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最新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法国之行与收获(二)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678年5月15日,圣日耳曼,晴。凡尔赛宫前的草坪上,流水淙淙。

    这可并不仅仅是比喻词,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场景,法王路易十四花费巨资和无数人力修建了一座半在水里半在空中的大竖琴,以及与此配套的流水系统,而后者是要靠一座座提水站及人工运河来维持的——花费这样巨大的代价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闲暇时光可以听听流水产生的音乐,路易十四的豪奢,看起来并不仅仅是传闻。

    另外,今天的宴会也非常豪奢,花费绝大少不到哪去,毕竟那上百个贵族及数量十倍于此的服务人员可不是假的,这还没算在外围警戒的王家火枪手的开支呢。看着宴会上那一道道丰盛精美的菜肴,东岸驻欧全权特使李晴也只有暗地里冷笑了,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此刻凡尔赛宫内高朋满座,可谁又关心法兰西南方各省还在遭受饥荒的折磨呢?没有的,不存在的,贵族们才不关心呢!

    跟随李晴一起赴会的几位随员们自然也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他们在与一路上所见所闻相对照后,内心中更加坚定了对东岸的信仰,坚信自己为之奋斗的事业是正义的,如果与这些醉生梦死的法兰西贵族们一起和光同尘的话,那才是悲哀呢。

    宴会上随处可见包括从锡兰岛运来的肉桂、胡椒,从印度运来的生姜,从东印度群岛运来的肉豆蔻、丁香,从加勒比海运来的蔗糖、烟草等食品或调味品。考虑到如今法兰西王国正处于战争状态,且进出口贸易比以往遭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路易十四肯定需要花费比以往高很多的价格来购买这些东西,这真是什么时候都要享受。

    想想前明皇帝一日三餐十分简单,日常用度也不夸张,国家经济困难时还会假惺惺节衣缩食,与路易十四以及同样豪奢无比的西班牙宫廷比起来,真的是财务支出控制在合适范围以内的典范了,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

    宴会上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珍玩,比如从印度、锡兰和波斯运来的各种宝石,从克什米尔运来的各种羊毛坎肩、香水、棉织品,从波斯、土耳其运来的精美地毯、挂毯,从中国运来的瓷器和锦缎,当然也少不了进口自东岸的很多丝绸制品了。再加上巴黎的能工巧匠们制造出来的各种漂亮的玩意、搜罗来的名家画作和雕塑,总之凡尔赛宫内积存的所有饰品、奢侈品的总价值很可能超过一亿利佛尔,接近2700万东岸银元。

    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做什么事情不好!若是拿去打仗的话,保管可以将以查理五世为首的大量德意志军队反推回去,并且在莱茵河东岸站稳脚跟。只是这事想想也不可能,路易十四这种人是宁可战局僵持不前也不愿意放弃自身享受的人。

    当然如果再考虑到如今法兰西国内其实也没什么好的接盘人——规模宏大的沃勒维康城堡至今尚未卖出去就可以看出来了——这么多的财富很可能无法变现,因此就更没必要卖出去了,还不如留在宫内,省的路易十四以后再在这方面花钱。

    路易十四在宴会上重点介绍了满头华发的李晴及跟在他身边的东岸驻法大使林定之。与上次在凡尔赛宫会见林定之比起来,这次规模更大、仪式更隆重、嘉宾身份更高、言辞用语更加庄重,显示出了深陷战争的法国宫廷对华夏东岸共和国的热切。

    李晴、林定之二人这次是当之无愧的宴会主角——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呢,没想到高傲的法国人也有这一天——面对一波波涌过来套近乎的法国贵族或已婚贵族妇女,二人应付得面部肌肉都有些僵硬了。

    尤其是那些贵族们,不断将话题朝生意上引,或旁敲侧击或直截了当地询问与东岸贸易的可行性。李、林二人理解这些人,因为除了少数第一流的贵族外,大部分的法国贵族其实都不是特别富裕的,况且巴黎生活大不易,急需从贸易上找补一些回来,以维持他们的体面生活。而说起法国贵族的穷困,这个锅其实得当初打赢百年战争并统一整个法兰西的卡佩家族背,在那场战争中,很多法国贵族都破产了,不得不依附卡佩家族,而这也是如今法兰西王国高度中央集权的奥秘所在。

    李晴、林定之二人与其中一些确实有实力或有商业传统的贵族约好了后会的时间,至于其他一些只是套个近乎、混个脸熟的人,对不起,他们还没这么多精力一一交谈,况且时间也不允许,因为他们的君主、太阳王路易十四还要找东岸使者密谈呢。

    密谈的时间定在宴会后,而地点就在路易十四的艺术品收藏室内,法兰西王国国务大臣卢瓦陪伴在侧,路易十四的骑士在门外守卫,确保不会有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并影响双方的谈话,因为这很可能事关未来局势的走向,不得不慎重。

    双方甫一落座,路易十四就抛出了个重磅炸弹,询问东岸人是否有兴趣买下目前仍处于法国人控制下的圣多明各岛,这着实吓了李晴一大跳。

    圣多明各岛即西班牙人的伊斯帕尼奥拉岛,原本由法国和西班牙各占一半,分据东西两侧。在上次遗产转移战争中,因为东岸海陆军的帮助,西班牙王国获得了整个岛屿,恢复到了当年圣多明各检审法院区初建时的鼎盛状态。当然作为交换,法国人获得了名义上属于西班牙(实际上处于自治状态)的斯特拉斯堡自由市及周边几个市镇的所有权作为补偿,算起来也没多亏。

    在这次战争中,法国人从拉罗谢尔组织了一支船队,搭载了一部分陆军,跨海抵达了瓜德鲁普港。这个过程中,西班牙人与荷兰人都未发现,因为他们的船只不可能整天都蹲在法国人的几个岛屿门口守着,那不现实。

    随后,法国人便挑选一个天气不错的夜间出航,并首先在岛屿西半部登陆(这里有大量前法国白人殖民者生活着),然后里应外合之下轻松夺取了包括法兰西角在内的几个主要城镇。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西班牙陆军稀烂的战斗力根本不被法国人看在眼里,几乎一触即溃的他们三下五除二便丢掉了原西属圣多明各,前后甚至还不满半个月,也是让人无语。

    不过占领容易,接下来守就比较苦逼了。反应过来的西班牙向风舰队也不管像瓜德鲁普、马提尼克、圣卢西亚之类的法国殖民岛屿了,五六艘船况较好的船只以托尔图加岛为基地——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原本著名的“海盗岛”自从上次被东岸军队狠狠扫过一次后,现在又回到了海盗手中,这次控制它的是东岸海盗头子、“虎鲨”号的船长苏摩——对圣多明各执行了严格的封锁,确保岛上的法军不会得到足够的物资补给。

    后来,荷兰西印度公司在西班牙人的一再要求下,也会时不时地派出没有任务的武装商船前往圣多明各岛附近转悠,拦截可能会出现的法国船只,对岛上的数百名法国陆军士兵执行封锁战术。

    西班牙人不是没有尝试过调集陆军登岛作战。只可惜他们战力孱弱的殖民地陆军让法国人打了个全军覆没,甚至都没造成对方太多伤亡,也是醉了。当时围观的荷兰西印度公司的水手们看得目瞪口呆,进而感叹怪不得去年年中时新西班牙的贝略港竟然被百十个英格兰海盗给洗劫了,这西班牙殖民地陆军的战斗力果然感人,说烂泥扶不上墙都是轻的。

    不过,西班牙人的封锁战术到底还是发挥了一定的用处,法国船只虽然冒死接济了岛上几次补给品,可在被向风舰队击沉了两艘船只后,他们便再也不敢了,直接放弃了对圣多明各岛上的五百多法国陆军的后续补给,让他们自己坚持了。

    这次法王路易十四竟然向李晴兜售圣多明各,看来心里也是明白,在海军无法取得优势的情况下,圣多明各最终是无法保住的,说起来当初派兵攻取这一岛屿也是有些欠考虑的,当然这也符合路易十四好大喜功的性格。法国人现在明摆着,是打算趁着岛屿仍然维持在自己手上的时候,将其卖出去,哪怕卖价第一点也无所谓,免得将来血本无归。

    李晴心里对法国人难免有些吐槽,觉得这帮家伙果然是有卖地的传统的,后世那个时空拿破仑以白菜价卖掉了整个路易斯安那殖民地,让美国国土一下子扩充了三分之一,简直就是史上最亏出血的买卖。现在比后世拿破仑早了一百多年,可法国人没起钱来第一想到的照样是卖地,虽然圣多明各岛可能也卖不了几个钱。

    “很抱歉,陛下,出于对西班牙王国的尊敬,我们并不打算购买伊斯帕尼奥拉岛,这违背了我们的行事原则。”李晴理所当然地拒绝了法国人这个异想天开的主意。

    “你们总是这样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与各方的关系,但很多时候有些人是不可避免地要得罪的,不是么?我知道你们的国家战略,知道你们想崛起,可你们认为光靠当个老好人就能崛起了吗?西班牙人不值得同情!”路易十四显然对东岸人不配合他出售岛屿的举动感到有些生气,不过他也没有太多好办法,只见他看了看李晴,又说道:“那么,重新恢复贵国驶往圣卢西亚、马提尼克、瓜德鲁普和圣克里斯多夫岛的贸易航线,这个没问题吧?”

    “只要必须给予我国纺织品、五金制品、纯碱、军火、染料、药品和热带特产一个‘公平’的税率,那么一切都不成问题。”李晴回答道。在最初的时候,法国人还是给予了东岸商品一个合理的关税税率的(英西葡荷等国的平均水平),不过后来随着其他国家关税税率的水涨船高,东岸商品也涨了上去,最后极大影响了销路,让人烦恼不已。随后,恰好西班牙人向东岸施压,要求他们断了与法国人几个殖民岛屿之间的贸易,故本土贸易部门便就坡下驴,在事实上停止了这种也没多大规模(但却对法国人很关键)的贸易。

    “你们总是盯着这些蝇头小利。你们可以到勒阿弗尔港前来贸易,这个港口是财政总监直辖的几个贸易港之一,离巴黎也近,没有包税人和税关监督,可以给予你们一个较低的关税税率。”说这话的路易十四感觉有些可笑,他整天在自己的房间内研究地图起码两个小时,心里面每时每刻想着的都是将某块土地或某座城市纳于自己的统治之下,钱财对于他而言仅仅只是一个工具罢了,一个满足自己享乐及开疆拓土欲望的有力工具。

    前阵子国务大臣卢瓦甚至告诉他,他十分确定只要法兰西王国允诺降低联合省的进出口关税,同时保证他们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那么这个国家很可能会将现在的盟友西班牙、奥地利、勃兰登堡—普鲁士等国卖个一干二净,即让法兰西王国得到大量德意志的土地以及梦寐以求的南尼德兰的一部分地盘。

    得知这个消息的路易十四大笑了很久,觉得自己的敌人都是一群何等的蠢货,这次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让自己收获了大量土地。那么等过个几年,自己休养生息完毕了,那么很容易就能再次发动一场战争,继续在三个方向上进行国土扩张。

    原本他以为东岸人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呢,可几次接触下来,却发现他们也只是眼里只认得钱的“蠢货”,这就很好办了,法兰西家大业大,有的是钱,给你好了!基于这个认识,他决定抛出一个更大的诱饵,看看有没有办法将这个地理位置优越且小有实力的国家拉到法兰西的战车上面,因此只听他问道:“有没有兴趣与伟大的金百合花王室结成同盟?我知道你们想要秘鲁乃至新西班牙,这没有问题!这个世界是由强者来支配的,西班牙王国没资格成为你们的盟友,但法兰西有!”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