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机灵

作者:唐尸叁摆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t>

    飞空艇,舱室外脚步声再次响起。

    “不好,坏人又来了!”弗兹在房间里试图唤醒被催眠的乘员,可不管他怎么抽耳光、挠胳吱窝、堵鼻孔,也没办法把他们叫醒。他听声音越来越近,有开门关门的声音,坏人不止一个,心里焦急不已:“怎么办呐,我魔皇·弗兹居然被这样的事情难倒了。对呀,我有魔法书!”他在身摸了摸:“糟了,魔法书没带出来。我得回房间去取才行。”

    他敲敲摸到门边,打开一条缝隙向外看去,正好看到一名镇守卫从斜对面的房间出来。

    “喂,好像没有人啊。”刚刚出来的镇守卫碰见遇样搜索过来的同伴:“镇长说在艇听到了别人的声音,会不会听错了?”

    “不管听没听错,所有的房间搜一遍再说。灵塔的秘密绝对不能传扬出去。”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过来了。”弗兹这时候溜不出去,瞧那两个人朝这边搜过来,马要搜到这间屋子。

    房间很小,除了简易的衣柜和床底下根本没地方可躲,弗兹钻到床底下四处瞄了瞄,心道:“不行,这里还是不安全。坏人都很聪明,肯定不会遗漏床底。”他从床底又钻出来,门外的两个人又搜完了两间房。他暗道:“衣柜肯定不能躲了,我该怎么办?拼了吗,大魔皇·弗兹怎么能像只老鼠四处躲藏的道理?”他眼珠一转,取下床头挂着的腰带的匕首,狠狠地点下头:“嗯,拼了!”

    房门推开,一位镇守卫站在门口看着这狭小的房间。房间里的灯是亮的,门也没合扰,这不怪,之前老镇长在这里搜索过一趟,之前搜索的不少房间门都是开着的。这间几平米的卧室,可以藏身的地方一目了然,床底下、衣柜里都看了一遍,没人,只有下铺的床位躺着两个熟睡的成年男性。

    镇守卫举起手的短刀,刀尖在这两人的胳膊扎了一下,确定了没有反应,便收好刀转身出了屋子。

    过了十几秒,二层铺位的厚厚的被子动了动,靠近墙里边的弗兹抬起被窝一角看了一下外面,又侧起耳朵听了听,翻身从床跳下,轻轻落在地,趁着两名镇卫进入其他房间检查时,踮着脚溜进走廊,跑回自己的房间。

    “……”弗兹找到自己的金册,一页一页翻找起来。说起来,圣秘之书记录的魔法并不是很多,很容易记住各页的内容,可是弗兹得到这本书后,压根也没仔细看过,临到头来也不知道书有哪些魔法他也记不全,只期望能找到有用的魔法。

    翻着翻着,觉得不对劲,他发现房间里莫名其妙多了一个人,这个人还在看着自己。弗兹吓了一个激灵,光滑的书面一下没拿稳,砸在了脚面:“呀~!你……你是谁呀?”

    “你是谁呀?”夹着牛角盔的镇守卫提着裤子,不紧不慢的系着腰带,他刚刚从洗手间里出来。

    “我,我是路过的。”弗兹吃痛的揉着脚面,将地的圣秘之书捡起来,一点一点往门口挪。

    牛角盔镇守卫说:“你是路过的啊,我也是路过的。”

    “呵呵,那……那不打扰了,我先走了。”弗兹转身要走,却被叫住了。

    “等等。你怀里的书很好啊,留下吧。”牛角盔守卫走了过来。

    弗兹笑呵呵地献书:“你要给你呗,反正面画的什么我也看不懂。给你,我走啦。”他拿着厚重的圣秘之书往对方脸一摔,夺门欲逃,不料还没跑出门,被对方拎小鸡一样给拎起来了。

    “放开我~!放开我~!臭浑蛋,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弗兹用力挣扎,无济于事。

    牛角盔镇守卫单手翻了翻圣秘之书,笑道:“喔,有点吓到我了,这本书很不错嘛。能有这么好的宝物,你这小孩子……不能叫你小孩,应该称你富家公子。我说有钱的富家公子,你这里还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吧。”他将门关,反锁,把弗兹扔在地,显然不想和同伴分享这里发现的财物。

    弗兹一个趔趄爬到半圆型大床,揉着脖子怒道:“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知道吗?”

    牛角盔镇守卫看了下这室内:“这地方还真不错,进来厕所跑得急了,还没注意到有这么多好东西。小朋友,你乖乖的,这艘艇都有什么好东西,告诉我吧。”

    “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把我弄这么疼,我才不说呢。”弗兹气鼓鼓地道。

    “哦,是吗?”牛角盔镇守卫笑道:“那别怪我使用一些不好的手段,逼着你说了。”

    弗兹站在床一副英勇不屈的样子:“哼,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大魔皇·弗兹都不会告诉你饰架下面左边第三个柜子里有一个钻石小人儿!”

    牛角盔镇守卫一愣,眼睛瞟向左边大面饰架下的小柜子,他走过去打开第三格柜子,里面有个小盒子,果然放着一个一尺高的钻石小人。

    弗兹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直往纱帐后面躲。

    牛角盔镇守卫捧着小钻石人得意的笑了:“原来这小子是个傻子。小朋友,快告诉叔叔,还有什么珍宝啊,说出来叔叔不威胁你了。”

    弗兹躲在纱帐后面瑟瑟发抖,硬撑着道:“威胁我……我也不怕,藏在花**架下的魔法宝戒你休息拿走!”

    牛角盔镇守卫按照弗兹所说,果然在一个固定的花**架下面找到一枚璀灿的魔法宝戒。牛角盔镇守卫乐开了花,继续逼问:“还有什么好东西,说出来我放过你。”

    弗兹都快被气哭了:“水晶吊灯后面藏着一顶宝石王冠,那是我爸爸最值钱的东西,你不能拿走!”

    牛角盔镇守卫乐得哈哈大笑,搬来桌子站在面去找吊灯后的王冠,水晶吊灯的光芒影响了他的视线,让他看不清下面的清况。他找了半天也没看见哪有王冠啊,从水晶灯下低头问道:“喂,小朋友,你说的王冠在哪……咦,人呢?”他四下看了一圈,房门已被打开,屋子里哪有少年的身影。

    “浑蛋,敢耍老子!”牛角盔镇守卫气得冲出房门,迎面碰两个同伴。

    “我听到你这边有动静,怎么了?”一人问。

    牛角盔镇守卫气极败坏说:“有一个粉发少年从房间里面跑出来了,你们有没有看到?”

    “没有。”

    “可恶,重新搜索!”

    三名镇守卫分头搜索离去,而弗兹房间的门慢慢动了,门后面弗兹探出头来往廊道看了一眼,嘻嘻一笑:“傻瓜。”

    ……</t>

    本书来自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