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十章 抽身而去的方法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1656年6月18日,“双轴双桨”170马力的“探索”号四桅机帆船刚刚离开桑给巴尔岛。与她一同航行的,还有一艘同级探险船和两艘隶属于移民部的1200吨级机帆船,这都是即将开往黑水地区的移民船——这两年移民部下订单建造的新船比以往略有减少,似乎所有人都对规模越来越大的移民运输任务感到有些不堪重负。

    担任领队的吉文海军上尉在新华港时就听那帮殖民地官员们议论,今年输往本土的移民数量去掉损耗(包括各殖民地截留的部分)后,很有可能将达到37万人之多。

    “37万人的运费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每年新船的订造、旧船的维修保养费用、水手薪金、沿途港口维护费用、沉没船只船员的抚恤等等,加起来要多少钱?”吉文少尉算不出来,但他觉得这个数目一定很大。

    其实,1655-1656这个移民运输季,华夏东岸共和国几乎已经要支出接近一百万元的巨额费用(还好不是所有费用都由中央支付,中央大概只支付60%,即60万元的样子,其余由各殖民地以实物形式支出)来保障移民了,数额之庞大令人瞠目结舌。

    当然了,花费了如此巨额资金,从长远角度来看,其实还是值得的。国家人口增多,劳动力也就增多,市场同样也会扩大,这对国家的工农业发展大有好处。37万的明人移民加上其他地方的移民——这两年东欧战火连绵从而导致立陶宛与乌克兰人(以女人居多)被大量输入——以及着国内新出生的人口,华夏东岸共和国全国人口总数目前已达623万人之多(其中明人比例约在47%的样子),创历史新高,同时非国民的数量也攀升到了98万人的历史最高位。

    全国一下子增加了近十万国民,这对之前体量并不大的东岸来说是有些难以承受的。其实何止今年啊,以往每年增加七万人的时候,国力就已经有些难以承受了,君不见现在来的新移民住棚屋的年限越来越久,等待分砖房(由西北垦殖银行低息贷款)的周期也越来越长,各新建定居点的建设也越来越滞后,老居民点的各项设施也越来越不堪重负,整个国家处在一个轻度消化不良的状态之下。

    七万人都这样了,十万人就更是难以承受了,今年国内的移民安置工作肯定会让移民部、国家开拓总局、建设部、交通部和财政部的那帮官僚们愁白了头发。不过好在东欧大战这种机会也不是很常见,趁着这种多个国家、数十万大军卷入的混战多捞点人口(尤其是年轻女人),以后再慢慢消化确实也是不错的选择。等过了这两年,再想办法削减欧洲移民的数量,增大远东移民的份额(同时渐渐平衡其男女比例),这时候国力也渐渐赶上来了,那么差不多也就能够缓过一口气来了,前后也不过就几年的消化巩固时间而已。

    三艘船只在桑给巴尔岛补充了一些水果、蔬菜、淡水和牛羊。这个斯瓦西里海岸的重要岛屿目前已经处于马斯喀特人的控制之下,当然是间接的,本地的土人酋长向赛义夫苏丹表示臣服,同时交税并承担一定的出兵义务,但平日里仍是自己做主。东岸人也和他们打过不少次交道了,因此在缴纳了很低的入港费之后,便顺利地得到了补给。

    而就在他们离开桑给巴尔岛的时候,两艘海军的武装运输舰恰刚刚驶了过来。吉文上尉派人前去交涉了一番,得知这两艘船满载各类物资(以砂金、象牙、皮革、胡椒等高价值商品居多)以及约一千名斯瓦西里奴隶,准备在此补给点食水后就开往新华港。据说海军主力此时已经在基尔瓦附近下锚,陆军第三营的官兵们已经在进攻这座城市,相信一定能洗劫到数量足够令人眼红的财富,当然如果能够再顺带逼迫几个土人城邦或王国签订贸易协议的话,那么一切就更加完美了。

    在与海军的船只互致敬意后,以“探索”号、“好奇”号为首的四舰编队转向北偏东,顺着强劲的西南风,朝阿拉伯海驶去,他们的下一目的地是奥斯曼帝国的巴士拉港,这里有一个东岸开设的商站,每年的贸易额不大不小,约在数万元的样子,主要进口些椰枣、马匹、骆驼、挂毯之类的玩意儿。

    1656年7月1日,四艘船在躲避了一场暴风雨后,悄然驶过了马斯喀特外海——他们没有贸然去请求进港停靠,虽然两国间目前正在商谈通商事宜——然后朝海湾对面的波斯阿巴斯港驶去。这是吉文上尉的临时决定,他打算去看一看多年前曾经来过的这个******港口,但原本相识的阿巴斯东岸商站站长不在,据说去伊斯法罕谈业务去了,故吉文少尉只能在此少许补给了下食水,然后便拔锚起航,朝波斯湾北端的巴士拉港驶去——不过他们这四艘庞大船只(相对于此时欧洲以外的船只)的到来,却也给东岸人设在此地的商站打了打气,让波斯人意识到了东岸是一个何等强大的国家,对于商站在此地的运作也有着极大的好处。

    要知道,波斯这个文明古国的生意现在可是越来越被执委会看重了呢,这个国家人口众多且还算富饶,又有着统一的政权,发展商贸最是合适不过,目前东岸每年都从这个国家进口大量生丝、牲畜和瓷器(主要是瓷砖、瓷碗及少许订制瓷器,比如马万鹏就从波斯订购了一个手工瓷质马桶),同时出口大量军火、纺织品、钢条等价廉物美的商品,双边贸易额也是屡创新高。

    7月6日,四艘船只抵达了巴士拉港外海,在征得土耳其人同意后,依次驶入了港口,将一批货物送进了码头上的东岸商站内。巴士拉本地的波斯商人不少,毕竟这块土地才刚刚被奥斯曼人征服不过几十年(之前伊拉克很多领土是波斯的),两河流域大量的波斯遗民尚未被同化,因此奥斯曼人在此驻扎了不少军队,其中就有一些和东岸相熟的斯帕西军团的骑兵,而东岸人运来的一些马刀、骑矛、鞍具等商品也都是要交给他们的。

    在和城内的商站站长略略聊了聊奥斯曼帝国的政局及咖啡市场的行情之后,7月8日,四艘船只再度拔锚起航,离开了炎热无比的巴士拉港,朝下一个目的地加勒港驶去。他们这次是顺着北印度洋的环流航行,风向不对,故为了提高航速,蒸汽动力系统也运行了起来,最终于7月28日清晨抵达了已被荷兰人控制的锡兰岛加勒港。

    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此驻扎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舰队(12艘武装商船),用于压制葡萄牙人在东印度群岛及印度海岸的活动,同时也负责巡逻马六甲海峡,防范敌对势力的入侵。而东岸人自然不是什么敌对势力了,盖因不论东印度公司情愿不情愿,他们的政府都已经和东岸共和国签订了港口开放协议,因此东岸的船只已可在附近海域任意通行,并在缴纳规定数量的费用后便可随意驶入任意一座荷兰控制下的商港进行停靠。

    四艘船只在加勒港只盘桓了两天,然后便起航前往了马六甲港。此时马六甲刚刚从瘟疫中走出来,人丁不盛、商业凋零,这令考察的吉文上尉有些失望。不过考虑到东岸人将来如果真建立移民航线的话,也只是为了在此休整补给而已,对商业方面的要求倒也不是很大,故也没什么不好的。

    离开马六甲后,四艘船只调头北上,直朝下一个目的地宁波府定海港而去。此去一路上可算是有惊无险,除在广东近海躲避了一个台风外,基本上没遇到什么恶劣天气,四艘船最终于8月18日中午抵达了定海县码头,随后派人上岸至鄞县,与南方战区司令部取得了联系。

    刘海洋对于执委会打算试航印度洋移民/商贸两用航线(以降低移民成本)比较感兴趣,不过他不是什么决策者,故在他的建议下,吉文上尉等人在粗粗修理完毕船只后,便马不停蹄地北上黑水地区(顺带运了几船稻谷和盐巴)——因为他们听说新任的黑水开拓队队长常开胜没有坐镇烟台,而是亲去北方阿穆尔河流域督战了,大概因为那边多是其经营多年的老底子、指挥起来得心应手的缘故吧。

    没奈何之下,四艘船只能再度北上。此番乘着东南风的他们航速极快,再加上蒸汽动力的辅助,一路上只花费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即抵达了库页岛黑水港。到了黑水港后他们便没有再度北上,因为听说常开胜已在阿穆尔河一带取得了对清作战的胜利,此时已班师至庙街港,相信不日即将抵达黑水,故他们决定在此耐心等待。

    要知道,波斯这个文明古国的生意现在可是越来越被执委会看重了呢,这个国家人口众多且还算富饶,又有着统一的政权,发展商贸最是合适不过,目前东岸每年都从这个国家进口大量生丝、牲畜和瓷器(主要是瓷砖、瓷碗及少许订制瓷器,比如马万鹏就从波斯订购了一个手工瓷质马桶),同时出口大量军火、纺织品、钢条等价廉物美的商品,双边贸易额也是屡创新高。

    7月6日,四艘船只抵达了巴士拉港外海,在征得土耳其人同意后,依次驶入了港口,将一批货物送进了码头上的东岸商站内。巴士拉本地的波斯商人不少,毕竟这块土地才刚刚被奥斯曼人征服不过几十年(之前伊拉克很多领土是波斯的),两河流域大量的波斯遗民尚未被同化,因此奥斯曼人在此驻扎了不少军队,其中就有一些和东岸相熟的斯帕西军团的骑兵,而东岸人运来的一些马刀、骑矛、鞍具等商品也都是要交给他们的。

    在和城内的商站站长略略聊了聊奥斯曼帝国的政局及咖啡市场的行情之后,7月8日,四艘船只再度拔锚起航,离开了炎热无比的巴士拉港,朝下一个目的地加勒港驶去。他们这次是顺着北印度洋的环流航行,风向不对,故为了提高航速,蒸汽动力系统也运行了起来,最终于7月28日清晨抵达了已被荷兰人控制的锡兰岛加勒港。

    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此驻扎了一支规模不小的舰队(12艘武装商船),用于压制葡萄牙人在东印度群岛及印度海岸的活动,同时也负责巡逻马六甲海峡,防范敌对势力的入侵。而东岸人自然不是什么敌对势力了,盖因不论东印度公司情愿不情愿,他们的政府都已经和东岸共和国签订了港口开放协议,因此东岸的船只已可在附近海域任意通行,并在缴纳规定数量的费用后便可随意驶入任意一座荷兰控制下的商港进行停靠。

    四艘船只在加勒港只盘桓了两天,然后便起航前往了马六甲港。此时马六甲刚刚从瘟疫中走出来,人丁不盛、商业凋零,这令考察的吉文上尉有些失望。不过考虑到东岸人将来如果真建立移民航线的话,也只是为了在此休整补给而已

    离开马六甲后,四艘船只调头北上,直朝下一个目的地宁波府定海港而去。此去一路上可算是有惊无险,除在广东近海躲避了一个台风外,基本上没遇到什么恶劣天气,四艘船最终于8月18日中午抵达了定海县码头,随后派人上岸至鄞县,与南方战区司令部取得了联系。

    刘海洋对于执委会打算试航印度洋移民/商贸两用航线(以降低移民成本)比较感兴趣,不过他不是什么决策者,故在他的建议下,吉文上尉等人在粗粗修理完毕船只后,便马不停蹄地北上黑水地区(顺带运了几船稻谷和盐巴)——因为他们听说新任的黑水开拓队队长常开胜没有坐镇烟台,而是亲去北方阿穆尔河流域督战了,大概因为那边多是其经营多年的老底子、指挥起来得心应手的缘故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