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重生之仙意无轨gl》正文 136.请求

作者:流音未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年后, 中原地带, 青山镇郊外。

    临近日暮, 没有明亮阳光直射的郁郁林叶间已填满灰暗阴影。容染立身于巨树茂盛枝干的一枝, 在树木遮蔽中居高临下, 丝毫不引人注目。

    冰裂剑剑刃裹着一层仿若剑鞘的冰蓝晶体,容染抱着剑, 穿了身靛蓝纹饰的灰底短装, 气息沉敛, 靠着粗壮树干,闭目养神。

    和慕苏谈话后的第二天慕苏便闭关了,容染则静心修养。突破失败造成的伤虽然不算重, 但因其特殊之处,修养至完好还是花了容染近一年时间。

    这之后,容染同辛弥告备,决定独自一人动身下山。

    辛师伯和路师姐显然不赞同她的决定。担心她的安危,辛师伯甚至想陪着她四处游历,留路师姐冰华峰主事——当然, 容染拒绝了。

    看路师姐闷声不吭但一脸无奈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 容染总觉得让路师姐一个人留下实在有些残忍。

    但更多的是羡慕。

    辛师伯见她心意已决,也就没有再坚持,嘱托她以自身安危为重, 遇事不要强出头, 记得定时往冰华峰寄信报备安危。容染乖乖应下了, 与辛弥约定至多两个月会回信一封。

    所以,尽管一副风尘仆仆模样,其实容染在俗世游历也不过两三个月而已。

    仔细想一想,慕苏应该也猜到她一定会孤身一人开溜,所以才在闭关前交给她数张强力法符,让她“练习”。

    大部分时候容染都是漫无目的地随性游览,偶尔会出手解决作祟的妖魔——至今而止,容染遇上的都是些不入流小妖,倒也算是幸运。

    容染现下呆在此处,自然属于“偶尔”的情况。

    青山镇背靠连绵青山,树木葱郁,藏着不少山珍奇药,镇中百姓有许多都依赖青山镇的产出生活。

    近日山中有妖兽伤人,连镇子里最厉害的猎人都受了伤,容染路过时感受到了妖气,想着凡人百姓处理不来,便决定出手相助。

    她搜集线索,选定此处路口蹲守,等待了已有两日。

    昏日西沉,夜色袭来,妖气渐近。

    来了。容染睁开眼睛。

    一只体型巨大的黑斑黄豹,接近成年女子高度,身长近一丈,面部毛发偶有血液凝结形成的黑迹,露出嘴外的漆黑獠牙显得格外不自然。

    不过只有筑基后期,小问题。

    容染待豹子走进她所设阵法范围中,松手放开冰裂剑,自己轻身跃下,站定。

    包裹冰裂剑的冰蓝晶体在下坠过程中自然消融,露出剑身显眼的冰色锋刃,密布其上的冰蓝裂纹颜色加深,隐约闪烁。

    一声不明显的细响,冰裂剑刺入地面。在这瞬间,冰蓝裂纹沿着剑刃延伸入地面,失控般无规则地向妖豹方向疯狂生长。

    与此同时,容染身形已迎至妖豹面前,右手携阴阳鱼阵纹,稳身,化掌,排向妖豹面门。

    地面繁杂广阔的冰蓝裂纹瞬间光芒大绽,隐藏的阵法纹路随之浮现,形成仿佛与外界分割开的冰雪领域。

    容染手间阴阳鱼阵纹高速旋转,绞动周边灵气汇于中心,随着容染这一掌鱼贯而出。磅礴灵力形如暴风雪般涌向妖豹,将妖豹巨大的身体毫不留情地击飞。

    空气在阵法边界凝滞,浮动的冰晶迅速生长,尖锐的冰锋扎入被击飞至边界的豹子的脖颈与四肢,将其牢牢困住。赤红血液从豹子伤口溢出,沿着冰锋落下,在冰白阵法中竟有几分美感。

    冰裂剑身化影,带着阵法迅速向妖豹这方收拢。容染自然而然的捉了掠至手边的剑影,脚尖一踏,飞身向前,将剑影送入豹子的咽喉中,绞割。

    温热血液喷涌而出,豹头飞落携带的血液不可避免的溅上容染胸前衣物。

    容染并不在意,散去手中剑影,伸手点上豹子咽喉一处经脉,将豹子的血液凝结,又在冻结豹子内丹后将其完全碎裂。

    确认妖兽已格杀,容染收了阵法,场上冰雪散去,妖豹的尸体也掉到了一边。她回身,去树下取自己那柄作为阵法依托刺入地里的冰裂剑。

    之前远远躲着的几个猎人或农户见她把妖兽杀了,纷纷迎上来,道谢的道谢,说恩的说恩,容染微笑应答,婉拒了他们的谢礼,跟他们告辞。

    青山镇只有一间规模稍大的迎宾客栈,容染在那客栈订了房间,付了半月的定金。为了除妖,容染将近三日未休息,如今妖兽已除,容染自然想回去好好休息整理。

    进了城,回客栈的路上有些热情的居民跟容染打招呼,容染皆温和回应,突然注意到一股子奇怪的气息。

    郊外妖兽精怪气息混杂,不便区分,但在人气旺盛的城镇里,这道始终离容染不远不近的妖气就显得突兀明显了。

    容染留了个心眼,路尽头就是迎宾客栈,但容染折入了街道旁一条小巷子。

    过了有一阵子,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脚步匆忙地折入了那条小巷里。

    小巷里头没有岔路,女孩子一直往前走,在拐角处一转身就和容染面对面,吓得停了脚步。

    容染比她高了大半个脑袋,端雅柔美的脸面无表情,不声不响地打量她。

    女孩儿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有着精雕玉琢般漂亮又可爱的五官,一双杏眼如同含着粼粼波光,只一眼便叫人心生怜爱。她穿着身红纹白底小短装,素丽整洁,也和她那灵动的气质十分合衬。

    那个女孩子似乎被容染看得心里发虚,提高声音道:“你挡着我了,请让一让!”

    因为确定她只有筑基后期修为,也没有感觉到恶意,容染便只是打量她,并没有出手先发制人。听她这么说,容染忍不住弯唇笑了:“小姑娘从城外跟踪我到城内,我好心停下来等着,小姑娘却说我拦了路?”

    “……”女孩子被拆穿了,也不说话,咬了咬嘴唇,眼眸盈着水波,泫然欲泣模样。

    容染还以为她会狡辩一两句,看她这副模样,倒好似自己欺负了她似的,不由放软了声音,无奈道:“说吧,你是谁?跟着我做什么?”

    沉默。

    容染耐心等着。

    好一会儿,女孩子整理了情绪,抬头和她勇敢对视:“我叫花璃,想请你帮一个忙。”

    妖修请自己帮忙?容染简单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听听她会说什么,温和应声:“嗯,你先说,我可以考虑。”

    若是前世的容染,不直接诛杀了妖修都算好的,更不可能给妖修一丁点好脸色,现在没有那么强的排斥之心,也是托了慕苏的福。

    花璃停顿了好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开口,那张小脸摆出严肃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可爱,说出的话却是:“请你杀了我。”

    容染愣了愣,皱了眉头:“你说什么?”

    花璃迟疑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请你杀了我,我——”

    “……”容染打断了她的话,绕过她往小巷外头街道走,声音沉静,“你跟我来。”

    ————————

    容染吩咐小二上茶,带着花璃上楼进了自己房间,示意花璃坐下,自己也坐到了她对面。

    花璃双手捏在一起,拘谨地坐在那儿,小小的一只,有些可怜。

    于是容染主动问:“你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容染见过厚着脸皮向敌人求救的,但从没见过找陌生人求死的。

    “我害了莫姐姐,她现在生命垂危,我想救她。”花璃声音闷闷的,一副要哭的模样,“我的妖丹是一定可以救她的,只要你杀了我,然后把我的妖丹随便做成什么贴身饰品给她就好。”

    花璃在说话,容染却走神了。

    年幼的她在慕苏眼里,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容染默默想。

    “你有在听吗?”花璃也发现她走神了,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吸引她的注意力。

    “抱歉。”容染回神,认真地观察她的表情,“既然你想救人,那么应该是无意间害了她,你就没想过别的救人方式?”

    “我修为低微,想不到别的方式,但我确定我的妖丹可以吸收我外溢的侵蚀之气。”花璃看着她,眼眸明亮,认真又坚定,“我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我藏着我们家族的宝物,据说有助于境界突破,我把它给你。”

    容染没什么表示,眉眼微沉,显然在思考。

    “反正我们家族就剩我一个,我要是死了,那东西也用不上了。”花璃低声念叨了一句,又期待的看着她,“你可以帮我吗?”

    小姑娘期待的表情让人不忍回绝。

    当然,容染本来也没准备拒绝。她舒展了眉头,轻笑:“当然。”

    “而且应该不需要你的命,你带我去看看那位‘莫姐姐’吧。”

    “……”花璃听出了她话中意思,道,“你难道以为自己能救她?不行的,我又不是傻子,如果不是束手无策,我也不想死的。”

    “我们这一族外溢的侵蚀之气十分特殊,你对我的压迫感不强,想来也只有金丹期,你能做什么呢?”

    能找陌生人求死,还说不是傻子。

    容染笑容温和又无奈:“让我看看,就知道我能不能做什么了。”

    虽然她只有金丹期,但有前世阅历和爱读书的好习惯,难说她不知道救人的方法。如果发现是受限于境界,那她可以向辛师伯求援,辛师伯应该会帮忙的。

    见花璃迟疑,容染挑眉,威胁道:“你若是不带我去,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白白丢了性命,人也没救成。”

    “你!”

    “总之,带我去看看吧,不会耽搁的。”容染笑。

    “……好。”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