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二十章 尘埃落定(五)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shumiloushumilouco

    时至七月,基本就意味着东岸本土一年移民运输工作的结束了。

    这项从每年一、二月份开始,在四、五月份达到dǐng峰,并最终于七月份结束的庞大的移民运输工作,几乎是华夏东岸共和国每年一次的最重要的工作了,且相对于东岸体量,这项工作的复杂程度、占有资源的程度,几乎都可以与后世中国的春运相比,甚至可能还犹有过之,毕竟国家绝大部分的海上运力都砸在上面了嘛。

    东岸人花费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从远东移民,那么自然会在东岸共和国的人口数字上有所体现:截止1655年7月中旬,华夏东岸共和国正式国民的数字已经突破五十万大关,达到了527万人的规模;而非国民的数量也没有下降,在送走了一大批服役期满的科萨黑人劳工后,非国民的数量依然维持在86万人左右,依然是华夏东岸共和国建设大军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当然了,移民部急着宣布本年度移民工作结束并公布统计数据可能有些为之过早。当然这并不怪他们,谁让他们没考虑到波罗的海战争爆发这个变量呢,而且我们精干的外交官员们也趁机活动,预计能获得大批移民然后运回东岸——这些在今后几个月内可能就会陆续看到了,东岸的人口在1656年再度进行统计时一定会出现一个令人难忘的飞跃。

    新的移民来到东岸,这自然在各部门、各地区之间引起了哄抢,执委会连续几年重diǎn照顾乌江地区并置了数个县后,目前已经逐步将重diǎn转向了蛟河地区和西南铁路沿线,预计这两处能够得到本年度最大份额的移民。不过,和往年相比,今年中铁公司也异军突起,拿下了移民分配份额中相当大的一部分,谁让陆军的嗓门一贯比较大呢——当然这毫无疑问也引起了许信等人的反对,指责他们破坏执委会定下的发展次序。让国家主席强全胜一时间颇为头大,最后干脆下乡视察躲避去了。

    “新来的移民比较‘特别’,他们大多是清军俘虏出身,军官被送到了黑水煤矿挖煤。剩下的人则打散编制后重新编组,目前共分成了三个劳改团,约六千人。一团、二团已经运抵了平安县,三团还在镇海县等船,不日即可抵达。莫委员。下一步还得你和中央多协调协调,不然这铁路怕是很难修起来啊。”平安县柳树营乡,从南方赶过来的国家铁道总局局长杨王林朝莫茗説道:“这北方铁路我们也规划了半年之久了,直白diǎn説的话,难度其实没想象中那么大。首先,定军山脉其实不是什么高山,大部分还是以低矮丘陵组成的,而且丘陵与丘陵之间到处是山间平地、河谷什么的,即便是丘陵坡度也极缓,在这里修建铁路。其难度和成本其实未必就比南方草原上要高多少,我这里就大胆预测了,15万元一公里,肯定能拿下,这diǎn我能拍胸脯保证!只是这钱……”

    “钱,现在倒是有一些,但肯定远远不足。你也知道,定军山开发计划,在本土的招商引资其实是极为失败,且连累得连债券都卖不出去几张。大家还真的都很不看好这个计划啊,当然我们自己也不看好,呵呵。”一身上校军衔戎装的莫茗坐在一个树墩上,手里拿着半瓶河中大曲。沉吟道:“陆军部dǐng多挤出个七八万元的现金,这已经是极限了,另外我也能打打招呼,平安厂还是能赊一批铁路器材过来的,大概也有个十几万元的样子,但这以后也是要付钱的。除此之外。这次持续打击山里的瓜拉尼人部落,缴获的大量牲畜、粮食、皮子现在已经运到了平安县,正处于发卖途中,变现也需要段时间,而且里面也有一半是要发给xiǎo伙子们当补贴的,毕竟大伙从南边来山里一样不容易,口袋不落两个钱也不像话,总之这笔钱,你们也不用太指望,我估计最终只能给你们筹个二十来万的样子。不过这里的牲畜你们工程上也需要,粮食也可以就地供应修路工人,省了采购、运输环节,这倒是能让你们1分钱花出1分半甚至2分钱的效果。”

    听莫茗这么説,杨王林立刻在脑海里紧张地计算了起来,但算到后面,他沮丧地发现,这么diǎn钱和物资,恐怕还不够修平安乡到柳树营这段五六十公里的铁路,那还混个屁嘛。想了想后,杨王林也咬牙説道:“我们铁道总局也能再挤个十来万元出来,但肯定无法太多了,莫委员想想办法到西湖债券交易市场或青岛金融市场发diǎn债,再弄个十万二十万的钱回来。如果执委会也能补贴个十七八万的话,平安乡到柳树营这段也能勉强修通了,这里都是人口稠密地区,附近的平安乡、桔树乡、保安乡、柳树营乡、煤河乡、黎明镇都在辐射范围之内,加起来怕不是有五六万人口,消费能力也很强,这段铁路亏不了本,值得搞一下!而搞完这段后,再想办法从柳树营把路修到定军堡,就没那么难了,筹集资金也方便了许多。”

    “让执委会发补贴给我们?”莫茗先是反问了一句,然后又自嘲道:“没可能的!那帮白衬衫这次给我们三个劳改团编制的清军俘虏,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还想他们出钱?简直妄想!我看这事还是得内部挖潜,不然根本没法搞。这样吧,这次不是收编并迁移出来了七千多名瓜拉尼蛮子么,扣一部分下来,剩下的才送到南非或新华夏岛!另外,那些战斗中俘获的三四千名瓜拉尼俘虏原本都是要送到南方改造城市下水道去的,现在也给我扣一半下来!这些都是不要钱只需管饭的免费劳工,应该会给中铁公司省好大一笔钱了吧?而如果这样还不够的话,那三个清军俘虏劳改团你也可以让人留一个下来,让他们参与修路,就干稍微轻一diǎn的活计好了。一个团修路、一个团监督、一个团去定军堡那修码头和仓库,正好全部利用起来,这样一来,修通柳树营到平安乡之间的铁路,也就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了吧?”

    杨王林闻言仔细盘算了一下,发现确如莫茗所言,这段铁路应该能修得起来,虽然资金仍然是紧巴巴的,但没关系,可以压榨印第安人嘛。而且这条铁路确实辐射的都是富庶地区,如平安工业区、柳树营医药制造、煤河乡能源区、保安乡边贸区、黎明镇果林区、桔树乡农产品加工区等等,人口稠密、购买力也很强、商业工业都很繁荣,这段铁路确实不大像会亏本的样子。那么,就让中铁公司着手开始修建吧!

    “至于安全方面的问题,你大可不必担心。”莫茗喝了一口酒御寒,然后説道:“前些时日巴西那边又派了个使者过来找我,他们大概已经发现我们撤回了前年援助荷兰人的两批雇佣军,于是打算重启对累西腓的攻势,这次来就是确认我国是否会再度出手干涉的。我让这厮放心,我们会信守中立的承诺,于是这厮就又回去了。这样一来,定军山一带的归属便算是尘埃落定了,本来法理上就归于我们,现在葡萄牙人又实质上默许了我们在这里的活动,就算今后他们因没能夺下累西腓——福塔莱斯一线而向我们重新索要定军山,我们也不可能将其还给葡萄牙人了,这是很明白的事情。放心,他们不敢玩硬的,否则我们分分钟教他们怎么做人。”

    其实,葡萄牙人也早已预见到了自己很可能最终既得不到欲夺之而后快的累西腓,也会失去热拉尔山脉一线的土地。这两处当中,前者是开发成熟、种植园遍地的精华,后者是基本没开发、人口也不甚多的鸡肋,葡萄牙当然想两者都握在手里,但实力有限的他们在面对两个“流氓”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不吃diǎn亏呢?如今看来,他们半推半就地放弃了热拉尔山脉,换取了东岸人一个不干涉的承诺,转而集中精力最后搏一把累西腓,看看能不能拿下来——当然了,即便拿下来最后能不能保住也不好説,因为那还得看欧洲本土的局势,万一荷兰人集结人马打上门去呢?怎么应对?两线作战的葡萄牙王国是否能够抵御?英格兰共和国又是否会为他们提供帮忙?这都是未知数。

    “行吧,既然莫委员这么説了,那么我也不矫情了,这事我会亲自抓,西南铁路那档子事还是交给年轻人去管好了。平柳线(平安乡——柳树营乡,约五六十公里)是砸锅卖铁也要修起来的,我们修这段铁路,一不占用南方修路的人手,二也基本算是在国家预算外筹集资金,就连粮食、牲畜、枕木都是抢掠所得、就近供应,我看执委会那帮白衬衫们还有什么可歪嘴的。”杨王林最后也发了狠,表态道:“这是未来通向巴西高原的干道,一定要修起来!以后若真要和葡萄牙人在高原上干起来,这条路搞不好是能建奇功的!”(未完待续。)

    <b>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