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大河以西(二)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真人受伤了!”几名年轻力壮的道士抬着一副担架,火急火燎冲进了一间道观的院子内。(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早就严阵以待的几名医务人员立刻上前帮忙,一名领头的医生上前揭开盖在赵琰赵真人屁股上的纱布,仔细检查了一番后,松了口气说道:“吹箭伤口,没有毒,万幸!”

    众人闻言也松了口气,赵真人没事就好。作为道教的高层,四大真人之首,赵琰赵真人若是在老君庙这个地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在场的这些人一个都别想讨到好。特别是那些新晋小道士们,就等着下半辈子在道观里劈柴烧火累死累活吧。

    已经从宪兵队退役、转任定西县警察局副局长的傅雷(原宪兵队弗雷少尉)默默地看了几眼受伤的赵琰,然后揪住了几名跟回来的巡警,到一旁问话去了。

    “怎么搞的?又是瓜拉尼人袭击?”傅雷一边问一边给自己点了个烟斗压压惊。开什么玩笑,他刚提副局长没几天,目前分管托管的三个县外乡镇的治安,这次要是赵真人真在老君庙外面的野地里嗝屁了,他可就要被一撸到底回家种地去了,想想也真是够吓人了。

    老君庙就是后世巴西的里奥帕尔多市,同样位于雅库伊河畔。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土壤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落叶,虽然不如黑土地那么肥沃,但也是难得的好地了。再加上气候适宜,水源丰富,因此很快就被道教教会的人看中。然后组织信徒捐款。到这里来开拓领地了。执委会对于民间私人出资开拓新领地是持欢迎态度的。因此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一帮子道教教徒们就来到这里,修起了一座气派的道观,然后招募人手拓荒。

    而新来的明人移民还不懂什么天尊不天尊的,他们看着供奉的天尊神像和太上老君很相似,因此便管这里叫老君庙,久而久之就成了这里的地名。上个月,老君庙乡被升格为正式定居点。然后在十月初,又与石房店乡一起,被纳入了定西县的托管之中。

    不过这两个新成立的定居点也遇到了很多麻烦,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安全问题。处于下游地带的石房店还好,那里毕竟更靠近东面一些,平时也有部队巡逻,安全性略高;但处于更西面的老君庙可就很糟糕了,这里既没有城墙,村头也没有炮楼,村民们更是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有。且因为时间尚短还没经受过军事训练,因此在遭到瓜拉尼野蛮人的袭击后。一时间措手不及,造成了多人的伤亡事件。

    而为了解决这里的治安问题,尚未正式走马上任的定西县公安局立刻委派了一名副局长,带着几十名武装巡警进驻此地,专司卫护这里的安全。但老君庙的地方太大,野外森林众多、河流芦苇密布,给予了袭击者非常好的隐藏环境,因此屡屡让东岸巡警吃瘪,郁闷得不行。这不,这次来本地视察情况的赵琰赵真人竟然屁股上中了一箭,虽说都是皮外伤,但大家少不得都得吃些挂落。

    “是瓜拉尼人没错,不过不是从巴拉圭流窜来的,这点可以肯定。巴拉圭那边来的教民一般穿着不错,武器也较好,不会像这伙人只能用一些吹箭、木矛。我估计,这伙流窜作案的瓜拉尼人应该就是当初的那批漏网之鱼,他们认为我们抢了他们的土地,所以一直不肯归化,始终跟我们作对。”一名巡警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

    话说自从东岸人沿着雅库伊河向西开拓领土后,与瓜拉尼人沉寂多年(之前因为战争而暂时停止)的冲突再度激烈了起来。盖因东岸人发现西面最成熟、最适宜耕作的土地都掌握在瓜拉尼人手里,按照内务部的调查结论就是:“适宜农耕的土地已经全被瓜拉尼人所占有,为取得理想的移居地,只有强制收用原居民的既有耕地。”

    “收用”瓜拉尼人既有耕地的方法是赎买,但那些瓜拉尼人对一亩地五元钱的对价极其不满,而且愿意出售土地的人也是极少数,这就导致了外来者(移民)与世代居住于此的原住民的冲突。而当冲突上升到武装对抗后,一切就无法挽回了:瓜拉尼人像被野狗一样驱离了自己的土地,很多反抗者甚至被从定西县、平安县调来的民兵抓捕,然后投送到国内各大矿场或建筑工地上“强制劳改”。

    不过这样做的后患也是无穷的。当数量多达一千的外县民兵陆续撤走后,流窜在附近的瓜拉尼人开始了报复袭击,由教会组织的东岸开拓民们缺乏训练,组织力也不够强,因此在这些野蛮人的打击下颇产生了一些伤亡,让上级极为恼火,不得不抽调大量巡警常驻此地,专门解决治安问题。

    为了解决这股棘手的瓜拉尼匪徒,新来的傅雷傅局长制定了如下措施:一、加强巡逻,确保村子周边及交通要道上无瓜拉尼人游荡;二、加强民兵军事训练,增强其胆气,使其在遇到野蛮人突然袭击时不至于全无反抗;三、要求移民部往这里分配移民时尽量分配有军事经验的(多为山东裁汰下来的仆从军及其家属);四、禁止各村农户们种植高粱或玉米,增大敌人藏身的难度;五、联络山上的马梅卢科人、圣保罗人,要求他们带话到巴拉圭地区,要求那边的瓜拉尼人教民们断绝给东岸境内的瓜拉尼人的任何援助。

    “北边的圣保罗人联系上了吗?他们怎么说的?”傅雷狠抽了几口烟,看着自己的下属,皱着眉头问道:“他们答不答应过来?”

    “我联系了几支在经常在附近活动的圣保罗旗队首领。”听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发问,巡警立刻回答道:“其中有两支表示有些兴趣,如果我们提供他们在此期间的食水、药物补给的话,他们就南下帮我们抓捕瓜拉尼人。但他们提醒我们,出售瓜拉尼人所获得的收益将全部归他们所有,我们无权与他们分享收益。”

    “贪婪的圣保罗人。”傅雷恨恨地骂了句。圣保罗旗队是老牌捕奴队了,他们由白人或混血白人充当骨干,印第安人充当基层士兵,带着武器和马匹,流窜在巴西南部和拉普拉塔交界处,到处捕捉印第安奴隶,然后出售给巴西的种植园主们以牟利。

    以前在东岸人尚未彻底控制眼下这一片土地的时候,偶尔会有一些圣保罗旗队来此活动,最远时他们甚至还到过东岸的湖西丘陵地区。不过随着东岸开发新土地活动的加速,以及他们展现出的强大实力,圣保罗人最终放弃了在东岸境内的活动,转而到巴拉那河流域抢生意去了。

    “明天你去一下县里,看看给那些圣保罗旗队的入境证明和雇佣书啥时候能办下来。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尽量催一催,这时间不能再拖下去了。老君庙这里反对我们的瓜拉尼人起码有两千多人,再不解决他们的话我们就要承受更大的损失,这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傅雷向自己的下属严肃地叮嘱道。

    连赵真人这种大人物都在这里受伤了,瓜拉尼人嚣张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对他们的清理工作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只可惜现在国内兵力紧张——那帮眼皮子浅的文官们甚至还在鼓噪裁减军队——再加上又是农忙时节,民兵都征调不出来,因此只能靠那帮“专业捕奴三十年”的圣保罗旗队来帮东岸人清理了,条件就是提供他们在此之间的食宿及少量辛苦费,另外就是发卖奴隶的收益也全归他们所有。这个条件对东岸人来说不是不能接受的,因此上级很快就批准了雇佣圣保罗旗队来对付瓜拉尼人的提案。

    “对了,另外再和那帮圣保罗人说一下,让他们派人去西面的巴拉圭,警告也好,劝诫也罢,总之让那帮教民们安分一点,别给我国境内的瓜拉尼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援助。最近被我们捕获的一些瓜拉尼人身上居然携带着西班牙刺剑,有的人还有皮甲和手掷炸弹,肯定是从他们那里流过来的。若是他们不听,执意要继续援助我国境内的野蛮人的话,那么我国政府有保留一切行动自由的权力。”傅雷想了想,又朝另一位手下叮嘱道。

    巴西的圣保罗旗队当年规模最大的时候,曾经组织过万把人的队伍到巴拉圭境内捕奴。一开始他们的行动还算顺利,捕获了大量瓜拉尼人,获得了巨额利润。只可惜好景不长,随着西班牙传教士大力援助瓜拉尼人,巴拉圭地区的这些原住民们很快被组织了起来,且拥有了火枪、铠甲等现代武器,然后与圣保罗旗队狠狠地干了起来,重挫了他们几次。

    在看到巴拉圭地区的瓜拉尼教民们抵抗的坚决后,这些圣保罗旗队立刻改变了态度,他们保证不再掠夺巴拉圭地区的瓜拉尼人,然后还与他们做起了生意。瓜拉尼人当然很乐意了,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花很少的钱就能买到来自葡萄牙的走私商品,而不用花几倍的价钱买那些昂贵的利马货了。因此,在经过了这么些年后,来自巴西的圣保罗旗队其实在巴拉圭地区还是颇有一些关系和门路的,东岸人走私到那里的商品也是由他们代理,销量还是相当不错的。

    吩咐完手下后,傅雷决定再带队出去巡逻一下。现在正是春播开始前的忙碌时节,农户们经常在野外活动,安全问题马虎不得。(未完待续。。)

    ...

    ...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