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你的嘴唇真软

作者:王宇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星城,第一人民医院。

    一个一身白色休闲服的少年在医院门口理了理卫衣的衣领,抬头瞥了一眼六十八楼某个被蓝色的落地窗帘挡住的窗口,嘴角划过一抹淡淡的戏谑,朝着医院大厅走去。

    六十八楼。

    一间装修典雅精致,看上去更像是休闲家居的特级病房内。一个西装革履,身形魁梧的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轻轻掀起蓝色窗帘的一角,看向的正是方才那一身休闲打扮的少年驻足的地方。

    在这个男人身后那张堪称豪华的病床上,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正随意的拨弄着手机。

    女孩一身粉色格子的病号服,长相甜美,目光空灵,难能可贵的是一脸素颜,只一眼便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十足纯天然的美人坯子。只不过女孩脸上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皙,眉角颦蹙间让人不由生出一丝怜惜!

    咚咚咚!

    沉闷的敲门声有序的响起,病床上的女孩被敲门声吸引,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口,看见了一张和她差不多大的少年的脸。

    惊鸿一瞥,女孩那略显苍白的脸上的浮现一抹羞恼的红晕,耐人寻味。

    “爸爸!”

    女孩转头看向窗前的男人,带些扭捏,轻声呼道。

    “进来吧!”

    窗前的男人没有回头。他的声音不大,甚至还有些低沉,但是却中气十足,穿透力极强!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着休闲卫衣,蓝色长裤的青年,正是刚才在从医院大门前驻足的那个少年!

    江汉缓步走到了病床前,对着那女孩笑笑,见到女孩白皙脸上的一抹红晕以及眼角淡淡的羞愤后,江汉咧开嘴,似有所指的对着那女孩笑笑。

    窗前的男人恰好在这时转过身来,顺势上前一步,对着江汉伸出手。

    “你好!”

    在星城,有些身份的人都知道,商界鬼才秦相马,能让秦牧风这个一言九鼎的相马主动伸手的人,在星城乃至整个华夏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做到了!

    “你好!”

    江汉伸出手,脸上还挂着些方才还未收敛的浅笑,和秦牧风轻轻握了握,随即分开。

    并不疏远,更算不上巴结。

    秦牧风的眉稍动了动,心头微恙。

    他久居上位,早已见惯了别人对他的刻意巴结奉承,像今天这般主动向别人伸手言谈的事,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依稀记得上一次他主动和人握手,只怕还要追溯到燕京,在那红墙之内。

    作为一个成功男人的骄傲,秦牧风心里微微有些不快,关于这一diǎn,无关涵养,在乎人性。

    “或许,这个年轻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吧!”

    一想到这个年轻人是他女儿救命恩人,秦牧风心中的那一丝不快顿时烟消云散。

    顿了顿,他从西装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支票本和一枝典雅的黑色切瑞蒂签字笔。

    见到秦牧风的这个举动,江汉微微一愣,却不动声色。

    秦牧风没有随身携带支票本的习惯,在他看来,在一些特定的场合掏出一个支票本豪气干云的写下一串数字,一掷千金的举动是暴发户行径,他一直颇为不耻,但是今天,为了这个是他女儿救命恩人的少年,他再次破例了。

    商海中十数年的沉浮,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秦牧风早就练就了火眼金睛,更深知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需求!

    眼前这个少年虽然在面对他的时候表现的颇为淡定,却多半是因为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所致。像这样见到女孩子还会有些拘谨的少年绝不至于会有什么背景,所以对于报恩而言,钱是最好的手段。

    不要说什么给钱有辱人格的言语,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各取所需才是正途。再者,他秦牧风的钱来的堂堂正正!

    秦牧风在支票本里面填上了一个数字,颇为郑重的撕了下来,他尽量让自己的态度不显得轻浮,把它递到了江汉的面前。

    “想必你也清楚,今天叫你来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为了谢谢你救了我女儿,这是我的一diǎn心意,希望你不要嫌少。”

    随意的瞥了一眼支票本上那一串足以让决大多数普通人震惊的零,江汉带着些莫名的笑意,却没有伸手去接。

    当然,更没有像一些三流电视剧本演绎的那样,接过支票当场撕碎,丢那个男人一脸。

    江汉转过头,看着倚在床头同样在打量着他的美丽女孩。

    “这也是你的意思?”

    女孩吓了一跳,当即面色绯红,低下头去。

    她本来就在偷偷的打量着江汉,这个趁她昏倒给她做人工呼吸,却也因此救了他一命的混蛋。

    女孩自轻轻的拍了拍胸脯,抬起头,脸上依旧有些掩饰不去的红晕,却是一脸诚挚:“谢谢你!”

    江汉对着她笑笑,一如进门时的讪讪,却多了一些诚挚。

    “你女儿的这声谢谢,比你这张支票更有价值!”

    江汉转过头,对着眼前这个身形伟岸的男人淡淡道。

    秦牧风微微一愣,心中微动:这个年轻人比我想象的要难缠!

    他不动声色的想要收回支票,准备重新放回口袋的时候,那个年轻人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拿支票的那只手轻轻一颤!

    “当然了,我若是不收的话你一定会在心里过意不去,毕竟你这么个貌美如花的女儿若是没有我只怕早就香消玉殒了。”

    “可是我若收了你的支票,又会显得我很俗气。”

    说到这里,江汉脸上表现出一副为难的表情:“那要不这样吧,你就把你手里的那支笔送给我好了,当是报答,这样你也不会过意不去,也算是我承了你的情,礼轻情意重,两全其美嘛!”

    饶是以秦牧风多年商海沉沦修炼的养气功夫,在这一刻面色也是一沉!

    “这个混蛋!”

    病床上的秦轻语小嘴微张,那双灵动的眼睛瞪得老大,显然是被江汉的这番言论惊得不轻。

    他父亲的那只笔,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可是一清二楚。

    那是切瑞蒂在创立之初推出的典藏作品,每一个系列都是孤品,像他父亲手中的这一只看似普通的签字笔,如今早就成了绝版!说是签字笔,倒不如说它是一件极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在华夏,早已经是有市无价。

    更重要的是,并非是这支笔的价值远超支票上的数字,而是这支笔在他父亲心中的特殊意义决定了他绝对不会将它转赠他人!

    “怎么,那么大长的一串零的支票都开出来了,却还舍不得一支笔?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你们呢有钱人的恶趣味?”

    秦牧风目光灼灼,看着眼前这个还在故作疑惑的小子,强忍住了骂娘的冲动。

    这小子或许不清楚这支笔对他的意义,但是打死他也不相信,这个小子会真的不清楚他手中那支笔的价值。

    秦牧风很好的掩饰了心中的那一丝怒意,低沉道:“这支笔不能给你,如果你觉得支票开的太小的话,我还可以稍微改动一下!”

    “太小?”

    江汉一脸疑惑,“一百万还太小?竟然还比不上一只笔?啧啧,有钱人的价值观实在是值得商榷啊!”

    江汉故意摇了摇头,一脸贱兮兮的不解神情。

    秦牧风面色低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回应。他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暴露出自己此时的动荡的情绪。

    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绝对是故意的!

    果然!

    江汉却是依旧很没觉悟的继续自说自话:

    “拿你的支票还显得我太俗,要你一支笔你又不肯,要是什么都拿,我又不忍让你心中不安,还真是伤脑筋啊!”

    “你到底想要什么?”

    秦牧风不傻,如果这个时候她还看不出眼前这个少年另有图谋的话,那么他相马之名岂非虚影!

    “你觉得把龙脊送给我当做报答如何?”

    这一刻,江汉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贱兮兮表情,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秦牧风脸色勃然大变。

    原本还有些紧凑的眉梢瞬间变得无比锋利,一股前所未有的锋利气息自其身上迸溅而出,直逼江汉!

    如果说在此之前的秦牧风表现出来仅仅是一位究竟久经商场宦海沉浮上位者气息的话,那么这一刻的秦牧风更像是一柄钢刀,与之前的低调内敛大相径庭,此刻的他锋气逼人!

    杀气!

    没错,江汉感受到了杀气!这是一种久经沙场的老将身上才会有的杀气!

    “爹爹!”

    一旁的秦轻语被秦牧风的这股子气势吓到了,面色惨白,唇齿轻颤,轻声呼唤着自己的父亲。

    听到女儿的呼唤,秦牧风这才气势一软,有所收敛,不过那股子锋气却是依旧牢牢的锁定陆离!

    “你到底是谁!”

    秦牧风上前一步,轻拍着因为惊吓而有些蜷缩的女儿的背部,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江汉

    如果说之前的秦牧风还仅仅是吧江汉当成他女儿的救命恩人的话,那么此刻他已经深深怀疑这个少年接近他女儿的目的了!

    “不可能啊,他的所有资料在我的案头被翻阅了数遍,相当普通,并没有丝毫出彩的地方啊!可是……”

    秦牧风不得不承认,这一次,他看走了眼!

    江汉并没有被秦牧风震慑到,自始至终,他都是那副淡然的神情,唯一的不同的是江汉收敛了嘴角的那抹促狭,眼中刻着一抹凝重!

    “呵呵,好一个商界相马,军界鬼才的秦少将,峥嵘之气不减当年啊!只不过,你这容人之量确实不咋地,我只是问你要龙脊,大不了像之前那支笔一样,不给就不给嘛,何必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莫非你还真想杀我?”

    此言一出,秦牧风的眼睛瞪得更大,方才被女儿抚平不少的杀气又有了抬头愈烈的迹象,不为别的,只为江汉那句“商界相马,军界鬼才!”

    在星城,所有人都是知道秦牧风相马之名,但是却鲜有人知晓他在下海之前曾戎马十年,乃是肩扛橄榄枝挂星的国之栋梁!

    江汉没有给秦牧风发作的机会,而是转身便朝着病房外走去,走的潇洒至极,却又莫名其妙!

    秦牧风目光灼灼,其间深意无法言喻,但终究没有阻挠!

    他心中在思索着一定要将这个少年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个清楚!

    却不曾想,江汉在临出门的时候又是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对着那依旧蜷缩在父亲怀里的秦轻语微笑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顿了顿,江汉沉吟一番后又是露出了那招牌式的一脸贱兮兮笑意:

    “不过,你的嘴唇是真软,像棉花糖!”

    这一次,江汉再不滞留,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只留下一脸羞愤绯红,惊怒交加的秦轻语愣在当场。

    秦牧风则是一脸阴沉,透过玻璃橱窗看着江汉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