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我们做比交易,用你女儿的性命!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董事长,江先生到了!”

    伴随着一个有些低沉的嗓音,门被推开,率先走进来的并非江汉,而是一个三十多岁西装革履的男人。

    嚄,倒是有些意思,这秦牧风不仅在生活上对自己小气,连品味都和一般的老总不一样,在如今这个人小蜜二奶遍地走的年代,他的秘书竟然是个男的!

    这若是放在官场,这diǎn再正常不过,但是若是放在商场,放在这秦牧风的身上,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倒不是说男人当秘书有什么不对,就单纯的秘书这个职业来说,女人显然要比男人合适的多,如果不是秦牧风真的有什么特殊的癖好的话,那就绝对是这个男人有着非比寻常的过人之处让秦牧风另眼相看!

    在得到秦牧风的颔首示意后,秘书对转过身对着江汉笑笑,并没有因为江汉的年轻而对他有丝毫轻视的神情。在对江汉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便绕过江汉朝门口走去,走的很干脆,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忘记将门带上。

    江汉瞥了一眼正一脸威严看着他的秦牧风,又是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房门,心中微凛:“他身边的人,倒是没有一个简单的!”

    正所谓见微知著,刚才在上来的路上,江汉便是已经对在这栋大厦里工作的人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这牧风绝对是一艘在商海中无往不利的巨型航母!

    秦牧风不说话,只是盯着江汉,而江汉也没有率先开口的意思,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打破僵局的觉悟。

    这是秦牧风第二次见江汉,但是却让他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自信,无畏,在自己面前没有丝毫拘谨,甚至这一次,连伪装促狭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如此直白好似和自己站在同一高度的平等对话般和自己对视!

    “他的自信究竟源于何处?”

    秦牧风眉头微皱,有些疑惑。

    这一次,依旧是秦牧风自己找上江汉的,原本江汉已经准备乘车返乡了,是秦牧风派人将他截了回来,而江汉在知道拦截他的人的来意后也并没有拒绝,所以才促成了此时这二人如此怪异的会面!

    终于,还是江汉率先打破了僵局,大大咧咧的走向办公室的会客沙发,一屁股做了下来。

    “恩,还不错,有钱人的日子还真舒畅!”

    江汉一脸笑意,抄起茶几上已经沸腾的茶壶,随意翻过一个倒盖的紫砂茶杯,给自己到了一杯。小唑了一口,又是连续到了好几杯喝完后才又道:“可惜了这好茶,到了我这穷乡僻壤的小子嘴里也味同嚼蜡,品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说话的时候江汉一直脸带笑意,但是说出去的话却是句句带刺儿。

    秦牧风灼灼的盯着这个未经他同意就擅动他茶具并且自斟自饮,言语还夹枪带棒的小子,紧皱的眉宇间潜藏着一丝克制的怒意,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够了!”

    声音不大,却是威严十足。

    江汉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因为秦牧风的呵斥而停滞,他把玩着手中一看就知道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的茶杯,神情玩味。

    “够了?!不过喝了你一杯茶而已,怎么就够了,你以为你这是武夷红袍还是万寿龙团,别以为我真的喝不出来,几十块一斤的百姓茶,你稀罕个什么劲!”

    说着,江汉一脸鄙夷的吞下了杯中剩下的茶,还不忘了再给自己续上一杯。

    看着江汉的举动,秦牧风只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倒不是说那茶叶有多金贵,而是因为那是他的女儿秦轻语花了心思亲手为他烘焙的茶叶,意义非凡。秦牧风并不懂茶道,那套茶具还是他那宝贝女儿嫌他这办公室太过单调,随手买来的diǎn缀之物,可是那茶叶平素里秦牧风自己都舍不得喝,宝贝至极,之前泡了一壶,因为心里念着江汉的事忘了关电,他都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又怎么忍心看到江汉这般糟践牛饮!

    秦牧风觉得自己有必要单刀直入直白的和这个年轻人好好谈谈因为他无奈的发现,以往在那些商界老狐狸身上无往不利的造势,在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家伙身上竟然没有丝毫作用,这小子不仅一diǎn自知之明的觉悟都没有,倒是反而是秦牧风自己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

    有些问题必须弄清楚,而这也是他这次主动找上江汉的原因!

    秦牧风眉头紧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压制住了胸口的火气,他决定换一种方式!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救我的女儿只是意外,还是一场受人指使的阴谋?或者说,这就是你自己的手笔!?”

    声音低沉,说出的话简单直接,单刀直入,没有以商场上逢人只说三分话的城府,秦牧风一脸威严的盯着江汉,眸子里仿佛能够迸溅出星火!

    江汉很明显一愣,显然他并没有想到秦牧风会瞬间转变的如此直白,原本他以为对方还要和他玩一阵攻心的把戏的。

    “我是谁?”

    江汉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秦牧风桌前的那一摞厚厚的a4纸,神情玩味。

    江汉知道,自己的资料只怕已经在秦牧风的案头被翻烂了。同时他也清楚,那些他想让秦牧风清楚的资料会一字不差的出现在那些a4纸里面,至于关于自己想要可以掩饰的身份,江湖人有自己的手段能将它抹去!

    “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秦相马是在说笑么?不是你自己费尽周折让人从车站将我拦了回来么,竟然反过来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像你这样的贵人都有忘事的怪癖么?至于救你女儿是不是一场阴谋,你若是觉得是,我说不是,你会信么!”

    说完,江汉一口抿掉了杯中的茶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

    秦牧风气极,这小子实是在故意插科打诨,转移重diǎn,可是还不等他再度开口,便看见江汉已经从沙发向着他的办公桌前走来!

    江汉在距离秦牧风办公桌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利用站姿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秦牧风:“当然,如果你一定要认为我救你女儿是一场阴谋也没关系,因为在你请我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想好了今天要和你做一笔交易,而这笔交易会成为让你在心中坐实这就是一个阴谋的铁证!”

    说话的时候,江汉的双手已经撑在秦牧风办公桌的案头,俯下身,以一个极为不雅的姿势和秦牧风灼灼相对。

    “就我从这些资料上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你并没有和我交易的资格,所以我拒绝!”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怒意滔天的秦牧风在这一刻反而平静了下来,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对于眼前江汉的放浪举动也并不那么在意。

    不怕对方无所求,就怕对方不开口,秦牧风觉得自己终于在这小子面前掌握了主动权,他喜欢这种感觉!

    “呵!”

    江汉一声哂笑,却是一脸荒唐的讥诮。

    “秦相马!秦总!我想你搞错了,并不是我在求你和我做这笔交易,我只是在通知你!所以,先不要急着拒绝,说不定在听完这笔交易后你会求着让我答应!”

    “恩!”

    秦牧风眉头再皱,心中有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江汉也并没有故弄玄虚,而是直白的道:“我想用你女儿的命,换你手中的龙脊!”

    此言一出,江汉便觉眼前黑影一闪,一股猛烈的劲气朝着自己的面门狠狠的砸了过来!

    秦牧风很生气!即便是那些曾经暗地里耍手段动心机的恶性商业竞争对手,也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如此直白露骨的威胁的话,更何况,拿的还是他宝贝女儿的命!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这一次,它是真的动了杀机。

    峥嵘之气尽显,原本端坐在软椅上的秦牧风豁然跳起,像一只出山的猛虎,一个饿虎扑食,拳头正对微躬上身手臂撑在他办公桌上的江汉的面门,不见血光不罢休!

    龙魂善战,龙魄善谋,龙脊善断,作为曾经龙脊的秦牧风,这一刻沙场上的铁血峥嵘显露无疑!

    电光火石见,江汉看清了,那是秦牧风的拳头,拳头之上劲气凛冽,在刮擦空气的同时逐渐呈现出一种烧灼的赤色!

    “内劲,罡气!”

    江汉心中惊涛骇浪,秦牧风的这突兀一拳封来时汹汹,锁了他扭转脱逃的契机,显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江汉仿佛预先感觉到了拳风撕裂他脸上皮肉之后的赤痛敢,生死一瞬,抉择在前!然而就在江汉即将中招的时候,他突兀的震展双臂,以臂膀为轴,借力于地,高高跃起,踉跄的在空中翻转了一个弧度后,狼狈落地,连连后退!

    “翩若惊鸿!”

    秦牧风大骇!

    自己的那一拳威势如何,秦牧风自己一清二楚,虽然在出手时还给那小子留了一线生机,但那只建立在江汉只是一个不知闪避的普通人的基础上的,倘若江汉真的是个懂武艺的高手,而且还不知死活的胡乱闪避的话,那样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秦牧风敢说,即便是在整个华夏,能硬接他这一拳的人不会超过双手之数!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一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小子,竟然就在那双手之数内!

    而更让他惊骇的,是那小子使出的半吊子的更像是偷学来的身法—翩若惊鸿!

    “你到底是谁?你是江湖人!”

    秦牧风自问自答,言语间杀气又是浓烈的了几分,江湖人对他的女儿有所觊觎,或者说江湖人竟然想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逼迫他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此时的江汉早已一身冷汗,他已经最大限度的预测了秦牧风的强大,但是当秦牧风拳头出来的那一刻,江汉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他了!

    不动如山,动若惊雷,不动则已,一击必杀!

    “国之重器,华夏潜龙果然名不虚传!”

    倘若不是江汉在惊险瞬间脑海中鸿鹄一现,回想起了桥头老道躲避自己喷出酒水的一幕,并且依样画葫芦的使了出来,只怕他现在就只是一具躺尸了!</>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