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讨债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走出医院大门,江汉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此时的他一脸平静,坚毅的眸子望向远处的蓝天白云,内敛沉静,与方才那个在病房玩世不恭的戏谑少年大相径庭!

    “龙脊依旧是龙脊,只可惜,龙魂却已经迟暮,气魄全无!”

    想到家里那个长的儒雅秀气,总是一袭长袍,还透着一股子娘骚气的男人,再想想刚刚秦牧风在病房内对自己金刚怒目的场景,江汉嘴角浮现一抹无奈的苦笑。

    此时六十八楼的那间刚刚江汉驻足过的病房内,窗前的落地窗已经被完全拉开,窗前站着的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正是刚才江汉嘴中的铁血相马秦牧风!

    星城的八月有些燥热,又正值晌午,出了医院,走下九层台阶的江汉刚想把卫衣脱下来,却是猛然心头一跳!

    不假思索,他轻轻向身后迅疾一跃,接着便是听到一声尖锐的车轮刮擦地面的声音,一辆超跑a系的雷萨便是已经赫赫的停在了他的面前,距离他不足一米!

    大红色的流线车体,在这以白色为主调的医院大楼门前张狂的一塌糊涂。

    对于超跑来说,一米的拿捏,对方显然很有分寸。或许只是心存炫耀一番,因为江汉即便不跳,留下数十公分的余地,车身也不可能会对江汉造成任何威胁,若是放在普通人的身上,无非是虚惊一场罢了。

    江汉面色面沉如水,站在原地,神色冷冽,盯着那逐渐放下车窗玻璃的超跑雷萨,显露出一张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俊逸的脸!

    那个看上去比江汉还要小上一些的俊逸少年,在车窗玻璃完全放下后,一只手从车门里伸了出来,对江汉竖起了中指,他嘴型动辄,却没有发出声音。

    江汉看的分明,他在说:“土包子!”

    “呵呵!”

    江汉一声轻哼,脸色却是有所舒缓,心中刚刚升腾的戾气更是瞬间消散。

    若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在这般大庭广众下做出这般张狂危险的事情,江汉不介意上去教育他一番,给他说说五讲四美,说说和谐社会做一个合格的华夏公民所要履行的社会责任和义务,当然,同时也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但是现在,在看到车窗里面那张看起来比自己还稚嫩的脸后,江汉连半分兴趣都提不起来了。

    用一个曾经红极一时的春晚段子中最经典的言语来总结江汉的此时的举动便是:我惯着他!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刚才这少年留有那一米余地的基础上,做人要有底线,这一米就是江汉在这件事情上的底线!

    这少年很幸运,并没有触及。要不然,江汉可不管你是不是年轻,是不是懂事,先教育完再说!

    绕开那张狂的红色雷萨,江汉看也不看那车窗内的少年一眼,径直离去。

    沈青竹,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么开车,你刚刚差一diǎn就弄出人命了你知道么!”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准确的说是女孩,声音婉转,像一只愤怒的百灵,声音里还暴露出一丝心有余悸的颤颤抖回音。

    江汉楞了一下,身形微滞,却并没有回头。

    “嘭!”

    车门打开又被重重关上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接着便是一阵窸窣慌乱的脚步声。

    噔噔噔,高跟触及地面的清脆声音。

    “先生等一下,对不起先生!”

    女孩的声音如影随形,在江汉的背后清晰响起,越来越近。

    知道必定免不了一番麻烦,江汉这才缓缓转身。

    当他看清身后的女孩子时,眼中闪过一丝异彩。

    这是一个女人,准确说是一个扮相有些成熟的女孩。

    白色衬衣,黑色短裙,未着丝袜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细腻如雪的肌肤别有一番动人风韵。

    这是一张和车窗内男孩有着三分相似的脸,未加粉饰,淡雅清新,柔顺的发髻的被一根红绸简单束起,捆束后背!

    女孩脸上带着些小跑之后的绯红,俏丽的双目内还隐含着一丝尚未完全消除的余悸,若是江汉所料不差,这个刚才一样也在车上的女孩,是被那小子一百八十度的飘逸给吓得不轻!

    女孩见到江汉也是楞了一下,如江汉所想,她刚刚开车内被自己的弟弟吓得不轻,但她只知道他差diǎn撞到了人,却没有主意产diǎn撞到的是什么人,长得什么样。

    她追出车门。看道江汉的背影,只以为是一个社会底层的普通中年人,却没想到这么年轻,看上去比他弟弟大不了多少。

    沈清荷惊讶的同又是有些诧异,什么时候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好说话了?虽说他弟弟并没有对面前这个少年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以他这血气方刚的年纪怎么也给跳出来说几句狠话替自己找回diǎn面子吧?

    刚刚她坐在车上,至今还心有余悸,可是知道刚才那一幕到底有多危险。

    “你好,我叫沈清荷,刚刚开车的是我弟弟沈青竹,我弟弟年纪还小,不懂事,刚刚差一diǎn撞到你,我替他想你道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说着,沈清荷微微鞠躬,态度可以算得上诚挚。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带着歉疚而来的,不然,能开的起雷萨高端跑车的人,不会特地追出十多米去追一个明显已经不再追究麻烦的普通人。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江汉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一脸诚挚歉疚的女孩还是个美女。

    江汉对他笑笑,算是回应。人家特地追上来道歉,你也不能欠了礼数,但江汉终归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我接受你的歉意,不过呢,你若是真的有心,你难道不觉得让你弟弟亲自来会显得更有诚意么?”

    这话说的那沈清荷脸色当即一僵,片刻失语。

    说完,江汉笑意收敛,一脸低沉,转身便走,在跨出一步后,又是回头冷冽道:

    “对了!希望下次,他撞到别人或者撞死别人的时候他们的家人也能像我这般好说话,希望到时候他们也能因为你的一句道歉而既往不咎!”

    这一次,江汉直接甩给了那女孩一个冰冷的眼神,再不回头。

    这个女孩的确漂亮,也很有味道,但是这并不能成为让江汉给她好脸色的原因!

    沈清荷愣在当场,看着江汉颇为傲气的背影,想起他刚才临走时的那番言语,红唇紧咬,面色煞白。

    “姐,有必要么,不就是一个土包子么,你看他那身打扮,土的跟从神农架走出来的一样,你犯得着跟他去道歉么,更横框,我有分寸的,我又没真的碰到他……!”

    “闭嘴!”

    沈清荷面色难看,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身后的弟弟沈青竹,满是寒霜。

    “回去以后,我会跟爸爸说,这辆车你就别想开了,还有,明年你要是不能和我考到同一所或者同样级别的大学,你这辈子都别想在碰这辆车,我说到做到!”

    沈清荷看着样子柔弱清秀,但是发起火来却像是菩萨低眉,自有一番威严。

    “姐!”

    沈青竹一脸哭丧委屈,还想辩驳些什么,却是被沈清荷一眼给瞪了回去,再不敢多言。

    他知道,他这个姐姐平日里看上去温润平和,可以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就是他爹妈拿她都没一diǎn办法,要是平常他撒撒娇卖卖萌,装个宝或许还能蒙混过关,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他姐姐是动了真火了!

    “也不知道哪个土包子和姐姐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让他发这么大的火,可怜我的雷萨,还只爽了不到半个月啊!”

    “千万不要让小爷下次碰到你,要不然,我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

    碎碎念的同时,还在心里吧江汉给记恨上了。

    “还站在这干嘛,还不去停车!”

    这一声冷斥,当即又是让沈青竹身体一颤,不敢怠慢,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停车!

    “停好车去六十八楼找我,你要是敢溜,你就不用回家了!”

    沈青竹一个酿跄,差diǎn直接栽倒在地,这才刚有一diǎn念想,便是被这个正在气头上的姐姐给扼杀在摇篮里了!

    再想想眼前霸气的雷萨就要和自己说再见,沈青竹只觉自己日后的逍遥将一片昏暗!

    ……

    离开医院的江汉肚子一人行走在沿江大道上,回想着离家半月的这些时日。

    老头子并不知道他会偷偷溜出来,只怕此时在已经在家里暴跳如雷,或许已经叫大熊来拎自己回去了吧。

    倒是那个男人,他应该一diǎn都会不担心吧,没了自己,还是继续种他的菜,耕他的田,就是自己死在外面,他应该也不会掉一滴眼泪吧。

    絮儿呢?去年回来就没再见过她,那个小妮子还好么,还真好想她啊!

    听老头子说她这次高考了不得,只怕他一家人也要入京,不会再留在那个穷乡僻壤了!

    “呼!”

    江汉望桥下滚滚流逝的江水,只想仰天长啸,一排心中的气郁!

    “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小友,好久不见!”

    江汉豁然转身,脸上半惊半喜,诧异的望着身后一个头发花白打扮复古的道人!

    一身蓝色道袍。一双行脚曾一样的布鞋,背着一把木剑,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就是这样一个装扮和这座现代化的大都市格格不入的道人,此时正在那桥头微笑的看着江汉!

    六岁的时候,江汉没有跟寻常孩子那样进入校园,而是跟着老头子,也就是他那被别人称为老黄牛的爷爷江河第游历华夏。

    便访群山,踏访雄水。在别的孩子还在幼儿园中和同伴嬉戏玩闹过着没有忧虑的欢乐生活时,他已经跟着他的爷爷去了许多地方,见识了许多奇怪的人。断断续续,如今已有十四年之久,这十四年间,从云滇到长白,从申沪到藏南,他跟着爷爷江河第几乎走遍了华夏的每一寸土地,形形色色的人物见识了不少。

    奇人异士,强人草莽,贩夫走卒,他跟着他的爷爷见证了一个不同于现代化大都市的江湖!

    老黄牛江河第经常和他念叨一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而眼前的这个道人,自然是出自那个江湖!

    “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汉的声音中充满的惊喜和震惊!

    “偶得小友行踪,我来讨债!”

    扬了扬手中的大酒葫芦,老道人依旧带着笑意,风轻云淡。

    江汉神色微敛,郑重道:“现在?在这里?!”

    “不错,就是现在!在这里!”

    此言一出,老道语气陡然为之一变,还不待江汉有所反应,那硕大的酒葫芦便是朝他迎面飞来,带着凛冽的锋气!</>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