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灰王子的黑姑娘】021给你发泄的机会都不要?

作者:银小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妈。”

    张贞站起身去扶自己母亲,张母喘着气不能平息:“今天你们就是动手打我,我也要为我女儿孙子讨个说法,我就不信混**真的无法无天了!”

    殷怀顺愈要说话,肩膀就被抓住。

    殷震把她拽到一旁,说:“你先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情了。”

    殷怀顺抬头看他,殷震抬脚朝前走了一步,在张母面前站定:“你孙子的事情,我并不知情,既然你不相信怀顺说的话,警察局那边我替你们走一趟,事情水落石出后,这件事就此了结,后续怎么处理,你们家自己商量。”

    听到殷震的话,殷怀顺下意识拽住他的衣服要阻拦。

    殷震头也没回的拉开她的手,继续道:“怀顺跟青寒是表兄妹,她的脾气不好,是我把她惯成这样的,但有些事情不能乱说。”

    张母冷哼一声:“苍蝇不叮无缝蛋!有人都看到她进青寒的单身公寓了!”

    殷震神色微沉,脸上溢起一抹温怒。

    张母瞪着他说:“别以为凶着一张脸我就怕你了!不信我让那人过来亲口对证!”

    “妈,你别乱说。”张贞拽住她的胳膊,低声说道。

    “我怎么会是乱说!你薛姨那天说的话你没听到吗?去年中秋节,她在青寒的单身公寓住了一晚上,你薛姨亲眼看到她第二天早上才出来!青寒那时候都快跟你结婚了,她偷偷摸摸的去了,要不是青寒在陪你没有回去住,她心里指不定打什么歪主意呢!”

    心口猛地一阵揪痛,殷怀顺的脸色微微泛白,手指不自觉的蜷了蜷。

    去年的中秋节梁青寒明明跟她说的是,他回梁家陪梁琦二老过中秋了,那一晚他都在梁家住着的。

    原来他那时候就做好了跟她分手,和别人结婚的打算了。

    殷怀顺垂下眼,蜷缩着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起来,眼眶也莫名的酸涩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殷震不动声色的侧眸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身侧颤抖的手上停下。

    这时,一声沉默的男音开口道:“我让她去的。”

    梁青寒抬脚走过去,波澜不惊的解释道:“怀顺跟我奶奶和我姑父的关系不太好,去年中秋节的时候,她说哪里都不想回,租的房子又被房东收了,没地方去我才给了她公寓的钥匙。”

    张母惊愕的回过身,“什么?你给她的钥匙?”

    梁青寒嗯了一声:“那间公寓的钥匙,除了怀顺,若笙也有一把,不信你可以问问若笙。”

    听到话题引到了自己身上,梁若笙点点头:“有,大哥买房子的时候,特意留了钥匙给我们,让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偶尔可以过去凑合睡一晚。钥匙我带到了国外家里,伯母要是不相信的话,下午我让朋友拍张照传过来,让锁匠来判断是不是我大哥公寓的钥匙。”

    有梁青寒解释,再有梁若笙证实,张母下面的话也被堵在了喉咙里。

    总不能说自己的女婿跟两个妹妹都有关系吧?

    更不能让梁若笙真的拍照过来去断定。

    张母半张着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梁老夫人站起身,端着架子说:“亲家,这次你该相信了吧?老梁现在还在病着,贞贞也正怀孕,要是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别跟晚辈计较了,怀顺这丫头,以后我替她爸好好教育教育她。”

    话音落下,一旁沉默不语的殷怀顺,忽然转身朝门口走去。

    梁若笙看了众人一眼,抬脚跟了出去。

    离开医院,殷怀顺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准备关车门的时候,一只素白的手抓住了车门,梁若笙说了句朝里面坐,然后弯腰坐了进来。

    殷怀顺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向了窗外。

    师傅问道:“美女,去哪?”

    殷怀顺:“青宁路公交站。”

    报了地址,师傅踩着油门掉了头。

    车子一路平稳开着,梁若笙抿了抿耳边的头发,叹息了一声,也回头看向窗外,感叹似的说道:“我早就警告过你,你跟大哥没结果,别把自己往火坑里逼,现在后悔吗?”

    殷怀顺抿着唇没有说话,保持着挺直脊背坐着的姿势。

    梁若笙回过头看她:“大嫂是不是就是大哥之前的那个女同学?”

    听到她提到张贞,殷怀顺眉头蹙了蹙:“你怎么那么话唠,不能闭嘴吗?”

    梁若笙说:“那就是了。”

    说完,梁若笙笑了起来:“你们倒是一个比一个会装,一个知道自己老公1;148471591054062跟表妹有一腿,一个被熟知的人撬了墙角。也难为她把那么大一个屎盆子扣到你头上了,我要是她,非要把你的皮剥一层。”

    殷怀顺烦躁的回头瞪她,梁若笙耸了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从她被殷震送回梁家,梁若笙就开始欺负她,偏偏殷怀顺还根本拿她没办法。

    她不怕跟人硬干,就怕碰到梁若笙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

    殷怀顺忍下怒气,问道:“你怎么知道是她给我扣屎盆子?”

    梁若笙说:“家里司机说的,他看到了。”

    听到梁若笙的话,殷怀顺瞳孔不由得微微睁大。

    梁若笙笑的意味深长:“是不是十分好奇他为什么没跟奶奶他们说?”

    殷怀顺:“”

    “他说那天他本来想去帮你解释的,后来看大嫂痛苦的样子,确实像是摔到了,就有点不确定是不是你推的了。等你走了后,他又回忆了遍,发现你确实没推她,就去把事情真相跟大哥说了。”

    看着殷怀顺脸上皲裂的表情,梁若笙嘴角的笑意扩大,“大哥说,让他憋着,当做没看到那天的事情,不然就辞退他。”

    梁若笙凑到她面前问:“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心口又被扎了一刀?”

    殷怀顺别过头,掩饰住眼底隐忍的痛意,推开梁若笙:“梁若笙谁特么让你回来的,看到你就烦!”

    梁若笙笑出声,正欲说话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拿出手机,梁若笙看了眼手机号,不由得瞥了眼身旁的殷怀顺,然后接通了电话。

    “喂,大哥。”

    “怀顺呢?”

    “在我旁边,怎么了?”

    “你把手机给她,我有话跟她说。”

    “好。”

    拿下手机,梁若笙把手机递过去:“大哥找你。”

    “拿开!”

    “给你发泄的机会都不要?”

    “梁若笙你特么闭嘴行不行?!”

    梁若笙根本不理她的怒气跟燥气,硬拽着她的手把手机塞给了她:“敢摔我的手机,我就把你做的那些烂事跟奶奶和爷爷说。”

    殷怀顺:“”

    作者的话:更的晚了会。

    目前是两条线同时进行的,后面两条线合并在一起后,节奏会加快,二哥跟顺子的感情也会有大进展,再往后,会虐两拨,微虐。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