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狼群(五)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炮战仍然在继续。(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共同市场”号战列舰右舷处的各个炮位已经打出了节奏。炮手们平时大量实弹训练的优势在这一刻展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在炮长的指挥下,快速地将火炮复位、清理炮膛、装药、装弹、射击,整个过程娴熟无比。即便有个别惊慌失措的新兵,也在老兵的感染下逐渐镇定了下来。

    “联络官,通知枪炮长,12磅短管炮换炽热弹。瞄准敌船的帆布,依次射击!”安处倒背着双手站在舰桥围栏处,故作镇定地看着英国人的战舰。他的喉咙不时干咽着唾沫,身躯也有些轻微的颤抖,不过他还是努力站直了定在那里,不时依据战况下发一些命令。

    枪炮长接到传来的命令后,立即冲到各个炮位前,挨个命令炮手们换装炽热弹。

    所谓的炽热单,其实就是一枚烧红的铅弹。炮位旁边有个用砖头砌成的隔断空间,里面有个不停燃烧着的小炉子,铅弹平时就放在里面加热。此时炮手们听到命令后,立刻用专用夹子将烧红的铅弹从炉子中取出,接着在弹体表面裹上一层用于隔热的锡做的皮(防止提前引爆炮膛里的发射药),然后迅速将其塞进已经装好发射药包的炮筒里面捣实。

    “发射!”炮长将烧红的铁钎插进了炮门之中,只听“轰”的一声,炽热的铅弹呼啸着飞出炮膛。出膛后的炮弹由于初速极高,锡皮在与空气的高速摩擦中快速发热融化,然后赤红的炮弹便狠狠地砸上了敌方舰船桅杆上的棉质帆布。

    铅弹轻易击穿了棉质帆布,然后动能衰竭后落进了大海之中。但是它所击穿的地方此刻却开始燃起了好几处火苗,易燃的棉布为火苗的肆虐提供了温床。很快,随着总计十几枚炽热弹的发射,敌船中桅中、上两块帆布开始多处起火。火借风势,不一会儿,两块帆布便大面积燃烧了起来。

    接替受伤的舰长指挥战斗的英国“达希”号大副目瞪口呆地看着正熊熊燃烧着的中桅上帆和中帆,然后猛然惊醒过来喊道:“水手长,降帆!快,降帆!该死的,下帆也燃烧起来了!二副,不管你在做什么,立刻给我停下,马上组织人员灭火!”

    英国船上的水手们顿时乱做一团,他们在军官的驱使下从躲避处冲了出来,在甲板上乱糟糟地走来走去。水手长大吼着组织他们解开绳索,降下已经着火的帆面;而二副则带着一帮士兵提着装满水的木桶急匆匆地冲了过来,随时准备灭火。

    “共同市场”号怎么可能放弃这种千载难逢的良机,炮手们在安处的命令下往18磅短管炮里塞满了葡萄弹,然后狞笑着发射了出去。

    密集射出的葡萄弹在英舰甲板上密集的人群中制造了惨烈的伤亡。如同恶魔般的小铅球瞄准混乱的中桅甲板,将正在降帆和救火的英国水手、士兵横扫了一遍,至少造成了其三十多名水手、士兵以及多名军官的伤亡。

    葡萄弹的巨大杀伤力阻止了英国人抢救着火帆布的努力,他们无奈之下只能砍断了固定帆布下沿的帆脚索,然后让已成一团火球的帆布随风飘荡着。不时有燃烧着的帆布从空中落下,甲板上空宛如下了一场火雨。

    “共同市场”号使用炽热弹后,后面的两艘护卫舰有样学样,纷纷将那些烧的通红的小铅球打向了英国佬船只的甲板、帆布上。一时间,英国水手们疲于奔命,他们的军舰上也浓烟滚滚。不过总算还好,有“达希”号的惨样在前,这些英国佬迅速将主帆都降了下来,并且往上面浇水,以应付东岸人“卑鄙”的战术。

    而且,他们也不甘示弱。许多链弹被从炮口中发射出来,打向了东岸人战舰的帆布、桅杆,以打击他们船只的机动力。

    双方就这样惨烈地继续着。

    战斗过了半个多小时,浓烟滚滚的“达希”号三桅风帆盖伦战舰最先退出了战斗。她的中桅风帆被完全烧毁,桅杆也遭到了极大损坏;前桅也很不走运,被东岸人发射的一发幸运的链弹扯断了桅杆,整个倒塌了下来;目前只有后桅的三角帆还在正常工作,但也多处破损,效率大大降低。可以说,目前这艘船已经失去战斗力了。

    除了“达希”号之外,英国人的旗舰“戴利爵士”号是受损第二严重的船只。她就像是炮弹磁铁一样吸引了几乎大多数东岸人火炮的攻击,半个小时内几乎挨了两三百发炮弹,整条船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无损的。事实上她到现在还能漂浮在海面上,不论是东岸人还是英国人,都觉得挺奇怪的。

    其余几艘英国战舰——“美人鱼”号和“信天翁”号只遭受了少量的帆布损坏,人员及火炮的损失也很有限,算是基本保留了战斗力;而排在“达希”号身后的“骑士”号则损失了三门火炮和四十多名船员、艏斜桅被打断、后桅三角帆被烧毁,此外其舰长等多名军官伤亡,不过总算还保留了一定的战斗力。

    而东岸共和国第二护航分舰队方面,旗舰“共同市场”号也足足挨了近两百发炮弹。其中艏楼舱壁上被英国人的火炮打得到处是洞,艉楼二层船长室及三层舰桥也损毁严重,航海长负重伤。右舷上层甲板有三门火炮被击毁,炮手死伤八人;二层甲板一处8磅炮组则较为倒霉,装运弹药的炮手被一发英国炮弹击中,发射药包不幸被引燃,然后发生了小规模的爆炸。爆炸不但导致整个炮组三名炮手死亡,同时也导致了邻近两个炮组多名炮手受伤。

    虽然经受了这样那样的打击,但是“共同市场”号战列舰无愧于其强大的生存能力,目前仍然保持了强大的战斗力,她的32磅和24磅长管重炮一直是英国人的梦魇。

    “红鳟鱼”号的情况则大同小异,这艘前西班牙秘鲁舰队巡航舰中弹不多,伤亡不大,除了帆面破损严重外,目前整条船还维持了七八成的战力。

    与之相对的是,“海上文学家”号的情况则有些不妙。这艘由海盗船改装的护卫炮舰虽然中弹也不是很多,但是她的水线部位无比倒霉地被“戴利爵士”号发射的一枚24磅炮弹击穿,破了一个大洞。目前船上的水手们正一边用大量的帆布堵在破口那里,一边努力地修补破口。不过看起来情况不是很妙,就连舰长韩德智都对成功封堵破口的信心不是不足。

    至于帕斯奎尔家族的武装商船“夜莺”号以及南海运输公司的两艘运输船,则情况相对良好。“夜莺”号只中了寥寥十几发炮弹,造成几名水手受伤,可以说基本完好无损。而弗鲁特运输船“蓬莱”号和“瀛洲”号由于躲在战舰的另外一侧,只中了一些倒霉的流弹,船体基本没损伤,人员更是没有丝毫损失。

    惨烈的战斗进行到这里,双方都有些打不下去了。

    一方面是英国佬人员、船只损失严重;另一方面东岸人的“海上文学家”号护卫舰的情况很不妙,船舱已经进了不少水,水手们在没过脚踝的积水中艰难地封堵着漏洞。

    双方都过低地估计了对方的实力,同时也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实力,尤其是英国人在这方面犯了严重的错误。

    又过来十来分钟,双方的几艘战舰再次打出了几轮齐射。终于坚持不下去的英国人趁着处在上风时调头脱离了与东岸共和国护航分舰队的接触,朝北方撤退而去。而在此之前,“达希”号战舰上剩余的英[***]官与水手们已经乘坐交通艇撤退到了其他英国船只上,陷入熊熊烈火之中的“达希”号被遗弃了。

    受损最严重的“戴利爵士”号走在最前面,接着是“美人鱼”号和“信天翁”号,“骑士”号由于所处位置只能殿后。安处指挥“共同市场”号上前追杀了一番,又送给“骑士”号十几发重型炮弹作为临别礼物后这才返回。

    至此,这场发生在葡萄牙外海的战斗终于结束了。英国人和东岸的护航舰队大战一番,然后又各自撤退,战斗发生得很突然,结束得也很突然。

    英国人撤走后,头上绑着绷带的王铁锤慢慢走到舰桥围栏处,轻轻拍了一下安处的肩膀。没想到安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他的整个身体都完全僵硬了,身上的军服更是被汗水浸透。。

    “去军官休息室换身干爽的衣服,再喝几口烈酒驱驱寒。”王铁锤看着安处说道,“现在是冬天,冷得很,别冻出毛病来。”

    安处点了点头,随即朝楼下走去了。

    王铁锤看着他的背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白纸。白纸上赫然写着“关于调离安处海军少尉‘共同市场’号战列舰大副的申请书”几个大字,其第一行内容中更是出现了“安处海军少尉在战斗中瞻前顾后”等负面评语。王铁锤定定地看了半天,随即嘿嘿笑了笑,然后将整张白纸撕了个粉碎,随手扔进了海里。

    “海上文学家”号最终还是没能封堵住底舱的漏洞。无奈之下,王铁锤将其军官和水手们全部转移到旗舰上来,然后下令弃舰。这场战斗,第二护航分舰队六艘船只战沉一艘、受伤三艘,是东岸共和国海军成军以来最惨重的损失。

    而他们的对手英国人的损失也不小。“达希”号烧毁后沉没、“戴利爵士”号(后归航途中弃舰沉没)和“骑士”号重伤基本报废,“美人鱼”号和“信天翁”号也需返厂大修。

    1月30曰,历经千难万险的第二护航分舰队终于驶进了波尔多港。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