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4章 烧毁【第二更】

作者:是以卿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杨戭从来不说,但纪尔岚知道他心中十分看重自己母妃的死。就如同她重来一世,仍旧万般执着自己前世身死的谜团一样。可自己尚且有诸多线索可以查证,苏贵妃当年的事情却几乎消散殆尽,抓不住几分了。

    “王爷莫要太过心急,这般多思多虑实在不妥。我今日来,正有关于此事的消息要与王爷商量。”

    杨戭的面容一向冷淡,纪尔岚唯一见他怒气横冲的一次,就是她在燕家陷于危难的时候。但后来因为那次尴尬的‘谈话’,两人之间突然生分了许多。纪尔岚刻意去忽略那天的情景,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杨戭,也恢复了以往万般纷扰皆不动容的模样。

    然而此时,杨戭的手指划过眼前纸张的空白,瞬间的用力,差点将那张信笺撕裂,他急忙松开手,抬头看着纪尔岚,目光中少有的露出几分可以捉摸的情绪。“有关于这封信的?”

    纪尔岚见他终于动容,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天机门的万生道长,性情古怪,曾在京城搅风搅雨了一阵,又消失无踪。王爷可知道此人?”

    杨戭诧异道:“那个疯道人?”

    “万生道长性情古怪,却并不像传言中那般是个疯子。”

    “我也曾想过去找天机门的人,可根本毫无线索。”

    “天机门最擅长的便是藏匿之术,无论是藏人还是藏消息,都是一绝。王爷找不到才是正常,若能轻易找到,那么天机门的本事也不过如此了。”纪尔岚凭着前世对万生道长的印象,早就将李潮生指派出去,四处寻找他的消息,现在终于有了眉目。

    杨戭眉毛微挑,好笑道:“本王找不到,你却能找到。你这话,是在质疑本王的能力,还是在夸你自己有本事?”

    纪尔岚嘿嘿一笑,说道:“我要回阳城接祖母进京,顺道帮王爷将他挖出来带回京城!今日来,是要跟王爷借几个得用的人,暗中随我一起走,到时候还得帮我一把,免得那万生道人滑不溜手。”

    杨戭皱眉道:“不行。”

    “啊?怎么不行?!”纪尔岚没成想杨戭想都不想就出声阻拦。惊异道:“王爷想要破解这封密信,天机门的人可以说是唯一的机会,如果他们不能解决,恐怕也没人能够解决了。皇上已经有对王爷施压的迹象,若能尽快解决了您母妃的事情,了无牵挂,王爷就无需再跟皇上硬碰硬,大不了咱们远走高飞便是,反正王爷已经厌倦了这种日子不是吗?”

    “咱们?”杨戭敏锐的眯起了眼睛,眸光中泛起星星点点的愉悦。

    纪尔岚脸颊一热,暗骂自己说话不小心,连忙打了个哈哈,解释道:“王爷也知道我的身世,多数还是要道靖国去寻找答案,等我在大安解决一些事情,便要去靖国。王爷若厌倦了此处,咱们可以搭个伴嘛……”

    杨戭脸色为沉,问道:“你的意思,不管本王走还是不走,你都是要离开大安,是吗?”

    纪尔岚早就习惯了杨戭的阴晴不定,硬着头皮道:“是,总要走的。”

    杨戭没有再问话,书房顿时沉默下来。纪尔岚想了想,说道:“我知道王爷是担忧我的安危,可这个万生道长十分狡猾,凭几个暗卫,根本捉不到。你放心,我不会轻易露面,只是暗中支配暗卫做事。再说,凭一个万生道长根本杀不了我。”

    杨戭沉吟道:“凡事就怕万一,行走江湖的,都有各自的本事,不可小瞧了。到时候若有什么变故,你就将他变成万死道长,不必顾忌这封密信。”

    纪尔岚被他说的一乐,点头道:“放心吧。”她知道杨戭在皇上和太后的眼皮地下,轻易不能出京,所以她才趁纪老太太上京的机会去替他办这件事,也算是还了他上次去燕家救自己的恩情。

    第二天一早,纪尔岚赶在纪成霖出府前截住了他,说道:“父亲,此次祖母进京,您不能亲自去迎,尔岚愿代替父亲回一趟阳城。”

    纪成霖一怔,他是想要母亲进京,但还没有往细处去想。此时纪尔岚这么一说,的确应该派人去接一接才是,不然,老弱妇孺在路上也不安全。但转念一向想,纪尔岚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家。“要去接也不能让你去!”

    纪尔岚笑道:“父亲忘了?二伯父一家因为跟阮家的生意,已经在京中置好了宅院,不久之后就要举家搬到京城,到时候祖母正好跟着二伯父进京。但尔岚这次回去,可是代表父亲的孝心。”

    纪成霖听了觉得有理,沉吟道:“那你去的时候,要怎么办?”

    “陶安长公主要带元阳郡主去雁荡山,看望清修的泓阳公主。正好可以带我走一程。”

    纪成霖知道泓阳公主就是那位拒绝和亲,与宋太后闹僵,在准驸马仙逝之后绞了头发做姑子那位公主,他咂咂嘴说道:“陶安长公主倒是十分念旧,三五年就要远行一次,去看望泓阳长公主。”

    纪尔岚默默点头,她记得泓阳长公主就是在见过一次陶安长公主之后,动身回了宫中,可到底是因为什么,她就不知道了。不过,陶安长公主这么明目张胆的念着泓阳长公主,也不怕宋太后心中有芥蒂吗?

    纪成霖说道:“既然长公主愿意带着你一起,你便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说到底,纪成霖其实并不觉得纪尔岚回去有什么必要,还是看在陶安长公主的面子上。纪尔岚也不说破,道:“是,尔岚都明白。”

    纪成霖满意的冲着纪尔岚点点头,说道:“上次你跟为父提到的刘启仁那间事情,果然有些蹊跷。用不了多久,为父就能查个明白,若能借此立功,为父定然好好奖赏你。”

    纪尔岚换上一副惊喜的神色,赞道:“父亲果然明察秋毫,那尔岚等着您的好消息。”

    ……

    掌灯十分,墨玉调亮屋子里的油灯,转头去看纪如珺:“大姑娘总算做了一件顺人心意的事。等姨娘上京来了,您好歹有个依靠,没有生母在身边,到底少了份庇护。”

    纪如珺不知道顾姨娘上京来能不能庇护她,但有些事情的确还要有人帮衬才行。她吩咐道:“把那只匣子里的东西拿出来。”

    墨玉答应一声,到里面取了一只棕褐色的木匣子打开,入眼便是一块粉红剔透的帕子。“姑娘要将这东西怎么办?”

    “拿火盆来烧掉。”纪如珺冷着脸看了一眼那帕子,心中有些膈应。这是纪天姀之前让木香找机会拿给洪晏的,被她截了下来。

    墨玉见那帕子在火盆中卷曲烧焦,心下松了口气,面上又渐渐浮起愤怒的神色:“这烫手的山芋总算没了。若不是姑娘一早就收拢了木香,还不知道大姑娘能捅出什么篓子来!这私相授受的事,她怎么敢?万一被人知道,毁的可不是她一个,就连您也要被连累。”

    纪天姀脸色难看的盯着帕子燃烧后的灰烬,说道:“身边有这样一个姐姐,让我时时刻刻都吊着胆子。原本咱们的处境就很艰难,想要争一个好前途,哪有那么容易。二姐姐的手段你也看见了,连宫里的事她都能够应付,我却半分助力都没有。”

    墨玉道:“大姑娘太拎不清了些,就算咱们不暗中拦着,那姓洪的公子也不会搭理她。这回她嫁到阮家去,想必能收一收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有木香在一旁盯着,大姐姐一举一动都握在咱们手里,不怕她做什么出阁的事。重要的是,要想办法,帮大姐姐收服阮宁表哥才是。”

    墨玉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听说表少爷受了刺激,尤其临近殿试的日子,越发狂躁起来,大有失常的迹象。还好大姑娘不知道,不然,必定要反悔了。”

    “阮宁表哥不过是一时失意无法纾解心中的怨恨,所以才会这样。”纪如珺淡淡道:“只要没疯,总有好的那天。希望大姐姐不要做出什么让我们失望的事。”纪如珺沉默坐了半晌,又道:“之前阮家进京时,二伯父便跟着一起上京来置办宅子,这回是要带着一家人一起过来,想必路上也要走不少时候。姨娘来信说,祖母这次要跟二伯父家一起走。”

    “这样也妥当些,不然老太太跟姨娘两个又没有护卫,未免不安全。”墨玉想了想,说道:“听说,二老爷是奔着孟家的生意来的?”

    纪如珺点点头,说道:“阮家与皇上孟家有些生意,二伯父也能搭上个边儿。之前二伯父家的丹阳堂姐对阮宁表哥有心,我还生怕两家因为生意的关系,会抢了大姐姐的亲事,这回想必不用担心了。丹阳堂姐再怎么,也不会去争一个瘸子。”

    “奴婢真是心疼姑娘,您还这么小,就要操心这些事情。”

    纪如珺叹道:“这些倒不算什么,好歹能摸着个影儿。可那个宋玉凝,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与二姐姐来往。”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