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六章 民生(一)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读520小说网 www.sodu520.net

    朱诚东急得嘴上都起泡了,无他,最近渔业资源紧张,罗洽港的很多渔业商人都收不到足够的货,只能白白坐视商机的逝去,可不是急死人了嘛。

    “赞叔,今年渔业全面减产,到底是什么原因啊?”一辆驶往火车站的平板轨道车上,朱诚东有些郁闷地问道:“这次才收了不到二十五吨的鳕鱼和滑柔鱼,比起上个月是大大不如,再这么下去,生意也没法做了。每个月的营业税已经超过了一百元(现在东岸大部分企业的营业税都是与税务部门协商一个固定数额),一年就是一千二,可今年以来才收了多少鱼?真是愁死人了,生意不好做啊!”

    平板轨道车在两批挽马的拖曳下,稳稳地行走到铺满煤渣的路基上。鉴于石子铺就的路基容易使马蹄受到伤害,如今很多马拉轨道车路基都该做了相对松软的煤渣或细砂土,但城区范围内的马拉轨道车(被称为“出差马车”或“街车”)路基则仍是石子或石板,这主要是出于清洁和美观方面的考虑。

    话说现在东岸几个主要城市——如东方县、平安县、青岛县和镇海县——的城区轨道交通是越来越发达了,当地政府纷纷出资敷设了相当长度的城市轻轨交通线路。讲究点的用铸铁轻轨,财力不是很足的用硬木包铁轨道,马拉轨道车行驶在这些固定线路上非常轻快,给国民的出行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现在首都东方县就已经成立了一家县属国营企业,名曰“东方街车公司”。经营的就是大鱼河两岸城区的轨道交通业务。收益还算可以。

    而首都的这项新产业自然也带动了其他几座城市的跟风。比如一直想跟首都别别苗头的工业重镇平安县就是如此。该县成立的“平安街车公司”更是“凶残”,不但敷设了城区内的线路,甚至还修建了到码头、果园、钢铁厂等重要地点的轨道交通线,凸显了老牌工业城市的繁荣和富庶——这里别的不多,就钱和钢铁多。

    金融中心青岛县就更是了得了,该县有中央投资兴建的一环和二环轻轨轨道,马拉轨道车的运营里程和经验甚至远超首∟style_txt;都和平安县。负责运营这些轻轨线路的“青岛街车公司”规模更是稳居国内第一,目前听说该公司已经在利用利润敷设一些纵向连接各定居点的线路。以丰富青岛县的城市交通。

    东方、平安、青岛等县发展了城市轨道交通,其他各县自然也想跟风上马此类项目,很快就形成了一个不小的产业。这项产业的规模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产生了对车辆、马匹和车夫的庞大需求,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经济增长点,而且还是执委会诸公们所喜欢的“内需”。

    赞帕里尼、朱诚东二人所乘坐的平板轨道车在行驶了五六分钟后,很快抵达了火车站内。紧邻着火车站的是电报所,所里有七八个年轻女子在接受培训,赞帕里尼知道,她们都是新招募的女子电报培训班的学员。随着铁路事业的发展。东岸有线电报网络的敷设也在稳步发展着,业务量也与日俱增——虽然十个字便要收一角钱。可对一些商人、报社以及政府机关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消息的价值足够,那一切都值得!

    “现在东岸真是人满为患了啊……”赞帕里尼拍了拍一路上都愁眉不展的朱诚东的肩膀,说道:“不要急,小朱。咱们国家现在有百万人口了吧?数量庞大的移民、医学知识的发展和卫生条例的推行,已经极大地推迟了死亡了呢。这么多的人,对食品的需求是极大的,更何况咱大东岸的居民一贯有吃海产品的风俗和习惯,你想想这市场的前景有多广阔?别胡思乱想了,今年渔业产量不振仅仅是运气问题罢了,我问过海洋局的战友,他们说荷兰、英国的渔业产量也不是每年都很稳定的,丰年和歉年一直交替存在着,咱东岸能维持这么多年的高产量,已经很不错了。”

    经赞帕里尼这么一说,朱诚东的心情略略好转了一些。是啊,这几年只要不是眼瞎的人都能看出来,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随着食品供应数量和质量的稳步提高,以及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东岸人口自然增长率已经连续几年在7%这个令人咋舌的高位徘徊了。而且,直至今日,生命的洪流似乎还没有放缓下来,据卫生部推测,1660年东岸新生儿的出生率可能会达到前所未有的最高点,之后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逐渐合理,出生率才会缓缓下降下来——这就意味着巨大的内需市场了。

    诚信渔业公司先后运来的二十五吨咸鱼很快就在货栈交割完毕了,其中购买量最大的是草原铁路公司派驻罗洽港的代理人,西南铁路的修建正处在关键时刻,投资者也稍稍改善了旗下意大利劳务工的伙食,因此几乎每个月都要到罗洽来进口一定数量的咸鱼,与朱诚东、赞帕里尼他们也是合作很多次了。

    拿到两千余元货款的朱诚东一时间有些茫然,赞帕里尼见状笑了笑,然后带他去码头边的工业区转了转。

    所谓的工业区其实就是依托海洋产业而发展起来的配套产业链,其中既有作坊和小企业,如造铁锚的、造抽水泵的、织帆布的、织网的、搓绳的、箍桶的、编筐的、做滑轮的等等,另外还有一些小手工业者,如做指南针的、铁匠、木匠、皮匠、制蜡烛的等等,总之是五花八门,门类众多——而也正是这数量多达数千人(含家属)的手工业者的努力,罗洽港的海洋产业才能维持并发展下去。

    不过,和其创造的价值相比,工业区的环境却有些差。盖因这里都是自行发展起来的,很多工匠原本都来自旧大陆,他们移民至东岸后,就在码头附近的荒地上搭起工棚,架起器械,然后募上三五个学徒便开始开工生产各类小玩意了。自然而然的,这种缺乏规划的所谓工业区布局是凌乱不堪的、设施是陈旧简陋的,赞帕里尼二人穿行在狭窄、肮脏的街道上时,道路两侧随处可见一些无盖的污水坑——这种污水坑据说直通当地人自己开挖的阴沟——味道极其难闻,而且朱诚东隐隐听说曾经有许多婴儿被从阴沟里爬出来的老鼠伤害的事情,简直是耸人听闻。

    “整个工业区四周被死水环绕着,工业区内则污水遍地,臭气熏天。现在其实还好些了,因为天气已经不那么热了,之前夏天烈日暴晒的时候,这些污水、阴沟散发出的味道简直令人作呕。”赞帕里尼视若无睹地说道,“工业区里住着很多家属,这些家属有的有工作,有的则没有。你看,那家人就养着猪,屋子里不臭气熏天才怪呢。喏,小朱,那边是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垃圾堆,很久都没人清理,里面的味道更是令人难以忍受,总之这里和城里面的环境没法比,差远了。正常点的人都不会选择住在这里,我听说这里的一些作坊主们就在镇上购地建了宅子,估计是没法忍受这里的环境吧。”

    “不过,如果你忽略这里的环境的话,那么你还是能够在这儿淘换到一些好东西的。小朱,我知道你有意往上游实业方面发展,一直想购置渔船自己捕鱼,对吧?”赞帕里尼给自己点了个烟斗,微笑着说道:“可新船何其贵也,即便是私营的新星造船厂生产的200吨级渔船,价格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可我们何必如此呢?你看盐城港那边经常在拍卖海军弄来的各类脏船,其中一二百吨排水量的不少,我们大可以花点小钱拍个一两艘下来,然后自己到这里来购置诸如渔网、钓具、木桶、编筐、蒙皮、压舱石、水泵、水管、指南针、护墙板、缆绳、鱼钩、滑轮、帆布等用具,再花点钱到修船作坊去请人改装,比买新渔船起码要便宜上一半左右,性能却不会相差太多,简直再划算不过了。咱就这么几个钱,不精打细算点不行啊,小朱。”

    “赞叔,原来你也赞同往上游发展啊。”朱诚东闻言有些欣喜,然后便叹着气说道:“赞叔,其实这也是必然的。奶奶个熊,现在政府对我们这类贸易公司、商业公司课税实在太重了,重到我们喘不过气来。而反观像捕鱼之类的实体产业,营业税低得令人发指,而且还三天两头减免,简直太过优惠。政府的意图已经太明显不过了,就是希望我们多去搞实体产业啊,咱公司若是没有捕鱼船队,以后注定是走不远的。码头上刘老三那帮人明明有很好的机会转型,却一直懒得去购置渔船、募集渔民什么的,以后上升空间肯定有限。”手机用户请浏览m.sodu520.net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