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神医农夫》正文 第909章 孙颦儿

作者:方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概是昨天心情不好,对她的态度,让这个少女看着周游地眼神都有些怯怯的。

    “你在等我?”周游知道,不管是不夜城的事情,还是赵梓彤的事情,都跟眼前的少女没有关系,如今打坐休息了半夜,之前因为连累赵梓彤香消玉殒的烦躁心境,也恢复了平和。

    少女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游,见他确实是没有生气的意思,才小声的开口道:“孙爷爷说外面有些乱,让我在这儿守着,别让人打扰周先生。”

    “你在这儿守了一晚上?”周游诧异的看着少女的黑眼圈。

    见到周游眼里的诧异,少女腼腆的笑了笑:“这不算什么的,颦儿习惯了。”

    听着那娇娇怯怯的声音,周游放缓了语调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孤儿,跟着孙爷爷姓,叫孙颦儿。”

    孙颦儿?周游见这小丫头怕自己,便有意改改自己昨天凶神恶煞的形象,故意逗她开口:

    “孙我知道,这颦儿是哪个颦呢?”

    “最开始是平安的平,后来沈经理说,这名字太平淡,就改成一颦一笑的颦了。”孙颦儿的胆子很小,说话也怯怯的。

    只是周游觉得她的声音娇娇柔柔,到是挺好听,便也随口夸奖了句:“嗯,挺好听的名字。”

    孙颦儿像是得了天大的夸奖般,害羞的低下头,露出个腼腆的笑容来。

    想到赵梓彤也曾说这儿有很多的孤儿,周游伸了个懒腰,便有心跟孙颦儿打探:“这里像你这样的人多吗?”

    “有很多很多的。”孙颦儿点点头,用两个很多来表达,然而说完后,又有些像是哀愁般的叹了口气。

    “小小年纪,叹什么气啊!那静室里也没个桌椅板凳的。”

    周游回头看了看没桌没椅的静室,想着总不能就这么站在门口说话吧,便按着记忆里来的路,边走边跟孙颦儿说话。

    孙颦儿小声为孙老辩解道:“孙爷爷一般只是在里面打坐,都是我在外面守着,不让人打扰的,除了周先生外,就只有孙爷爷在里面了。”

    “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走,咱们也去看看。”周游没想到这丫头会这么详细的解释,便笑了笑,略过这个话题。

    “周先生,您记性真好。”孙颦儿见周游像是认识这里的路般,原本还想要给他带路的,现在只好小跑着跟上他。

    见她一瘸一拐跟的吃力,周游脚步停了下,记得昨天见她的时候,她脚没跛啊?等她跟上来后,周游才问:“你脚怎么啦?”

    “没事,就是昨天晚上扭了下,是小伤,不打紧的。”孙颦儿下意识的想要站好,可脚受伤站着还好,一走路却是掩饰不了。

    周游蹲下看了看她已经红肿起来的脚踝,不用碰就知道挺疼,挑眉问她:“扭伤?用药油擦过了没?”

    “昨天太乱了,没有找到药,”孙颦儿紧张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却还是小声的说:“谢谢周神医,不,不敢麻烦您的。”

    “周神医?你认识我?”周游听她这般称呼,这回是真诧异了。

    “我听孙爷爷说的。”孙颦儿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说周神医很厉害的,爷爷那么重的伤,今天已经没事了。”

    周游见她只是扭伤,便起身递给她一**药,扶着她在别墅外的木椅上坐下:“你爷爷是身体好,以他的本事,只要不再流血,就没啥大事。不过你这扭伤不好好涂药,可是会恶化的。”

    “我没事。”孙颦儿被周游半强制的按着坐下,还想着起身,着急道:“我给周先生带路吧。”

    很少遇到这么乖巧的丫头,周游故意逗她:“不好好涂药,当心真的变成个小瘸子啊。”

    “只要能帮孙爷爷,瘸了也没什么的。”孙颦儿低垂下头,声音带着点沉闷。

    “什么意思?孙老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周游原本只是打趣她,可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不由挑眉,干脆也不着急出去了,坐在她旁边,给她揉脚踝不合适,不过扎针通一下经脉却是可以的。

    “谢谢。”孙颦儿没有再拒绝周游给她扎针,只是小声的道谢后,才回答:“沈经理死了,昨天晚上参加拍卖会的好多人都要投诉,孙爷爷在应付。”

    周游纳闷:“不夜城的老板呢?这事找个拍卖师算什么?”

    “好多人听说昨天晚上死了好多人,高层基本跑的跑,逃的逃,还有些就是不出面。”孙颦儿也有些黯然,却只要知道的,都回答了。

    边给孙颦儿扎针,周游边问道:“那也不至于找孙老吧?”

    “警察说不夜城要查封,我们这些人就没处可以去了,孙爷爷说要给我们争取。”孙颦儿说到这里,像是有些难受。

    无家可归,对于一个像赵梓彤般依附于不夜城而存活的未成年人来说,的确是值得难过的事情。

    “那孙老心挺好的。”周游给孙颦儿扎了针后,感叹的说了句。

    孙颦儿听他夸奖孙老,便真心的笑了,用力的点头:“是的呢,孙爷爷是唯一还会关心我们的人了。”

    说到这儿,孙颦儿偷偷的看了眼周游,小声的补充了句:“周先生也是很好的人。”

    “你昨天不是还怕我?”周游收回银针,听了这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孙颦儿似乎很怕周游生气,连忙解释道:“梓彤没有离开前,我和她是住在一起的,她离开之前一直说,有个很好的大哥哥,也姓周,昨天我没认出周先生是昨天说的大哥哥。”

    “瞧你怕的,我很凶吗?”周游见她战战兢兢的模样,笑着伸手摸摸她的头“你和梓彤的关系很好吧?”

    “我,”孙颦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周游后,才点点头道:“我听梓彤说起过周先生的。”

    周游的手顿了下,眼前胆小的孙颦儿在某个瞬间就跟记忆里的赵梓彤重合了。  “你也做不夜城的任务吗?”周游想起赵梓彤说每年两个任务,很难想象如孙颦儿。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