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零九章 铁公馆(一)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644年11月23日,山东青州府,西北风六级,晴。最新章节阅读

    随着天气的日渐寒冷,青州附近云集的数万清军也不得不开始伐木取暖,与此同时,对青州城内赵应元部的招降最近也渐渐停顿了下来。度过了最初的心理恐惧期后,这帮大大咧咧的各路武装当家们稍稍缓解了对清军的恐惧,反正城内有不少他们抢来的粮食,够他们造一阵子的了,那就这么耗着呗。看是野地里的清军难熬,还是在城里的他们难熬!

    不过清军显然不会无限期地在野外吹冷风,由于出发的时候走得急,他们可算是轻装行军,很多攻城器械都没带在身边,因此只能在青州城下临时打制。八旗兵们拿着鞭子,将一群群包衣驱赶到城外的树林内去伐木、打造攻城器械,不过这哪是一时半会儿能弄得完的,因此这帮八旗老爷们注定要在青州城外的野地里吹上一阵子的冷风了。

    看着城外“我大清”将士们的窘境,青州城内的张文衡忧心如焚,在又劝说了几次向清军投降未果后,这厮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与警惕。要不是赵应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愿意动他,这吃里扒外的张文衡早就被那些大老粗们一刀砍死了。

    山东局势混沌,而在此时的山西、河南战场上,已经交战了三四个月的清顺两军开始渐渐进入中盘决胜阶段。十月初三丢了重镇太原后,李自成再次增派军队出潼关进入河南,一路连克济源、孟县、武陟、温县等多座县城,然后围攻怀庆府。清军以炮火守城,杀伤大量顺军。为了对付怀庆府的这股火力强大的清军,顺军统兵将领田见秀紧急调尚在河北的郭升率军赶来,准备以黄衣大炮对付清军的红衣大炮。

    而为了解围怀庆府,清军组织了数次攻势,但均被击退。其中,实力最为雄厚的清军董学礼部(原顺军,已降清)被击败包围后,进入太原的清军叶臣部后路随之被截断。为此,清河南巡抚罗锦绣开始向清廷连连告急。

    为了彻底解决河南、山西的问题,清廷开始组建大批援军。十月十九,清廷以英王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率军三万余,准备在击溃山西北部顺军重兵集团后进入陕北。随阿济格同行的还有吴三桂、尚可喜二人的部众,在征调了宣府、大同的军队后,这股清军的兵力已经超过了八万人。如果再加上代州附近的数万清军,其对陕北的顺军已经有了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的碾压优势。

    在看到顺军、清军双方几十万人绞杀成一团的时候,南明督师史可法欣喜若狂,开始严令江北四镇、忠于南明的河南地主武装进攻当地的顺军,客观上极大策应了清军的攻势,使得大顺兵力分散、局势日趋紧张。而在四川,张献忠的部众也开始进军汉中,准备趁着李自成主力被清军和青海、西宁一带的回民、蒙古人吸引住的时候,夺取汉中,以完成他“征服天下”霸业的第一步。

    而在此时青州城与安丘之间已经崎岖泥泞的路面上,一支规模庞大的“辫子军”正在“快速”行进着。而这个快速显然是和之前的龟速相对应的,之前李率泰的部队一天才行军五到十里,速度慢得让人笑掉大牙。而在恶劣天气逐渐来临,以及青州的和讬屡次派人催促后,李率泰这厮终于长叹一声下令加速行军。如今要不是和讬在背后严令他前进,他都想率军撤回了。这仗他心里是越来越没底,斥候被大量捕杀,导致战场对敌人单向透明,他现在甚至都弄不清楚敌军到底有多少人。

    零零散散侥幸没遇上敌人的斥候向他报告,那群黄衣海寇目前仍旧据守在安丘城内,前两日貌似还派人去乡下向老财们征收了一点粮食,同时顺便裹挟了少许无地的“无赖子”跟他们而去。不过这两日已经很难见到他们在乡下蹦跶的身影了,似乎大多缩回了城里。这也可以理解,外面天寒地冻的,傻子才在野地里晃悠呢。

    在李率泰怀着纠结复杂的心情往前进军的时候,安丘县城内的东岸人也正纠结万分地等待着清军的到来。而在得知李率泰统率上万大军以一天五到十里的速度龟速行军的时候,莫茗甚至都在怀疑是不是斥候战中杀得太狠了,让李率泰那老狐狸吓破了胆,不敢来安丘。不过好在后面传来的消息还算令人感到安慰,李率泰也许是不愿在恶劣天气中多加耽搁,他大大提高了行军速度,然后在今天(11月23日)下午时分终于抵达了安丘县城外三里处,短短百里的路程硬是让他走了六天,也真够奇葩的。

    城头上的东岸人用望远镜大致观察了一下城外正在扎营的清军大队,由于距离远,看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们似乎是从远处砍了一些木头回来(近处的都被清理干净了)扎营,整个营地虽然闹哄哄的,但还算有秩序,看得出来具有一定的军事素养。前一阵子东岸人碰上的那些胶州军、李士元部青州军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到底是汉军旗啊,在关外跟八旗打老了仗了,行事还颇有些法度。这李率泰打了这么多年仗,按理应该也是宿将了,明天估计不好打。”茅德胜将胸前的望远镜摘下,摇了摇头问道:“今晚要不要去搞一下?古时候戏文里都有趁敌军刚来立足不稳的时候偷营的情节呢,我看他们这营寨搞到今天半夜也搞不完,似乎可以偷一下呢。”

    “偷个屁!”莫茗也放下了望远镜,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棉大衣,说道:“让军夫队的朝鲜军夫晚上骑马出去骚扰骚扰,外面乌漆麻黑、天黑地冻的,刚来的这帮辫子军多半是以不变应万变,不会出击的。不用打仗,就带一些军号到人家营寨不远处吹吹,再偷空扔几个炸弹听听响,再随便开几枪,然后再换地方。让军夫队的人从后半夜开始轮班上,前半夜这帮人估计要修营寨,尽量让他们睡不好觉,等明天决战的时候再给他们致命一击。”

    莫茗此时对城外那些清军的战斗力也摸不透,根据前几天多位斥候传回来的情报互相印证,这支清军人数大概在一万上下,其中装备精良、士气高昂的战兵大约有四千来人,而包衣、跟役之流没啥战斗力的部队大概也占四千人上下,除此之外还有一支甚至还没来得及剃发、还穿着破破烂烂的明军服装的两千人上下的部队。安丘城内的东岸军官们在集体商议后,觉得也许可以前进到城外倚城而战,试试这帮人的成色,就如同清军的和讬想试试东岸人的成色一样。

    11月24日一大早,昨晚被东岸人折腾了半宿的清军开始在草草而就的营门外列队。一夜没睡的辅兵们强打起精神为战兵披甲、喂马,准备为接下来可能将要爆发的战斗做准备,他们做这些已经很熟了,不过今天却有些不同。营地内再没了以往那种轻松的气氛,据一些军官们流传的小道消息,这些黄衣海寇似乎比那些顺军老营的精锐还难打。不过好在打头阵的并不是他们,那是那些刚投降过来没多久的张汝行部的前明军。

    李率泰手下的汉军旗官兵们用复杂的目光看向那些还没有剃发的张汝行部官兵,胸中涌起了一股异样的快感。让你不剃发!让你不给大清主子们当牛做马!让你们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头上的辫子!哼哼,今天就让你们打头阵,老子们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

    张汝行皱着眉头看向前方已经打开的安丘县城门,看着那一股股从城门内鱼贯而出的身着黄衣的士兵,这帮人竟然要出城迎战!张汝行突然感觉今天可能有些不妙了,李率泰让自己的部队打头阵是什么意思他很清楚,不就是想通过自己试出那些黄衣贼的斤两么?自己这些人是新附军,被人驱使当炮灰也算正常,但如果对手是东岸海寇那就不妙了。

    作为曾经投降大顺的前明将领,在山东当过郭升两三个月部将的张汝行明白东岸人“铳炮犀利”、“果毅敢战”,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如今让自己率部与东岸人打头阵,自己手头这两千人很可能要被消耗一空啊。

    作为一个已经初步觉醒了军阀意识的小军头,张汝行深刻明白在这个乱世中军队就是自己的本钱。丢了军队的军阀屁都不是,前阵子被东岸人打得屁滚尿流狼狈而走的李士元就是榜样。不过想到这里张汝行就更是纠结了,李士元带着两三千人守城都守不住,这东岸人到底是强到了什么地步啊!

    不过没时间给他进一步思考了。对面的东岸人已经列完了阵,并且已经在往前慢慢移动阵型了,而比东岸人早出来的自己这一方目前还在闹哄哄地列阵,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自己大阵后方是李率泰的中军大阵,他带着约两千名精锐骑军在那里督战,而左右两翼则各有千把战兵带着约两千名辅兵排成了两个大横阵。

    从阵型就可以很清晰地判断出,李率泰是想让自己去试探东岸人,如果战况不错的话就接着投入左右两个步阵加入战团;如果情况不妙的话那就再具体分析,或者李某人亲率主力骑军前来救援,或者干脆全军一起压上以图挽回败局;又或者干脆将张汝行部留在战场上,李率泰率军返回营寨内固守,张汝行越想越觉得可能最后一个选项才是李率泰会做的。

    李率泰手下的汉军旗官兵们用复杂的目光看向那些还没有剃发的张汝行部官兵,胸中涌起了一股异样的快感。让你不剃发!让你不给大清主子们当牛做马!让你们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头上的辫子!哼哼,今天就让你们打头阵,老子们当初也是这么过来的!

    张汝行皱着眉头看向前方已经打开的安丘县城门,看着那一股股从城门内鱼贯而出的身着黄衣的士兵,这帮人竟然要出城迎战!张汝行突然感觉今天可能有些不妙了,李率泰让自己的部队打头阵是什么意思他很清楚,不就是想通过自己试出那些黄衣贼的斤两么?自己这些人是新附军,被人驱使当炮灰也算正常,但如果对手是东岸海寇那就不妙了。

    作为曾经投降大顺的前明将领,在山东当过郭升两三个月部将的张汝行明白东岸人“铳炮犀利”、“果毅敢战”,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如今让自己率部与东岸人打头阵,自己手头这两千人很可能要被消耗一空啊。

    作为一个已经初步觉醒了军阀意识的小军头,张汝行深刻明白在这个乱世中军队就是自己的本钱。丢了军队的军阀屁都不是,前阵子被东岸人打得屁滚尿流狼狈而走的李士元就是榜样。不过想到这里张汝行就更是纠结了,李士元带着两三千人守城都守不住,这东岸人到底是强到了什么地步啊!

    不过没时间给他进一步思考了。对面的东岸人已经列完了阵,并且已经在往前慢慢移动阵型了,而比东岸人早出来的自己这一方目前还在闹哄哄地列阵,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自己大阵后方是李率泰的中军大阵,他带着约两千名精锐骑军在那里督战,而左右两翼则各有千把战兵带着约两千名辅兵排成了两个大横阵。

    从阵型就可以很清晰地判断出,李率泰是想让自己去试探东岸人,如果战况不错的话就接着投入左右两个步阵加入战团;如果情况不妙的话那就再具体分析,或者李某人亲率主力骑军前来救援,或者干脆全军一起压上以图挽回败局;又或者干脆将张汝行部留在战场上,李率泰率军返回营寨内固守,张汝行越想越觉得可能最后一个选项才是李率泰会做的。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