个猩红的“魂”字!

    江汉豁然抬头,死死的盯着男人那张让无数极品女人都为之疯狂嫉妒的脸,震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魂颜如玉,江文轩的这副皮囊倒还真当得起颜如玉这三个字,也难怪当初燕京内无数女人为之疯狂。

    秦牧风是龙脊,江文轩是龙魂,而此时江文轩手中的那块铭牌就是象征的信物!当初,无数人震惊,善战龙魂会为了活命而委曲求全,甘愿沦为一个女人的禁脔,十年辱没。

    如今,更加不会有人相信,龙魂潜居在此,成了一位担水挑粪,远离喧闹都市,铁血沙场的菜农!

    “对我来说,它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但是你不一样,拿着它,必要的时候,能救命!”

    听到江文轩的这一番话,江汉的身躯猛烈的颤抖了一下,不知为何,他突然如鲠在喉,沙哑道:

    “这就是当初你什么宁愿丢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也不肯将这块牌子交出去保全自己的原因?!”

    字字千钧,江汉说话的时候身躯也跟着猛烈的颤抖,他死死的盯着江文轩,盯着这个虽然十年前就进入家门,但是他们之间总共说过的话加起来还不到十句的父亲!

    第一次,江汉第一次在心里用父亲这个词来定义眼前的这个绝美的男人!

    反倒是江文轩自己,显得颇为平静。

    他一脸平静,不悲不喜,那是一份洗尽铅华的坦然和淡定。

    “那时候你才刚出生,我也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想着老爷子一辈子把脸面看得如此之重,我不交出去,也算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当时我怕老爷子以后会不让我进家门。”

    这是一个连江文轩自己都觉得有些牵强的蹩脚理由。

    父爱如山,沉静内敛,如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般,不善表达。

    江文轩不爱江汉么?

    若是不爱,当初的江文轩就不会委曲求全,答应了那个女人沦丧尊严的条件。

    若是不爱,当初他便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即便孤身一人远遁天涯又何妨!

    善战龙魂,他若想走,谁人能留!

    但是他没有!

    他没走,更没有把铭牌交出去。

    屈辱十年,保留至今,他等的不过是这一刻,轻手把铭牌交到自己儿子手上的这一刻!

    “或许自己这些年都误会他了吧,母亲看上的男人,终归不可能会如此不堪的!”

    江汉默默的走过去,从江文轩的手中接过了铭牌!

    “谢谢!”

    话刚一出口,江汉就后悔了,或许对于一个素未平生人来说,在这样的情境下用这样的再合适不过,但是江汉忽略了对面男人和自己的关系,或者说他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果然,江文轩面色一僵,从容淡定的他在这一刻笑得极为牵强,这声谢谢终归是太过生疏了些,生疏到以江文轩的气度也无法做到淡定。

    试想,也没有哪一个父亲能做到淡定。

    江汉抓起铭牌,转身就走,步伐凌乱,心绪慌乱!

    “不要再为难你秦叔叔了,当年的事不能怪他,而他这些年,也过得不容易!”

    江文轩恢复了以往的气度,在江汉的身后平静的道。

    “这些年,你跟着你爷爷游离天下,以老爷子的德行,我完全相信你的品行!但是有些时候,就该杀伐果断,当断则断,宁愿负了天下人,也不要委屈了自己!”

    宁愿负了天下人,也不要委屈了自己!

    听到身后传来这一句的时候,江汉有一种错觉,仿佛他身后站的不是江文轩,而是浴血沙场,嘶吼震啸的千军万马!

    江汉的步伐愈发凌乱迅疾,他再也不敢不敢滞留片刻,他怕自己再停留半秒,身后的父亲江文轩就会看到自己已经夺眶而出的泪水!

    “宁愿负了天下人也不要委屈了自己,那么你自己呢!”</>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