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八十章 战争与和平(一)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647年11月1日,牧草岭乡。(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作为在明年1月1日即将正式成立的西湖县经济最落后的一个乡镇——是的,你没看过,即便是成立比牧草岭乡还晚的低地堡都依靠其得天独厚的农业条件后来居上,稳稳超越了处于丘陵地带的牧草岭乡——牧草岭在这个春天是清冷的。

    这个乡镇如今人口不过四千,其中青壮年男子大概在一千五百人左右。随着和西班牙人战争的持续进行,对兵力需求越来越大的东岸共和国已经在国内进行了深入动员,大量参加过军事训练的民兵被抽调上了前线。牧草岭乡也不例外,这个以农业为主的乡镇一口气为新成立的西湖县民兵大队贡献了四百名优质兵员,算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邵元义所在的村子由于处在边缘地带,当地农民们经常与流窜过来的瓜拉尼人交战,因此战斗力较强,常年在西湖县四个乡镇数十个村庄的民兵比武中夺魁,因此此次组建民兵大队时该村被抽调走了三十人之多,几乎接近该村成年男子劳动力的三分之一。

    男人们上前线后,家里的重担便一下子压到了女人身上。地里干农活,家里带小孩,上河挖泥、下地修路,没有这些“健妇”们干不了的活。没办法,如今村子里的劳动力实在是太紧张了,就连邵元义这种十里八乡闻名的医生在每周五这一天都要背上步枪,到村公所里值哨。

    村公所里一般有巡警两人、民兵主任一人、值哨民兵小队长一人、武器库看守两人、杂役一人,其中民兵主任带着两名武器库看守住在隔壁,杂役在外面看门,而巡警与值哨的民兵小队长住在堂屋里。每个村的村公所在建造时都位于进村的公路南侧,而在旁边紧贴着的地方往往还有一座小型炮楼。随时驻扎着七八个民兵,由民兵小队长指挥。

    邵元义就是民兵小队长之一,今天就刚好轮到他值哨。于是他一大早到炮楼里交待一番后,便又溜到了村公所里。本村的巡警警长彼得罗夫是他的丈人。无聊之下正好一起坐下聊聊天。

    不过今天他出门时显然忘了看日历,因为老彼得罗夫这个时候正在堂屋里气得走来走去。正枯坐在屋内翻着《真理报》看最新战局消息的另一名巡警看到邵元义进来后,立刻向他挤了挤眼睛,然后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出门闲逛去了——嗯,巡逻去了。

    “安娜被一个水手拐走了,那个水手是个穷光蛋,今年年初才从东方明国过来。我当时见过他,我应该对此抱有警惕的。那个家伙能说会道,骗人很有一手。他看上了安娜的钱,想要撺掇她花钱买一条船,因此对安娜极尽甜言蜜语,最终被他得手了!”彼得罗夫说到这里,狠狠骂了几句俄罗斯俚语,“那个家伙在南海渔业公司的鳕鱼捕捞船上工作,最近上头在拍卖一批从拉普拉塔弄来的西班牙小渔船,价格很便宜。这家伙钱不够,就把安娜骗走了。想和她一起买船,唉,我不该给安娜那么多钱的。”

    一来就听到自己的老丈人这么说。邵元义也有些无语。他的老丈人一直想要他的小女儿嫁给一名军官,要么就是工程师、技术员之类的体面人,总之不能是一个水手!不过邵元义对这事倒有不同意见,他见过那个小伙子,还和他聊了聊,这人在来东岸之前已经在黑水地区当过两年多的军夫了,而据说在加入东岸体系之前曾是一名镖师,走南闯北多年见多识广,难怪能将安娜那个小姑娘骗倒。

    此人给邵元义的感觉倒还不错。上进心也比较强,安娜嫁给他倒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不过这时候可不能当着老丈人的面这么说。因此他只是稍微劝解了一番后便将话题引向了别处:“乡里的砖瓦轮窑要复工了,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了。”彼得罗夫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端起一杯温热的马黛茶喝了一口,然后才说道:“这个砖瓦轮窑在投产之初便面临着人手不足的窘境,产能一直比不上国内其余四座轮窑。全职工人只有寥寥几十个,因此平时大量招收季节性临时工,很多临时工都是本地的居民,农闲时来打打零工、赚赚零花钱,因此在这个时候往往是轮窑产量最高的时候。不过一旦等到农忙时节或者其他什么需要占用大量劳动力的项目启动时,大量临时工离去后轮窑的产量会骤降,严重点的甚至会停产一段时日。”

    “不过也好在这座轮窑主要是为了供应咱们附近几个乡镇所用,需求倒也不是特别大,窑上隔三差五地点火烧上一批也差不多就够用了。”彼得罗夫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显然有些麻烦了,北面鸭子湖畔的定西堡、保安乡、北方植物园三处都在扩建定居点,兴修水利设施,以容纳两三个月后即将到来的那批东方移民,因此对各项建筑材料的需求很大。我们是离北鸭子湖最近的一座砖瓦轮窑了,所需的砖瓦大部分要我们提供,再加上低地堡第二期灌溉水渠的兴建,这对红砖的需求就更大了。这次乡政府火急火燎地要求砖瓦轮窑厂复工,也就是这个原因了。”

    “如今全国各处都急缺劳动力,怎么还有这么多项目要开工?哪来的人手?”邵元义有些郁闷地坐了下来,皱着眉头说道。

    他这么郁闷是有理由的,因为乡里要求各个村都要出人去砖窑轮番帮手,虽然说给工资,但大家谁稀罕那点破纸片啊!如今山里的苜蓿田就快收割了,收割回来的牧草还要晾晒、切割、青贮,都是费时费力的活;家里的牲畜也要喂养,而且再过一些时日就是牛的发情期了,这时候还要请农技站的人来指导人工授精技术,以尽量增加受孕母牛的数量;另外,乡里也下了通知,乡里面各村之间的砂石公路的修建也要提上议事日程,目前路线选址已经选好了,乡里要求土地平整工作近期就要展开,这又是一个要占用大量劳动力的项目。

    这么算来算去,接下来几个月村里人几乎一刻都不得闲,在大量男丁被抽调到前线打仗的时候,剩下的人需要团结协作、起早摸黑才有可能干完目前的话——毕竟田里的麦苗也需要护理呢。在这样一种劳动力的使用强度紧绷到了极致的情况下,上头居然还要各村出人去砖瓦轮窑厂上工生产,这怎么可能嘛!

    “没有人手也要凑出人手上项目。”彼得罗夫的觉悟倒是不低,他对政府的各项举措也都表示理解,只听他继续说道:“我们现在难在何处?人手不足,特别是在打仗的时候,人手更是不足!那么明年上半年前几个月会有大批新的移民涌入我国,这是一个缓解目前人力不足现状、提升我国国力的正确举措。但要安置这些新移民就得新修定居点啊,你别只盯着北边的那三个扩建的老定居点,在南方草原的深处,此时交通部建设局的技术人员们正在努力为新定居点规划选址呢,那些地方的建设才是大头,真真正正的从无到有,一点一滴徒手建起,当然这些大部分都是那些新移民们的活。”

    “有了人才有国力的提升啊。”彼得罗夫的干部进修课程倒是没白上,此时他评论起国家大事来倒也有板有眼:“有了人小麦产量会增加、有了人道路交通会修得更便捷、有了人渔获量会大幅度增加等等,总之有人就有一切。眼看和西班牙佬的战争也没个结束的迹象,说不定还要继续打好多年呢,前线不断有人战死、病死,这可都是精壮男劳力啊,若是没有新人补充进来的话,那么他们死了后的缺额怎么补充?没有补充的话这仗还怎么打下去?难道现在就认输让西班牙人过来一股脑儿地过来把我们的一切都抢走?这当然是不行的!”

    听到岳父这么滔滔不绝地给他上起了政治课,邵元义顿时有些头大,他现在都后悔将话题往这方面引了。他只不过是随意抱怨了几句旷日持久的战争对国内民生的摧残和对老百姓劳动力的压榨,就引导岳父来给自己上课了,实在有些郁闷。

    于是他立刻解释道:“我当然不是反对政府的决策,我只是对如何调配劳动力表示担忧啊,不过这也不是我的事,是村长的事,我操心这个干嘛!大不了将各村完小、乡中心小学的娃娃们组织起来,集中到砖窑厂做砖坯。这不是什么重体力活,也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含量,组织他们停课个十天半个月的,集中突击生产一批红砖先将最急需的一些项目糊弄过去再说。实在不行的话可以让孩子们白天干活晚上上课,这样应该能缓解相当大一部分劳动力短缺的状况。”

    不过在说到这里时,邵元义又忍不住吐槽了一回:“连娃娃们也要为战争贡献自己的力量,真是操蛋!这仗怎么就没个头呢,但愿这次停战后可别再轻易开战了,平时不知道,这打起来时间长了才知道还是和平好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