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霸情帝少爱不够》正文 第561章 我也有我的女人需要我去陪伴

作者:叶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敷一敷吧。”

    宴轻舟把冰袋递给穆乘风。

    穆乘风没有接的意思,俊脸比外面的天空还黑,一双眼睛凉飕飕的瞪着宴轻舟。

    宴轻舟一张俊脸完全没法看了,嘴角破了,脸颊肿了,颧骨那里也是又红又肿,看着惨不忍睹。

    他手里也拿着冰袋,正在小心翼翼的冰敷。

    穆乘风其实还好,他抗揍,再说宴轻舟的力气也有限,就只有左脸有点肿而已。

    见他不要,宴轻舟就把冰袋放在了茶几上,自己坐到穆乘风对面开始冰敷。

    气氛有点尴尬,也没人过来伺候,穆乘风的样子看着就相当不好惹。

    宴轻舟却不怕他,他苦笑了一下,“元帅,出气了吗,没有的话可以继续。”

    穆乘风咬牙:“我怕失手把你打死。”

    “你不敢。”宴轻舟相当有恃无恐,“北北不会原谅你的。”

    穆乘风:“”

    按照他的脾气,宴轻舟三个字早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之所以一忍再忍,宴轻舟说对了,他确实不敢。

    “我跟北北之间的感情是你不能比的,不管怎么样,我比你先认识她。就算她四岁的时候你就出现了,但是她出生的时候我就抱过她了。”宴轻舟说,语气很平和,但是听着很欠揍。

    穆乘风冷嗤一声:“那又怎么样,她还不是嫁给我了,还给我生了两个儿子。”宴轻舟轻轻笑了一下:“是啊,其实我也不会怎么样。元帅,我宴轻舟虽然不及你有权有势,但是我自认我也不是一个卑鄙的让人缺乏信任的人。北北她信任我,你为什么不呢?你是怕我跟你抢北北,还是

    在意我在北北心里的位置?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不会跟你抢,我说放手就是放手。但是我也同时相信,我在北北心里的位置甚至比她的亲生父亲还要重要,这一点你承认吧?”

    穆乘风:“”

    他自然承认,所以才会心里一直过不去。“我知道你在意,但是没有办法。在你不在的那些年,毕竟是我陪在北北的身边,你抹不去。”宴轻舟放下冰袋,看着穆乘风的眼睛:“你不就是觉得我一直单身,这么一直在北北身边,让你如鲠在喉,是吗

    ?”

    穆乘风咬牙:“是,所以,你最好离她远远的,我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再出现。”

    只要想到敌人每一次算计他都是用炎北和宴轻舟的感情大做文章,穆乘风就相当愤怒。

    那些愚蠢的混蛋是不想到别的招数了吗?

    宴轻舟却笑起来:“穆乘风,没想到你的心眼这么小。”

    “你不要逼我动手,你应该知道,我在你这里的耐心已经快要用尽了。”“但是我不答应。”宴轻舟的眼神不知落在某处,“我这辈子,照顾北北已经是成了习惯。就跟你自从遇到北北后就习惯性的派人打探她的消息,习惯性的想她,是一样的。就算她结婚生子,就算她儿孙满堂

    ,我也要她生活在我看得见的地方。这样,她有事,我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可以第一时间帮她。哪怕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要看着她好好的,我也就知足了。”

    砰的一声,穆乘风一拳头砸在茶几上。茶几上的玻璃当即被震碎,有血从他手上流出来。

    宴轻舟看了一眼,没有理会,自顾自道:“但是,我也会有我自己的生活,会找一个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

    穆乘风目光一凛,带着探究。“不相信吗?”宴轻舟笑了一下:“就知道你不会理解我对北北的感情,因为在你穆大元帅的眼里,所有靠近北北的男人都心思险恶,都对她有企图。你哪怕就是相信那个女人不是北北,你也还是生气,还是

    愤怒,因为你吃醋。穆乘风,这件事情我帮不了你,除非你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否则你就要接受我这个特殊的存在。”

    穆乘风:“”

    他心里憋着一股气,却没有办法发泄,就算把宴轻舟揍成了猪头,可是远远不够。

    但是宴轻舟说对了,他拿他无可奈何,只能接受他这个特殊的存在。

    用玉翡然私底下调侃的话说,谁让宴轻舟养了北北那么多年呢?

    你一回来就把长大成人的北北硬生生从人家身边抢走,还不允许人家现在当兄妹啊?

    穆乘风深邃的眼眸寒光闪烁,宴轻舟绝对相信,要不是这个男人深爱着北北,他早就成了一具尸体。

    “你”过了好一会儿,穆乘风终于开口,“说的是真的?”

    这句话看似没头没尾,但是宴轻舟懂。

    “自然,我幸福了,北北才会放心。”宴轻舟笑着道:“再说,我也有我的女人需要我去陪伴。”

    穆乘风嚯的一声站起来,深深地看了宴轻舟两眼,然后转身就走。

    宴轻舟轻轻笑了一下,抓起冰袋,继续冰敷。

    看见穆乘风从外面回来,周超吓了一跳,尤其穆乘风脸上还带着伤,更是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元帅,谁、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跟您动、动手了?我这就去叫医生。”

    “滚!”

    周超不敢说话了。

    穆乘风回到卧室,空气里还残留着炎北身上淡淡的幽香。

    自从生了孩子,虽然炎北没有哺乳,但她身上也有一股子很好闻的奶香,晚上抱在怀里软软的香香的,特别好闻。

    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北北不在,那张床看着就格外的大。

    真想劈了烧了!

    去洗了澡,穆乘风出来一愣。

    原本铺的平平整整的床上隆起了一块儿,一份女人背对着他侧躺在床上,漆黑的长发铺满了枕头,薄被搭在腰间,露出一截儿圆润白皙的肩头。

    穆乘风眼眸一深,下意识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炎北用手垫着脸,竟然已经睡着了。

    他不过是泡澡泡的比平时久了一点,这丫头竟然这么快就睡着了!

    穆乘风沉了脸,带着一身的寒气上了床。

    刚躺好,炎北就扭啊扭,习惯性的拱到他怀里,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小脸在他胸膛上蹭了蹭。穆乘风目光一暖。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